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二十五章 毒墓

对于剑桥大学物理学博士,这就是ABC的常识。钱科与卡普罗尼也完全理解,只有安娜听起来略微头疼,她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人要吃饭才能活下来,吃饱喝足才能活奔乱跳,这就是能量守恒定律。九色不吃饭不喝水,我们不能指望它吸收天地之灵气,那么它的能源又从何而来?”
朱塞佩·卡普罗尼卷起袖子管,打开一间硕大的仓库。这里停着一架小型飞机,还有两台大功率的柴油发电机,一台高压蒸汽轮机。原材料也不少,有适合做飞机的钢铁、铝材还有航空木板,齿轮之类的小零部件,则装了满满几箱子。
这张面孔在对秦北洋微笑……
强烈头晕的秦北洋,骤然察觉到了问题所在:“泥土!这块地以前是做什么的?”
钱科拽了拽安娜的衣角:“卡普罗尼说的有道理,你看九色的目光,跟以前很不一样,就像一头狼。”
“没那么简单!”李隆盛给每个人发了口罩,大家都像防范瘟疫一样,“我们要相信科学,九色很可能没有死,它既然不是普通的生命体,能在唐朝古墓里存活一千二百年,那么它的生存和死亡的定义也是特别的。”
“绝不可以!”秦北洋斩钉截铁地阻止了李隆盛,“想都不准想。”
四翼天使受到九色hetushu.com的传染,这些腐臭气味的墓穴土,竟成了镇墓兽的美味佳肴。就像两条狗在争夺生肉,九色与四翼天使彼此厮打起来,为了挤占同一块污水坑。
“原本,我想是百分之一,现在有百分之二。”
钱科好奇地问:“可灵石到底是什么物质?”
“还吸血鬼德古拉呢!”
“欧洲和北美都有过这样的传说。主人心爱的动物死后,把它们埋葬入由巫术控制的公墓。半夜以后,动物就会复活,自动跑回你的家门口。不过,那已不是你真正的宠物了。而是带有邪魔的灵魂,会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灾祸。”
朱塞佩·卡普罗尼在她耳边讲述这样的鬼故事,安娜当场反手抽了他一耳光:“你这是用来吓唬女孩子趁机揩油的段子。”
“这不是风水宝地,而是毒地!”秦北洋发现了真相,“九色正好埋葬在这片有毒的土地中,以毒攻毒让它复活了?”
李隆盛点头说:“这些很好,但还不够,明天一早,我去购买一批实验室和外科手术的器具,要对这里做大的改造,还要一台X光仪。”
秦北洋并不忌讳九色有毒,搂着它的赤色鬃毛说:“无论它还是不是真正的九色?但现在,我们必须要修复它了。”
秦北洋大声训http://m.hetushu.com斥九色和四翼天使,用了唐朝的长安音,类似敦煌经变的中古口语。虽然,这两尊镇墓兽还是贪恋美食,就像捧着冰激凌的小孩子,却还是在家长的斥责中退回来了。
它有四条纤细的腿,毛茸茸的粗壮身体,最后有一根尾巴,仿佛一头刚出生的小鹿。皮毛呈现复杂的颜色,身上有旋涡状的星星点点,就像梵·高的油画《星空》,煞是好看。
“镇墓兽为守护古墓地宫而生。九色以外的其他镇墓兽,比如四翼天使,必须经过机械化改造,增加一套能源系统,内燃机或柴油发电机……但这些能源迟早也会枯竭,依赖于人们给它不断输送燃料,不会平白无故产生。”李隆盛顺着安娜的话说下去,“大胆假设——埋在坟墓中假死的九色,受到有毒化学物质的渗透。而你们所说的灵石,变成一个化学反应器皿,就像人类肝脏处理新陈代谢与排毒。镇墓兽却把毒素转化为源源不断的能量。足以杀死成千上万人的有毒物质,激活了已经休眠的灵石,让镇墓兽仿佛回到黑夜或地宫。”
欧阳安娜又喷了一句。
带着口罩的李隆盛猜测:“也许,九色的身体就是一座化学反应的设备,能将有毒物质转化为能量、空气与水。”
九色的http://m.hetushu.com体内藏着一头奇形怪状的兽——乍看更像是一个人形物体。
这时候,僵尸九色却带着秦北洋向森林深处而去,深一脚,浅一脚,那腔调跟过去截然不同。石头墓碑上仍然写着“大唐终南郡王府录事参军九色之墓”。它把脑袋伸入墓穴,雪白鹿角变成铁铲,挖掘更深的泥土,呈现诡异的深蓝色,散发的气味让人几乎晕倒。
“森林外边有座大型化工厂,生产有毒化学产品。战争期间,还生产过芥子毒气等生化武器。”朱塞佩·卡普罗尼拍了拍脑袋,“化工厂在这里填埋废弃物,导致整片农场受到污染,再也无法种植庄稼,才成了不毛之地。”
次日一早,这里被改造成了实验室与手术室。每个人都换了衣服,全身沐浴消毒,以免感染到宝贵的千年生命体。
“把它送进车间,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巴黎北部的森林深处,荒芜的农场凌晨,化身为幼麒麟镇墓兽的九色,仿佛重伤死亡后复活的僵尸,蹒跚着回到亲人面前。
这头古怪的神兽小鹿,还有一张酷似人类婴儿的脸!
“假死?”安娜豁然开朗,想起最初与九色的相遇,“很有可能,就像它变成一尊镇墓兽的雕像,跟僵尸木乃伊同样是凝固的,不过有着金属外壳。”
意大利http://m•hetushu•com的空战英雄茫然地捂着腮部,喃喃自语:“可怕的中国姑娘!”
秦北洋做出解答:“镇墓兽的心脏——灵石。”
不再是对表面的弹孔修修补补了,而是要像外科手术那样,打开九色的身体。秦北洋先让它保持安静,依然是头长鹿角身披鳞甲的原始状态,暂时进入休眠,就像做了全身麻醉。他亲自动手卸下几块外壳,白昼般的无影灯下,看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情景……
九色大口吞食墓穴下的泥土,就像饥饿了几天的野兽,饥肠辘辘地大快朵颐。短短一两分钟,它变成一头麒麟外形的饕餮怪物,大量泥土被吃入肚子,墓穴变深了几尺,充满恶臭的地下水都能看到了。
“一个系统的总能量的改变,只能等于传入或者传出该系统的能量的多少。总能量为系统的机械能、热能及除热能以外的任何内能形式的总和。”秦北洋想起在京都第三高等学校的所学,“孤立系统的总能量保持不变!”
“够了,九色已经回来了,不管它会不会沾上另一种灵魂,不能再让它吃这些有毒物质了。”有时候,女人比男人更理性,欧阳安娜扯着秦北洋说,“凡事都要讲究一个度,看来这些化学毒物对于镇墓兽来说,就是难以抗拒的美食,就像瘾君子面对鸦片烟那样。”
欧阳安http://www.hetushu.com娜喷出一个漂亮的小舌颤音。
李隆盛大胆地靠近九色和四翼天使,注视这两头大口吞吃有毒化学物质的镇墓兽,低声说:“热力学第一定律:能量守恒定律,energy conservation law。无论宇宙万物,在一个封闭孤立的系统内,总能量保持不变。”
“不知道,除非我们摘出某个镇墓兽的心脏,让我带回剑桥大学物理系的实验室。”
“宠物公墓?”
“你有多少修复成功的把握?”
“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总能量保持不变。能量守恒定律,乃是自然界普遍的基本定律。”
原本停在屋顶上的四翼天使镇墓兽,暗夜里扑扇两对翅膀,呼啸着掠过头顶,挤到九色身边,一同吞噬墓穴深处的泥土。
“它从不吃饮水与进食的!”安娜看着九色狼吞虎咽的样子,自己都感到饿了,捂着鼻子说,“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假的九色?”
九色回到小木屋前,嘴里喷着臭气,肚子鼓鼓囊囊,简直一座移动的剧毒化工厂。秦北洋打开手电,弯腰凝视镇墓兽腹部的伤口,却没发现黑臭物质,只有九色原本的体液与“鲜血”。它开始放屁,从肛门位置喷出恶臭,并且淋漓着“尿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