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十四章 螳螂捕蝉

军官说罢,刚要坐上马车赶路,却又被曲靖和抓住缰绳:“请问两位可是保定军校毕业?”
两个军官各只喝了一口,便摆手说子夜时分,不宜久留,请速速交接。
曲靖和却拉住两个军官说:“请两位给我写个收条。”
在这辆马车上,还坐着两个人,全都穿着蓝色的北洋军服,看肩章和军帽都是军官。而在他俩的对面,是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堵住了整条大街,排成两队举枪瞄准了马车。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杀气,随着风声在耳边飞舞,也是脖颈里喷出的血腥气。月光下,躺着个身着长衫,皮肤白皙的男子,瞪着双眼,死不瞑目。血还是温的。
重新关好木板,再加上一把铜锁,下人们开始搬运棺椁。
秦北洋依次打开几扇房门,却看到女人的梳妆台和镜子,还有花旦的戏服和头饰,想必属于府邸里的女眷。
曲靖和走出三重院落,下人和保镖们都已备好,这是昨天约定好的时辰——子和-图-书夜前来取宝物。
他抽出背后的唐刀,压低身子,躲藏到墙角边缘,向着三重院落深处摸索。
终于,门房通报:人来了。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唐朝的棺椁。
“保定一期的校长乃是蒋百里先生,早已去职,杨祖德是现任校长。我对二位有所怀疑,以此来试验二位,果然……”
“请问是哪一期?”
“主公吩咐我等低调行事,帽儿胡同多是富贵人家居住,不要大队人马惊动了左邻右舍。”
一分钟内,围绕装载棺椁的马车四周,已躺下九具尸体。
“是啊,杨校长对我多有提携。”
“她”开始卸妆,时光如同放慢了一百倍,摘下所有头饰,用热水洗了把脸,抹去满脸油彩,换上一身长衫,重新成为二十世纪的男子,中华民国的国会议员。
秦北洋紧紧握着唐刀,真想立刻就砍下对方的项上人头。不过,想想对面那些枪口,暂时不要去凑热闹,免得自己给这两个刺客陪和_图_书葬。
右脸刀疤的军官有些不耐烦,稍有犹豫,但也在月光下签了个字。国会议员仔细看着名字,又与原来那封信函仔细核对,果然并无差错。
脸上有刀疤的那个说罢,送出一封信函。曲靖和匆匆看了一眼,确认来人之身份,便吩咐小厮给客人沏茶。
这唐朝的棺木沉重万钧,必须由十来个壮汉,在底下填装数十根木头,滚动着方能移出屋子。众人在月光下推动棺椁,仿佛一次房屋迁建的工程,直到院门口一辆马车。四匹强壮的驮马正喷着鼻子等待。好不容易,大家才把棺椁送上马车。
这间屋子刚刚停放过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曲靖和将他们迎入三重院落,直到那间存放棺椁的屋子,后面还跟着议员的几个保镖。
“何出此言?”
除了一个人胸口中刀,所有人都被割开了喉咙。
然后,他看到了满地的死人……
更漏缓缓滴水,他端坐在客厅里,无言啜着茶叶,等待生离死别。
不过,hetushu.com曲靖和又问了一句:“怎地只有你们两位?”
“我是保定一期,他是保定三期。”
客厅里踏入两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军官,为首的不到三十岁,相貌白皙而俊朗,只可惜右脸上有条刀疤,看肩章是上校军衔;还有个更为年轻,不过身材高大,犹如蛮牛下山,佩戴少校军衔。
也许,棺椁还在这里?
他看到破败瓷盆里,水面如镜,格格不入地生着一支枯萎的莲花,孤独到乍看竟以为是假的。静静地开放,默默地死去。
士兵们的火把,照亮了马车上的两张面孔,秦北洋看到其中一张脸,右侧脸颊的刀疤,从嘴角到耳边——还是这张脸!
“嗯……正是。”
他惊恐的看着刀疤脸的军官,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气管丝拉丝拉地发出声音,颈动脉的鲜血喷溅,直到停止呼吸与心跳。
“两位,请随我来。”
于是,右脸刀疤的军官,借着灯光看到了墓主人的双脚。
“什么人?”对面的军队里头,http://m.hetushu.com响起个军官的声音,“放下宝物!”
打开房门,看到一副硕大的棺椁,右脸刀疤的军官,眉头微微一跳。他轻轻触摸棺椁表面,唐朝彩绘里的鲜艳人物,犹如对他反弹琵琶而来。
说到此处,曲靖和却冷笑两下,更加用力拽住缰绳:“两位啊,你们可是冒牌货!”
杀母之仇。
他无法拒绝这个电话,无法保留自己心爱之物,就像马嵬坡的唐明皇,只能目送杨贵妃挂上三尺白绫。
一分钟后,秦北洋跳入国会议员曲靖和宅邸的院子。
当他转到棺椁一头的两扇木板前,低声问:“小皇子是否在其中?”
最后,他进入一间宽敞的屋子,中间有一大块空地。点起灯火,地板上可见有些木屑。空气中盈荡地宫里才有的气味,这对秦北洋来说尤其熟悉。
电话挂断,“杨贵妃”痴痴地坐下,看着寂静的唐朝棺椁……
曲靖和面色相当难看,但他还是打开木板,关照只可查看一眼,免得坏了宝贝金身。
四周的保镖http://www•hetushu•com和下人们还未反应过来,匕首已经纷纷割断他们的喉咙,只有个保镖掏出手枪来,还未来得及扣响扳机,匕首已刺破他的心脏。
他发现书桌上有一条长卷,写满密密麻麻的文字,居然是“大周终南郡王祭”。墨迹还未干透,显然是今晚才写下的。再看祭文里的内容,分明是哀悼武则天与高宗李治的孙子,终南郡王李隆麒的。
子夜,秦北洋冲出国会议员的宅邸,直达照壁外的大门口,静静的帽儿胡同。
他趴在地上仔细观察,发现两条车轱辘的印子,必是刚走远没多久。
国会议员微微一笑:“哦,杨祖德校长可是我家的世交。”
刺客来了。
沿着车轮印子往前追去,刚绕到地安门大街上,便听到两声清脆的枪响。他从帽儿胡同便探出脑袋,才见到前头火把通明,一辆四匹马拉的大车上,装载着一具硕大无朋的棺椁,从形制与规格来看必属于皇家。
“曲先生,我们奉命来取宝物。”
话音未落,曲靖和的喉咙已被割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