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十二章 圆明园的名侦探

“国会议员,曲靖和。”叶克难皱起眉头,“我知道这名字,出身于湖南的名门望族,祖上是曾国藩手下大将,在湘江两岸有良田万顷。曲靖和早年留学日本,乃是交通部高官,主管铁路借款,新交通系要员。小皇子的棺椁落到他的手里,可不容易拿出来呢。”
“叶探长!”
“王士珍内阁倒台了,现在国务总理是段祺瑞。皖系、新交通系的政客与议员们,由小徐撮合在宣武门内安福胡同,成立安福俱乐部,曲靖和就是其中一员。”
绕过钟鼓楼,沿着屋檐下的阴影,不到地安门拐弯,到了帽儿胡同。北洋政府的许多高官都住这儿,戒备也比其他地方森严。
“叶探长,您对北洋政府的时局,真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啊。”
春夜月色明亮,他没敢走北边的城门,怕被警察拦住检查,还是缒城翻越城墙。
“唐朝小皇子的棺椁下落——李博通告诉了佛像,也等于告诉了窗外偷听的hetushu.com刺客”
秦北洋文绉绉地说了几句,身处在这圆明园中,不得不受到地气感染。
叶克难收到信后,心想坐拥百万白银财富的达摩山伯爵,落魄隐身废弃的皇家园林,倒也符合大仲马小说的气质。
“新交通系?”
“我可没权力去搜查。安福系的国会议员,又是新交通系,正当红呢。”叶克难暂时无法解决,便把语气放轻松,“北洋,数月不见,你还好吗?”
同一日,城外的圆明园,秦北洋正跟九色考古似的寻找荒烟蔓草里的残破石雕。
秦北洋讲述了在陇西堂的所见所闻,包括辽代木雕佛像里喷出的迷药,假扮萧燕燕说话等等,听得叶克难啧啧称奇。
“列强都想获得铁路特权,竞相巴结交通系。日本人控制了南满铁路,成了东三省的霸主。袁世凯倒台以后,新的交通系,为首的是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全属亲日派。”
安娜在北大校园烧http://m.hetushu.com卖身契的这天,后来被记录在中国近代史上,妇女解放的那一章。
听到他们谈论这个话题,九色的双眼都亮了,放射琉璃色的目光。
父亲送给他的三尺唐刀,特意在砥石上磨了半天,恢复一千二百年前,安史之乱中的锋利。
然而,秦北洋内心已打定主意,今晚就要去寻找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叶克难关照完,辞别圆明园而去。
“欧阳安娜来北京大学读书了。前些天,我去看过安娜。她一直找不到你,甚为挂念。可我猜想,你就隐藏在她身边,对不对?”
名侦探叶克难,还是一身潇洒的长衫,缠着围脖,浓黑眉毛加上胡子,摘下白色礼帽,摸着九色的脑袋:“你居然会下围棋!镇墓兽的秘密,无穷无尽啊。”
“小子,你有种!可你哪知道女孩的心思?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你也要答应我,就藏在这圆明园中,切勿轻举妄动。”
秦北洋居然脸红了和_图_书:“是,但我不能让她知道。叶探长,你也看到了,自从我九岁那年起,不,从我出生起,我就不断给别人带来灾祸,先害死了亲娘,又害死养父母,我爹如今被劫持到关外生死不明。而我所过之处,不是大屠杀,就是灭门案,上海公共租界的虹口捕房、海上达摩山的欧阳思聪、陇西堂的李博通……我就是一颗扫把星,若不是我,安娜也不会没了爹。与其给人带来灾祸,不如这样孤孤单单。对了,九色也是灾星,两个灾星在一起,一心复仇,不再牵连他人。”
“明白了,俗话说,铁路一响,黄金万两!”
“叶探长,你能从这个曲靖和议员手里,把唐朝小皇子的棺椁救出来吗?”
“叶探长,你是来抓我的?”
秦北洋走出圆明园荒废的大门,一双隐藏在黑布后的眼睛,冷冷地盯着这个少年……
“地址还是我给你的呢!”叶探长撇了撇唇上的胡子,“幸亏你聪明,用了假名字。我想,你既和图书然被当作凶手,必是看到了真凶的面孔。”
数日前,秦北洋给北京警察厅的叶探长写了一封匿名信,相约在圆明园相会。
他做了几百枚黑白棋子,与九色下棋。幸好园子荒无人烟,要是被人看见他跟狗下棋,要么是他有精神病,要么就是狗被邪灵附体了。正当他俩下得起劲,有人夹起一枚黑子,放到要害点位,吃掉白子的大龙。持白的秦北洋怒不可遏,却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不仅铁路,还有轮船、邮政、电话、电报……谁掌握了交通与通讯,谁就掌握了天下的流通——人的流通,货物的流通,还有消息的流通,这些都被交通部控制着。你说到银行,也没错,交通系还掌握着交通银行、中华汇业银行、邮政储蓄汇兑。”
他还记得国会议员曲靖和的府邸,黑夜里的高墙大院,有茂密的竹林伸出院墙。
在北大修理房屋的这段时光,秦北洋练就一身翻墙绝技,三两下就攀爬上墙头。等到他跳入院和-图-书子,心口的和田暖血玉一片滚烫,才发现出了大事儿。
乾隆皇帝最爱的宫殿前,有个石头围棋盘,也许乾隆与和珅这对忘年璧人在此对弈过。
“银行?实业工厂?煤炭铁矿?”
是否带上九色同行?思前想后,秦北洋决定不带。九色能起到绝境逢生之作用,但这次并非是去大战,而是打个前站。若是今晚带上九色,一旦打草惊蛇,恐怕下次再无机会。
“铁路?”
“刺客!脸上有刀疤的那个,我看到他了,但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啊,他们的杀人手法进步了很多,简直越来越可怕了。”
秦北洋连说了几个,都被叶克难摇头否决:“你忘了我们是如何在京沪之间往来的?”
“一人一兽,天涯孤远,形同丧家之犬。”
“春节前的小年,腊月二十三晚上,德胜门内陇西堂灭门案,北京最大的古董商李博通被割喉而亡,通缉令上的工匠李隆悌,就是你吧?”
“你说当今之天下,最要紧最有钱的产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