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三十六章 刺客之王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叶探长?”
“我……”秦北洋摸了摸自己胸口,肺叶里藏着正在分裂的癌细胞,“跟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有关吗?”
突如其来的,在场所有刺客大为惊骇——刺客联盟大会的最终胜出者,Assassins荣誉的继承者,竟是一个“内奸”。
“哥哥,你不应该来这里的。”阿幽微微转头,“还有齐远山,你也不要躲藏了。”
芳子同学凑到秦北洋面前,双手作揖,嘻嘻笑道:“恭喜北洋哥!”
秦北洋彻底懵了,真想大声告诉所有人——我已命在旦夕,你们还得尽快再选出下一任。
“刺客的最高荣誉在何时?不是复仇与刺杀,而是自我牺牲,如同彗星袭月、白虹贯日、仓鹰击于殿上!《史记·刺客列传》: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後世,岂妄也哉!”
秦北洋明白了,当他们一进墓穴,那通来自地狱的电话,法语的“别动”,就是阿幽打给他的——提醒他不要对国王与王后的棺材轻举妄动,免得触发了镇墓兽。
叶克难低声提醒,他又看了眼刺客阿海与老爹。十年前,他就是从这两个刺客手里,救下来了九岁的仇小庚,然后让他成为秦北洋。
秦北洋摊开双手,没想到竟是自己?他从九岁起就发誓要杀死刺客,与天底下的刺客不共戴天。
“你为谁效命?”
阿幽扣住他的手腕。
走到尽头,刺客“老爹”打开一扇小门,便是一道简易楼梯,想必是凡尔赛宫的内部通道。秦北洋惊叹于刺客们的厉害,竟还有这种途径?
终于,这把钥匙来到凡尔赛的下水道出口。秦北洋感到肺部剧痛,似乎只要离开坟墓的环境,癌细胞就会重新燃烧。
剩下的,还有十来个受伤的刺客,包括年纪太小,道行不够的芳子。
她还像十年前初见的小姑娘那样,一双乌幽幽的大眼睛,依然是在地底深处,只不过巴黎与光绪帝陵相隔了一万公里。
阿幽皱起眉毛,老http://www.hetushu.com爹在旁边想要劝说,但她决绝地摆手:“好,我答应你。”
秦北洋注意到一个细节,阿幽等五人都携带象牙柄匕首,螺钿图案却不相同。脱欢还是“彗星袭月”,刺客阿海、鬼面具以及老爹,却是太阳环绕一圈光晕,这不是“白虹贯日”吗?至于阿幽的匕首,始终捏在手心,看不清象牙柄上的螺钿。
鬼面具将“中国秦北洋”变成英文,彼时尚未发明汉语拼音,用的是威妥玛式拼音法。
天国图书馆?又是什么地方?难道也在梦里的“天国”?自己失踪的一百天里?
“北洋,小心些。”
阿幽点头,他们缩回到下水道,打开一扇隐蔽的铁门,原来还有一条地道。十三个刺客拾级而下,穿过滴着水的通道,犹如再次深入墓穴,仿佛即将打开三口棺材,墓主人分别是这个地球上最后权势的三个男人。
十九岁的秦北洋,从未如此伶牙俐齿,竟如火山爆发:“无论白人、黑人、印度人、阿拉伯人还是中国人;无论国王、富豪、工人还是农夫;无论老人、小孩抑或妇女;也无论健康、疾病抑或残疾;更无论是否兄弟姐妹亲朋友好,天下之内,皆兄弟也。”
秦北洋故意躲开她:“阿幽妹妹,我越来越搞不明白了,你们究竟为谁效命?”
阿拉伯人高高举起秦北洋的右手呼喊:“Assassins!”
阿幽的回答不动声色,霸气十足。
路易十六国王与王后的墓前,堆满新鲜出炉的尸体。刺客联盟大会的主持人,法国无政府主义者也已一命呜呼。死里逃生的刺客,不到三十人,包括阿幽等五名中国人,阿拉伯的Assassins传人,还有齐远山、芳子,以及死人堆里爬起来的叶克难。
秦北洋跟随刺客大部队,离开断头国王与王后的葬身之所,今夜的目标——凡尔赛宫。
被判定为内奸的叶克难、齐远山,照规矩将被立即处死——刺客联盟在这一点上,跟工匠联盟是同一个规矩。
“哥哥,一言为定。”
阿幽却认出了这张面孔,围http://www•hetushu•com脖早已褪下,名侦探孤立无援,已被五名刺客团团围困。
“是,我保证。”
“可你要杀了阿海与老爹复仇的誓言没有变。”
刺客们趴下,剥开郁郁葱葱的野草,眺望凡尔赛的宫墙。月光却照亮一尊奇形怪状的东西。秦北洋眯起双眼,认出那个怪物——十角七头镇墓兽。
大殿的地板上,铺着一面硕大无朋的世界地图,两个半球,四个大洋,七个大洲,上百个国家与殖民地,二十亿人类……
“阿幽妹妹,请不准动他。”秦北洋跳到他们面前,“我愿用自己来换取叶探长的性命。”
“法国总理克列孟梭、英国首相劳合·乔治、美国总统威尔逊,他们背信弃义,欺骗中国参加世界大战,却将我们这个战胜国的国土,转手赠送给日本。人们说这场大战是公理战胜了强权,我看应该反过来写。只有将这三个人类的败类祛除,才能挽狂澜于既倒,让该死的凡尔赛条约签不成。”
“还在中国境内吗?”
“记着!绝对不可让终南郡王李隆麒的遗体流落到国外,否则,我将……”
“不要……。”
“他们都为我效命。”
秦北洋的杀父仇人——刺客老爹,竟在前头慷慨悲歌,真如荆轲刺秦王一般。
“China ch'inpeiyang.”
※※※
阿幽低声说:“哥哥,所有的秘密,终有揭开的一天。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它在一个绝对安全的所在。”
秦北洋认出了名侦探,谢天谢地,没像沙维尔警长那样殉职。但他不动声色,不想暴露叶探长作为“内奸”的存在。
Assassins的金匕首在刀鞘内跃跃欲试,决定二十亿人命运的三巨头,就在秦北洋的眼皮子底下。
这群刺客擅长利用电话,就像他们在北京石经山的洞窟里用过的伎俩。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武则天的乾陵?传说中的镇墓天子,唐朝小皇子是打开乾陵的钥匙,而秦北洋则是打开唐朝小皇子的钥匙。
大伙儿爬上楼梯,到了天花板的夹层。阿幽示意不要发出声音,她轻轻掀开一http://www•hetushu.com块木板,露出底下的宫殿。
十六岁的刺客的主人,在新任Assassins刺客之王的耳边,吹气如兰。
“必须尽快进入凡尔赛宫!”刺客阿海有意识地远离秦北洋,在另一边对大家说,“这头怪物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别谦虚了,我还不了解你吗?想想‘天国图书馆’。”
“让我讲话?”秦北洋面露难色,“我只是个工匠,口拙心更拙!”
阿幽与芳子听到他的这番话,同时露出浅浅笑颜。当鬼面具艰难地翻译完毕,底下响起疯狂的掌声,用各自母语称颂秦北洋。
它在静默,但没有沉睡。十角七头正在散发热气,那是灵石的热量。这头镇墓兽臭气熏天,往外渗透有毒的液体,底下的草木全都枯萎,让秦北洋想起吞食有毒化学泥土的九色。
他将刺客联盟的精神,巧妙替换为两千多年前,专诸、聂政、要离以及荆轲——中国春秋战国的刺客,不朽的司马迁所歌颂的“士”的精神。
鬼面具熟练地用英文和法文翻译,力求每个人都大致理解。
巴黎地下墓穴,刺客考验结束了。
“唐朝小皇子在哪儿?”
鬼面具凑到耳边说:“北洋,按照数百年来的老规矩,每一位新当选的Assassins继承人,必须在刺客联盟大会上发表讲话。”
为首就是秦北洋,接着是阿拉伯老刺客,然后是阿幽、老爹、阿海、脱欢、鬼面具,还有一个波兰人,一个南斯拉夫人,一个土耳其人,一个印度人,一个非洲人,一个朝鲜人——最后这个,秦北洋在蒙马特高地见过。
刺客对地形颇为了解,穿梭在迷宫般的地道,稍有迷路就会被困死。片刻之后,进入巴黎下水道。
“保重。”
片刻后,秦北洋感觉已来到凡尔赛宫的地下,头顶就是那座堪比圆明园的伟大宫殿。
是谁在操纵这头巨兽?
巴黎地下墓穴,刺客联盟世界大会。
这条通往凡尔赛的下水道,是刺客们的天堂,也是行动与逃生的秘密通道。
“哥哥,你是今晚的英雄,你杀死了镇墓兽,保全了所有人性命,理应得到这和_图_书个荣誉。一年前,你在‘天国学堂’修行‘刺客道’与‘地宫道’,全是第一名的成绩,当属天下刺客的楷模!”
“我若说无关,你会信吗?”
然而,老刺客却倒握刀柄,将匕首送到秦北洋手中——不知所措地抓着新月弯刀,金碧辉煌的皮鞘感觉烫手。
这气氛也感染到了秦北洋:“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司马迁在《史记》中为刺客立传,为游侠立传,你们将Assassins的金匕首给到我,正是我的知己者。”
阿幽大方地上来,抓住他的右手,再次高高举起。
秦北洋找到了刺客们的命门——他们惧怕他的死亡。
鬼面具刺客低声说:“这是国王路易十五为了方便与情妇偷情而开凿的秘道,只是后世被人遗忘了。”
再也无人胆敢异议,一齐高呼口号:“Assassins!Assassins!Assassins!”
刺客们准备出发,再次检查武器与弹药。被淘汰的若干人留下,看管叶克难与齐远山。秦北洋再次警告,如果谁敢伤害他们两人,必用金匕首手刃之。
“远山,你也保重。”
秦北洋还记得梦中的那个老妇人。
一路无语,犹如古代军队衔枚疾进。突然,阿幽到秦北洋身边问:“哥哥,你可是真心要去刺杀三巨头?”
“刺杀当如彗星袭月,白虹贯日,切忌分心!一心一意,方得始终!”
搜肠刮肚,秦北洋还是想不起来,反倒想起巴黎圣母院的塔楼密室——工匠联盟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墓志铭,其中三句来自春秋战国的至理名言:兼爱、非攻、救守。
秦北洋不知还能说出什么威胁性的话?对于这些亡命之徒的刺客,根本无惧于死亡。他下意识地扼住自己脖子,做了个类似割喉的动作。
刺客考验的最终胜出者,参与凡尔赛刺杀行动的十三人名单出来了——
“我能说,我为你效命吗?”
阿拉伯老英雄走到他面前,敬畏地打量秦北洋,突然举起Assassins的金匕首,似乎下一秒就要割他断喉。
不过,作为新一任刺客领袖,秦北洋有权给予特赦。
秦北洋http://www.hetushu.com也向名侦探抱拳,自己十九年的人生里,叶克难曾经五度救过他的性命。他这辈子都还不清了。何况,他这辈子也剩不下几天。
他的手指头在颤抖:“阿幽妹妹,你说什么?天国学堂?刺客道与地宫道又是什么?真的不是一场梦?”
三个男人坐在这张地图上,一个白胡子的光头法国老人,一个银发飘逸的英国绅士,还有一个姿容潇洒的美国长者。
“只要你们不伤害这三个人,我愿意跟你们去凡尔赛宫行刺三巨头,否则我就自杀!”秦北洋紧握金匕首,对准自己的咽喉,“让他们在两小时后离开地下墓穴,此时已完成刺杀,也来不及通风报信。”
秦北洋看到了镜子,不计其数的镜子,装饰着整个宫殿的墙壁,洛可可的金碧辉煌,折射出一个无穷无尽的世界……
重新举起Assassins的金匕首,他对着刺客联盟的幸存者们高呼:“诸位!本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中国秦北洋!”
“天国里的孟婆还好吗?”
秦北洋心生绝望,感叹自己这伙人,连同叶探长要被一网打尽……
“不是梦,你说眼前的芳子是梦吗?”
再次挥手告别,十三岁的芳子答应,她会负责叶克难与齐远山的安全。
自己是钥匙中的钥匙。
“先报国仇,再复家恨,过完今夜再说!”
“今日之天下,列强横行霸道,弱肉强食,道义沦丧。东方诸古老文明,皆被西方视为未开化之劣等民族,真乃乾坤颠倒矣。两千三百年前,中国人孟子曰:春秋无义战。瓜分世界之大战,阡陌纵横水井处,一朝尽化废墟,白骨累累,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实为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战!”
以上,并非秦北洋的真心话,因他认定刺杀无用,只会将历史推入更糟糕的轨道,比如萨拉热窝事件。但他决定跟随刺客见机行事,阻止刺杀计划。他唯一担心的是自己身体,是否会半道支撑不住?
仿佛司马迁的文字自动蹦到脑子里,身为Assassins的继承人,秦北洋已暗暗否定了八百年前Assassins的精神,否定了“阿萨辛的天国花园”的洗脑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