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二十三章 镇墓兽大斗兽场

话音未落,又看到一头雄鹿,顶着跟九色相同的雪白鹿角,四只细细的蹄子,支撑着青铜身体,居然一跃跳过猛虎的头顶。
还有第四个,却是个金色猿猴,在地上翻滚腾挪,攀援斗兽场的墙壁。它看到了秦北洋,向他呲牙咧嘴地示威。
五尊镇墓兽争先恐后地跳起来迎接这顿夜宵……“Arschloch!”
黑熊镇墓兽。
“这很残酷!”
“或死于镇墓兽之口?”
猛虎镇墓兽的血盆大口将他吞没之前,秦北洋拼命扭过身体,抽出背后的唐刀,用力劈砍在虎口之上,反而将自己弹得飞起来。
“三国的华佗?给关羽刮骨疗伤的华佗?”
“这是什么人的镇墓兽?”
镇墓兽大斗兽场,聚集了五头动物形状的镇墓兽——虎,鹿,熊,猿,鸟。
秦北洋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镇墓兽纠缠在一起,五颗灵石同时发出热量,让这个地hetushu.com宫变得烟雾蒸腾,宛如已在盛夏的蒸笼。
他在整个地宫的圆心,一切以此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墙壁、栏杆、通道还有灯光,仿佛是幽冥世界的中心,也是这个所谓“天国”的中心。
“你的生死场!”
“嗯,华佗为曹操看头风病,建议做开颅手术,并施以麻沸散做全身麻醉——华佗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麻醉术,以中草药为原料配方,实为医学史上一大进步。可惜,曹操并不相信华佗,认为他是来谋害自己的,就把华佗下狱杀了,麻沸散的配方失传,殊为可惜!不久,一代枭雄曹操病亡,留下七十二疑冢。”
“古时候,镇墓兽的验收,便采用活人角斗士。如果角斗士被镇墓兽杀死,说明墓匠的手艺合格,如果角斗士还活着,甚至打败了镇墓兽,那么角斗士将恢复自由,而墓匠因为手www.hetushu•com艺不过关,则会沦为奴隶,甚至成为角斗士而去送死。”
说话间,鬼面具打开斗兽场台阶下的抽屉,居然塞满各种乐器——从阳春白雪的编钟、古琴、洞箫到下里巴人的唢呐、胡琴、喇叭,甚至还有西洋人的口琴、小提琴、双簧管!
“现在,我是你的师傅,你只管听就是了。”鬼面具拉着他的手,走到镇墓兽大斗兽场的边缘,高台下就是碧血黄沙的厮杀地,“地宫道的残忍,远远超出刺客道。而最残忍的,就是最后毕业前的一关——学会与镇墓兽的搏击!”
转瞬间,斗兽场里又来了第三头镇墓兽,这回是个黑熊,蹒跚笨重的躯体,每走一步都会让地宫震动。它像个人那样站起来,暴露胸口的白色月牙,用爪子拍打胸脯。
突然,头顶响起鬼面具的叫喊声:“你会乐器吗?”
“任何学校都会有淘汰率,总有www.hetushu.com人不能毕业。二十年前,中国还有科举考试,能被选入殿试面见皇帝的,不过区区数人。许多人夜夜苦读到头发白了还在考秀才呢!天国学堂,必须选出最优秀者,剩余只能自生自灭。”
千钧一发关头,多么思念自己的小镇墓兽九色啊!
鬼面具微微点头:“不错!四十年前,我们挖开华佗的墓,发现竟有五尊镇墓兽,乃是魏文帝曹丕为华佗单独营建的陵墓。因为华佗生前,曾用麻沸散为曹丕做外科手术,救过他的性命。”
镇墓兽大斗兽场的地下,几扇铁门打开,随之响起凶猛的咆哮声,镇墓兽特有的气味扑面而来。
雄鹿镇墓兽。
话音未落,鬼面具飞起一脚,踹中秦北洋的后背心,让他整个人飞出护栏,倒头落入镇墓兽大斗兽场。
乌鸦镇墓兽半空飞来,尖利的鸟喙就要将他刺穿,而他再次用唐刀抵挡,三百六十度转圈,和_图_书稳稳地双脚落地,站在镇墓兽大斗兽场的圆心。
秦北洋道出了最大的可能性,鬼面具淡然一笑:“很遗憾,这是我等之天命。”
鬼面具抢先为秦北洋解答:“乌鸦镇墓兽。”
秦北洋坠落大斗兽场的同时,下意识地骂了一句德语。
地宫中的大斗兽场,鬼面具教授侃侃而谈:“夏商周三代,均有奴隶角斗士。他们与野兽搏击,彼此角斗,胜者继续杀戮,败者命丧当场。”
其中任何一头怪兽的力量,都远远超过人类,足以轻而易举地将他撕成碎片。
“神医华佗。”
秦北洋倍感疑惑:“你怎么知道墓匠族和镇墓兽的过去?”
面具背后的双眼闪烁,发出一声猿猴般的尖利长啸。
“猛虎镇墓兽!”
秦北洋挥舞三尺环首唐刀,面对从眼前、身侧、背后袭来的五尊镇墓兽——虎,鹿,熊,猿,鸟。
秦北洋已对鬼面具恨得牙痒痒的!这家伙将自己一脚www•hetushu.com踹进火坑,落到个古代镇墓兽角斗士的下场,又问他会不会用乐器?这是哪跟哪儿啊?
一头吊睛白额的青铜猛虎,首先冲到斗兽场里,响起震耳欲聋的虎啸。金属虎鞭拍打在地上,激起阵阵黄沙。
它们并不需要人肉充饥,但消灭任何擅自闯入者,乃是镇墓兽保护墓主人的本能。
猿猴镇墓兽。
“难以置信,你们将学童们训练成镇墓兽角斗士?孩子们都会被镇墓兽吃掉的!”
秦北洋看了一眼大斗兽场:“这五尊镇墓兽又是什么意思?”
“是。”
“华佗不是被曹操所杀的吗?”
最后一个,并不是从地下钻出来的,而是来自圆形地宫的天花板。空气中卷起整整热浪,秦北洋的头发都被卷乱,才看到一对黑色翅膀,发出乌鸦的呱躁声,犹如报丧的黑鸟,徐徐降落,竟然停在猛虎的背上。
“老师,当初你也是个学童,过五关,斩六将,最后以优等生而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