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五十四章 大阪之夏

日本神户,港湾角落,荒无人烟的乱石海岸,曾经的盗墓贼小木,嘴唇颤抖着说。
想到此处,秦北洋又反手抽了小木第二个耳光!
小木和海女共同讲述两天前的达摩山——刺客们登岛滥杀无辜,却掉入山洞里的陷阱。海女强调一句,那是海盗杀人的机关,绝无活下来的可能。
大阪之夜。
伪装成大狗的九色,赤色鬃毛再度引起旁人注意。高大的秦北洋也不像日本人,快速来到隔壁的麒麟神社。
秦北洋大声说:“喂,你可别轻生!”
秦北洋也有所耳闻,那是千年古都,古时候的平安京,就像西安加上北京在中国的存在。
阪神线不过三十公里,屁股还没坐热,就到了大阪站。
海女无所畏惧,仰着脖子面对秦北洋的唐刀,不像小木这般贪生怕死。并且,她还准确地看出了秦北洋的弱点——欧阳安娜。
“日本人轻视中国人,同我们轻视猪狗一样。日本人都叫中国人作‘支那人’,这‘支那人’三字,在日本,比我们骂人的‘贱贼’还更难听!”
“麒麟!”
小木更加愕然,两边脸颊都红肿流血了,海女心疼地帮他捂着,对秦北洋怒目而视,意思是“冲我来,不要欺负我的男人!”
澡堂门开了,微凉的风吹到胸口。三个姑娘进来,起先是光光的大腿,然后是赤条条的身体,不着一丝一缕,彼此用日语说笑,看到三个男生泡在水里,毫不介意,如同饺子下水,春光乍泄。
对方大笑:“我怎会跳海?只是刚被日本人骂作支那人,到这海边来发发牢骚罢了。”
“那是日本留学费用比欧美便宜的缘故。你想去哪里读书?东京?可我一点都不喜欢东京呢!最近最好的学校,就是京都帝国大学了!”
“同一类人?”
他们凑近了一看,果然有个年轻男子,躺在海边的礁石上。
“是,就是见到鬼了!你相信吗?我有阴阳眼,你见到常人所不能见到之物!”
秦北洋想起在地宫中蹉跎数年,连中学都不曾读过,何况自己才十八岁,在日本读三年预科也算是补课。
此地遍布温泉旅馆与澡堂,欣赏琵琶湖的秋月,看着街头走过的艺伎,想起白居易的《琵琶行》。泡着一池氤氲的露天温泉,秦北洋裸着胸肌与玉坠子,后颈两侧赤色鹿角形胎记,仰望满天繁星。九色不喜水,蹲伏在池边,哀怨自怜。
大伙儿面对鳞次栉比的日式建筑和商店,夜幕下穿着和服的男女,东南方向还有一座城池的巍峨石墙,便是丰臣秀吉的大阪城,只是当时天守阁尚未重建。
秦北洋故意吓唬郁文,连带着海女和两个孩子也被吓到了。
然后,秦北洋给郁文的后背搓澡:“郁兄,你在日本和-图-书这几年,最烦恼的是什么?”
“我也想找到小皇子。可惜,如今他的棺椁与尸身,都落在刺客手中。就算阿幽死了!但刺客绝不仅那四个人,还有天国学堂……不知在哪里?也许,就在日本?”
大阪,丰臣秀吉的梦幻之都。
秦北洋带着大伙儿逃出麒麟神社。
“真的一样?”
“你还想找到小皇子吗?说实话!”
“你若不信,就杀了我吧,只是请饶恕我的两个孩子,他们是欧阳思聪的亲生儿子,欧阳安娜的弟弟,也是达摩山欧阳家族最后的香火——看在安娜的份上!”
秦北洋自告奋勇为寺庙做木匠活。日本建筑与中国俱是榫卯结构,只在形制风格上差别。比如日本是干栏式建筑,地板与泥土隔开,房屋底下有柱子支撑悬空,可免湿气与爬虫侵袭;高级殿宇的屋顶不用瓦片,而用树皮或木板铺成。
话音刚落,秦北洋的嘴唇开始抽搐,立即抽了小木一个耳光!
郁文满面悲伤道:“你看你相貌堂堂,我还有文采,丝毫不比日本男孩差吧。日本的风俗不比中国,女子不讲究贞洁,更无男女授受不亲之说,要跟少女共度春宵并不难。可我们一旦开口说话,暴露中国人的身份,即便她们嘴上不说,心底也必在说‘西那进’!”
“刺客!”
秦北洋挠头红着脸:“只怕我配不上她。”
十八岁的秦北洋,感到浑身燥热,竟然淌下鼻血……
秦北洋注意到小木的左侧肩膀,有个月牙形伤疤,乍看像是种牛痘的痘疤——小木生于河南盗墓村,不可能种过牛痘。何况小木的疤痕,比普通牛痘更大,月牙形凹凸下,还有一个圆圈,仿佛日月同辉。
夜已深,流浪在大阪街头,也难以找到旅馆,索性露宿一夜。幸好夏天,这伙中国人躲在一家寺院的屋檐下,四周都是竹林,风中沙沙作响。
小木除了挖墓,别无所长。他说过要重操旧业,却发现日本人都是火化的,墓里连棺材都没有,盗墓贼无用武之地。他每天闲散在寺庙,给两个孩子洗尿布。海女真的很喜欢小木,心甘情愿养他。
盗墓贼小木轻声说,神社本殿供奉一尊麒麟雕像——绿色青铜表面,长长的脖子,龙一样的脑袋和胡须,还有一对鹿角,四条腿像马蹄或鹿蹄,跟中国的麒麟有些区别,更像是马和龙的合体。
“帝国大学是日本一流的国立大学,日本人也很难考进去。首先,你要先学会日语,再就读京都的第三高等学校,三年后成绩优异者,才可进入京都帝国大学。”
“你的墓主人,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现在何处?”
郁文有个“文”,未来必是文豪;“北洋”却注定要身和_图_书犯险境,颠沛流离。
“想读文科还是理科?”
“好啊,你也如此多情。”
小木感到直男们的深深恶意,他完全误会了,秦北洋只是说自己跟盗墓贼不是同一类人。
“西那进!”
秦北洋回头盯着小镇墓兽的眼睛:“如果,你再见到小皇子,会不会抛下我,回到他的身边?”
郁文的酒全醒了,用浙江口音问道:“看到这颗星星,你会想起什么?”
郁文仰天大笑着,勾住秦北洋与小木的肩膀说:“我在东京时,有个姓郭的同学,四川人。他有一次下海游泳,光着身子上岸,被一群全身赤裸的日本海女包围。她们称赞郭同学皮肤白,嬉笑打闹,反倒把他吓跑了。北洋,你在中国有喜欢的女孩?”
他把九色拖回身边,警告这头小镇墓兽,不要伤害小木和海女。秦北洋摸了摸两个小孩,都是安娜的同父异母弟弟啊。仅仅为了欧阳安娜,也要保护好他们。
“空口无凭,谁能相信你们的话?”
秦北洋在北京大学做校工时,偷听过不少教授上课;在石经山洞窟,他见识了七位大师的辩论。如今来到东洋日本,如果不用心学点知识,怎对得起自己?九年前,遇刺身亡的养父仇德生,对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去海外攻读大学。来日本的船上,偶遇的那位英俊潇洒的周同学,着实令秦北洋羡煞。
琵琶湖畔,只剩下秦北洋、小木,还有虎视眈眈的九色……
京都?
“你怎地如此自卑?”
郁文在名古屋第八高等学校学医,刚从富春江边的老家回来。还有两个月才开学,便在关西等地游玩几日。
四天王寺。据说日本最古老的寺庙,始建于圣德太子时代。进得中门,便是一座五重塔,果然有隋唐遗风。
那一年,秦北洋十八岁,小木二十岁,海女二十岁,郁文二十二岁,九色一千二百岁。
迎面有座红色大牌坊,貌似“开”字,便是日本随处可见的鸟居。经过一条石灯笼守护的参道,两边树木都经过修剪,仿造自然野趣。
“阿幽妹妹”正是秦北洋心中痛点,如果她真被小木杀了……才让他抽出这记耳光。
闻到神户鱼市的腥臭气味,海女浑身舒坦,毫不避讳旁人,解开衣襟为小儿子喂奶。
“唐朝小皇子——我能说,我看到了你的脸吗?”
秦北洋抱着九色睡觉,郁文对着月亮吟诗。小木躲得离九色远一点,说不定这小镇墓兽,半夜里突然变身,吐出琉璃火球就把他少成一团灰烬了。欧阳思聪的两个幼子,加上妈妈海女的生命力,可以适应任何环境。险恶动荡的年代,只有这样的孩子才能活下去。
不过,秦北洋能看出他眼角的泪花:“你是留学生吗?我和图书叫秦北洋。”
沉默良久,小木承认了,闭上眼,仿佛回到地宫,棺椁之中,长眠千年的少年……
秦北洋谎称是自费留学生,但因家境贫困,至今未能交得起预备学校的学费,刚到日本,茫然失措,小木与海女则是自己的亲戚。
不过嘛,刀疤脸的刺客阿海也死了的话,还有叫“老爹”的刺客——九年前天津德租界灭门案,他俩刺死了秦北洋的养父母,那么小木是替自己完成了复仇!
小木细细打量秦北洋一番:“稍微……有些差别,他比你现在更小,雪白的皮肤很光滑,也许是死后给人的错觉。”
海女打扮成日本少妇去鱼市打工。出生在海岛上的她,杀鱼切片是绝活。夏日炎炎,她早出晚归工作,养活两个孩子,加上一个男人。
“我叫郁文。”
郁文伸伸懒腰说:“那可太难了啊!日本的机械学来自德国,每个学生都要学德语。我在名古屋第八高等学校读医科,同样要学德语,简直学到我要呕吐了!”
海女的口音与郁文相近,两人用乡音交流,竟能听懂大半。她看郁文面相是个书生,便说自己和小木是夫妻,因为得罪了家乡的恶霸,辗转流落到日本,人生地不熟,祈求浙江籍的老乡帮忙。
秦北洋想起在上海时,羽田大树拜访海上达摩山,曾向欧阳思聪求购幼麒麟镇墓兽,还要供奉在四天王寺的麒麟神社……
九色后退几步,不想进入神社本殿。也许,麒麟与麒麟不能相见?就像中国象棋里,双方将帅不得碰面的规则。
小木的脸颊肿起,嘴角滴出血来,他怀里抱着的三岁男孩,立时大哭起来。
郁文也是个没计划的人,信马由缰走到四天王寺。这座千年古刹周围,却是大阪的闹市,如同上海的静安寺。秦北洋在街边买了几个饭团,分而食之。
“三年?”
天黑了。
“是。”
秦北洋也怕自己被卷进去,他的九色早已引人瞩目,路过的日本人都会多看几眼。万一冒充齐远山的身份被戳穿的话……他可是北洋政府的特级通缉犯呢。
“我想起一个姑娘,好像看到她的容颜,一双琉璃色的眼睛。”
主持对秦北洋的手艺高度满意,给了双倍的工钱。主持有很高的汉文水平,无需翻译,拿了纸笔,通过汉字文言文的笔谈,便能交流大体的思想。
带着九色进门,岂非自投罗网?
“那一颗摇摇不定的明星的底下,就是我的故国。也就是我的生地。我在那一颗星的底下,也曾送过十八个秋冬,我的乡土啊,我如今再也不能见你的面了。”
一路上,秦北洋与郁文相谈甚欢。虽然只读到小学三年级,秦北洋在地宫与“天国图书馆”博览群书,能够出口成章m.hetushu.com。郁文也是个文学青年,尤其擅长古典诗词。
秦北洋还没明白过来:“你杀了谁?”
秦北洋挤着自己脸上粉刺:“还有呢?”
“快走!”
“小声说话,如果被日本人发现,你们是逃跑的漂流民,会立刻被遣返。”
秦北洋别过脸去,看着陌生的异国街道,尽管看得懂招牌上的汉字,却一句话都听不明白。小木抓着满头长发说:“要去哪里?我们只想活下去!”
七天后,秦北洋赚到厚厚一叠日元。郁文帮他找了一家语言学校,刚够付两个月学费。同学多是中国留学生或朝鲜人,常能听到中国各省方言,还有此起彼伏的思密达。掌握五十音图与简单词汇后,按照学德语的经验,他不跟寺院主持笔谈了,坚持练习口语。
“你在看什么?”小木警惕地捂着肩膀,“这是我小时候受过的伤。”
日本饮食,不像中国人浓油赤酱,而以清淡为主,尤其关西,秦北洋却甘之如饴。自从九岁进了地宫,他再没好好吃过东西,个头长这么高,全拜家族遗传。
“别误会,我跟你不是同一类人。”
秦北洋带着九色,小木与海女各自抱着个孩子,漫无目的地走在神户的海边。海女悄悄说,长这么大没离开过达摩山,本来心心念念要去上海。却没想到,她从一座小岛来到了一个岛国。
秦北洋心中却暗暗高兴,德语恰巧是自己最拿手的一门外语。
“好,我天生喜欢古物,我就去京都!”
小木不喜欢在男人面前脱光,惶恐不安地捂着下身,再看自己左手缺失的半根无名指,就是在白鹿原唐朝大墓,被九色的琉璃火球烧掉的。
忽然,黑暗的海岸边传来一连串中国话——
秦北洋颓然坐倒。他抽出第二个耳光的原因,是自己曾经发下毒誓,务必亲手为养父母报仇,手刃这两名刺客。没想到,小木竟做了这件事,让他注定无法完成誓言。
三个年轻人带着九色,坐火车来到大津的雄琴。
“他是个皇子,而你是个工匠。”
郁文便带他们到火车站。秦北洋将身上仅有的几块银元换成日元,为大家买了去大阪的三等车票。
小木突然说:“我可以证明,四个刺客的具体模样:右脸上有刀疤的男人,他叫阿海。那个身强体壮的,他叫脱欢。还有个两撇胡子的老家伙,他们都叫他‘老爹’。最后,竟是你们带来的小女孩阿幽——她才是刺客们的主人。”
早上,僧人发现了他们。这里香火不旺,有许多空房间,主持收留了这些异乡人。秦北洋、郁文与九色共居一室。小木与海女带着小孩一起住——没什么不方便,日本和尚能结婚生子,庙里本就住着吃奶的娃。
二十岁的小木,他并不是第一http://m.hetushu.com次看到日本姑娘的裸体。
秦北洋难以置信,刺客们身手高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北洋军阀的翘楚小徐将军,都被玩弄于股掌之中。而这弱不禁风的盗墓贼小木,竟有这么大的能耐?
日本有男女同浴习俗。面对白花花的肉体,青春蚌壳般的弧线,秦北洋先是目不转睛,然后紧闭眼皮,捂着自己身体要害,狼狈逃出了温泉。
“望朝日而思君矣,莫对残日而怀余。”郁文掏出一把写着和歌的扇子,“她叫隆儿,我给她写过一首诗——犹有三分癖未忘,二分轻薄一分狂。只愁难解名花怨,替写新诗到海棠。”
“支那人?”
海岛上的女子果然强悍,秦北洋想起安娜,琉璃色眼球的少女——性感、独立、长情,内心坚不可摧……
但他说的没错,阿幽是刺客们的主人,这个天大的秘密,居然也让小木知道了?
在日本坐火车,感觉与中国迥然不同,至少颇为整洁,无人大声喧哗,乘客彬彬有礼,不像北京正阳门火车站乱七八糟乞丐横行。惟独日本人个头矮小,秦北洋踏入此邦犹如钻进小人国的格列夫。这里的男人虽矮却不瘦弱,和服里可见强健肌肉,必是从小体育锻炼的结果。不像中国人要么是文弱书生,要么是吸鸦片的痨病鬼。
小木不晓得“气质”这个词,但就是这意思。
匆忙逃出四天王寺与麒麟神社,郁文不解地问:“北洋,你好像见到鬼了?”
“郁文,我想在日本读大学!跟你一样。”
九色点头,终究,秦北洋不是真正的主人。
中国人对席地而坐以及榻榻米多不习惯,还好秦北洋在京西骆驼村住过两年,天天睡大炕也差不多。他每晚将唐刀藏在枕下,想起三国时候关羽寄居曹营的旧事,简直把九色当成刘备夫人来保护。
“我想读机械专业。”
不知今宵留宿何地?
麒麟神社本殿跟前,走来一个穿和服的年轻男人,遥望石灯笼下中国人的背影,口中念念有词:“HATA?”
有个日本姑娘从温泉出来,踩着木屐,披着和服,犹如出水芙蓉,还向三个中国少年抛媚眼。二分轻薄一分狂的郁文,自然去跟姑娘搭讪,又去了隔壁的居酒屋。
中元节,盂兰盆节,在日本是仅次于元旦的盛大庆典。郁文邀请秦北洋与小木一起去泡温泉。秦北洋答应了。海女爽朗地对小木说:“你都在寺院里憋坏了,出去好好玩吧,我会带好两个孩子。”
澡堂门口,秦北洋穿好裤子,搂着小镇墓兽的赤色鬃毛,眺望琵琶湖的万家灯火。小木也逃出来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只会喜欢海女一个异性了。
秦北洋抓住小木的胳膊,感觉到一层鸡皮疙瘩:“说说你在棺椁里见到的唐朝小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