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二十章 天上墓穴

一道绳索仿佛自星空垂下,正好落到他俩跟前。鬼面具把绳索在秦北洋腰间打结,自己也抓紧绳索,对天发出一声长啸,绳索自动上升。
孟婆回答:“一是练气,二是运用你心底的意念,三是要有一身正气,才能压住安禄山的邪气。”
大爷海深潭倒映月影,倒是给他指了条明路。秦北洋踩着石头台阶往下,仅能容纳一人通过。一边是陡峭山壁,另一边是万丈深渊。夜里走这条道,简直是自杀。如果台阶断裂或拐弯,就会坠落地狱谷——不能指望白鹤救他第二次。
四周全是悬崖,但他不相信没有出路,否则自己是怎么上来的呢?他发现西侧山峰背后,还有一条羊肠小道。
终于,象牙柄匕首交到了秦北洋的手中。
秦北洋想起上课所说:“地宫道?”
“别怕!”
此时此刻,就是公元1和*图*书918年!
他悄悄摸出房舍,背后插着三尺唐刀,回到天国的月光下。
只要吊桥不放下来,就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除非插上翅膀,绝无逃脱可能。
看到芳子等人开始练习匕首杀人之术,熟练地割开木头人的咽喉,就让他心中燃烧起复仇怒火。
兵刃这一关,又学习了七天。“天国学堂”教的都是真功夫,招招见血,步步致命,这可不是京城武馆里那种“前踢下巴颏儿,后弹屁股蛋儿”的花架子。
“天国还有地宫?”
但他的一根筋毛病又犯了:“我讨厌匕首!”
秦北洋忍住冲动,他本该当场抓住孟婆,质问这匕首的来源?是否跟杀他养父母的刺客是同一伙的?但他明白,以自己的功力,根本不是孟婆的对手,反而会伤及周围无辜的孩子们。何况九色又不在和*图*书,失去了小镇墓兽的帮助,秦北洋仍然是一个凡夫俗子。
秦北洋佯装打摆子的模样,竟然开始在地上打滚儿,颤抖、抽筋并且口吐白沫——表演有些过头,不像打摆子,而像羊癫疯!
“我生病了”
这一夜,学童们在龙涎香的气味中沉沉入睡,唯有秦北洋故意憋气,只从嘴角缓慢呼吸,从而保持清醒。
鬼面具只回答一句,迎面是个墓室门。两扇汉白玉石大门,雕刻仙鹤飞入群山,日月沉入云海,正是这天国山顶的奇观。秦北洋运用墓匠族的手艺,轻松将门打开。
不能打灯,黑漆漆的山上,哪怕豆大的灯光,都可能被人发现。幸好月光明媚,将群山照得清亮。他已在“天国”生活了一个月,每到一处,便将地形特点记在心头。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所谓的“天国”,绝不是死后http://m•hetushu.com的世界!更不是什么仙境!
“对不起,我……”
“这是谁人的墓葬?”
孟婆说罢,腾身飞入东侧的峰顶,徒留下目露凶光的秦北洋。
“你一定不会讨厌地宫。”
“无论生死,没人能逃出天国,除非学成毕业!”鬼面具从背后控制着秦北洋,将他的生命握在股掌之间,“听孟婆说,你学习刺客道进步飞快。”
“照道理,天国的学童应当先学刺客道,再学地宫道。既然今夜,我们有缘在此相逢,你又想砍下我的脑袋,不如我先带你去地宫吧。”
秦北洋看着自己手中的安禄山唐刀,不晓得老爹留给儿子的礼物到底是福是祸?
芳子、中山、马科斯、昭龙都看了出来,孩子们哈哈大笑。孟婆刚要教训这些学童,正好太阳落山,到了睡觉时间。
盘山小道到此为止,对面还有和_图_书一座山峰,吊桥悬挂在半空,人们通过这里来往山顶。
“任何人都不可以跳过这一关。”
刹那间,数十支箭矢迎面飞来,直取他的双眼……
鬼面具拽着秦北洋跳入其中,才发觉这洞窟幽深绵长,果然有古墓地宫的感觉。鬼面具在前头提着灯笼,宛如盗墓贼。
倏忽间,一只手拍了拍后背。秦北洋惊得差点摔下悬崖,却被人拦腰抱住。一回头,看到一张狰狞的鬼脸,心脏猛然收缩。
下一关,孟婆给每个学童配发了新的武器,竟是匕首。
“你想杀我?”
秦北洋刚站稳,又想趁其不备,抽出背后唐刀,一刀剁下鬼面具背后的人头,却被对方牢牢夹住手腕,动弹不得。
声音却很年轻,秦北洋认出这是鬼面具教授,“天国学堂”的第二位老师。
绳索尽头,石壁露出个洞口,像极了修行者的洞窟。
“天国和-图-书的墓。”
至于地点?毫无疑问,这里是地球!也许在中国境内的某地,也许在大洋彼岸的另一个国度,比如日本的富士山?阿尔卑斯山?安第斯山脉?甚至乞力马扎罗山?总之是有终年不化积雪之地。
象牙柄的匕首,镶嵌着“彗星袭月”的螺钿图案——九年前,天津徳租界灭门案的同款凶器。
“但我讨厌一切刺杀。”
万丈壁立之上,秦北洋与鬼面具几乎脸贴脸,犹如乘坐电梯,飞升直上。仿佛所有星辰月亮跌坠,狂风为他送行,几乎可以摸到老天爷的下巴。
天国学堂。
“明日一早,继续练习!。”
果然前脚踩空,幸好身体保持平衡。秦北洋蹲下来,人眼瞪得如同猫眼,慢慢适应黑暗环境,毕竟露天总有星光。
鬼面具点亮一盏灯笼,指了指头顶:“在天上!”
秦北洋心一横,这都被发现,怕是必死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