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五十四章 地狱的声音

瓦西里是个工程师,也是个布尔什维克党员,坚定不移的无神论者。他既不相信天堂,更不相信地狱。一切都是无稽之谈,大概是有疯子在工程日志上恶作剧。
科拉超深钻井,有可能证明“地球中空理论”乃至于“地心文明”。
1916年12月29日(瓦西里察觉到又一个巧合,这是拉斯普京在圣彼得堡被暗杀的日子)钻探到12000米,钻井传来某种“无法描述的声音”。考虑到上次发生的“意外”,工人们暂停了工程。他们没有请来圣彼得堡的科学家,倒是从古拉格群岛找来一位东正教修道士。经过三天三夜的监听,修道士认为自己听到了“地狱的声音”。
来自地底的男人被搀扶到帐篷,人们给他准备了热水洗澡,一套全新的干部服。瓦西里隔着缝隙偷看,发现他搓下一木桶的污垢脏水,后脖子有两块赤色的鹿角形胎记,就像科拉半岛常见的北极驯鹿。当他洗得白白净净出来,披散乌黑的长头发,竟不是想象中的德国佬,而是一张年轻的东方面孔。
布尔什维克不会记错这个大日子:“公历11月7日,十月革命节。”
这条赤色鬃毛白色被毛的动物,同样被污泥弄成了一hetushu.com团黑,惟有琉璃色的目光,对每个人虎视眈眈,竭尽全力保护它的主人。
是人,确切的说,是个年轻男人,非常清晰,如在耳畔。先是瓦西里听不懂的语言,然后好像是英语,但那个英语很糟糕,他也无法理解。最后,他听出一个德语单词——
“中国。”
两小时后,一只黑漆漆的手钻出地面,接着是个浑身泥浆灰土的男人。他跪在矿坑上喘息,又连滚带爬地倒在雪地中,不敢睁眼怕被自然光刺瞎。
钻井处于绝对保密状态,只有俄罗斯帝国最权威的学者才能进入,谁都不知道钻井到底有多深?地狱是否存在?但在四年的世界大战中,矿井的始作俑者拉斯普京被暗杀,这座冻土荒原中的矿井已被废弃。
瓦西里在工程学校学过德语,这个词的意思是“救命”!
如果在太空俯瞰北极,你会发现它像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另一端伸出的一把锤子。半岛面积有十万平方公里,北冰洋海岸有陡峭深邃的峡湾,南方是平坦的冻土荒原。科拉半岛的地质不同于地球上其他地方,冰河时期将泥土沉积层带走,露出极度丰富的矿物质:磷灰石、铝、铁、镍、铜、钛、云母、http://m.hetushu.com蛭石以及各种稀有金属。
“中国。”
地球内部的幸存者高声呼喊,周围人都听不懂这是什么语言?
他放了一个矿工用的升降台下去,12000米需要走很长时间,他守在耳机旁焦虑地等候,直到听见一句德语“谢谢”。
秦北洋长出一口气:“几月几日?”
“1919年。”
一场骇人的暴风雪从北极袭来,破坏了整个钻井工地。许多人被大雪掩埋而死,更多的人活活冻僵,包括那位倾听地狱的修道士……
科拉半岛。
若把地球比作一个鸡蛋,人类向地心探索的进程,还不及蛋壳十分之一。科学界推测地球是个实心球,但至今没有证据。瓦西里在莫斯科皇家工程学院读书时,有位教授认为地球是个空心球,内部有一个小型太阳,点亮了地心文明——犹如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地心游记》。
十年前,妖僧拉斯普京在圣彼得堡做了一个梦,梦见科拉半岛地下深处,就是真正的地狱。沙皇尼古拉二世对这个梦很重视,恰好那一带刚发现黄金和钻石矿藏,便命令科学家前往钻探。
“你要到哪里去?”
瓦西里试着用德语跟对方交流。“地心来客”的声音www.hetushu•com很年轻,面目和头发全是泥土,完全看不清相貌。他的头发很长,留到肩膀以下,犹如肮脏的拖把。背后还插着一把圆环装饰的刀柄。
“九色!”
“你从哪里来?”
“苏维埃俄国。”
又一场暴风雪席卷半岛,一支苏维埃的红军队伍,从莫斯科出发行军两个月,方才抵达这片亘古寂静的原野。工程师瓦西里头戴布琼尼式军帽,望见平地多了个巨大漩涡,仿佛地球上的肚脐眼,又像个火山口,通向深不见底的深渊。
瓦西里在废弃的办公室找到几本工程日志,记载了1914年6月28日,这是萨拉热窝事件的大日子,钻探深度来到9500米,远远打破人类探索地下的纪录,钻头进入含有黄金和钻石的地层,每吨岩石金含量高达80克,这意味着发现了一座富可敌国的金山。那一天,洞口飞出一个青面獠牙,长有三对翅膀的硕大怪物,发出野兽的咆哮声,用牙齿和利爪杀死数十名钻井工人。它在阳光暴晒下发生自燃,短短几秒,烧得只剩一堆骨灰。
从此以后,钻井工地成为了墓地,连绵不断的内战接踵而来,人们遗忘了这片地狱。
于是有了世界上最深的矿井——科拉超深和*图*书钻井。
瓦西里倍感震惊,难道对方是从未来或远古穿越而来的时间旅行者?
耳机里又传来一个声音。
“Hilfe.”
瓦西里感到后背心发麻,这是科学家应该记录的内容吗?日志记载,世界大战如火如荼,俄罗斯帝国兵败如山倒时,拉斯普京又做了个梦,沙皇指示继续挖掘,不管是找到地狱还是黄金,都对战争胜败至关重要。
他用德语回答:“我是秦北洋。”
“现在是哪一年?”
瓦西里用并不流利的德语提问:“你是谁?”
犹豫再三,瓦西里爬到深井口,望向地狱般的井底,决定拔出所罗门王的瓶塞。
矿工们都吓了一大跳,钻井深处爬上来的不仅是个男人,竟然还有一条大狗。
瓦西里向钻井投放了一个耐热话筒——12000米下的地球深处,听到一片狂风骤雨的噪音,心脏不由自主收缩。渐渐调大喇叭音量,分辨出哭声和惨叫声……人的声音?遭受极大痛苦时的求救声?
缓缓睁开眼皮,露出乌黑的眼眸,他看到了瓦西里,看到帽上缀着红星的士兵,看到科拉半岛荒芜的原野和白雪,还有那口地球最深的矿井。
接二连三的德语“救命!请救我的命!”不断从12000米下的钻井深和_图_书处传来。这不是做梦吧?地球内部真的有人?还是个德国人?抑或地狱里的魔鬼?
“大狗”发现了钻进旁的尾矿坑,埋藏无数重金属渣滓。它兴奋地冲破包围圈,跳入矿坑大口吞食残渣。工人们面面相觑,认定这是一条疯狗,即将一命呜呼。尾矿含有剧毒,别说是吃到肚子里,就是闻闻气味都会折寿。
如今,工程师瓦西里,受命重启科拉半岛的地心钻探工程。不远处的摩尔曼斯克海港还有协约国占领军,务必小心工作,以免白俄卷土重来。瓦西里带来最新的钻头和设备,在雪地支起帐篷,分析岩石样本,发现这座钻探井的深度远超想象,已达到惊人的12000米!
他像个溺水者摘下耳机,那声音又消失了,这不是癔症或幻觉。他强迫自己反复听很多遍,这些声音有男人也有女人,有老人也有孩子,千千万万声音汇集。不是俄语,也不是其他欧洲语言,更不是科拉半岛土著的萨米语……
秦北洋回答完这三个苍鹰提过的问题,反客为主地问:“这是哪里?”
终于,九色活奔乱跳地回来了。它几乎吃掉半个尾矿,嘴角和胸腹全是重金属渣滓,肚子里沉甸甸的致命毒素。瓦西里蹲下仔细看这条狗,居然一点没有中毒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