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北洋龙

第六十九章 再见达摩山

“好吧,我的海盗女王!达摩山岛主!”
接下来,就是处理小木的问题了。
正午时分,他们背着白银,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回到欧阳家的石头大屋,才解开蒙眼布。对叶克难等人来说,等于瞎眼走了一遍福尔摩斯的迷宫,不可能再循原路找回去了。
面对秦北洋的忧虑,欧阳安娜说:“我会通知达摩山的所有人,这三个刺客就是杀害我爹的凶手,再遇到那三个人,格杀勿论!否则,他们会把岛民都杀光的!你别瞧不起这些岛民,许多人都跟我爹做过海盗,身上背着许多人命,可不是好惹的家伙。”
最后压阵的是欧阳安娜,她从背后看到每个人的状况,万一有谁偷偷解开蒙眼布,必然逃不过她的眼睛。
秘道狭窄,仅能容纳单人通过。九色走在最前面,因为它的敏感度最强。秦北洋左手持火把,右手握枪在第二个。往后依次是叶克难、齐远山、羽田大树、小木——四个“瞎子”和_图_书用绳子连接,还得不断听秦北洋的号令。
“对我来说,杀人像杀鱼一样容易!”二十岁的海女,随身携带一把锋利的鱼刀,在海底潜水经常会遭遇意外,比如被海藻缠住腿,遇到吃人的鲨鱼和大章鱼,这把刀都能帮她化险为夷,“可他究竟是什么人?”
“阿幽妹妹!”
秦北洋和欧阳安娜面面相觑,备感责任重大。名侦探一片苦心,把自己以及所有人的生命,交给他俩来保管。
“监狱”是个天然山洞,直接面朝大海,四面荒无人烟,仅有一条绝险的盘山小道可通。当年海盗以此洞关押重要的海难幸存者,用以勒索赎金。
叶克难却没闲着,马不停蹄去了舍身崖,确认墓道口已完全被乱石掩埋。除非动用大型机械,或由工兵的炸药爆破。如果人工挖掘,恐怕要像五百年前,为建文帝修造地宫一样,耗费不知多少年光阴。
安娜已有安排,她和齐远山一起和图书押解小木,前往岛屿南侧的半山腰。半道上,欧阳安娜也叫上了海女。小木被绑上蒙眼布,一路上,他的哀求连连:“不要杀我!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你们的事。”
“但他们杀了我的养父母,我绝不会饶恕这些人!”八年前的灭门之恨,秦北洋永世难忘,“他们不是害怕地逃跑,而是低估了我们的力量,早晚还会卷土重来的。”
在地道中走了大半天,终于天光大亮。原来是达摩山北侧,荒无人烟的乱石墓地。秘道出口相当隐蔽,藏在一块大岩石背风的缝隙里。秦北洋和欧阳安娜默默记住位置,将山顶的灯塔与海角连线作为参照坐标,再用石头把出口堵住。
虽然,带着咸味的空气就在前头,秘道却是上上下下曲曲折折,同时残留恶龙的气味。在这一路上,还遇到两三个岔道口。秦北洋决定让九色带路,他相信镇墓兽的感官。为避免今后迷路,秦北洋在石壁上深刻标记,用眼神和*图*书示意欧阳安娜务必记住。
与此同时,羽田大树登高远眺,却发现自家的轮船不见了。原本停泊在达摩山的外海,距离海岛不超过一千米。
叶克难盯着阿幽的眼睛,心中有所疑问——刺客们无比凶残,谁若是落在他们手中,断然没有活路,为何这小姑娘还能活着?
欧阳安娜承诺,她将在一个月内重修无常庵,又能像过去那样掩盖墓道口了。
离开山洞的路上,齐远山冷冷地说:“你们都是妇人之仁!”
山洞内有个深深的地窖,上面盖着铁网格,犹如天牢,断无逃跑的可能。小木惨叫着被塞进去。
欧阳安娜关照海女,每天来送饭即可,但绝不要跟他说话,也不要把这秘密泄露给岛上任何人。如果他反抗,或者想要逃跑,就杀了他。
阿幽说,她虽被刺客们劫持,但并未遭受欺负。清晨,当海岛上的所有人,看到秦北洋在海上屠龙,三个刺客吓得半死,屁滚尿流地坐上救生艇逃跑了m.hetushu.com
秦北洋、齐远山、欧阳安娜、羽田大树几人同行,加上九色与十四岁的阿幽,以及在舍身崖上被救下的那对童男童女。他们还得带上重新包装过的三千两白银。
叶克难喊道:“不要停下来,继续带我们转悠,检查每个人的蒙眼布,别松开。”
“不,还有三个刺客没抓到,我们留着他的贱命,是为了抓到那三个更重要的恶人。”
狂风缭乱之中,十四岁的阿幽,正在灯塔下等待秦北洋。
“这样我也没有嫌疑了!”蒙住眼睛的名侦探,瞎子般抓住秦北洋的胳膊,连带交出了手枪,“万一再出问题,就要唯你和安娜小姐是问了!”
还有一条道路——如果从海底深潭潜入藏宝窟如何呢?秦北洋说,现在再让他跳下去,第一在暗礁丛生的海底,自己未必能活着上来;第二他也找不到那个洞口,除非九色带路。
绝顶聪明的阿幽,已经看出了名侦探的怀疑,主动说到:“北洋哥哥,刺客们留我www.hetushu.com活口,是托我向你传话——他们从未想要杀过你。”
背着几十斤白银,秦北洋艰难地跑过去。欧阳安娜也抱住阿幽,仔细看她是否受伤。
午饭后,看到众人在山顶集合,叶克难已完成任务,决定立即回京。他会向警察总监与内务总长述职,就说十年前失踪的庚子赔款百万白银,确系因为海难葬身大海。达摩山附近海水极深,有如万丈深渊,五十年内,绝无打捞出水的可能。
安娜找到达摩山上最大的渔船,载重量在一千石左右,每月都会装着渔货海产去上海或宁波贩卖,运回粮食与种种生活必需品。渔船上有五六名艄公,掌舵升帆,准备起航。
“嗯,我听你的。”
秦北洋明白他的良苦用心,确认后面四人都系紧蒙眼布,又围绕整座海岛转了三圈,就像一支流浪乞讨的盲人队伍,前头还有导盲犬带路呢。
“杀害我爹的凶手们的同伙!”
海女立刻掏出刀子:“我现在就宰了他,为两个孩子的爹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