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三十八章 天下七大才子

四位教授并不知道,声名赫赫的北洋军阀“小徐”,正在隔壁的雷音洞,等候与刺客的主人见面呢。
徐树铮皱皱眉头,端起灯火,欣赏雷音洞石经,细细体会唐朝僧人刻字的艰辛与虔诚。
就像古墓壁画中的人物,十三四岁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中正高挺的鼻梁,丰厚的嘴唇,清癯的脸庞轮廓。未戴冠冕,头顶挽着发髻,只插一根簪子。不着唐朝贵胄服饰,只一袭宽松白袍,宛如山野樵夫家的孩子。历经一千二百年,李隆麒的皮肤色泽鲜艳夺目,眼神历久弥新,呼之欲出。
他发现悬崖下的雷音洞口,几个男子正在交谈。除了名侦探叶克难,还有个肩章三颗金星的北洋上将,必是传说中的“小徐”。
落款有金仙公主的篆书印章,王家维教授仔细查看,无论纸的材质以及书法特征,都是唐朝实物,绝非伪造赝品。
老刺客。
三年前,秦北洋和父亲住在京西骆驼村,父子俩经常走一整天到房山云居寺。这里的大和尚颇有眼力,器重秦海关的手艺,请他为庙宇和佛像修修补补。佛教衰微,寺里开销捉襟见肘,报酬少有实银,多为一袋谷子,也够石匠父子糊口了。他们也时常爬上石经山,到藏有隋唐石板经文的洞窟中工作,对地形了如指掌。
原来是别有洞天的秘道,贯穿雷音洞正上方,秘道下方有条裂缝,清晰可见洞中景象。雷音洞隔壁紧挨一间洞窟,名唤金仙洞。两个洞窟的天花板上,经由hetushu.com一条秘道联通。通过这条秘道,可以同时监视金仙洞与雷音洞。
“这幅画像中的终南郡王李隆麒,也是睿宗李旦之子,少年夭亡,死后葬于白鹿原。这位小皇子的死,有过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可惜后世不传。”精通唐朝音韵的钱玄同,操着浙江湖州口音补充道,“云居四宝的第一宝是金仙公主手抄《心经》,第二宝是吴道子手绘终南郡王画像。金仙公主与小皇子李隆麒,同为睿宗李旦的儿女,武则天的孙辈,同父异母的姐弟,唐玄宗李隆基是他们兄长。”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此乃云居四宝的第一宝:大唐金仙公主手抄《般若波罗蜜心经》。”
躲在雷音洞顶秘道的秦北洋,却听到隔壁的金仙洞传来说话声。
胸口的和田暖血玉坠子又热了起来。
金仙洞中,老刺客收起小皇子画像卷轴,放回石壁。七大才子等待“云居四宝”第三宝时,秦北洋听到秘道另一边,雷音洞里传来声音……
“唐朝吴道子所画终南郡王李隆麒像。”
小徐跟三名保镖在洞窟中,刺客阿海微笑道:“请小徐将军本尊略微宽坐,我家主人稍后就到。”
当他少年时候,住在光绪帝崇陵的地宫,偶尔出来照照镜子,所见到的就是这张脸。
“适之,与其说是天下读书人想要一睹云居四宝的真和-图-书容,不如说是更想要名列七大才子之中的虚荣心吧!”
“他从哪里来?整座山都被我的士兵包围了。”
坐在教授身边的,竟是北大校长蔡元培,一旁自然少不了《新青年》主编,北大文科学长陈仲甫。第四位,却是国文教授钱玄同。
秦北洋微微一颤,原来这位留着辫子的老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辜鸿铭!
云居四宝?
刺客“老爹”看到众人已被第一宝所吸引,微笑着取出第二宝——
这幅吴道子的真迹,确是终南郡王李隆麒的真身。因为九色在颤抖,赤色鬃毛扫过秦北洋脸颊,头顶鹿角都要出来了。他只能尽力安抚,不要惊动到洞窟里的人们。
第四个,秦北洋却认识这张脸——五十余岁,面留黑色胡须,双目犹如猎鹰,九年前在天津徳租界,这个人从背后刺死了秦北洋的养父。
金仙洞,众人七嘴八舌间,老刺客已从石壁中打开一扇小门,先取出一只檀香木匣子,放在木案上。
正文短短二百六十字,摄取六百卷大般若经要义。唐纸上的书法隽秀,形神兼备,必是意志坚贞的女子所写。
“公主尊崇佛法,奏请兄长唐玄宗将大唐新旧译经四千余卷,送到远在幽州范阳的房山云居寺,推动石经山洞窟开凿,才有山顶的金仙公主塔,更有了这座金仙洞。此生有幸得见云居四宝之一,辜鸿铭死而无憾。”
秦北洋竟有一种幻觉,仿佛画像里的小皇子向他眨眼,同时传音入密……
这是九色送给秦北洋诞生的礼物,既http://m.hetushu.com然来自唐朝小皇子的地宫,必是同一块玉!
秦北洋上次见到这张面孔,还是在“天国”的云海之中,人称“老爹”。
“我家主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秦北洋看到了自己的脸。
老刺客展开硬黄纸卷轴,纸上均匀涂蜡,光泽晶莹,写满蝇头小楷——
此人穿着一身素色长袍,头戴方巾,竟有道骨仙风的派头,抱拳道:“诸位京城的名流大家,感谢赏光云居寺石经山。鄙人遵循师父嘱托,亦是自乾隆年间传下的规矩——云居四宝,每隔一甲子,足足六十年一轮回,方向天下间最有学问之人展示一眼。”
房山石经由隋朝大和尚静琬发起刻造,到唐朝贞观十三年刻完《涅槃经》圆寂。此后历代僧人刻经,至少九个洞窟,累计一万四千余块石板。雷音洞中央有尊佛像,还有四根刻满佛像的石柱,据说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佛殿。
他摸着自己下巴、嘴唇还有眉眼。十八年前,天崩地裂的庚子年,父母坠落白鹿原大墓地宫,而他诞生在小皇子棺椁上的缘故?
金仙洞里挂着几盏大灯,照亮一面宽大镜子,秦北洋分外诧异——镜中折射出王家维教授的面孔。
至于暖玉表面的一腔碧血,则是在小皇子死后才产生的。
就像爬上屋顶的小偷,同一屋檐下有两间卧室,一会儿偷听老爷与夫人的悄悄话,一会儿又偷看少爷与少奶奶的春宵。
终南郡王,李隆麒,听到这七个字,秦北洋心头又一惊,九色都把头凑来看了。
http://m.hetushu.com客“老爹”以展示“云居四宝”为名,诱出七位中国最顶尖的学问家。而隔壁的雷音洞中,又有刀疤脸的刺客阿海,诱出了小徐将军……必是精心策划的阴谋。
当年,秦北洋随父亲雕凿石经,偶然发现秘道。老秦判断这是唐朝的老和尚,为监督年轻僧人修行,而在两个洞窟上方开凿秘道。
至于,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刺客阿海,正是这张面孔!
“金仙公主为唐睿宗李旦之女,武则天与高宗李治的孙女,唐玄宗李隆基的妹妹。不堪忍受宫廷黑暗,公主十八岁出家为女道士,在终南山金仙观修炼成仙,骑鹤升天。”
今日,秦北洋从古塔背后爬上山顶,九色也如野兽般灵敏无声。
七大才子,俱是啧啧惊叹,辜鸿铭捂着自己的嘴,以免口气唾沫沾染画卷:“亲眼见得吴道子真迹,三生有幸!”
金仙洞中还有四个人——穿着长衫的男人,三十七八岁,剃着板寸,唇上留两撇胡子;第二个,戴着瓜皮帽,脑后拖着一根粗大的辫子,一副满清遗老打扮,面目轮廓深邃,鼻梁高挺,留着卷翘的胡须;第三个,洞窟中最为年轻,不过二十七八岁,面貌儒雅英俊,身着洋装,有欧美归国的范儿。
凡声音都往上传,雷音洞与金仙洞,彼此完全隔音。但在两个洞窟上方的秘道中,却听得很清楚。
“也有人言,云居四宝本是个骗局!乾隆皇帝只为嘲弄天下间的文人。我倒想要看看,若真有云居四宝,能否再读出四千年的吃人史?”
金仙洞里最年轻的西和*图*书装男子说话了:“晚生胡适之,初出茅庐,竟得以跻身七大学问人之列,羞愧难当!云居四宝,究竟哪四样?众说纷纭,却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之宝物。”
说话的男子剃着板寸,留有两撇胡子,年轻的胡适之低头道:“周先生,您说得也有道理!晚生受教了。”
秦北洋差点从山顶飞下来,抽出唐刀斩下他的脑袋。但看到小徐带着保镖走进洞窟,他按捺住心底怒火,转入岩石间的缝隙。
霎时间,石经山上的洞窟,仿佛成了白鹿原唐朝大墓的地宫。
唐朝画像上的小皇子胸口,同样挂着一枚玉坠子,只是表面没有血色,而是纯色的羊脂白玉,但形制与大小完全相同。
王家维、蔡元培、陈仲甫、钱玄同——这四位为何来到云居寺石经山的金仙洞?
秦北洋这才明白,九色为何跪拜在金仙公主塔前,只因此塔供奉唐朝小皇子的姐姐。
七个学问家屏息静气,看老刺客小心翼翼展开卷轴。又是唐朝的黄蜡笺,防蠹又防潮,保存千年而不坏。
李隆麒的脸。
秦北洋心中暗忖,听居士们说起过“云居四宝”——这四件宝物,世代珍藏于云居寺,曾被乾隆皇帝御笔提名,秘不示人。每隔六十年一甲子,惟天下排名前七位的大才子有缘得见。
“《心经》文约义深,成佛之指南,利生之法宝。”洞窟中年纪最长,留着辫子的老头说话了,“这金仙洞,据说是为供奉唐朝金仙公主而开凿。”
木案上露出一幅完整画像,穿着唐朝服饰的少年,犹如闪电击中秦北洋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