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十六章 行刺

日本控制朝鲜十几年,凡是受过教育的朝鲜青年,基本都能听懂日语。秦田三郎伸出两根手指,抵住刺客的喉咙,如同两根削尖的筷子,随时能刺穿对方脖子。
外交官就是这样,谈判桌上唇枪舌战,私下里却保持着礼貌。寒暄过后,牧野伸显先向顾维钧表达了敬意,赞美了这位年轻而有才华的对手。
西园寺公望,年逾七旬的秃头老者,操着一口流利的法语。他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经历过明治维新与两次世界大战的政治家。京都的公卿贵族中,西园寺家是仅次于“五摄家”的“九清华”之一。他四岁被封为天皇侍从,八岁为右近卫少将。明治天皇登基时,十八岁的西园寺公望已是朝廷重臣,参加“王政复古”等重大决策,戊辰战争中亲临过鸟羽伏见之战,而后留学法国十年。
“主权不是被用来做交易的。”
顾维钧虽年轻,但也见惯了美国总统,不会被大人物轻易震慑:“阁下,恕晚辈直言,日本军部势力猖狂,您也面临诸多压力。如果青岛落入日本之手,势必与四万万中国人为敌。贵国已占了台湾与旅顺口,再得到山东,恐怕还会得寸进尺,未来中日必有一战!这势必让军部坐大,控制日本酿hetushu.com成更大灾祸,不仅对中国也对整个亚洲,包括日本自身。如果青岛归还中国,两国友好相处,不但可抑制军人气焰,还能守护贵国的君主立宪制度,让坂上之云继续飘扬。”
眼看刺杀无望,刺客一把揪住小女孩,用枪顶着太阳穴,将“光”劫持为人质。
小郡王抽出腰间的左轮手枪,小心地钻到门外。正好有人从楼梯滚落,露出一张死不瞑目的面孔,眉心有个弹孔,汨汨地喷射鲜血。
西园寺公望抚摸着小女孩“光”的头发说:“为了孩子们,顾先生,我完全赞同您的说法。可政治是复杂的,不以任何个人意志为转移,政治是集体意志。而政客们的眼光没有这么远,人们总是贪恋于眼前所能得到的食物!我老了,还是把谈判交给你们年轻人吧。”
一句日式英语飘来,不到三十岁的日本男人,同样捏着左轮枪。虽然身着西装与皮鞋,但他的体格强壮,小平头发型,刚毅的脸庞与眼神,都不像通常所见的外交官。
铁打的人也忍不住,刺客口喷鲜血,嘟囔一声:“阿西八!”
凡尔赛,日本代表团驻地。
肋骨折断的刺客,抬起满是血污的面孔,翻着青光闪闪的和图书白眼,发出骇人的笑,嘴里嘟囔出日本话:“那个女孩……她……死定了……你们都会死的!”
欧阳安娜皱起眉头,看着眼前的这道光,又像一团柔和的花蕊。
“果然是朝鲜人!”
一群法国警察冲进地下室,面色威严的沙维尔警长,看到地上被折磨致死的尸体,愤怒地挥出重拳,砸破了秦田三郎的鼻梁。
这刺客开枪打死了三名外交官,还重伤了两人。他被拽入地下室,日本人必须抓紧时间审问,赶在法国警察抵达之前。
“尊敬的西园寺殿下,牧野男爵,我个人也非常尊敬你们二位,但也请允许我表达愤怒——山东是中国的领土,中国作为世界大战的战胜国,理应收回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巴黎和会的决定,既不公平,也不公正,更不公义!”
“顾先生,我非常理解您的想法。但在这个世界,不是依靠想法就能解决问题的。”
顾维钧打断了牧野的算账,茶室里的气氛格外尴尬,名叫“光”的小姑娘忙着添茶。
牧野感觉被老人家甩锅了:“顾先生,虽然您在谈判桌上,几次让我颜面扫地,但我仍要说,中国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对两国都有好处。虽然失去山东部分权益,但中国仍然享有和图书主权。其他方面所得将远远大于损失,日本政府可以提供包括贷款、军火……”
“畜生不如的东西!听着,我是大日本帝国陆军中尉,秦田三郎。”
突然间,茶室的窗户碎裂,有人径直闯入,举枪对准西园寺公望。单眼皮的东亚人,看年纪不过二十来岁,正要开枪射击的刹那,安娜将茶杯砸向刺客的脑袋。
刺客还是个年轻的东亚人,右臂流着鲜血,脸上被抽了几个耳光,硬气地一声不吭。日本人正要用暴力手段对待他,却被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阻止,他用英语说:“如果他是中国人,请不要虐待他,中国代表团希望也参与审讯。”
“我尊重你们的决定,但巴黎和会做出的决定,同样不容更改。”
茶杯里有滚烫的茶水,刺客怪叫着踉跄两下。日本小姑娘“光”,掀起烧开的茶壶泼向刺客,让他疼得在地上打滚儿。牧野伸显趁机保护西园寺公望退出茶室。
刺客说出一连串朝鲜话,秦田三郎听出几个脏字儿。他猛踹朝鲜人的脸,踢断鼻梁,还想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才发现不对劲,刺客嘴角流出大量的血,全身痉挛。秦田用力掐着对方人中,呼吸脉搏全没了,他还想做人工呼吸,却掰不开嘴巴,http://www.hetushu.com用军刀撬开刺客紧闭的牙关,一大截舌头像某种动物内脏掉了出来。
不过,楼上还有一个刺客,枪战已经结束。小郡王开枪击中刺客的胳膊,当场将他擒获。
老爷子抓起桌上一块茶点,便是“眼前所能得到的食物”,转身离开茶室,只剩下代表团副团长牧野伸显男爵与小女孩“光”。
顾维钧用法语阐述观点,安娜低头记录,将来都要进入外交部的秘密档案。
这时候,日本代表团的正副团长,西园寺公望与牧野伸显来到茶室坐下。嵯峨侯爵退到外边,小女孩“光”继续坐着伺候大家。
“我不觉得他是中国人。”
“我来。”
旅馆里已乱作一团,牧野伸显将西园寺公望接入茶室,走廊正在枪战,已有数人中弹倒下。顾维钧和安娜也沉不住了,他担心刺客会不会来自中国?一旦出现中国刺客杀死西园寺公望的情况,中国代表团的全部努力就将付诸东流。
刺客死了,经受不住酷刑,为了保守秘密,嚼舌自尽。
此人是个空手道高手,凶狠地揍了刺客几拳,用膝盖撞击对方胸膛,小郡王几乎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
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尖叫声。牧野男爵大喊“西园寺阁下”冲出房间。顾维钧也要www•hetushu.com跟出去,安娜拽住他:“危险!不要去!”
在一旁默默观察的欧阳安娜心想,这道光并不能照亮中日之间的黑夜。
这番话,恰好说到西园寺公望的心坎上!这位三朝元老,大正民主守护者,早被军部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年初春,在奈良县吉野古坟,战国名将盔甲实验事故,陆军中尉秦田三郎身受重伤,最近才痊愈出医院。凡尔赛传回消息——巴黎刺客横行,日本代表团团长,西园寺公望不信任军部,点名要秦田三郎负责安全。原来,幕末与明治初年,暗杀层出不出,秦田三郎的祖父是西园寺家臣,保护过年轻的西园寺公望。秦田三郎紧急启程,取道苏伊士运河来到巴黎。
又有两个日本人冲下来,保护年迈的西园寺公望。其中一人手里也有枪,回头向楼上射击。有人袭击了日本代表团,行刺目标就是首席代表西园寺公望。
正当顾维钧与牧野伸显剑拔弩张,头顶传来一记清脆的枪声。
十二岁的女孩蹬腿反抗,刺客抓着她退出窗户。欧阳安娜胆子很大,冒险追赶想把“光”救回来。被烫伤的刺客,抱着小女孩跳入花园,逃入树丛中不见了。嵯峨侯爵跌跌撞撞奔来,大声呼唤女儿,却已追之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