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三章 沙皇

当老秦彻底修复了镇墓兽,他几乎成了半个俄国人。他跟一个白俄小寡妇共同生活,学会了简单的俄语。这个精通各种工匠手艺,不酗酒的中国男人,特别受俄国女人们欢迎。
“因为这块石头?”同行的沃尔夫男爵,注视藏在老秦背包里的灵石,“我在德国读书时,收集过各种天然矿物质,某些对人体伤害极大——叫做放射性。”
第一宫,发愿奏表。无奈沙皇不懂中文,老秦就省了自己撰文,由沃尔夫男爵用拉丁文、俄文各写一张表文烧了。
第二宫,设计镇墓兽。秦海关绞尽脑汁,最后沃尔夫提供了思路——双头鹰,这个图案来自古老的拜占庭帝国,土耳其人攻占君士坦丁堡之后,拜占庭公主逃亡莫斯科,从此双头鹰成为俄罗斯的国徽,一只头朝向欧洲,一只头朝向亚洲,代表欧亚大陆的统一。在沃尔夫的帮助下,老秦迅速画出了图纸,双头鹰镇墓兽已跃然纸上。
带着灵石返回乌拉尔http://m.hetushu.com山,沃尔夫男爵一路同行,照顾老秦的饮食起居。路过西伯利亚的暗夜森林,四处响起饥饿的狼嚎,他握着猎枪说:“秦,你知道吗?我的德国姓氏,原意就是狼。”
秦海关在俄国的主要工作,就是十角七头镇墓兽。这是一项艰巨而困难的工作,好在他得到高尔察克的全力支持,获得了协约国送来的机器设备,白俄最好的工程师——弗兰茨·冯·沃尔夫男爵的支持。这位有着德国姓氏的年轻贵族,修复了原本由霍尔施泰因博士设计的内燃机等动力系统。
原来,附近有帝俄时代废弃的矿坑,像被陨石撞击过的漏斗。他们往地下挖了上百米,才掘出一大块冒着热气的黑色石头,像锈迹斑斑凹凸不平的青铜。
踏着累累白骨,白军终告打开叶卡捷琳堡的缺口,攻占了这座以女皇叶卡捷琳娜一世命名的乌拉尔地区最大城市。
老秦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是一百公www•hetushu•com斤俄国临时政府滥发的纸币吧?
在这漫长的过程中,十角七头曾经两次失控,杀死大量白俄士兵,冲入西伯利亚的莽莽丛林。每次都是秦海关出面,像主人召唤宠物,用北方话与唐朝话加上叽里咕噜的胡人语言——都是他在睡梦中跟着十角七头与安禄山学会的,才将这头庞然大物呼唤回身边。
没有任何活人敢于抵抗十角七头镇墓兽——来自曲阳田庄唐朝大墓,安禄山地宫的杀人机器。白俄的随军牧师也划着十字架说“愿这样的撒旦永远沉入地狱。”
罗曼诺夫王朝,统治俄国三百年,多灾多难的家族,疾病、暗杀、早夭、精神病……尼古拉二世,他被自己的民众视为暴君。萨拉热窝事件后,他为斯拉夫兄弟塞尔维亚撑腰,向亲表哥德皇威廉二世宣战。大战让俄国牺牲了数百万人,最终换来皇室的末日。
第三宫,选材。这年头任何材料都能找到,除了灵石。秦海关走遍了乌拉http://www.hetushu.com尔山,又坐着狗拉雪橇穿越西伯利亚,沿着鄂毕河到北冰洋岸边,看到从冰面上走过的北极熊,突然感应到了灵石的气场和温度。
“不,比这更糟糕!但别担心,我不会传染给你的。让我快要死去的原因,在镇墓兽的身上。”
但海军上将的目标不是叶卡捷琳堡,而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
“是啊,现在俄国的贵族啊,要么逃亡国外,要么家破人亡。秦,你在中国还有家人吗?”
秦海关。
一百公斤黄金,足够在北京城里买下整个恭王府,甚至半个紫禁城!
“可你一点都不像。”
“不,确实是黄金!沙俄帝国的黄金储备,控制在海军上将的手里。”沃尔夫苦笑道,“我想,这是他快要灭亡前的疯狂吧!”
点穴成功,他们挖了一口深井,放入末代沙皇生前的念珠,便是万年吉壤的金井。高尔察克派来一批工兵,大量的工程机械,勒令在三个月内完工。过去在中国是不可www•hetushu.com想象的,造一座墓少说也得三五年,甚至十多年也不为奇。但使机器就难说了。好在俄国人没啥讲究,只要坚固皮实就行,简单粗暴地灌注钢筋混凝土,墓室门是厚达几十厘米的钢板,要比中国陵墓的石门牢靠得多,几小时就能安装完成。
“我有个儿子,唯一的亲人,一年多没见过他了。我很想他。要不是鄂木斯克离中国太遥远,我的身体又太糟糕,早就逃回去找他了。”
在冰天雪地的乌拉尔山,秦海关与沃尔夫背着猎枪走了数日,找到一条龙脉。有一处地气特别旺盛,长着几棵参天的大松树。风水点穴之术,对全世界山川同样有效。所谓龙脉,只是一个汉语词汇,绝不仅限于中国。
他们发现了沙皇全家的骸骨……
一年半前,南苑兵工厂遭到奉系军阀洗劫。白俄雇佣军驾驶装甲列车,带走了兵工厂首席机械师秦海关,以及遭到严重损坏的十角七头镇墓兽。
沃尔夫男爵接到命令——为沙皇建造一座秘密陵墓http://www•hetushu•com,加上一尊镇墓兽,海军上将承诺向秦海关支付一百公斤黄金作为报酬。
“你有肺结核?”男爵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还是西班牙流感?”
守在沙皇全家的骸骨前,秦海关考虑了三天三夜……他决定接受这个任务,按照中国皇帝的规格与墓匠族的技艺,为末代沙皇营造一座陵墓。
秦海关开始“制兽九宫”——这将是此生做的最后一尊镇墓兽,可能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尊镇墓兽。
秦海关说着便剧烈咳嗽起来,手帕堵住嘴巴,已咳出大团鲜血。
1918年,十五万人的白俄军,自西伯利亚向俄罗斯腹地进军,目标是莫斯科与彼得格勒。在叶卡捷琳堡,战事陷入胶着,白军阵营出现一头怪物——七个奇形怪状的脑袋,总共十个尖角,每个角上都挂着一个王冠,每个头上都刻着无法破译的符号。怪物的七个头里藏着加特林机关枪,身体里竟有法国的速射炮。它发出不计其数的子弹与炮弹,像死神的镰刀扫过麦田,收割成百上千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