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七十三章 长生不死之死

于是,他重新打开漆木盒子,掏出一粒赤色仙丹,塞到自己口中。
女孩的歌声婉转如流水叮咚,回荡在徐福地宫的穹窿之间,秦北洋有些费劲地听懂了意思——
徐福时代的童男童女,哪怕是日本人的祖先,也听不懂现代日语,却能感知这首歌里的某种气息。秦北洋示意所有人安静,他对光有信心。
他的血是黑色的,几乎喷了小木一脸,让他惊恐地大声尖叫,从而撒开双手。
在场所有人中,唯有光是如此安静,低声吟诵幸若舞《敦盛》,也是织田信长在奇袭桶狭间前的唱过的句子。
鹤与龟滑了一跤
秦代青铜剑,依然插在徐福的胸口。这位追求长生不死,向往目睹大同世界的老方士,似乎不相信自己竟会这样死去?死得如此窝囊而不堪,死在如此无名小辈手中?
かごめかごめ
果然,童男童女镇墓兽也为这首童谣而沉醉,竟然暂时忘却了墓主人已魂飞魄散。也许过了两千多年,这尊镇墓兽的功能退化良多,就像老人记忆力严重衰退,时常忘记自www.hetushu.com己为何而存在?只剩童心未泯。
齐远山自称齐国后裔,兴冲冲地上去摸了把桃花,才发现是假的!
秦北洋、光、羽田大树、齐远山,包括小镇墓兽九色,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石棺上的小木。
籠の中の鳥は いついつ出やる
幼麒麟镇墓兽九色,冲到秦北洋身前,就要与这童男童女镇墓兽,决一死战。
秦北洋制止了九色的战斗企图。
大伙儿看到小木的背影一晃而过,他的瘦小身体已消失在裂缝中。这狡猾的家伙,刚才躲入暗处,观察镇墓兽的动向,趁机找到逃跑路径。
她(她)爬到石棺旁边,见到守护了两千年的墓主人徐福,已经化为枯骨与灰烬,不仅嚎啕大哭,同时目露凶光。
夜明けの晩に
羽田大树明白,这是日本妇孺皆知的游戏童谣,从室町时代流传至今。要有一个小孩扮鬼,蹲下来蒙着眼睛,其他孩子围着“鬼”唱这首歌。如果扮鬼的小孩猜出背后的是谁,被猜中的就要接替他扮鬼。日本人把夭http://www•hetushu•com折在子宫的胎儿称为“水子”,转世前会一直躲在亲人背后,就是“婴灵”。这个童谣的气氛诡异,听了让人后背发凉,据说是从宗教祭祀仪式而来。光唱这首童谣,几乎是把自己扮作婴灵。
“人間五十年、下天のうちを比ぶれば、夢幻の如くなり!”
“KAPPA!”
小木的头皮发麻,看着石棺里的残骸,仍然屹立不倒的青铜剑,心想连活了两千年的徐福都被他杀了,天下间,还有谁人值得惧怕呢?
齐远山抓起一把秦朝铁戈,就要上去跟小木拼命,没想到这把戈的长柄,正好撞到沉睡中的童男童女镇墓兽头上。
“不行!为了活下去,我们要吃长生不老之药!”
笼中的鸟儿何时能出来
“不!”
这个二十出头的小盗墓贼,刚刚做了两千年来,谁都没有完成的两桩大事——杀死徐福,服用长生不老仙丹。
童女睁开眼睛,放射出绿色的光。
火辣辣的滋味,又像是放了花椒,整个口腔与舌头都发麻了。他不敢用牙齿和*图*书咀嚼,直接活囵吞枣地咽下肚子。
鲜血,两千多年前的鲜血,从徐福的胸口喷涌而出,这把为他陪葬的青铜剑,径直刺破了他的心脏。
纵然千年不朽,终难免死于血光,长生不死之死。
秦北洋的眼睛都要瞎了!四周亮起火光,照得如同白昼。这里有大片阡陌田野,春风中摇曳的桃花,瀑布从山坡上流下,济水浩浩荡荡穿过,真想上去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他看到一大片水域,琅琊台凭风而立,背后分明就是崂山,更远处还有高耸入云的泰山。还有座硕大的城池,依稀有摩肩擦踵的人影,这不是齐国的都城临淄吗?头顶甚至有日月星辰,二十八星宿,北斗七星,同时放射光辉……
真的是长生不老仙丹吗?鬼知道呢!也许是,也许不是,也许反而是致命的毒药?
後ろの正面だあれ
秦北洋若有所悟,搂着小女孩的肩膀说:“别说是五十年,两千年又奈若何?”
皮肤与肌肉分离,变成一片片的羽毛,随着黑血升上半空,内脏和大脑迅速萎缩,如同尘埃和_图_书灰飞烟灭,只剩下一把朽烂的枯骨!
“笼目歌?”
豁然开朗。
小木在哪里?秦北洋挥舞环首唐刀,还要找他算账呢。
秦北洋走到光的身边,憋着山东口音对童男童女说:“阿弟,阿妹,出路何在?”
整个齐鲁“桃花源”的一切都是假的,严格来说都是冥器,只是做得气势宏大,俨然以假乱真。所有人都被震惊,小木张开嘴流下口水。羽田大树下跪磕头,他的祖先就是这些童男童女的一员。
“停!”
鶴と亀と滑った
这是孔子与孟子、管仲与鲍叔牙、孙武与孙膑的故乡,徐福的三千童男童女,在遥远的日本列岛,思念这片海滨故土,便在徐福的地宫深处,修建了一座地下的齐鲁世界,陪伴在棺椁中长生不老的墓主人。
因为,光冲上来了。十二岁的小姑娘,对着童男童女嫣然一笑,竟然开始唱歌——
背后面的那个人是谁?
他(她)居然听懂了,童男童女镇墓兽,向地宫另一头而去,角落里藏着一道极隐蔽的裂缝。
电光火石之间,秦北洋与羽田大树再要阻拦hetushu•com已来不及了。
须臾间,童女转身变成了童男。这尊古老的童男童女镇墓兽,原已被秦北洋唱诵的《诗经·齐风》的“东方大妞”催眠了,却再度被人间的侵扰惊醒。它不断转变两副面孔,忽而悲伤,忽而欢快,忽而凝思……
如果加上在白鹿原大墓的棺椁里,小木与唐朝小皇子的千年一吻,命运交错之间,他已办了三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儿!
至于那该死的盗墓贼小木,竟已脚底抹油,怀揣长生不老之药的漆木盒子,不晓得逃到哪里去了?
在黎明的黑夜里
突然,水里冒出个黑乎乎的小东西,像四五岁的男孩,皮肤一忽儿黑,一忽儿蓝,又一忽儿赤,原来跟随环境与光线而变换颜色。小孩长着一张奇怪的脸,浑身都有鳞片,头发犹如杂草,头顶有个碟子,手指间还有蹼……
秦北洋招呼所有人赶上,跟随童男童女镇墓兽,穿过地宫尽头的裂缝,就像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话音未落,徐福两千年的身体已瞬间腐烂……
笼女笼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