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三十六章 沙尘暴

这股天昏地暗的异常天象,像三国里诸葛孔明所做风云法术,必有大事要发生。
他们用平板车拉出四翼天使,运到兵工厂大门口。意想不到,小徐将军亲自前来交接,骑着白马,身着大氅,年轻的脸盘略显疲惫,想是为最近的国会大选以及连环刺杀案折磨。
大风从北京城墙刮到了南苑,飞沙走石,尘土铺天盖地,天地间犹如坠入深夜。
刚起飞的法国飞机,在空中被沙尘暴高高卷起,如同小孩戏耍的绣球,又如折断翅膀的苍蝇,冲往北京西南的房山方向。
四翼天使,想要重返守护了千年的房山大墓——唯有镇墓兽,永不背叛。
再往下走,一路上怪石嶙峋,处处是采石遗留之天坑,名为大石窝,房山汉白玉产地,前清年代,秦北洋的祖先常来此为皇家挑选上等石料,运送到东西两陵。
几个北方话中早已消亡的入声,秦北洋说得异常艰难。但想起在上海学的几句吴语,入声便迎刃而解。
这不是南苑航校的飞机,也没涂装中华民国的五色旗,而是法国空军的红白蓝三色。钱科定睛一看,根据航校的飞行年鉴,这是最新的法制“高德隆”R.11 大型轰炸机,机腹载弹库做了改装,变成载运和图书货物的运输机。
将军身边有个穿长衫戴礼帽的男子,鼓鼓囊囊的腰间必藏手枪,秦北洋认出了这张脸。
陆军部押运四翼天使,却没走大红门前往京城,而是转弯去隔壁的南苑航空学校。
秦北洋坐在屋顶上,帮她们修葺瓦片拔除野草,顺便阅读《切韵》与《广韵》,还有钱玄同的《文字学音篇》,想要掌握唐朝人说话的语音,期望能与九色对话。
在北京生活多年的洋人,都知道这是沙尘暴的脚步声。天际线有一堵移动的城墙,上层耀眼的赤色,中间呈现灰褐,下面却黑如墨汁,远看有流光溢彩的美,仿佛浓妆艳抹的死神。
钱科说过,这架法国飞机运走了四翼天使,难道它自己长脚跑了?或者干脆扑扇两对翅膀,飞回了坟王村的地宫?
显而易见,这架飞机在沙尘暴中迷失航向。两个法国飞行员用尽全力与大自然搏斗,无法战胜千千万万粒沙子,迫降在房山云居寺石经山,机毁人亡。而此地距坟王村的唐朝景教大墓,不过十几里地而已。
“北洋,小徐将军骗了我们!载着镇墓兽的法国飞机,据说在北京房山的上空失踪了。”
九色犹如猎犬,嗅到了四翼天使的气味。
难道,www•hetushu•com九色并非来寻找四翼天使,而是来祭奠这位金仙公主?
霍尔施泰因博士凝眉望向天空,发现西北方向渐渐变成红色,天地间传来震动之声。
秦北洋观察四周形势,发现一大片烧焦的草地,散落着金属部件,飞机双翼的蒙布。沿着痕迹往下走,越来越多飞机残骸,直到断裂的机翼,破碎的机身,红白蓝的法国标志残片。机舱里坐着两个人,戴飞行员帽子,秦北洋想把他们救出来,发现都已扭断脖子死亡,苍蝇盘旋产卵。
四翼天使,在众目睽睽的天上失踪了。
小徐将军本要骑马回城,却控缰站在跑道上,无所畏惧地注视徐徐南来的沙尘暴。
不过,四翼天使镇墓兽不见了。
路过周口店龙骨山,感觉地下有股无形气流涌动。父亲说过,这是在地宫内练气的结果,能自动吸引古物之气,说不定啊,周口店埋藏数千年前的宝贝呢!秦海关没错,唯独少说了几个零。
次日清早,沙尘暴过后的北京,如同抹上一层黄油。秦北洋背着重新磨砺过的唐刀,带着镇墓兽九色,前往房山大墓。
钱科一脸茫然:“北洋,你是说,它已经复活了?”
钱科拍了拍大腿,跟博士一起追出去。等到www.hetushu•com他俩气喘吁吁跑到航校,只见跑道上停着一架大型双翼飞机。
骑白马的小徐将军,与法国飞行员握手。士兵们将四翼天使镇墓兽,小心装运上这架法国飞机。引擎响起,钱科向跑道冲去,却被螺旋桨的狂风吹倒在地,博士拼命将他拖出跑道。
他躲藏到石塔背后,只见山下来了许多士兵。其中,有个骑白马的将军,肩章上有三颗金星,北洋最高的上将军衔,年纪不到四十岁,双目炯炯有神,却是面色阴沉。
钱科脸上流着血,朝天咒骂:“我们被骗了!法国人要把镇墓兽空运到大沽口,装船送去欧洲跟德国打仗。”
必是迫降坠毁时的冲击波,让这尊镇墓兽冲出飞机,跌落到山坡底下了。
原本咬他裤腿的九色,突然蹲下点头。秦北洋脑中深处,果然听到它的奇怪语言,却如天书奇谈。但他明白了九色的眼神,犹如蝴蝶或蜜蜂的触角,小猫小狗的胡须,探测空气中的风吹草动,也能接受其他镇墓兽的信息。
北京春夏之交,沙尘暴的午后,欧阳安娜与阿幽在四合院里晾衣服。两个姑娘赶紧收衣服被褥,关紧门窗躲在床上,倾听坚硬的沙子击打窗户纸的声响。
小徐将军抽了抽马鞭,想跟着和图书飞机而去。一阵日月无光的沙尘袭来,让他从马背坠落。
秦北洋脑子开窍了,这场沙尘暴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四翼天使不愿飞到异国他乡,更不忍远离墓主人。镇墓兽蕴含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能导致飞机偏离航向?否则,飞机往东南的天津而去,沙尘暴自北方追着屁股而来,只能原地或往南坠毁,不可能转去反方向的房山。
走到云居寺山脚下,九色却执拗地往山上走。照道理,秦北洋低头看着九色,想起这两天学习的唐朝音韵,尝试用半文半白的长安音对它说:“君可测得四翼天使乎?”
数日后,南苑兵工厂,卡尔·霍尔施泰因博士接到国务总理手令——立即交还四翼天使镇墓兽,不得用于军事目的。
九色引着秦北洋往山坡下去。飞机残骸停在陡峭山巅,底下躺着一具黑色的东西,摊开两对折断的翅膀,赫然正是四翼天使!
转瞬间,双眼被沙子弄得泪流满面。九色难得进城,竟也爬上屋顶,坐在主人身边。赤色鬃毛染成土黄色,一脸懵逼目光。
金仙公主是何人?九色为何在记载公主功德的石塔前,呈现跪拜姿态?皆令秦北洋捉不着头脑。
此塔九层檐,立于高岗上,塔顶为宝珠攒尖刹,唐朝“九仞之http://m.hetushu.com塔”。中间有四块厚石板组成的佛龛,门楣上雕刻火焰,两侧各有铠甲金刚力士,里头有释迎牟尼与弟子浮雕。塔身背面,刻有清晰的楷体字“唐金仙公主请译经施田记”,开头即是“大唐开元十八年,金仙长公主为奏圣上,赐大唐新旧译经四千余卷,充幽府范阳县为石经本……”
“镇墓兽是不死的!”
傍晚,秦北洋与九色回到圆明园,正好钱科跑来找他。
“有诈!”
“房山?不就是四翼天使出土之地吗?”
法国飞机从头顶轰鸣而过,仿佛大鸟冲上云霄,向着东南方的天津而去。
无奈之下,他和钱科打开仓库,看着尚未改装的四翼天使,分外心疼不舍。他们原计划在三个月后,要看到这头镇墓兽重新飞起来。
名侦探叶克难。
南苑航校拉响警报,学员们纷纷冲上跑道,紧急将所有飞机推入机库。
秦北洋思量如何把四翼天使弄上来时,风中传来喧哗之声,荒无人烟的石经山上分外刺耳。
小镇墓兽奔上云居寺东的石经山,停在一座汉白玉石塔跟前,跪下犹如拜佛的虔诚信徒。
小徐对博士寒暄几句,本来他也有意将四翼天使改造为武器,但国务总理受到文化界舆论压力,必须将这尊镇墓兽送回交通银行的金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