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二十章 拯救光

不晓得走了多久,天亮了吗?地势逐渐升高,似已离开巴黎市区。他依然没变方向,直勾勾朝一条大路而去。光已在他背上睡着了,完全信任,毫无防备。
巴黎,下水道。
“他是刺客。”
光挡着眼睛,拍打他的肩膀:“哥哥!我们活下来了!”
即便如此,秦北洋还是横着唐刀,摆出一副必死的表情。纵然他不懂阿拉伯语,对方不懂中国话,但愤怒与绝望,却是人类共通的语言。
“一天没吃饭,肚子饿了,就这样。”
秦北洋又是一番咳嗽,气息奄奄地回答:“巴黎圣母院!”
秦北洋小心翼翼地背着光,与阿拉伯刺客擦肩而过之时,日本小女孩却在肩上说:“哥哥,你可以用英语问问他是谁吗?我想知道。”
Who are you?
秦北洋心想跟我去哪里呢?去巴黎圣母院的塔楼吗?他断然拒绝了光,一声不吭地离开,消失无踪。
这时候,他们走到了地势最www.hetushu.com低之处,头顶响起汹涌的流水声。秦北洋判断正在地下穿越塞纳河。无数个岔路口,他选择笔直通行,只走最大最正的那条道儿,一旦在蜘蛛网般的下水道走错迷路,便是死路一条。
“别管我!”
Assassins
光问起九色,秦北洋回答:“它病了!”
光醒了,揉着眼睛在他的背上说:“欧尼酱,他是谁?就像一千零一夜里的强盗。”
光刚跑出去几步,回头抱着他:“哥哥,我不想回去了,我想跟你走。”
阿拉伯人的眼神表示看懂了,他也掏出袖中的大马士革弯刀,在自己这边的墙上刻划几个字母——
凡尔赛宫近在咫尺。早已天亮,秦北洋避开巡逻的士兵,来到日本代表团驻地外,指着旅馆上的太阳旗说:“光,你快回去,找你的父亲!”
他有来了力气,冲出荒烟蔓草遮蔽的出口,看到凡尔赛的太阳。
忽然,眼前开出一m.hetushu.com道光,照射到了秦北洋肩上的光。
还是去找九色吧——他离开旅馆,正好有辆马车经过,露出一张熟面孔。原来是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年少时比试过摔跤的贵公子,热情地把他拽上马车,问他要去哪里?
按照维克多·雨果的说法: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
光走了几步又跌倒,毕竟是小女孩没力气。秦北洋把她背在自己肩头,尽管他也是虚弱不堪,只能屏着一口气走下去。
其实,秦北洋也想要知道。
“你唯一需要知道的是——现在巴黎很危险,你最好跟你父亲回日本去。”
巴黎和会期间,全世界的政要都聚集于此,看到任何种族都不为过。
光再次搀扶虚弱的秦北洋,坐在下水道喘息片刻,灯火照亮小女孩的脸庞,反而关心她说:“你没受伤吧?他们没欺负你吧?”
“哥哥,这次我可不是装的。对了,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阿拉伯人的袖子管和*图*书里藏着一把弯刀,雪白的锋刃露出半截,并且在灯光下残留血迹。
秦北洋点了点她的鼻子,想起初见光的情景,也是这样背着她,踏雪走下京都岚山。现在背着她走在巴黎的下水道,似乎永无尽头,走到两个人都饿死为止。
背着光继续走,快要跪地虚脱的秦北洋一抬头,便看到下水道出口的光。
他停下来,却不好意思开口说英文,因为他在日本学的英文啊,只有日本人才能听懂。于是,他用唐刀在下水道的墙壁上,刻画出一行英文——
乌黑的络腮胡子,鹰隼般的双眼,高挺细直的鼻梁,还有两边薄薄的嘴唇……像是来自中东的阿拉伯人?
“我没事!哥哥,你生重病了吗?”
光当然听不懂刚才秦北洋与阿幽他们的中文对话。
“只要你在这里,我也要在这里。哥哥,我做梦都没想到还会再遇到你。”光在他的耳边吹气如兰,“我很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在东京的日子,每和*图*书天都在哭……爸爸才把我带来巴黎,让我看看欧洲人的生活,每天给西园寺殿下沏茶,让我暂时忘却烦恼。”
九色又不在,如果他俩交手,秦北洋与光,必死于非命。
秦北洋还在哄她,光却强行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哎呀,好烫!”
秦北洋遽然明了,眼前这个阿拉伯刺客,刚刚执行完杀人的任务,想要通过巴黎下水道逃离现场。这个人的身手了得,长袍之内恐怕还有别的武器。而秦北洋背上有个小女孩,这是绝对不能放开的,他自己的身体也越发虚弱,早已没有了冲锋陷阵的力气。
她穿着白裙子,头戴遮阳帽,正挽着顾维钧公使的胳膊散步,用法语和英语开着玩笑。那个男人漂亮,高贵,学富五车,留美博士,无数姑娘的梦中人。秦北洋呢?一个高中没毕业的工匠,被四处抓捕的特级通缉犯,还是个垂死之人。
他刚想要冲上去,却看到那盏光在移动,原来是地道中的马灯,被一hetushu•com个人影提在手上。他抽出背后的唐刀,慢慢地靠近过去。他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全身裹着黑色袍子,头上裹缠厚厚的白布,一直拖到脸颊的大胡子上。
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也许是对方姓名?阿拉伯刺客匆匆离去,没入巴黎下水道深处。
忽然,对方让开了一条道儿,想必是不想两败俱伤,即便彼此看清了对方的脸。
旅馆门口,警察发现了光。刚过去的这一夜,所有人都认为她必死无疑,朝鲜刺客将一命抵一命。嵯峨侯爵抱起女儿亲吻,掌上明珠,失而复得。但对于她被关在何处?刺客们的具体相貌,光却表示一无所知。
“欧尼酱!”
普天下的刺客,都有某种相似的眼神,刀子般的锐利,就算偶尔瞪你一眼,也会让你的脸上流血!
他像猎鹰盯着猎物一样盯着秦北洋和光。
同时,秦北洋蹒跚来到中国代表团。他躲藏在树丛中,看到了欧阳安娜。
他重新站起来,背后插着唐刀,拽着光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