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二十二章 卢浮宫

最后,他俩来到卢浮宫的库房门口,被两名保安拦截。安娜出示了中国驻法国公使馆的公函,请求面见大汉学家伯希和。
秦北洋勉强听懂了,在京都的第三高等学校读书时,他常在图书馆借阅物理书。
“北洋,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干嘛?”
他指着古埃及与美索不达米亚藏馆,用流利的北京话说:“人类公认最古老的文明,起源于尼罗河与两河流域,影响了克里特岛的米诺斯文明,希腊半岛的迈锡尼文明,然后是荷马史诗的年代,欧洲迎来了古希腊与古罗马,但文明从何处起源?如何起源?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他们转向仓库的另一边,注视卢浮宫的新藏品,一尊撒旦般的怪物。
欧阳安娜替秦北洋掩饰,李隆盛也不戳穿他们把戏,反而帮衬说:“伯希和先生,今日我有事告辞,过几日再来拜访,帮助您让十角七头镇墓兽恢复原貌。”
安娜说了一句离经叛道的话,她可是星座塔罗算命的达人。
秦北洋突然插嘴:“你们能检测镇墓兽的灵魂吗?”
此言一出,安娜与李隆盛也围过来,反问他:“你怎么看出来的?”
秦北洋退入塞纳河边的桥洞下,单腿跪在李隆盛面前:“我有一尊镇墓兽,它已身受重伤,危若累卵,请你救它!”
“那要看文物的损毁程度。”
九色正在慢慢变冷,它真的会“死”吗?
李隆盛也赞叹道:“十角七头,多么伟大的唐代杰作。”
接着是胜利女神雕像,仿佛从天而降于爱琴海的船头,衣袂飘飘,纹路清晰。这尊无头雕像,同样丢失胳膊,背后却有一对雄健的翅膀羽翼——秦北洋自然联想起四翼天使镇墓兽。
秦北洋已在巴黎圣母院的塔楼上隐居了一个月。
卢浮宫。
“我在圆明园废墟住过。海晏堂前的水池两边,原有十二生肖兽首铜像——子鼠、寅虎、辰龙、午马、和_图_书申猴、戌狗、丑牛、卯兔、巳蛇、未羊、酉鸡、亥猪……如今只剩十二个无头铜像,原本的兽首都已不翼而飞。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切下十二生肖铜兽首,分赃掠夺到欧洲,至今下落不明。”秦北洋围绕着铜羊首一圈,“原来未羊就藏在卢浮宫博物馆啊。”
“镇墓兽的灵魂?”
一个月前,伯希和刚从法国驻华公使馆武官次官的任上回国,退出陆军军官现役,当选为法国金石铭文与文艺学院院士。
进入文艺复兴长廊,见到卢浮宫的灵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欧阳安娜在上海读书时,就听说过这幅旷世杰作,看到真迹才发现那么小,高不过七十公分,油画中的女士仿佛躲在画框里看着她。蒙娜丽莎是谁?某位优雅的意大利贵妇人?卑微的灰姑娘侍女?抑或画家恋爱着的某个男人?安娜恳请上帝的饶恕。画像中的女人恬静端坐,晕黄的光线洒在皮肤,像被涂抹一层油脂,似乎多看一眼都是种亵渎……
他怯生生地退到安娜身后:“对不起,我听说所有‘灵魂机械体’都有灵魂。”
秦北洋俯瞰古巴比伦的汉谟拉比法典:“伯希和先生,您认为研究镇墓兽就可以解开人类起源之谜?”
“你是谁?”
卢浮宫博物馆的尘埃里,伯希和看着化装后的秦北洋。
“谈何容易!我在欧洲多年,大英博物馆里有不少这种宝贝。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这些都属于战利品。要是可以还给中国的话,香港、澳门,还有台湾早就还回去了。”
制造镇墓兽免不了接触各种金属,秦北洋对铜器也如数家珍。再看这红铜色泽深沉,内蕴精光,又恐怕含有合金,因而毫无锈蚀之痕迹,工艺颇为精细写实,褶皱与绒毛都清晰可辨,突出的羊角与羊耳朵惟妙惟肖。
“你好,秦北洋。”
这尊镇墓兽已完成第二轮机械和-图-书化改造,后背多了一块装甲凸起,像个王八壳子,可以容纳一人藏身其中——正如骑士之于战马,飞行员之于战斗机。这必是霍尔施泰因博士的杰作,还有老父秦海关的一臂之力。
两人手挽着手进入卢浮宫,就像一对新婚夫妇。穿过一道道楼梯,一扇扇宫门,一个个拐角,就像打开一页页历史,一幅幅油画,一尊尊雕像……
“我知道这位小皇子,唐玄宗李隆基的同父异母弟弟,而我是李隆基的直系后裔。”李隆盛踱了几步,搀扶起秦北洋,“带我去看看。”
“你还对‘灵魂机械体’有研究?”
这间仓库异常高大,分成许多块不同区域,分别摆放着古埃及、古希腊罗马、中世纪以及近代的文物与艺术品,而这一块主要是来自东亚的文物。秦北洋发现了不少唐三彩,宋钧窑,明青花还有清朝的珐琅彩,更有古老的商周青铜器,汉画像石,南北朝佛像……
“伯希和先生,他只是个中国代表团的小外交官。”
欧阳安娜拍拍脑门:“对啊,我应该请陆总长提出抗议,要求法国政府将圆明园流失文物归还中国。”
李隆盛接着说:“碳14透过宇宙射线撞击空气中的氮14原子得出,半衰期长达5730年。生命体死后停止呼吸,碳14开始减少,检测古物中的碳14含量,就能估算大概的年代。”
十九岁的少女,提着裙子飞奔而去,在回廊的阴影下与他相拥。
走入仓库,法国大汉学家一见到安娜,就要热烈拥抱,却被她羞涩地闪身躲过。
原来,李隆盛是伯希和邀请来卢浮宫博物馆的。
伯希和,西方世界最伟大的汉学家,敦煌遗书的发现者与盗窃者,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赞美这件文物。
※※※
可惜的是,它已被人为破坏,遭到所谓的机械化改造,变得不伦不类,丑陋不堪……
“包括上古www.hetushu.com神话时代的一系列谜团。有的考古学家会把镇墓兽与古埃及木乃伊联系在一起研究。”法国人走到李隆盛跟前,“李博士,请介绍一下剑桥大学最新发明的检测年代的技术吧。”
“你没事吧?”
“木乃伊最适合使用碳14来检测。这项技术刚发明,还要慢慢完善。我们剑桥大学理论物理学的实验室,正在研究把考古学与物理学结合起来。伯希和先生,您若需要,我可以用物理学的方法,帮您修复这尊镇墓兽。或者说,把它恢复到刚出土时的状态。”
李隆盛的眼睛甚为毒辣,一眼辨认出贴着小胡子的秦北洋,便礼帽地伸出手来。秦北洋下意识地握手,又自惭形秽地抽回手来,低声说:“你也来看镇墓兽啊。”
英俊潇洒的剑桥博士,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穿着白色西装,打着绯色领带,身材高挑修长,艺术品般的面孔,风姿绰约。这位剑桥大学物理系博士,首届世界智力大赛冠军,数周前与第二批中国外交代表团同船抵达法国。
“墓主人是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唐睿宗李旦第六子,终南郡王李隆麒。”
其实,秦北洋早已虚弱不堪,只是强撑着伪装出一副身强体健的样子。
小郡王走到他俩身后,学洋人耸耸肩膀,艳羡着说:“我不在你们之间插蜡烛了。”
安娜瞪了他一眼:“别看我,对我来说这就是天书。”
秦北洋来到卢浮宫大门口。一个月前,他就是在这里制服了四翼天使镇墓兽,又与欧阳安娜分别,跟着霍尔施泰因博士去了凡尔赛机场。为了避免被人认出,他沾上小胡子,戴着礼帽,从洗衣店偷了件旧西装,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岁。
每夜有数十个石头精灵小怪兽,以及两只镇墓兽陪伴他。秦北洋心急如焚,用了各种方法修补九色的伤口,找来铝板、生铁,甚至不锈钢,但只能http://m.hetushu.com让它不再流“血”。
欧阳安娜,尽管眼前尽是熙熙攘攘的游客,她却第一眼就认出了秦北洋。
欧阳安娜训斥他,秦北洋却把另一个膝盖也跪下了,泪水在眼眶打转:“我已用尽所有方法,都不能减轻九色的伤势,更不可能找霍尔施泰因博士自投罗网。只有你能帮助我了。”
三人走出卢浮宫博物馆,秦北洋突然说:“李先生,你真能用物理学的方法检测与修复文物?”
大汉学家伯希和两眼放光:“非常欢迎。”
大汉学家伯希和冷眼旁观,不想搅和进去。他循着梯子走到顶层,可以透过玻璃,俯瞰整个卢浮宫的藏品。
“九色?它真是镇墓兽?”
去年在北京房山大墓,伯希和匆匆见过秦北洋一面,当然认不出化装后的他。安娜谎称他也是中国代表团的同僚。
恰好卢浮宫与巴黎圣母院近在咫尺,安娜与秦北洋约定在此相会。
“这……不是圆明园的十二生肖铜兽首吗?”
这一日,中国代表团得到法国政府的通知,根据克列孟梭总理的命令,十角七头镇墓兽已被送入卢浮宫博物馆保存。顾维钧派遣欧阳安娜代表中国政府去卢浮宫,即便不能带回十角七头,至少要验明正身,确认此物是镇墓兽,而非张冠李戴的冒牌货。
1204年,这座伟大宫殿由菲利普·奥古斯特二世始建。太阳王路易十四在这里登基,修建正方形庭院,收集整个欧洲的艺术品。法国大革命,在卢浮宫庭院造起第一个断头台,成为面对公众的博物馆,至今已承载七百年的无尽荣耀……
他们先看到古埃及文物,从木乃伊到神庙中的雕塑。然后是“汉漠拉比法典”,这块刻在石柱上的楔形文字法典。接着是古希腊与罗马艺术,米洛斯的维纳斯,酥胸半裸,春衫滑落,残缺了双臂。秦北洋又瞥了眼安娜,竟不好意思地红了脸颊。欧阳安娜用拳头捶他http://www.hetushu.com胸口:“非礼勿视!”
秦北洋挡在安娜面前,却看到伯希和身后的中国青年,短暂恍惚过后,念出一个名字:“李隆盛?”
忽然,秦北洋发现了一个铜羊头。
“我想到唐朝壁画里的女子。”秦北洋凑近安娜耳边,“神似的眼神。”
“我倒是觉得十二个裸女更好,最好对应十二星座。比如这些天是双子座,就应该由一对双胞胎裸女铜像喷水。”
他理了理头发,转头看着安娜说:“同位素,具有相同原子序数的同一化学元素的两种或多种原子之一,在元素周期表上占有同一位置,化学行为几乎相同,但原子量或质量数不同,其质谱行为、放射性转变和物理性质也不同。”
欧阳安娜转身看着他,瞪大琉璃色眼眸:“像我吗?”
剑桥博士李隆盛补充一句:“十二生肖铜兽首,我也有所耳闻,据说是乾隆皇帝命令郎世宁设计。原本要设计成欧洲式样的裸女喷泉,但被乾隆认定违背了中国伦理道德,于是变成了十二生肖。”
“十角七头镇墓兽。”
“但只能检测曾经的生命体吗?比如古埃及木乃伊?”
“别瞎扯了。”秦北洋捡起铜羊首边上的一把清朝腰刀,“我猜这一大堆文物宝贝,都是英法联军从圆明园抢劫来的赃物。”
说罢他转身离去,前往塞纳河边的艳阳下,沾花惹草,搭讪法国妹子去了。
青春美丽又熟谙法语的中国少女,焉能不让他殷勤相待?安娜能到外交部做翻译实习生,也得益于伯希和所写的推荐信。
卢浮宫。
他看到一辆马车停下,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率先下车,绅士般的扶着一位姑娘下车。
说罢,她咯咯笑起来,拽着秦北洋穿过意大利文艺复兴长廊,一路看过达·芬奇的《岩间圣母》、拉斐尔的《花园中的圣母》、米开朗琪罗的《奴隶》……
“略知一二。”
“安娜,我很好。”
李隆盛打破了他们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