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三十五章 断头王后

墓穴安静了,骷髅与骨骸们,要么退回到墙壁复归原位,要么坠地朽烂。
狮鹫挥舞翅膀,竟在墓穴飞了起来。虽然天花板不够高,但它也能凌空腾跃,居高临下摘取刺客的人头。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正在沉睡,肌肤胜雪,容颜依旧,栩栩如生,竟无任何腐烂的迹象!唯有满头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但是秦北洋有一种感觉,狮鹫并未看到他,纯粹只是做着重复性的机械动作。并不像其他镇墓兽那样随机应变。果然,这尊路易十六的镇墓兽再度飞起,向着地面俯冲而来,似乎要毁灭所有活人。
刺客们的主人,十六岁的阿幽,认出了秦北洋的脸。
不出所料,石棺里是一口铅棺。但是未被焊死,只有一把精巧的大锁。国王生前酷爱锁具,足以加入工匠联盟,这种爱好也延续到了断头台。
砍下皇帝的头呢!
所有人直勾勾地凝视秦北洋。阿幽将阿海与老爹等人拦住,不让他们靠近秦北洋。
答案就在两具石棺跟前,响起格格格的齿轮转动声……
秦北洋剧烈咳嗽,将安禄山的唐刀插还到背后,回到两具棺材跟前。他对国王与王后说了一声“Je suisdésolée.”这是法语中的正式道歉。
三十多岁的贵妇人,体貌具有日耳曼人特征。她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之女,七岁时遇到六岁的莫扎特。小天才一本正经地说“我将来要娶你为妻!”。后来和图书小公主成为法国王后,凡尔赛宫举行盛大婚礼,全欧洲的女人羡慕她是风华绝代的时尚引领者。有人编段子——当法国人民吃不上面包,王后天真地说:那他们干嘛不吃蛋糕?这些段子让她走上断头台。她踩到刽子手的脚,竟还说“对不起,您知道,我不是故意的。”然后从容赴死。
对面的骷髅头张开嘴巴,咬住刺客们的脖子。幸好齐远山帮忙,打断了好几根骨头,才将秦北洋从墙边拉出来。
全世界的刺客们血流成河,这就是所谓的“刺客考验”?
秦北洋与齐远山东躲西藏,还要保护小女孩芳子。他感觉这是一场阴谋,针对绝大多数刺客的阴谋,或者说是一次刺客内部的大清洗。要么排除异己,要么淘汰弱者,要么是对墓主人的活人献祭!
一瞬间,他改变了主意,将唐刀反手抽回,挡格住了镇墓兽的这一击。
警长殉职同时,秦北洋感觉机会到了。在刺客与镇墓兽与骨骸大乱斗的一锅粥里,他就能趁乱亲手杀死阿海,为十年前的天津德租界灭门案复仇!
大锁被粗暴地砸开,铅棺内冲出一阵烟尘。刺客们掩住口鼻,再用灯光往里照,就跟盗墓贼一样娴熟。
狮鹫镇墓兽把刺客们逼到墙壁边缘,有些人身轻如燕辗转腾挪,甚至跳到布满骷髅头的天花板上。当秦北洋也背靠一堆骨骸,忽然有根棍子勒住他的咽喉。他开始猛烈地挣扎,接着越来http://www•hetushu.com越多的棍子纠缠上来,还有几双枯瘦的手指头。低头一看,全是死人骨头。
狮鹫镇墓兽,睁开一双鹰眼,钢铁鹰嘴滴着血,撕开一名刺客的胸膛。它的两扇翅膀挥舞,鹰爪和狮腿奔跑起来,攻击墓穴里的每个活人。
合上断头王后的棺盖时,秦北洋有一种错觉——玛丽·安托瓦内特睁开了眼睛。
不知怎么,耳边又萦绕起这句话?他们为何打开棺材?暴露国王与王后的尸身?仅仅为欣赏断头王后的不腐之身?
只有盖上棺材,让国王与王后重新安睡,保王党骷髅才不会再攻击他们。
无数骷髅头环绕下,狮鹫镇墓兽眼皮底下,法国无政府无主义者,撬开了断头国王路易十六的石棺。
秦北洋想起了唐朝小皇子,棺椁不知流落何方的终南郡王李隆麒。
断头王后。
刺客们打开王后的棺材,先是石棺,再是铅棺。听到棺材盖崩开的刹那,秦北洋莫名心疼。棺材里升起一团白烟,喧闹的人们立时安静。
断头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嘴角奇异地微笑,秦北洋飞身越过她的棺材,环首唐刀滚滚发烫,自带千钧力道,躲过狮鹫的鹰爪,正好劈中镇墓兽的面门。
最后,他抱起路易十七小王子心脏的酒精瓶子,放在唇边轻轻一吻。
尚未腐烂的尸身,脖子与身体之间,挂着一道黑色项链,点缀着线条状的珍珠宝石……
他把唐刀藏在身后,http://www.hetushu•com悄然从侧面靠近阿海,靠近他有刀疤的那一边脸颊。当他出刀指向阿海的后颈,刀锋距离颈动脉只剩半尺之遥,迎面飞来一只锋利的鹰爪。
但他没有发现灵石。
镇墓兽在杀人,保王党的骨骸在杀人,整座底下墓穴都在杀人……
很可惜,他们只看到一堆朽烂的骨头,零散分布在铅棺中,没有传说中的防腐措施。石雕上的王冠都没有,也找不到随葬品。唯一能证明墓主人身份的是——没有头骨。
它不是一尊雕像,而是具有杀人能力的机器。当刺客们撬开墓主人的棺材,亵渎了国王与王后的遗体,等于触发了镇墓兽的机关。在它眼中,闯入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盗墓贼。
仿佛全身被魔鬼包围,坠入烈焰翻腾的地狱,秦北洋先感到手上猛然一颤,接着是势如破竹的兴奋,肾上腺素与热血都喷涌头顶。
狮鹫镇墓兽却没有,归根结底,它还是一尊“伪镇墓兽”。它并不具备中国陵墓里镇墓兽的威力,因为没有墓主人的灵魂,纯粹依靠钟表般精致的机械技术。
然后,他将铅棺重新盖上。无法焊接,便用狮鹫镇墓兽的破碎零件,权作一根根钉子,依次打进棺盖。
巴黎警察局的沙维尔警长,混入刺客联盟大会的“内奸”,已被镇墓兽击伤,胳膊血流不止。慌乱之中,他的鸭舌帽与假胡子掉落,正好被法国无政府无主义者认出了面孔。
因为国王死在断头台上。
沙维和*图*书尔的咽喉被割开,气管暴露在空气中,双眼绝望地瞪大,凝视阿海脸上的刀疤。
秦北洋目瞪口呆地摔倒,这把安禄山用过的唐刀,力拔山兮气盖世地劈开了一尊镇墓兽。
周围人齐刷刷看着他,沙维尔警长忍着伤痛,举枪打死眼前的刺客。当他背靠到骷髅墙壁,两只白骨胳膊勾住了他,魁梧的警长无法逃脱。刺客阿海悄然靠近,潇洒地挥过匕首。
巴黎地下墓穴一片大乱,堆砌成墙壁的不计其数的死人骨骸,都是为国王与王后守墓的保王党人,也许都死于大革命时期的断头台,被一同葬在他们效忠的君主身边,在地下世界再造一个波旁王朝。
阿幽、阿海、老爹、脱欢,还有戴着鬼面具的,这五名中国刺客,似乎早有准备,在棺材开启时躲得很远,避开了狮鹫镇墓兽的第一波攻击,又躲过了保王党骨骸的第二波攻击,至今毫发无损。
火星四溅到秦北洋和断头王后脸上,雷霆般的冲击波,所有刺客应声倒地,如同火山从地底喷发,彗星撞击月亮。
转瞬间,他模仿出这五种动物的动作,迎着狮鹫镇墓兽高高跃起,挥舞三尺唐刀,英勇无畏地人兽对决。
秦北洋再定睛一看,哪是什么项链啊,而是伤口被缝合的针线。在中国也很常见,被砍头的犯人家属,都要请匠人将头颅与身体重新缝合再下葬,这叫落得全尸,以便下一世投胎。
刺客们面面相觑,一个惨叫声惊起——有人胸口血肉模糊,露出m.hetushu.com空空的胸腔,心脏去哪里了?
有人掏出武器反抗,但在狮鹫面前徒劳无功,鹰爪、鹰嘴,甚至两片翅膀,都是杀人利器。接二连三的惨叫声,鲜血在墓室中横飞,棺材旁倒下一大片尸体。秦北洋抽出环首唐刀,齐远山也掏出手枪。
“内奸!”
白天还在奄奄一息,如今的秦北洋却生龙活虎,仿佛从墓穴里得到无穷力量。一年多前的噩梦越发清晰,脑中闪过某个圆形废墟,老虎、雄鹿、猴子、乌鸦、狗熊再次跑到心里……
秦北洋想到一种可能性——工匠联盟第一代大尊者秦晋在欧洲传下了手艺?
破碎的狮鹫,断头国王与王后的镇墓兽,五脏六肺已暴露,只有齿轮、传送带、发条带,擒纵器等等,就像父亲在清宫里见过的大型瑞士钟表,同一个机械原理。那些钟表也配有十八世纪的人物和山水,全都会按时运动,被中国人称为“奇技淫巧”。
“哥哥!”
狮鹫镇墓兽一分为二,一道红光从它的体内炸开,接着粉身碎骨地坠落到在地。
巴黎地下墓穴,响彻金属碰撞之声……
镇墓兽的灵石,非但外观极为独特,对于秦北洋来说,只要靠近就有一种灼烧般的感应。
凡尔赛条约签订前夜,巴黎地下墓穴,刺客联盟世界大会。
这种“伪镇墓兽”就是机械体,而不是“灵魂机械体”。
如果秦北洋砍死阿海,与此同时,狮鹫的鹰爪也会抓碎他的脖子。
心脏在狮鹫的鹰嘴中。
丈夫被发现了,妻子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