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二十八章 从天国到地狱

秦北洋发誓要亲手杀了他俩复仇。
“你们是什么人?这又是什么地方?”
“勿忘我!”
再看另外七个仙女,却都凝固不动,仿佛被人点了穴,像一尊尊栩栩如生的雕像。他再用唐刀轻轻敲击,竟然发出金属的回响。
云海如草原万马奔腾而来,将秦北洋牢牢踩入大地,从天国坠入地狱。
“穆天子?你是说《穆天子传》的周穆王?”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再看那四个人,个个都是绝顶高手,就算抽出背后的唐刀,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这支乐队由琵琶、五弦、阮咸、箜篌、古琴、古筝、陶埙……七种乐器组成,掌控在七位美少女的手中,同时咿咿呀呀地歌唱——
“魔障?”秦北洋仰天长叹,“你们可差点把我给害死了!”
忽然,他看到十二个学童背后,又出现了两个成年人。先是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右脸上有一道蜈蚣般的刀疤;再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唇上留着浓黑的胡子。
“可我不想遗忘呢?”
“这才是孟婆汤吧?”
秦北洋收起唐刀,踉跄地冲出宫殿,迎面却见着鬼面具与孟婆。
刹那间,他已大惊失色,这辈子从没杀过人,破戒的第一个,居然是西王母的帐下的小仙女?
接下来,轮到芳子的送别了,她没有使用乐器,而是为秦北洋清唱了一首歌——
与此同时,孟婆、鬼面具、右脸刀疤的阿海、刺客老爹,各自手执兵刃围困住了他。
十八岁少年,纵身向后翻腾,犹如跳海自杀的鱼,跳崖自尽的鸟……
天国毕业庆典?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他俩异口同声道:“恭喜你!北洋,你突破了最后一道魔障!”
秦北洋的嘴唇还残留着她的香吻,却被这眼神刺得一激灵,唐刀不知怎地打了个滚。
这首古诗,鬼面具唱了两遍,当第二遍的“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响起,秦北洋回头望向高山之巅的茫http://www.hetushu.com茫云海。
“北洋,快逃!”
苍茫天国之上,风里吹来神仙的气息,秦北洋闭上双目:“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许飞琼搂紧了他的右大腿。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
秦北洋一阵后怕,后背心的汗毛倒竖!
听着伊呀呀呀的歌声,若是闭上眼睛,还误以为眼前是个美少年,谁知却戴着狰狞的鬼面具!
芳子尖叫一声。秦北洋一转身,脚下是万丈悬崖,根本无处可逃。
秦北洋迷惑之间,鬼面具将他拽起,两人往东侧高峰攀登。穿过开遍山茱萸的小径,直达一片隐藏在怪石嶙峋中的亭台楼阁,正好俯瞰一面圆镜般的大爷海。以往在下面的练功之时,从未发现过头顶还别有洞天。
最后,蝴蝶们齐齐扎入冰凉的大爷海,不晓得是同归于尽,还是化蝶重生?而这首不知名的歌,停留在秦北洋心中,久久萦绕不散……
老爹并未发怒,放低声音:“我们从没想过杀你,请听我解释……”
穆天子西游昆仑山遇西王母,秦北洋倒是想起了这个典故:“没良心的男人多了,可也不该让我来背锅啊?”
突然,脑中闪过欧阳安娜的琉璃色眼球,让他腾身而起,用力推开七仙女。
随着十二岁少女的歌声,春天百花盛开的山顶上,飞来数不清的蝴蝶,都是两两成双,缠缠绵绵。它们并不留恋花香,而是围绕秦北洋飞舞,仿佛他浑身飘满异香。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不过,他们学习的乐器与音律,恐怕也是为了“地宫道”中克制镇墓兽的需要吧。
“不错,人间确实不好,龌龊透顶,尔虞我诈,血流成河……但人间亦有我所中意的女子与伙伴。”
墙上有一排水龙头,秦北洋拧开第一个,出来的竟是醇香的美酒;第二个水龙头,全是甘甜的鲜牛奶;第三个则是粘稠的蜂蜜。
而昭龙叮和*图*书叮咚地弹起暹罗木琴给他伴奏。秦北洋心想这伙孩子要是成功地学会了“地宫道”,绝对能组成一支东西合璧的乐队,要是去上海租界的大饭店里演出,那还不得车水马龙人头攒动?
他贪婪地吃了奶和蜜,却不敢碰那烈酒,怕在山上醉倒坠落悬崖。
“公子,你要走?”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烟痕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受到学童们的感染,鬼面具施展轻功,掠过大爷海如镜的水面,扯开嗓子,以两汉音韵高歌一曲——
然而,美少女断裂的脖颈里并未涌出鲜血,而弹出了许多齿轮、弹簧、发条、擒纵器、螺丝钉……
结果象牙刀柄的瞬间,秦北洋胸口的玉坠子发烫,浑身的血脉贲张,顺势向刺客“老爹”的胸口刺去。
果然还是《聊斋》里的故事,书生夜遇美少女,被引入山中豪华别墅,有佣人、婢女,钟鸣鼎食,竟然乐不思蜀,过了一年逍遥日子。甚至还生了个儿子。突然间,只因为书生的一句失言或戏言,整座别墅人去楼空,变成荒芜的废墟或坟墓,原来这一家子都是鬼!
“勿忘我!”
一曲终了,她们放下乐器,笑脸盈盈,毫不害臊,端出奇异的水果,就往少年的嘴里塞。他都来不及吐皮吐核,囫囵吞枣地吃下,也无从评价什么味道。
“勿忘我!”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秦北洋不可自控走进她们身边,端详每一位少女的脸庞,惊觉她们不过十六七岁年纪,身体重要部位在披帛中忽隐忽现,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羞得他满面通红。
西王母的七个侍女又说,今夜,他是西王母的贵客,也是她们的主人,可以任意地使用——无论是心还是身子。
一曲歌罢,孟婆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散发浓烈呛鼻的气味,放到秦北洋面前。
秦北m.hetushu•com洋却想到一件事儿——孟婆管鬼面具叫“楼儿”,想必他的真名实姓,就跟这句“西北有高楼”有关。
中山代表同学们摆开一张古琴,焚香弹奏古曲《阳关三叠》,孩子们童声合唱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勿忘我”
其实,他庆幸的是保住了自己的童子身。
幸好,西王母的侍女们不是鬼,而是人造人。
眼前的宫殿,响起叮叮咚咚的音乐声。秦北洋循声而去,只见层层纱幔之中,坐着一支完全由仙女组成的乐队。
再一回头,鬼面具已消失不见。
秦北洋无法反抗,竟被她们压在身下,眼看就要变成贾宝玉了。
“我要回人间去!”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始乱之!终弃之!”董双成楚楚动人地忧伤道,“西王母泪洒瑶池,等了那男人三千年呢!”
分明是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南朝的陈被隋朝灭亡之时,陈后主还在后宫中与美人张丽华一起唱这首歌作乐呢!
贾陵华用手指头勾住了他的脖子。
“我叫老爹,恭喜你毕业了!”
九年前,天津徳租界,就是这两张面孔,杀死了秦北洋的养父母。
秦北洋浑身战栗着后退,仿佛到了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世界里。
莫非,这里就是中国之西北?浮云之上的昆仑山?
老刺客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雪白的象牙柄,镶嵌“彗星袭月”的螺钿图案。他反手握着刀尖,将刀柄送到秦北洋的手中。
(天国学堂部分至此,秦北洋返还人间,将与九色重聚!)
她们穿着古墓壁画里的衣衫,袒胸露乳,春光大泄,让十八岁的少年看得直喷鼻血。
郭蜜香抓着他的右手。
“勿忘我!”
刀疤脸自我介绍:“我叫阿海。”
“你会记住你想记住的,遗忘你想遗忘的。”
“喝下去!北洋,你和*图*书会忘记前世的一切。”
西王母的大侍女董双成娇咤一声:“休要做言而无信的穆天子!”
这才是真正的仙境。流光溢彩的风景。树上长满闻所未闻的仙果。宫殿修得富丽堂皇,装饰着黄金、和田玉、红宝石。
百般滋味,难以尽述!
“哈哈哈……能通过这道考试的学童可没几个呢!快下去,大家伙儿正在给你庆祝呢。”
这不是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吗?
孟婆又在他的耳边关照一句,秦北洋辄然点头:“这是我的宿命!”
欢送才刚开始,马科斯弹奏了古典吉他,竟是弗朗西斯科·泰雷加的《阿罕布拉宫的回忆》,同时唱出西班牙语的歌谣,盖因菲律宾曾是西班牙殖民地的缘故。
最后,大侍女董双成眼含泪珠,亲吻了他的嘴唇。
细细观察被砍下头颅的董双成,才发觉她不是人!也不是千年女妖,而是类似镇墓兽那样,被人造出来的机械体,只是披上人的肌肉、皮肤、毛发、眼球,伪装成美少女的模样。
“勿忘我!”
天国惨案……
“记着,你此生,必与古墓为伴!”
七个仙女儿,依次报上名来:董双成、王子登、郭蜜香、纪维容、许飞琼、贾陵华、段安香……
这不是《古诗十九首》里的《西北有高楼》?
香气迷离,欲死欲仙……秦北洋却还是大喝一声,挣脱所有纠缠,忍无可忍,抽出背后的唐刀。
滚落在地上的人头,依然不断重复银铃般的声音:“小公子!你可忍心杀奴家么?”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鬼面具拉着秦北洋,回到大爷海深潭旁,烟云缭绕的苍穹下。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小公子,奴家都是西王母的侍女。”
秦北洋再看这屋中的摆设,竟有武则天的宝镜、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安禄山掷过伤了杨贵妃乳房的木瓜、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hetushu.com、西施浣过的纱衾,红娘抱过的鸳枕……
抑或是刀刃上的小美人,引出了色魔安禄山的邪灵,竟然真的往前横劈,轻松切断了董双成的脖子。
“勿忘我!”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十二个孩子穿上鲜艳的衣衫,按照古代典籍的记载,又像大学里的博士服。每个人都向秦北洋献上鲜花,又送上一首合辙押韵的诗词。
王子登牵着他的左手。
她们是专门服侍男人的性奴。
再回头,只见华丽的宫殿变得破败不堪,窗户上结着厚厚的蜘蛛网,天花板和房梁坠落,地板和墙壁全是窟窿,爬满蟑螂和老鼠,蝙蝠从头顶飞过。至于刚才吃下的奇珍异果,竟然是发馊的饭团和糟糠。胃里翻江倒海,蹲下大口呕吐,几乎把胃液都吐出来了。
段安香将香腮紧贴着他的胸口。
别无选择,秦北洋端起这碗汤,一饮而尽,几乎把喉管都烫破了,强撑着吞到胃里。
没想到,董双成毫无畏惧地上来,把脖颈放在锋利的唐刀上,含情脉脉,泪水涟涟:“小公子!你可忍心杀奴家么?”
而那剩下的六位仙女,俱已变成老太婆般的黑臭僵尸。秦北洋大胆地剥开美女人皮,只见到钢铁骨架。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秦北洋不禁感觉受宠若惊,短短数十天的同窗情谊,尽在此刻!
这一击,其疾如风,势同“彗星袭月”,眼看就要洞穿老刺客。但对方早有准备,轻巧地施展轻功后退,躲过了秦北洋的袭击。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纪维容抱住了他的左大腿。
或者,是像《聊斋志异》的聂小倩一样,诱惑男人进而吃了他们的心肝?
孟婆嘴角嫣然一笑,仿佛不是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而是十八岁的大姑娘。
听到“人间”这两个字,这七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仙女们,纷纷皱起眉头,甚至倒地呕吐,花容失色道:“人间?那个恶心的烂地方?人间有什么好啊?”
“西王母?想必这里是昆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