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八章 透视

另一尊是十角七头,它所遭受的损毁更为严重。卡尔·霍尔施泰因已完成改造图纸。秦北洋匆匆扫了一眼,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立体线条,一个全新的十角七头镇墓兽,犹如复活的安禄山,爬出地宫的野兽,跃然于自己心中。
“九色的内部存在着活体组织!”霍尔施泰因博士从惊恐变得眉飞色舞,给出了初步结论,“它是一只存活在青铜外壳内部的神秘动物。”
大家退后到小房间外,九色战战兢兢来到X光机前。霍尔施泰因博士接通电流,整个房间发出怪响。秦北洋感觉心脏被揪了一下,不晓得是射线力量太强?还是自己太过敏感?
“X射线除了医用,还用于工业探伤。据说在卢浮宫博物馆,考古学家给古埃及的木乃伊拍摄X光片,了解木乃伊内部结构。镇墓兽并非生命体,X射线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并不信仰上帝的霍尔施泰因博士,忍不住叫喊了神的名讳。X光片影像中的九色内部,并没有镇墓兽常见的各种齿轮与机关,而像个真正的动物,拥有数十支肋骨、一对肺叶、一个胃囊,弯弯曲和*图*书曲的肠道,还有长长的脊椎骨……
博士连续给九色拍了九张片子,从各种角度与各种局部,不漏过任何细节,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套镇墓兽的X光片。
X光片里还有性器官,明显尚未发育成熟,证明它是一头幼兽,相当于十一二岁的男孩。
“德国物理学家伦琴?”
这个问题让沃尔夫男爵思量许久:“从西伯利亚来巴黎的路上,经过金角湾的岬角,我眺望圣索菲亚的煌煌圆顶,犹如矗立在山丘上的巨大坟冢。海湾停泊着英法军舰,正如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土耳其是‘欧亚病夫’,它与中国的唯一差别,是在刚结束的大战中,你们是战胜国,而他们是战败国。至于战败的代价,就是国土被肢解,民族要灭亡。”
“可你们究竟算战胜国还是战败国?”
“那你的答案是……”
“上帝啊!”
早上,秦氏父子见到了沃尔夫男爵。这个长着日耳曼人面孔的白俄贵族,昨天隔着密室的通风口对话,看到真人才跟想象中大不相同。
“又称X射线。”博士用字正腔圆的德语和*图*书回答,“X射线是电子在能量相差悬殊的能级之间跃迁产生的粒子流,波长介于紫外线和γ射线之间的电磁波,由伦琴首先发现,可以透过许多物质,包括人体、木材甚至钢铁,还能使照相底片感光。”
“你竟把它当作木乃伊干尸?”
老秦发现在九色的咽喉,X光片照出一个点火装置——杀人于无形的琉璃火球,就是从这里喷射出来的。
“所以说,九色既是一个活着的动物,也是一尊镇墓兽。因为它既有生命体的心脏,同时也有提供千年动力的灵石。”
博士制定了修复方案。秦北洋用德语说出一些机械术语,准确判断零部件的问题。在京都第三高等学校,他常去图书馆借阅专业书。霍尔施泰因颇为称赞,说这次任务完成后,会写信推荐他去德国大学的机械系深造。秦北洋心想你扯淡吧,霍尔施泰因博士早在欧洲身败名裂,推荐信有个屁用。
不过,他们决定抢先修复四翼天使镇墓兽,显然法国人更看重会在天上飞的。
不久,秦北洋看到了工厂里的两尊镇墓兽。
秦北洋看着九色的双眼和*图*书——打开这尊幼麒麟镇墓兽的秘密,说不定也能打开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的秘密!
走进一个封闭的房间,有台巨大的机器,接通极强的电流。博士让九色走到机器前,它警觉地躲到主人身后。秦北洋忙问这是什么东西?霍尔施泰因回答:“伦琴射线。”
“承您吉言!”
“对,它是个公的。”秦北洋的嘴唇皮在发抖,“九色是活生生的兽?”
这不是工匠制造出来的,而是天然的生命体!
秦北洋嗟叹一声:“但中国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呢?要是日本得到青岛,恐怕我们也是败得彻彻底底。”
从没见过这样的生物,一个心脏大,一个心脏小,并排存于胸腔位置。
“这是……”
“不说这些了!”男爵掏出钱包里的照片:“这是我的妻子和孩子,她叫卡佳,孩子叫康斯坦丁,他们没能跟我一起逃出彼得格勒,现在下落不明。”
他指了指最后一张X光片——这头镇墓兽拥有两个心脏!
“还有它的鹿角,平时藏在脑袋里面,多半也是真正的生命体,才能收放自如,战斗时变得比整个镇墓兽都大和-图-书。”
“你想通过X射线观测九色的内部结构?”秦北洋搂着九色的赤色鬃毛,“我听说,X射线对人体有危害,除非有确实的疾病,否则不宜多照。”
他对着九色的耳朵说悄悄话:“君莫怕!你我生死与共!”
“北洋,我也想知道,你的九色究竟是怎样的镇墓兽?”这回连老秦都站到博士一边,“为何它与其他所有镇墓兽都不同?你看看,无论十角七头还是四翼天使,都必须经过我们的机械化改造。但你的九色,可以自动恢复成地宫里的状态。”
“男爵先生,我相信他们还活着。”
“它也种有墓主人的魂魄,还有镇墓兽的人造外壳,以及一部分人工器官。”
一尊是四翼天使,昨天刚从卢浮宫被秦北洋俘获归来。尽管油箱被击中发生殉爆,但主体结构完好。只要镇墓兽的心脏还在,无论形体如何改变,就会永远存活在世上——《秦氏墓匠鉴》的金科玉律。
秦北洋将九色带出来,仔细查看它有没有不适。除了略微紧张,看来一切如常。霍尔施泰因将X光片挂到九个灯箱上,如同医生查看病人的内脏般和图书观察。秦北洋与父亲把脑袋凑过来,九色也好奇地想要看看自己身体内部长啥样?
弗兰茨·冯·沃尔夫向秦北洋千恩万谢,两人用德语聊开了。自诩为海军上将高尔察克的代表,他说起遥远的俄国——如果不能参加巴黎和会,取得协约国的支持,海军上将恐怕必败无疑。
“翅膀!”
照片里的女人很漂亮,虽是黑白,但从颜色深浅看得出金发。她抱着个三四岁的男孩,穿着小小的水手服,一看就是贵族之家。
老秦给出了世袭皇家工匠的权威答案。
秦海关却看出来:“大的那个心脏,从表面褶皱的形状来看,就是镇墓兽的灵石。”
还是秦北洋眼尖,发现在第七张X光片里,自上而下俯拍九色的后背,发现在脊椎骨的两侧,靠近脖颈的位置,生出两片层层折叠的阴影。
博士回头看着九色,啧啧惊叹:“这是一个奇迹!”
民国八年,1919年5月5日。
“俄罗斯败了!败得彻彻底底!”
“等一等,你们看,这里是什么?”
这头幼兽瞪着双眼,无法拒绝主人的命令。
一公里外,凡尔赛军事堡垒,镇墓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