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八章 秦氏墓匠鉴

天,就快要亮了,又有稀稀落落的雪籽飘零。终于,他把《秦氏木匠鉴》从头到尾啃下来了,密密麻麻的天书般的文字,已牢牢记于心底,直到这辈子结束不会遗忘。他将这本祖传秘笈重新埋入瓮缸,藏在骆驼村山神庙的背后。
墓匠族可上溯到三千年前,镇墓兽竟比之更加古老……
相隔两年,重回旧地,秦北洋从地下掘出父亲埋的大瓮缸。他整理出许多书册、账本与破烂物件,有些是一文不值的垃圾,也被当作了传家宝。
除夕这天,他去了香山碧云寺。他认识那里的大和尚,只求在寺庙里做工匠谋生,隐姓埋名,至少可以躲避那些刺客。
点起蜡烛,重温一遍,养父遇害时的血迹,已与墨迹混为一体,唯独最后那段“惟愿吾儿,体健安康,去病无灾,他日龙飞天下,定不负汝养父母之爱矣!诀别!”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hetushu.com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秦北洋下意识地抱紧九色——自己就出生白鹿原唐朝大墓,这位小皇子的地宫棺椁之上。挂在他胸口的和田暖血玉坠子,就是这位小皇子的镇墓兽送给他的出生礼物。
秦北洋把这封书信放到唇边,竟有自己五六岁时,骑在仇德生肩上喊“爹爹”闻到的气味——今晚又遇到杀死养父母的仇人,何时才能兑现手刃仇敌的誓言?
过完年,秦北洋十八岁了。
幸好用了假名字,秦北洋在上海是通缉犯,跑到北京又成了通缉犯,命中注定的天煞孤星。谢天谢地,齐远山没跟他在一块儿,安娜也远在两千里外,愿他们一切安好!
秦北洋跟九色走遍了香山,他总是带着一支竹笛——当年在骆驼村隐居,父亲做工匠活闲暇之余,教会儿子的唯一乐器和-图-书。但他并不擅长江南丝竹,更爱吹奏北国的梆笛《五梆子》、《喜相逢》,高亢嘹亮,仿佛与老爹相望于西山群峰……
他觉得自己又长高了,唇上胡须茂盛坚硬,锻炼出两块强健的胸肌。他没再尝试跟欧阳安娜联络,害怕安娜会直接从上海跑到北京来找他。
不过,其中提到一个人物: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睿宗李旦的第六子,十五岁少年早夭的终南郡王李隆麒。
封面是力透纸背的汉隶。打开内页,蝇头小楷的手抄本,不晓得是明朝还是清朝哪位祖先抄下来的?
秦北洋借着烛光,诚惶诚恐地看下去。看得累了,便将九色当做枕头,躺在这温暖的小镇墓兽的身上。《秦氏墓匠鉴》撰写于孔子的年代,与《诗经》、《论语》、《春秋》同龄,当时刻在竹简木牍上,仅限于秦氏内部流传。这本书寥寥数千言,却m.hetushu.com含有极大的信息量,秦北洋未必全都理解。就像老子的《道德经》也不过五千字,却是包罗万象,乃至宇宙无极。此后两千余年,代代传抄,绵延不绝。每一代秦氏传人,都在前人基础上有所添加,因此越抄越厚。最后的几行字,来自秦北洋的曾祖父。
这几日,秦北洋悄悄潜入北京内城,寻找国会议员曲靖和。费了好大周折,来到在帽儿胡同的曲府,那是个大宅门,前后都是勋贵之家,只可惜铁将军把门,曲议员已回湖南老家过年,不知何时才回京。他牵着九色,围绕府邸一圈。九色没能感应到小皇子的棺椁。想必是被国会议员转移了地点,甚至运到湖南老家?
秦北洋悠悠念出开头第一段话——
寒冬腊月,护城河结了冰,一人一兽,踏冰而过,披星戴月,连夜逃到京西骆驼村。
这天子级别的镇墓兽,亦称“镇墓天子”。〗和图书
腊月二十三,陇西堂,灭门夜。
自京城最大的古董商李博通以下十二口人殒命。另有七人重伤,多人可以证明,工匠李隆悌砍死了所有人。李隆悌的通缉令,贴满了北京九座城门,画像却是秦北洋的脸。
带着瓮缸躲到村头的山神庙,他发现了养父仇德生留下的绝命书。
还有一句德语Ich liebe dich——“我爱你”。
秦北洋知道此地不能久留,忽然想起一个地方……
这一页,却也是语焉不详,后面似乎被人刻意撕去。秦北洋只知在女皇武则天当政年代,有过一番云遮雾绕的往事,其间的波云诡谲,惊天地,泣鬼神,远非这本小册子的篇幅所能穷尽矣……
〖镇墓兽兴起于商周,发展于秦汉,经三国两晋南北朝之嬗变,到盛唐已登峰造极,发展出了各种级别形制的镇墓兽,其中最高一级就是“天子”。
《诗经·商颂·玄鸟》m.hetushu•com,帝喾的次妃简狄,在野外吞食玄鸟之卵而怀孕,诞下一子阏伯,后来成为商朝的始祖。后来,玄鸟也成为了殷商的图腾。秦北洋想起父亲跟他说过,墓匠族起源于三千年前的殷商时代,难怪开篇就是这段玄鸟。
“镇墓天子”?
中国历史以唐朝为转折点,自此以后,因国力之衰退,人才之凋零,西域等疆土的丧失,陆上丝绸之路的中断,镇墓兽技艺陷入不断退化之中。直至满清入关,已失传了许多技术。父亲教导秦北洋建造的光绪帝大羿、袁世凯金蟾两尊镇墓兽,跟神奇诡谲的九色相比,绝对是小巫见大巫,犹如徒子徒孙见到了祖师爷。还有那安禄山的十角七头、建文帝的东海恶龙,都是他们父子所闻所未闻。若能把这些失传的古老技艺都找回来,必是普天下的工匠之王。
最后,他找到一本线装书册,便是生父秦海关唠叨过无数遍的《秦氏木匠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