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五十八章 京都之秋

“秦同学,下个学期,我邀请你到我的实验室来做助理。我正在研制真正的‘灵魂机械体’,我相信你会发挥作用!”
数日后,他收到中国汇来的一千银元,兑换完日币,足够三年的学费与生活费了。
宿舍里的同学们大多出自官宦缙绅之家,拿着政府津贴的官费生。每人自报家门,秦北洋说:“我爹是个德语翻译,在天津的德意志银行工作,早已去世多年。”他也没说谎,还说了一串德语单词以证明。
民国七年八月三十日,北洋
“就像具有录音功能的磁带?灵魂也可以被录制下来?”
日本人已得到了镇墓兽?没等秦北洋提问,山本教授笑而不语,夹着教案离去,学生纷纷鞠躬让道。
有些留学生羞于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害怕遭到日本人歧视,秦北洋却大大方方抬头挺胸。
不像在京都大学那么拘束,山本教授说出惊世骇俗的言论,竟跟霍尔施泰因博士在南苑兵工厂意图改造四翼天使镇墓兽时的说法几乎一致——“所谓‘灵魂机械体’,就是把现代机械动力与属于灵的力量结合起来。”
见字如晤。大沽口一别,天涯远隔和-图-书,甚想念君!我在日本一切安好,勿念!我已考入高等学校,但属自费生,费用不霏。三年预科,三年大学,待到学成归国,想必北洋政府已天翻地覆,届时我们就能手拉着手走在太阳下了!
坐上京阪线的夜行客车。凌晨五点,抵达京都。彼时既有日式街道,也有西式建筑与工厂,呈现和洋混合风格。天蒙蒙亮,路过京都御所,秦北洋想起北京的紫禁城。规模与气势是天渊之别,但日本故宫另有一番古朴素雅之气。
“诸君谨记,未来的世界,必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之天下!”
山本教授一是惊讶于还没踏入大学门槛的学生,竟已准确预判到了他的思考方法和实验计划,二是赞叹秦北洋的日语水平。
安娜:
秦北洋面朝祖国方向,为安娜祈祷平安。他没有在信中留下地址,只有银行账号,为了避免欧阳安娜到日本来找他。
京都第三高等学校的课堂上,似乎有把斧子劈开秦北洋的大脑,射入一道光。但他抢先说话,被日本同学认为缺乏礼貌,有人低声说“西那进http://m.hetushu.com”!
有个日本同学大胆质疑:“但这不科学?”
“支……”山本教授意识到说错了,“中国人?”
虽说自古以来,中国文化深深烙印了日本,但明治维新以降,日本改良过的西洋文明又烙印了中国。北大的教授们,挂在口头的许多新词:革命、艺术、文化、文明、文学、封建、阶级、国家、民主、自由、经济、社会……全是由日本人将相关的西洋词汇翻译成汉字,再被中国留学生掌握反哺回来。中国人不是没译过,严复先生就认为自己的译法比日本人更准确。可惜,最终留在现代汉语的社会人文术语,竟有七成是“日语外来语”。
这堂课对高校学生来说太深奥了,教授在黑板写下一行字,秦北洋在心中译成汉语——
于是,他提笔写了封信——
下课后,山本教授特意喊住他。教授身高一米五,秦北洋比他高了三十多公分,说起话来都颇为费劲。
山本教授微微颔首,在黑板上写下一行英文——
突然,教授竟为他鼓掌:“同学,能请教你的名字吗?”
“秦北洋。”
Artificial hetushu.comIntelligence
秦北洋搬进京都吉田的中国留学生宿舍,开窗就能眺望比叡山,再去第三高等学校报到。
“难以置信!”
提问的同学骑虎难下,红着脸说:“教授,您说的是活人的灵魂。但没有任何灵魂,可以脱离活着的大脑而存在,无论人或动物。科学界不承认的,就是死人的灵魂。”
山本教授并不在意:“这位同学,你说得很好,请继续!”
同学们翻出课桌里的英文词典——第一个意为人造,第二个意为智力。
白鹿原唐朝大墓三千公里之外,隔着黄土高原、华北平原、东海与列岛。
深秋,岚山的枫叶红了,如大片火焰燃烧在京都西边,秦北洋竟有回到北京西郊骆驼村远眺香山的错觉。他在古老街巷溜达,去清水寺与二条城访古,在金阁寺的池边坐上半天,仰望金色的究竟顶而发呆,听僧人幽幽地吹奏已在中国绝迹的唐朝尺八……
开学在即,秦北洋带着九色上路,唐刀伪装成一把长柄伞。海女与小木以及欧阳思聪的两个孩子,依然留在大阪的寺院中生活。
京都第三高等学校,秦北洋要学习日语、物理、化和-图-书学,还有德语和英语两门外语。
受到教授的鼓励,秦北洋越加胆大妄为:“科学的真理,是被人类一步步发现出来的。‘灵魂机械体’同样如此,尽管现在离经叛道,但在一百年后,或许将成为科学的正道。”
山本教授的面色沉静,秦北洋颇为紧张,是说了大逆不道的话?要被学校批评处分了?
“对不起,教授先生。”秦北洋这才深鞠躬,舌头打颤说,“自然界很多物质可储存信息,而不仅是磁性。我理解,所谓‘灵魂机械体’,就是自带某种意识的电磁信号。这种被称为‘灵魂’的意识,嫁接自某个人或动物,并在机械体内长久存在,甚至成为其本身的意识。”
“死人的灵魂——我要说第二个概念:电磁场。人的生存空间,充满各种电磁波。人脑,就是一个精巧的电化学器官,生物电信号在脑细胞间传递。某些强大的电磁场,会影响到人脑的信号,产生恐惧等情绪,甚至鬼魂幻觉,这一点已为科学证实。我们能否反向来推论?假设人脑的电磁波,反过来影响了外部世界的电磁场?比如说,人死以后,大脑本身功能消失了,但其释放过传递过的和图书电磁波未必永久消失,可能通过某种特殊途径传递下去。”
他穿上黑色立领的学生制服,戴上帽檐有白线的制帽,脚蹬木屐,面对镜子,好不适应。
灵魂机械体
他想起在清朝皇陵地宫,跟随父亲学习“制兽九宫”。第五宫“种魂”,就是把光绪帝生前心爱之物,埋入镇墓兽心脏位置。带有类似“灵魂”的电磁波,永久储存在镇墓兽体内,让原本没有生命的钢铁与石头,成为有灵魂的活物,以至千年万载。
“我所理解的‘灵魂’,并非民俗学的鬼魂或幽灵,而是两个科学概念:第一,大脑神经细胞,就是神经元突触之间的信息传递。在座的每一位同学,你们脑中都在进行这样的活动,有人称为灵魂,有人称为意识。”
这一日,京都大学物理系的山本教授来第三高等学校讲课。这位机械专业的大学者在欧美也有声望,习惯穿和服,自称战国武田家名将山本勘助后代。
“我是中国人。”
大阪的夏日即将逝去,秦北洋收到京都第三高等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兴奋之余,他才感到囊中羞涩。郁文回名古屋读书去了。自己在寺院做工匠赚的钱,远不够支付未来的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