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四十七章 维京英灵殿

维京人的镇墓兽?
此时此刻,他们身处于奥丁的家,英雄们的亡魂住所,维京英灵殿。
众人说话时,朱塞佩·卡普罗尼正在奥丁神脚下,她用刀子刮下几片金叶子,悄然塞到口袋里。
猎犬受到重伤,支撑不了多久。秦北洋举起环首唐刀,冲上去加入战团;齐远山继续射出猎枪子弹,让它发狂地咆哮。九色双眼放射凶光,疯狂地靠近嘉尔姆,鹿角骤然放大,如同一支长矛,刺入地狱犬的心脏。
秦北洋话音未落,第三个凑过来了,露出一只毛茸茸的兽头。原来是已化身为大狗的九色,这头小镇墓兽紧跟着主人,一同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欧阳安娜给男人们泼了一盆冷水,还是优先考虑生存问题吧。
李隆盛坐在雷神托尔脚下说:“北欧神话的宇宙,第一层是诸神的国度,便是维京英灵殿。第二层是人类的‘中庭’,被大海环绕。巨人族也在这一层,还有小矮人之乡。最下层是死人之国,尼伯龙根,永夜迷雾之地,唯有亡魂才能抵达,地狱犬嘉尔姆在此守候。连接三层世界的是一株世界树。对不起,北欧神话太庞杂了,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呢。”
李隆盛挨个介绍下去——火神洛基,也是恶作剧之神、邪恶之神,却有一张美男子的脸庞。然后是战神提尔,只有一只胳膊,这位独臂神按着宝剑,似乎已征战过全世界。还有几百尊神祇,全都说得似是而非……
这座巍峨辉煌的大殿,不只有奥丁一位神祇。背后有一尊女神,金发碧眼的北欧美妇人,身着金腰带与白袍,挂着一串钥匙,珠光宝气,美轮美奂。
秦北洋背着唐刀走到最前面。九色已然变身,顶着雪白鹿角,只有镇墓兽才不会迷路。路过一处石头大厅,地上散落成百上千的宝剑,大多锈蚀不堪。李隆盛捡起一把剑,依然分外沉重,传说中的维京古剑,北欧海盗用这种武器,砍下了无数文明世界的人头……
他们来到一群身着盔甲,手握兵刃的女战士面前。她们如此美丽,身材凹凸有致,让男人看了热血贲张。但她们出手无情,轻而易举地夺取无数生命。
朱塞佩·卡普罗尼捡起一副铁质头盔,插着两只硕大牛角——北欧海盗的牛角盔,经常出现在中世纪修道院的壁画里。
“若没猜错,她就是奥丁的妻子,爱神弗丽嘉。”
九色的鹿角开始变大,四翼天使镇墓兽也来了,这两尊镇墓兽有过并肩作战的默契,不会畏惧任何同类或异类。
维京英灵殿,诸神们的国度,瓦尔基里召来的亡魂,正从千和图书年沉睡中苏醒。诸神要消灭这些入侵者,当作与巨人族大战的小小演戏。
秦北洋话音未落,九色吐出一连串火球。自从吞食了东海恶龙、金蟾、童男童女镇墓兽的灵石,幼麒麟镇墓兽的能力大增,火球像机关枪子弹打击在地狱犬嘉尔姆头上。
“其他人呢?”
安娜放心不下秦北洋,再转身冲回来。秦北洋跳下镇墓兽,抓着她的胳膊钻入地道,两个人同时一脚踩空……
她们是女武神——瓦尔基里。
钱科搔搔头说:“不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吗?”
瀑布般的血喷涌而出,嘉尔姆摇晃着倒地,整座维京陵墓发出持久的震动……
意大利人在胸口画着十字架,他看到奥丁露出愤怒的表情,举起手中长枪,向他直刺而来。
雷神托尔身边,站着位高大的美女,一头金色长发,美得让欧阳安娜都心生嫉妒。
维京英灵殿的地下。
真正的动物心脏,比人头还要大,布满各种纤维与神经阻止,热气滚滚地搏动。
两人仔细观察这间密室,竟全是鲜艳夺目的壁画。正对着他们的是个丰乳肥臀的女神,艳丽容貌与诱人体型,恐怕是北欧神话的欲望女神,胸口挂着黄金项链,裸露乳房与私处,撩动年轻男女的春心。她的周围描绘古人交欢的场面。似是春日原野,河流里布满维京人的龙船,刚发育的少男少女们,赤裸着跳进水里,肆无忌惮地狂欢……
维京英灵殿里的几百尊硕大雕像,哪怕只有薄薄一层金箔,合起来也有几百公斤。秦北洋与安娜在达摩山发现的庚子赔款百万白银,与眼前的维京黄金相比,微不足道。
秦北洋抱着安娜,抚摸她自来卷的长发。药早已吃光了,骨瘦如柴,面容清癯,体重恐怕已降到九十斤。若不是借助安禄山唐刀的力量,根本没有打斗的力气。
还是齐远山头脑清醒,拍打身边的战胜提尔。他是个军人,觉得战神跟自己最般配。他感到手上沾了什么东西,金灿灿的,放到鼻子边嗅了嗅,再用牙齿一咬——金箔?
“我最喜欢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李隆盛已从恐惧变成满心欢喜,如同坠入藏宝窟,几乎要哼出来了,“气势磅礴的间奏曲《女武神的骑行》。”
九色跟在他的背后,接着是齐远山、李隆盛、钱科、卡普罗尼。没人能和维京战士们对抗,他们都会被砍成肉泥。
“你还活着!北洋,我们都活着。”
琉璃火球照出一方幽暗,隐隐闪过两道绿色的光,墙上投射出奇形怪状的影子。
和*图*书姑且说它是猎犬镇墓兽吧,它开始撕咬九色的鹿角,嘴巴喷射更多的兽血,不晓得是它的秘密武器?还是被九色刺伤了?
后脑勺撞到坚硬的石头,秦北洋失去了意识,陷入无边无际的地狱……
然而,嘉尔姆的胸腔内根本没有石头,只有一颗硕大的心脏。
齐远山带着大家逃出去,四翼天使带着秦北洋飞回来。九色撑起鹿角防御墙,掩护大家逃跑。
“GARM!”李隆盛颤抖着喊出一个单词,“北欧神话的地狱犬——嘉尔姆,住在海姆冥界的永劫深渊,浑身鲜血,看守冥界大门。”
“一千多年前,古维京人在岛上修建这座陵墓,用地狱犬嘉尔姆守护冥界大门,迷惑和恐吓入侵者,保护维京英灵殿,等待诸神的黄昏决战。”
“冥界的守门犬?”
欧阳安娜撕开他的外衣,看着他后脖子上的两块鹿角形胎记,犹如冲天火焰,三千年来遗传至今不断,随着深入地宫次数的增加而更明显。
“不知道,也许死了?也许逃生了?也许还困在附近?只有我们三个掉下来了。”
“我们不是来听故事的,而是怎么逃出去?怎么活下来?”
维京英灵殿的四周全是大门,传说有五百四十个门。但要命的是,每扇门都紧闭着,还有无数维京战士紧追不舍。秦北洋看到一扇大门顶上的野猪头。正好四翼天使镇墓兽飞来,他爬上飞行兽的脖子,扶摇直上数十米,挥舞唐刀剁下猪头。
小镇墓兽九色羞涩地闭上眼睛,蹲伏守护在密室角落,以免这对璧人遭到冥界的骚扰。
“他是雷神托尔!手中的武器,就是雷神之锤。”
秦北洋搂着九色问了一句,这名字对他来说有无穷无尽的吸引力。
欲望女神弗蕾亚,玉体横陈在千年石壁上,凝视这对无所顾忌的少男少女,欣赏他后背的鹿角胎记,犹如烈火融化冰封的森林;欣赏她敞开的胸怀,宛若大海接纳流浪的百川。在北极磁点的冰火孤岛,在女武神飞驰的维京英灵殿下,奥丁大神是他俩的见证人。从诸神的黎明到诸神的黄昏,神界到人间直到冥界。生命的最后,他的世界树重新萌芽生长,支撑起曾经毁灭的三层世界。而她宁愿自己被撕裂,时光停滞不前,沉溺在这一瞬的欢愉……
气氛一时尴尬,穿过维京大厅,继续往前摸索。踏上越来越高的石阶,九色变得警觉起来,四翼天使似乎也想展开翅膀,实在是空间不够起飞。
比狮子还要大,但它长着猎犬的脑袋,狗的四条腿和爪子,还有一根夹紧的狗尾巴。它浑身流着和*图*书鲜血,仿佛受到致命伤,步履千钧地向不速之客冲来,张开獠牙锋利的血盆大口,仿佛一下就能全部吞没他们。
“太阳神弗雷,也是丰饶、兴旺、爱情、和平之神。”
“安娜,让我默默死去好了,就让三千年的家族断绝吧,没什么好可惜的。君主的时代已经终结,皇帝不再坐紫禁城的龙庭,国王的头都被杀下来了。”秦北洋嘴角带着微笑,“至少,九色会永远陪伴我。”
秦北洋、欧阳安娜、九色,仿佛宇宙毁灭,最后三个生命。
“哦,上帝啊,请你饶恕我。”
秦北洋在巴黎地下墓穴深处,领教过断头国王路易十六的狮鹫镇墓兽,哪怕是个伪镇墓兽,也让他彻底更新了对镇墓兽的老印象。在这维京古墓,一些可怕之物皆有可能出现。
两个月前,巴黎的医生做出诊断——秦北洋还剩下两个月的生命。大限已至。他随时可能死去。而这鹿角胎记的火焰,也将宣告熄灭。
忽然,巨人奥丁低下头,用他的那只独眼,凝视这群擅自闯入者。
服务于众神的处女战士,她们赐与战死者美妙一吻,骑上快马穿越云端,引领勇士们的亡魂,前往永恒的维京英灵殿。
冥界的守门犬死了?
这不是镇墓兽,而是真正的神兽,来自北欧神话的年代。
秦北洋惊讶地摸了摸死去的地狱犬,果然全是活体组织,加上一些硬壳角质,并无任何金属成分。嘉尔姆的双眼暗淡,停止了呼吸和生命迹象。它如何在地底存活了一千年?就像九色也在镇墓兽的外壳里,不吃不喝地存活了一千二百年。
九色再次吐出琉璃火球,洞穿“猎犬”的胸口。但它像北极熊似的无知无觉,扫出锋利的爪子,秦北洋清脆地听到青铜鳞片的碰撞声,一下子将九色打出很远。四翼天使用钢铁羽翼与它交战,也被力大无穷的猎犬击倒。一根石头柱子被它的牙齿咬中,瞬间分成两截,要知道这可是坚固的玄武岩啊。
既然身处维京人的陵墓之中,李隆盛也只得忘却富兰克林爵士的警告。
欲望女神的密室。
两只唐朝的镇墓兽,五男一女的凡人,面对奥丁大神、雷神托尔、战神提尔,还有不计其数的维京英雄的亡魂,从一开始已注定要失败……
整座雪山就是维京人的陵墓?
这些雕像太过高大,挡住众人去路,李隆盛只能从女神胯下穿过。迎面又是个巨人,胯下是头金黄色鬃毛的野猪,脚下围着一群小精灵,手持维京宝剑。
这世上,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动物,绝不止九色一种。或许,镇墓和图书兽只是它们存在的诸多形式之一。
朱塞佩·卡普罗尼虽是南欧的意大利人,但也从小听过雷神之锤的传说。
雷神托尔将锤子砸向齐远山,幸好他在地上打滚躲过一劫。独臂战胜提尔用宝剑扫向李隆盛,却被幼麒麟镇墓兽九色的鹿角挡住。四翼天使镇墓兽已振翅高飞,它与奥丁肩上的两只乌鸦展开搏斗。
物理学博士李隆盛也是个历史爱好者:“《萨迦》史诗记载,红胡子埃里克的儿子发现了美洲大陆。可惜维京人只会航海和征服,并没有能力开发和传递文明。”
门开了。
这是狗吗?
“奥丁!”李隆盛奉献出了膝盖,“北欧神话的至高神,天空的人格化,世界的统治者,诸神之父,司掌战争、权力、智慧、魔法和死亡。肩上两只乌鸦是‘思想’和‘记忆’,每天飞遍世界。脚下两条狼是‘贪婪’与‘欲念’。奥丁相当于希腊神话的宙斯,中国道教的玉皇大帝,日本神道的天照大神。”
她握紧他的手掌,盯着行将就木的少年双眼,面对一条无边无际的大路。秦北洋还给她一个荡气回肠的吻,封住她的唇,终结了她的少女时代,更终结了自己的青春。
李隆盛刚想触摸一番,朱塞佩·卡普罗尼已大胆地推开。也许是氧气的冲入,墙角火盆瞬间点燃,地底照得如同白昼,让秦北洋等人睁不开眼。
“所有的秘密都属于上帝,而不属于人类!”
九色还没完,像只贪婪的狮子抓住猎物,还要剖心挖肺吃尽内脏。鹿角剖开地狱犬的心口,意图吞食镇墓兽的灵石。这样的九色,让秦北洋后背心发凉。自从它在巴黎北郊的毒物森林死而复生,吃下大量有毒化学物质,经受脱胎换骨的外科手术,就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了。尽管忠诚不变,但更加残忍嗜血……
众人捏着鼻子,趟过腥臭的血池,跨过地狱犬的尸体,来到一座墓室门前。
秦北洋将三尺唐刀横在胸前。齐远山举起双筒猎枪,仿佛又要射杀北极熊。维京陵墓响起一声巨吼,每块石头都在发颤,接着出现一条硕大无朋的狗。
“古代维京人以海盗为生,他们席卷整个欧洲,抢劫了古罗马以来的无数宝藏,把黄金运到北极,藏在这座维京英灵殿。”李隆基倒在黄金窟里惊叹,“这是载入史册的发现。”
“黄金能当饭吃吗?”
钱科也发现几乎每一尊神像身上,全都贴满了真金白银。
“活着,真好。”他发出痛苦的微笑,摸着安娜的嘴唇,“看到你,真好。”
“三个?”
安娜抱着他的脸颊亲吻:“你要活下去。m•hetushu.com
“这就是冥界的大门?”
李隆盛念出了富兰克林爵士遗书的最后一句。
眼前站着一个巨人,秦北洋惊慌地挥舞唐刀,九色竖起沾满地狱犬鲜血的鹿角,但那巨人纹丝不动。
李隆盛冷冷地用法语说:“维京时代,你们意大利人就是被他们砍头和奴役的对象。”
李隆盛熟读北欧神话,为大家伙做起导游。爱神背后又是个巨人,满脸金色胡须,手执金光闪闪的大锤,戴着铁手套和腰带。
“你是说闯入这座陵墓?千万不要打开维京人的陵墓!不,我不后悔,此生能亲眼目睹维京英灵殿,并与奥丁大神交手,死而无憾矣。”
眼看他要被刺成肉泥,秦北洋忍着胸中剧痛,挥舞唐刀飞身向前,竟然硬生生格挡下了这一枪。安禄山的环首唐刀,与奥丁神的冈格尼尔之枪,碰撞出彩虹般的烈焰。结果毋庸置疑,秦北洋被弹飞出很远,朱塞佩·卡普罗尼趁机逃脱。
“维京人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他们原是异教徒,驾着龙船出没在北大西洋,每次海盗袭击都会留下巨大灾难。维京人无数次征服英伦三岛,最后一次是诺曼底公爵征服者威廉。他们向东开创了基辅罗斯,向南航行到地中海,建立西西里王国,成为拜占庭人与阿拉伯人的雇佣军。北极是维京人的后花园,他们发现了冰岛与格陵兰岛,甚至美洲大陆。”
“我还活着吗?”
一伙儿中国人加上一个意大利人,在维京人的陵墓里讨论维京人。
巨人是个独眼龙,右眼是瞎的,披挂金色盔甲,坐在黄金宝座之上。肩上栖息两只乌鸦,脚下还蹲着两条恶狼,手中持着一支长枪,如同顶天立地的佛塔。
钱科抚摸着女武神瓦尔基里的大腿说:“现在我们是活着还是死了?”
秦北洋仰望宫殿之上,竟然看不清穹顶?仿佛身处黑漆漆的宇宙下。没有一丝风,说明不是露天,还是封闭在雪山内部。刚才的判断没错,整座雪山都被掏空,建造了这座辉煌的宫殿。地面上巨石阵般的古代遗址,不过是这座大殿的只鳞半爪。
“这是西芙,雷神托尔的妻子,也是土地和收获女神。”
琉璃火球,照亮这间地底密室,安娜搂着他说:“你后悔吗?”
“诸神的黄昏?”
“看这个!”
哪怕借助安禄山的残暴灵魂,秦北洋也不能再跟奥丁神对抗了。他躲过了又一枪,地面剧烈震动。他拽着安娜的胳膊,避开维京勇士的刀剑,如同在迷宫穿梭,直到维京英灵殿的另一头。
下意识地吐出一句话,他看到了安娜的琉璃色眼球,自来卷的乌黑齐刘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