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十二章 飞越凡尔赛

因为油箱起火,飞机在荒野中爆炸了。秦北洋和安娜倒在草丛中,看着凡尔赛的天空彻底黑暗,升起一轮硕大的月亮。
没有“太阳”了。
“只要有我老秦在,博士就不会杀害你。”秦海关又看了一眼九色,“保护好你的主人吧!我不能抛下十角七头,我要继续完成对它的修复。”
四翼天使。
操纵飞机的朱塞佩·卡普罗尼,目瞪口呆地看着侧方向,几乎并驾齐驱的四翼天使。副驾驶座舱里的钱科,兴奋地对镇墓兽挥手。四翼天使认出了这个中国少年,同样点了点兽头。
他再一回头,惊觉九色的眼球开始暗淡,才发觉它的腹部炸开一道口子,至少有碗口大小。流弹穿透了镇墓兽的身体,又从后背飞了出去,某种粘稠的液体,如同血浆滚滚而出……
“这是借口!你不走,我也不走。”
狭窄座舱里,秦北洋拼命扭动身体,徒劳地双手捂住九色的伤口,根本不能阻止流“血”。高射炮不同于机关枪,炮弹口径超过20毫米,可以轻易击穿普通装甲,更别说一千二百年前的镇墓兽。
“爹,我们分别了两年,我不想再让hetushu.com你颠沛流离了。”
他与安娜挤在机头的座舱,手里还抓着男爵的外套。他发现口袋里有个钱包,藏着一张照片——沃尔夫漂亮的妻子以及穿着水手服的小儿子。秦北洋将照片塞到自己怀里,发誓要找到这个女人,帮助沃尔夫完成心愿。
秦北洋坚毅地摇头,绝不撒手。沃尔夫的外套仍在秦北洋手中,整个人却已坠入地面,粉身碎骨。
这是一次几乎完美的迫降,尽管飞机本身接近解体,却没有一个人受伤。大家纷纷跳下飞机,秦北洋抱着受伤的九色,钱科和卡普罗尼过来帮忙,意大利人问这是什么狗?秦北洋听不懂法语,此时已泪如雨下。
安娜抱紧了秦北洋,两人挤在飞机头部座舱,加上鬃毛被吹得炸起的九色,再无半点空间。他与她只能脸贴着脸,耳鬓厮磨。
飞机迅速找到一片荒野,但是天色越加昏暗,附近还有一栋建筑。安娜在前头仔细观望,才发现那是中国代表团的驻地吕特蒂旅馆。
朱塞佩·卡普罗尼在驾驶舱里做出手势,告诉大家必须就近迫降,否则机毁人亡。
十分钟后,秦和图书北洋与九色已飞到天上,沃尔夫却死在了地面。
一架双翼飞机,一尊四翼天使,载着一个意大利美男子,三个中国的少男少女,还有一头幼麒麟镇墓兽,正欲冲向自由的天空……
片刻之前,九色被铁丝网兜高高吊起,四面亮着“人造小太阳”的碘钨灯,让这头镇墓兽失去了反抗能力。博士抓起一把电锯,想要切开九色的身体,见识存活了一千两百年的“灵魂机械体”。当电锯接近九色的胸腹,幼麒麟镇墓兽张开兽嘴,发出惊心动魄的吼声。
仰望冲向云霄的卡普罗尼CA30飞机,以及伴随飞行的四翼天使镇墓兽,卡尔·霍尔施泰因博士微微叹息:“我想,我要开始相信上帝了。”
“快走!”老秦固执地转过脸去,用俄语对沃尔夫男爵说:“我们一路从西伯利亚走到这里,你也不要留下来送死,别忘了你的老婆孩子。”
卡普罗尼飞上数百米高空,向地面吐了口唾沫:“讨厌死这些法国人了!他们欺骗我们意大利人走上战场,制造了数不清的寡妇。现在战争胜利了,他们大块地吃肉,却连一块骨头都不给意大m.hetushu•com利,逼得我们差点退出了巴黎和会。”
意大利人已别无选择,他用尽全力和钱科一同操纵飞机,缓缓降落在野草疯长的荒野。起落架撞击同时就爆胎了,机身倾斜导致右侧机翼粉碎,蜷缩在机头的欧阳安娜,眼看要撞到地上,她在心中默念《圣经》,紧紧抓着秦北洋的手,等待最后的归宿。终于,卡普罗尼让机头抬起,机尾接触到了地面,从而让机身断裂成了两截。
霍尔施泰因博士忽然意识到,九色发出的是鹿鸣。小时候在瑞士的乡间,他听到过长着大角的公鹿叫声,雄浑粗犷甚至有些刺耳。不过,眼前这头幼兽,却是刺耳的尖叫!尚未性成熟的小公鹿,第一次发出绵延不绝的叫声……博士感到耳膜剧痛,两行鲜血从耳孔里流出,他扔下了手中的电锯,倒地抱头翻滚。九色的尖叫越来越高亢,极高频率的音波向四周传递,整个工厂都在颤抖,所有的灯泡都爆炸了,直到四面“人造小太阳”碎裂熄灭!
冲天而起的飞机上,沃尔夫快要死了。
九色吐出了致命的火球。
霍尔施泰因逃出工厂大门同时,琉璃火球也http://www.hetushu•com击穿厚厚的墙壁,冲入隔壁的弹药库……
趁着凡尔赛基地的爆炸与混乱,这头唐朝景教的镇墓兽,同样飞出生天。
“博士,我留下来,帮助你改造镇墓兽,请你放过我的儿子吧。”
爆炸发生的同时,秦北洋从地下密室惊醒,迷药的功效迅速消退,头顶的盖板已被九色破坏。他带着父亲爬出去,沃尔夫男爵也跑到他们身边。
秦北洋想起了张勋复辟时期,他们从北京监狱逃亡之时,老秦把逃生的机会留给了儿子。
突然,地面飞来一枚高射炮的流弹,重重地撞入卡普罗尼CA30的机头。欧阳安娜尖叫的同时,秦北洋感到身边一阵灼热,飞机开始往下滑翔。
他的头发与眉毛都被烧掉大半,身上衣服被烧成了布片,浑身都是焦黑的烧伤疤痕。
正要冲出熊熊火海,秦海关却对儿子说:“北洋!你们走吧,我留下来。”
琉璃火球在工厂里飘荡,大肆破坏所有的机器设备,它烧死了无数的工程师,让他们在惨叫声中化为灰烬。虽然,火球烧掉了铁丝网兜与电锯,却无法烧穿博士的防火服,让他侥幸捡回一条性命。
“九色!”
hetushu.com伴同高飞的四翼天使,凑近不断下降的卡普罗尼双翼飞机,伸出兽头查看九色伤情,兽眼里露出镇墓兽的同病相怜——它可是被无情地破坏过很多次的。
秦北洋把头伸出去,看着沃尔夫男爵的尸体,烈焰熊熊的军事基地,横飞的弹雨火舌。
满头白发的秦海关,虚弱地站在霍尔施泰因身边,他已无法独自站立,只能被两个法国士兵搀扶着。
沃尔夫向秦海关告别,拽着秦北洋冲出工厂。九色变回大狗,在他们身边奔跑。弹药库已烈焰冲天,整个工厂都被点着了。
谁都没听到过九色的叫声,秦北洋认为这头来自唐朝的小镇墓兽,只能发出类似蝙蝠的超高或超低频率的声波,那是人类的耳朵无法感知到的。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对于镇墓兽来说,等于回到了地宫之中。虽说被吊在铁丝网兜里,九色依然开始变身。它的头顶长出雪白鹿角,浑身白毛变作青铜鳞甲,琉璃色眼球发出暗绿色光芒。
凡尔赛的夕阳下,飞机跑道上冲来一架大型双翼飞机,他看到了欧阳安娜……
忽然,秦北洋感到背后飞来个黑乎乎的东西,像硕大无朋的老鹰,却扑着四扇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