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六章 陇西堂

“掌柜的……”
自学了样式雷,不知成不成器?那么,李淳风的绝学呢?
秦北洋知道吊起了李博通的胃口,顺水推舟问下去:“您看我这块玉有多少年呢?”
德胜门内大街,有对石狮子镇守的大宅门,牌匾上三个金晃晃的大字——陇西堂。
中国古董行做假的传统,由来已久,明朝人做的宋元书画赝品,如今也成了宝贝。怪不得陇西堂日进斗金,说不定琉璃厂流通的假货,大半出自这家作坊。
秦北洋心里一阵后悔,应该把这枚玉坠子藏好的,怎能让李博通看到?
秦北洋化名李隆悌,就此在陇西堂住下,跟几个工匠挤在厢房。九色不能进屋,只能做看门犬,住在墙角下的狗窝,这让它老大不乐意,但也只能将就。
秦北洋换回工匠装扮,将唐刀藏在积水潭的土地庙,改换姓名谎称李隆悌——跟武则天的孙子终南郡王李隆麒只差一字。
来访“贵宾”自称家道中落,只得变卖祖传宝贝。他打开一副木头箱子,露出美轮美奂的木雕佛像。
踏入这间斗室,好像来到小人国——圆明园、颐和园、北海、中南海、紫禁城,东陵与西陵,缩小在方寸之间。秦北洋叹为观止,被英法联军烧毁的正大光明殿、上下天光、喜雨山房、烟雨楼等等景观,在这“烫样”模型之中凤凰涅槃死而复生。
北京内城九门,分别为朝阳门、崇文门、正阳门、宣武门、阜成门、德胜门、安定门、东直门、西直门。西北面的德胜门,按星宿属玄武,主刀兵,永乐大帝亲征漠北,康熙大帝平定噶尔丹,都是出师德胜门,再由安定门班师回朝,寓意旗开得胜、太平安定。
秦北洋认出了这张脸。
李博通对辨别真伪和断代是火眼金睛。
他虽是一头脑筋不转弯的犟牛,但从小擅长天马行空的想象,更爱看小说听评话,这样的故事自然信口拈来。
不晓得唐朝小皇子的棺椁藏于何处?
未曾料到,德胜门的城http://m•hetushu•com门洞子里,一辆小汽车飞驰而来,将那人迎面撞飞。
忽然间,外面通报有贵宾到访。李博通面色铁青地说:“李隆悌,明早给个回音!好自为之吧!”
难道早已被转移了地方?
但他日夜观察九色的变化,发现这只小镇墓兽并不兴奋——如果唐朝棺椁真在这陇西堂的某个角落,纵然掘地三尺,九色也会把它挖出来的。
“童子血?”
古董商姓李名博通,攀龙附凤自称李唐皇室后人,以陇西成纪为郡望,故名陇西堂。大宅进门是个照壁,题写“金石世家”四字,大厅悬挂刘墉与纪晓岚的字画,摆设明朝黄花梨家具,前清恭王府流出的描金四漆屏,大明宣德年间青花瓷。两边厢房各有仓库,西边放粗苯大件,比如刚出土的安阳青铜鼎,大同云冈石窟的佛头像。东边尽是些小物件,从乾隆年的鼻烟壶到高古玉器,御用的象牙雕到西汉的五铢钱。这些古董刚进来时大多有残破污损,需要精心修复才能出手,价格往往能翻几倍。
不速之客收讫一千大洋现金离去。秦北洋悄悄尾随在后,想要看看他的老巢在哪里?或者抽个机会,将他秘密擒获审讯一番。
捂着胸口的和田暖血玉,秦北洋唯唯诺诺地退出去,正好撞上客人,似乎有些眼熟——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穿着长衫马褂,一副京城里常见的破落贵族模样。
这件程门浅绛彩绘瓷器修补完,市价至少五百大洋,比进价高出不止十倍!
陇西堂进出的所有宝贝,包括赝品与废品,都在李博通的脑子里清清楚楚,绝无这样的和田暖血玉,至少不是这小伙计“李隆悌”在府上偷窃的。
“器物精美,法相庄严,莫不是辽代的宝物?酷似真人实感。”
他在将死之人的耳边问:“是谁派你来的?”
父亲说过,有的风水师或道士,喜欢用童子血来驱邪避难,因为童子的阳精未泄,可谓hetushu•com是纯阳至刚。农村还有种说法,若能找到八个童男子来抬棺材下葬,那是最为吉利的。
“这块血玉可不一般,我看在一千年以上!而这里头的血沁啊,并无任何其他杂质,乃是纯粹的童子血。”
面对陇西堂主人的质问,秦北洋只能装傻:“我爷爷没多说。掌柜的,您才是古董行的大拿,您给小的指点指点?”
“回掌柜的话,这是小的祖传,生下来就戴在脖子上了。”
就是这张面孔,当时脚底抹油溜了,如今出现在陇西堂,必有蹊跷!
“此犬与我相依为命,请容小的带在身边,还能为府上看家护院。”
管家按照老规矩,给他一件浅绛彩绘大师程门的瓷器,检验工匠手艺。程门兼具诗书画三绝,十年前仙逝后价格飙升。这只瓷瓶是程门早年作品,名为《碧梧消暑》,画着一位蒲扇老者在树下纳凉,只可惜被砸碎过,裂成了好几道缝,收来已是残品。
“这……可真不好意思啦,人说家丑不可外扬,既然您老想听,我也竹筒倒豆子吧——”秦北洋可不能暴露了白鹿原唐朝大墓,瞬间编好了剧本,“小的爷爷年轻时,在北京的王府做过长工,跟亲王的侧福晋有过男女私情。那位侧福晋身患重病,红颜薄命,临死前将这枚血玉偷偷赠给小的爷爷。”
“呸!那可是暴殄天物!不要给脸不要脸。”
刹那间,秦北洋脑中闪过自己的脸,不,是唐朝小皇子的容颜。
鲜血在天空飞舞,商贩行人们尖叫避让。肇事的小汽车,逃得无影无踪。必是一起有预谋的杀人案,伪装成交通肇事逃逸。大街上已空无一人,只待警察来处理。秦北洋蹲下来,发现对方还有最后一口气。
此人此物必与刺客有关,怕是为了唐朝小皇子的棺椁而来?
这大宅原属前清满人勋贵,前后三进,后花园新修了好几间仓库。地下室有工匠在制造赝品。光仿新莽博局纹镜就做了七八件,还有西hetushu.com汉金缕玉衣、宋朝的青铜器、乾隆玉碗……
又一日,李博通命他修复一批新进古董,竟是一屋子的建筑模型,前清皇家建筑师“样式雷”的“烫样”。
前几年,秦北洋在京郊骆驼村,跟父亲学会了锔瓷技术——民间俗称“小炉匠”,扁担一头火炉子,一头工具材料,走街串巷吆喝“锔盆,锔碗……”用绳子把瓷器拼好捆牢,两侧钻孔,抵紧钻杆,拉动小弓,再将锔钉嵌进钉眼,锤实敲紧,最后用糯米浆和骨胶涂抹。锔钉从器物外壁嵌入,并不穿透内壁,碗内不见钉痕,可做到滴水不漏。老秦是在颐和园里,跟着内务府的老工匠学会的。
当日,陇西堂的主人召见了秦北洋。
秦北洋与工匠们喝酒聊天,只知两个月前,从陕西运来一件“大货”,看样子像个梓宫——就是皇帝棺椁,但是夜黑风高,谁都没细看,也不晓得藏在哪里?
快到戊午年的春节,潜伏在陇西堂的秦北洋,送走风云诡谲的民国六年,西元1917年,迎来波澜壮阔的民国七年,西元1918年。
“小的恕难从命!”
想当年,“样式雷”家族就是先画图纸,后造微缩模型,呈现皇帝御览批准,才去破土动工。烫样用元书纸、高丽纸、红松木等做成,用水胶粘合,已在仓库存放百年,许多都有损毁,屋顶则以“盔作”之法,黄泥为胎模,高丽纸刷水贴合,再加两层麻呈文纸、两层东昌纸涂水胶粘在高丽纸上晾干。
来不及说完整句话,那人咳出几口肺里的黑血,便断气了。
“略知一二。”
客人点头道:“李老爷厉害!据先父说,这木雕佛像的容貌,乃是模仿辽国太后萧燕燕。”
这位老古董商点起灯,取出放大镜,仔仔细细观察,拍案称奇:“居然是个真货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李博通将信将疑:“幸好大清已经亡了,否则这偷鸡摸狗的龌龊事传出去,非得杀你全家的头不可!你可知道这血玉的来历和_图_书?”
李博通忍不住触摸佛像的嘴唇,注意到三根手指头是后来修补的。他对宝物爱不释手,当场以一千大洋成交。
秦北洋瞪大双眼,将这些建筑的样式,从里到外,一梁一柱,一窗一木,犹如照相机与摄像术,牢牢记于心间。他又在脑中勾勒出各种尺寸的图纸,搭积木般造起故宫三大殿、圆明三园的亭台楼阁、地安门与鼓楼,还有东陵与西陵的所有陵墓形制。
“五百块银元如何?你若点头,我现在就从账房取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可在北京城里买个四合院了!”
打开模型屋顶,可见宫殿内部,梁架与内檐彩画,无不栩栩如生,犹如鼻烟壶的“内画”绝技。西陵的各处宝顶与祾恩殿,让他犹如回到童年,永宁山与易水缠绕左右,千万亩松柏林随山风呼啸……
“太……太白……”
太白?
“李隆悌!我想要收购这枚玉佩,你开个价吧?”
秦北洋又用去七天七夜,照原样搭出紫禁城与圆明园的模型。
陇西堂主的这番话让秦北洋始料未及,他心里头一凉,也只能硬扛到底:“掌柜的,这是小的传家宝,万万不能卖给别人,我还要拿它给我爷爷垫棺材板的。”
“你不是工匠后代吗?哪来的这种传家宝?”
两年前,民国五年元旦,袁世凯刚称帝时,有人来到京郊骆驼村,带着一车棺椁,谎称是前清尚书之子,雇佣秦氏父子帮他在香山碧云寺附近寻找墓穴。香山雪夜,棺材里蹦出两个刺客,差点夺取秦北洋的性命。
李博通这人好面子,禁不住哄,拿腔拿调起来:“知道玉沁吗?”
※※※
小年,在北京是腊月二十三。陇西堂又进了一批货,秦北洋跟伙计们一起搬运。虽是数九寒天,但是货物沉重让人大汗淋漓。他索性脱下棉袄,只留一件贴身坎肩。
李氏据说已经断绝,《推背图》绝学失传。而皇家建筑师“样式雷”的技艺也不得外传。看到这一屋子的烫样,简直喜从天降。
有清一www.hetushu•com代,营造陵墓,少不了三大家族:分金点穴的风水师李淳风后人,建筑设计师“样式雷”家族,还有制造镇墓兽的墓匠族秦氏。
稍后,他用了七天七夜,几乎没合过眼,修复这一屋子“烫样”。不能确定是否掌握了“样式雷”的绝学?但搭建微缩模型这桩手艺,他已学会大半。
九色听主人一言,立时雄赳赳气昂昂,恍如战无不胜的藏獒,众人无不退散。李博通想想这宅子的古董招贼,便给秦北洋加了个差使,就是每晚牵狗巡逻。
“李隆悌?名字倒是不错,跟唐明皇李隆基一个辈分呢。”李博通年过五旬,瓜皮帽镶着翡翠帽正,一身绸缎大褂,貌似个老学究,他注意到秦北洋身后的九色,“这大狗好生古怪。”
陇西堂的材料考究,以黄铜大钉锔补瓷器。秦北洋把瓷器修得严丝合缝,锔钉本身也成了装饰。就像有人把完整的紫砂壶故意弄裂,再请锔匠修补玩出花样,如打了补丁的西装别有风味。
堂主李博通正指挥搬运,意外瞧见秦北洋胸口的和田暖血玉,立刻将他叫唤到屋里。
李博通拍了拍桌子,总让秦北洋联想起海上达摩山的欧阳思聪。
秦北洋不能打草惊蛇,更不能被对方认出自己的脸,便躲藏到厅堂背后观察——这件辽代木雕佛像,正是两个月前海上达摩山失窃的文物,原本欧阳思聪的藏品,而佛像的三根手指头,真实自己亲手修补的。
秦北洋心想这地方是待不下去了,正要准备逃窜,免得李博通买不到还要硬抢,这帮家伙可是没王法的。
“就是玉中带有颜色,又像丝又像棉絮。黄色沁称土沁,白色为水沁,绿色为铜沁,黑色为水银沁,紫红色就是血沁!又叫做血古,多是古墓里的随葬品,玉器受到尸骨、色液、颜料、石灰、红漆、木料、土壤的渗透,久而久之变成了猩红色、枣皮红、酱紫斑等等,至少需要七百年以上的时间。”
秦北洋合上死者眼睛,望向德胜门的城楼。今晚,必有大事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