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六十五章 北洋与光的流浪

小女孩一脸委屈:“但警察真是来抓我的,如果你被他们抓到,一定会倒霉的。”
正月初三,经过大阪与神户,到了濑户内海边的姬路。光拉着秦北洋直奔姬路城。这座巍峨的城池,有白色外墙与无数飞鸟般的屋顶,又名“白鹭城”。
“我不想说。”
吉野山的这座古坟,尚未考证出墓主人。不过在大阪府的堺市,至今保存仁德天皇的古坟,据说是全世界体积最大的陵墓,比中国的秦始皇陵还要大呢。
有人用中国话叫他名字,定睛一看,黄昏暮色之间,竟然是齐远山的面孔。
他用手指头沾水,在桌上写下自己姓名。
两人折向南行,经长崎、熊本到鹿儿岛,寻访西乡隆盛故居之后,坐上东去的轮船。
光说完大笑起来,她忘了自己就是小孩子。
“你在骗小孩子吧?”
“不会的,我和九色会保护你的。”
“我想去米国!”
光也在看着她,好像看到几年后的自己。
雪,又下了。
左手牵着光,右手牵着九色,秦北洋冲出这间妖怪博物馆,告别了河童、姑获鸟、大天狗、九尾狐、酒吞童子。
秦北洋用汉语念出卓文君的诗,送给在地下相会的安倍晴明与千年童女。
“那你打我吧。”
土井晚翠的《星落秋风五丈原》!
“你的父亲是谁?”
这是秦北洋的命令,和-图-书也是他们求生的唯一机会。
“祁山风劲肃秋酣,暗淡阵云五丈原。零露漙兮纹彩密,固是草枯骢马肥。蜀军旗帜黯无光,鼓角之声今寂微。可怜丞相病危笃!渭水清流深未成,无情幽咽作秋声。关山入夜风抽泣,鸿雁暗中迷路际。威严军令若风霜,固守诸营垣外墙。可怜丞相病危笃……”
不知哪根脑筋搭错,秦北洋哼起最后一段:“呜呼五丈原秋厉,夜半风狂寒露泣。银汉清兮星宿高,尽蒙一色为神秘。天地微茫光亮时,触生无量感怀思,请观无限渊前立……在草庐兮为卧龙,纵横四海龙飞旷。悠悠千载今犹是,赫赫英名诸葛亮!”
小女孩任性地说,秦北洋却大笑起来,日本人把美国叫做“米国”、德国叫做“独逸”、俄国叫做“露西亚”……
小女孩拉着他的衣角说:“你说的中国话真好听!可惜我听不懂,什么意思?”
秦北洋心头暗叫:冤家!
她俏皮地微笑:“哥哥,我们去火车站好吗?”
“以诶!”
“不知道。”
渡海到了九州,经过用甲午战争赔款兴建的八幡制铁所,直到福冈,古时的博多,光摸摸口袋说:“我的钱花光了。”
“对不起,哥哥,我骗了你。”
日渐黄昏,到了奈良南方,以春日樱花而闻名的吉野山。秦北洋看到hetushu.com一座石头堆积的平台,酷似中国北方山野的陵墓坟冢,规模极为庞大,四周土地上布满陶土残迹。
秦北洋听到许多男子的唱歌声,远看是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唱的却是——
她说了个“不”,来到福冈的海岸边。隆冬时节,沙滩上布满松树,古石垒边有“蒙古冢”,元朝大军登陆日本的古战场。天际线苍茫,望不到大海对岸。九州已是日本最西边,难道要渡海去朝鲜或中国吗?
他知道,她不会怨恨他的。
妖怪的心脏,流出蓝色的血,渐渐弥漫整个房间。老婆婆的脸孔,竟然一下子变得年轻,头发变得乌黑,倒在榻榻米的篾席上,宛如散开一朵黑色罂粟。原本捆绑秦北洋与光的藤蔓,自动脱落断裂。
“秦始皇的秦,北方的北,海洋的洋——你有个很好听的名字。”
他带着小女孩与九色,买了两张去姬路的车票。坐上车,女孩靠在他肩头呼呼大睡,沉入黑漆漆的雪夜……
“你在说谎!你家不是开妓院的,你的背景不简单。”
古坟时代,上接弥生,下至飞鸟,相当于中国的魏晋南北朝。大和王朝统一了日本列岛,奈良县是古代的大和国,神武天皇登基之地,大和民族的发源地。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秦北洋刚到京都第三高等学校,就跟和图书着学长们学会了这首歌。长诗以汉诗训读写成,围绕诸葛亮病殁五丈原,梅花间竹穿插三顾茅庐、火烧赤壁、白帝托孤、七擒孟获等故事,赞扬孔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让他在日本乃至整个东亚,成为神一般的存在。
“传说宫本武藏少年时,曾被关在姬路城天守阁的楼顶,闭关修炼三年,阅尽中国与日本的书籍,成就一代剑侠。”
“我真蠢,总是被女人欺骗!你的第一句话就是假的,叫我背你下山也是假的,看到警察逃跑也是假的!”
秦北洋只能编故事,这是中国的一种神犬,可连续多日不吃东西,依靠呼吸露水存活。
“你读书还不错嘛。”
秦北洋一声令下,九色吐出琉璃火球,将这只美艳动人的妖怪,瞬间烧成灰烬……
她打开贴身口袋,还有厚厚一叠钞票。当时日元币值高,秦北洋提醒:“那么多钱,不要被别人看到!你一个小姑娘,太危险了。”
难怪啊,意志坚定如安倍晴明大人,也无法消灭这只千年妖怪。他们必然相爱过吧,但阴阳师是人,是人终难免一死。而妖怪,则将慢慢老去,老得再也直不起腰,老得红颜化作灰烬,只为那一人守墓,独自度过九百年的尘埃。这是生不如死。
“我不会,我发誓。”
“你要去哪里?”
他们在海上环绕了西日本,早春和_图_书二月,在和歌山登陆,游历纪伊半岛,参拜高野山。
大名鼎鼎的吉野古坟。
一块儿吃了京都拉面,光打着饱嗝说:“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光摇头晃脑地说:“因为那是追悼逝者的哀伤歌,我想到自己也快要被妖怪吃掉了啊。”
九百年来,大阴阳师能容许妖怪博物馆,一直开在自己身后,大概也是对不能终成眷属的妖怪恋人,最后一点点情义吧。
“帮她解脱吧!”
“秦北洋。”
秦北洋仰望天守阁之巅,想起自己年幼时,被禁闭在光绪帝地宫,只能借着烛火阅尽天下文章,跟宫本武藏同样的经历。人家是一代剑侠,自己又是什么?
但,让人目瞪口呆的是,齐远山竟头戴红黄相间的大盖帽,背着三八式步枪,穿着卡其布的日本军装!
“我不是让你省着点花钱吗?”
坐山阳线西行,每到一地,光就买新衣服,去最好的酒楼食肆。到了下关,上春帆楼吃河豚,欣赏关门海峡的无敌美景。秦北洋冒死吃完河豚,才知这里是《马关条约》谈判地,立刻吐得一塌糊涂。
“十年前,我救过一个女孩,她也叫我哥哥。可她欺骗和背叛了我。你也会那样吗?”
秦北洋抱着九色,心想这世上没有比镇墓兽更值得信赖的伙伴了。
到了京都的商店街,光挑了一件白色长袖水手服,小黑裙子http://m.hetushu•com,像夏季的女生制服。秦北洋说你会着凉的,她又买了羊毛斗篷披上,不伦不类。这姑娘在妓院长大,也就不奇怪了。
光蹲下来看着九色的琉璃色眼睛:“我说,你的这个九色,到底什么东西啊?刚才妖怪老婆婆说,它是镇……镇墓兽?”
到了奈良,两人一兽,在唐招提寺看到鉴真和尚干漆夹苎造像,又到了东大寺,全世界现存最大的木构建筑,供奉着铜铸的卢舍那大佛。一群梅花鹿过来,把光簇拥中间。她甚至能叫出几头鹿的名字。九色喜欢鹿,把头凑到梅花鹿的鼻子前。镇墓兽与鹿的友情倒是新鲜,也许是麒麟有鹿相的缘故。
经过安倍晴明的墓碑前,再次鞠躬合掌,九色已变回大狗。
“秦北洋?”
“哎!等等我啊?”
“那我走了,你自己保重。”秦北洋没走几步,光已哭得梨花带雨,一抽一抽发抖,他终究狠不下心,回头帮她擦拭鼻涕,“你要我走吗?”
女孩把脸颊贴过去让他打,秦北洋却厌恶地带着九色离开。
九百年的妖怪,终于恢复青春——十六七岁少女模样,浅笑倩兮,美目盼兮,来自两千多年前的秦朝,徐福的三千童男童女之一,惊艳到无法描述,浑身透着令人窒息的光。
“以后慢慢教你吧,对了,你小小年纪,怎会唱平安时代的和歌?又偏偏是这一首……关于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