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五十七章 工匠的回忆

“一老一少,好像是父子,年轻的那个,右脸上有道蜈蚣般的刀疤。”
秦北洋心中盘算,一千年前,差不多是晚唐或五代十国。
“三十年前,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工匠联盟地中海大圣殿,我才三十三岁,成为了工匠联盟的一员。当时,工匠联盟启动了一项秘密工程——仿造镇墓兽。”
老工匠还是看着九色的琉璃色双眼,秦北洋摇头:“不,它是我的祖先所造,已有一千两百年的历史。而我参与建造过的镇墓兽,还在中国倒数第二位皇帝的陵墓中。”
亚历山大沉默许久,大方地拿起十字弓,看着小镇墓兽九色,答非所问:“格奥尔基,你的这条大狗,就是传说中的中国镇墓兽吧?”
躺在床上的秦北洋,接过镶嵌着工匠联盟独眼金字塔标志的十字弓。
“恕我直言,镇墓兽只能由我们秦氏家族建造。”
他已承认自己是工匠联盟的一员了。果然高手在民间,真正的工匠大师,不在深山老林,而混迹于贩夫走卒之中。
“请问是什么残骸?墓主人又是谁?”
“哦……十一年前,这两名刺客,杀害了我的养父母。亚历山大,继续说……”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工匠会死,但作品永存!”亚历山大说出工匠联盟的格言,“从那以后,我便心灰意冷,离开了女儿和女婿,远离工匠联盟,远离圣彼得堡与莫斯科,http://m.hetushu.com把自己当作沙皇的流放犯,独自来到荒凉寒冷的乌拉尔山区,想要忘记过去,十年过去了……”
老工匠下意识地伸手挡住十字弓上的记号。
但秦北洋绝不能透露自己在半年前,阴差阳错地成为刺客联盟的大领袖,阿萨辛金匕首的继承人。否则的话,亚历山大的十字弓会立即射出一箭,穿透他的心脏。
“第一代大尊者,就是中世纪最伟大的工匠。”亚历山大盯着秦北洋的双眼,“而今天最伟大的工匠,不知是谁?”
老工匠泪如雨下,秦北洋不知该如何安慰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
“刺客阿海。”
“他们怎么来了?”
“这时有一位俄国亲王去世,他也是历史与技术爱好者,秘密赞助工匠联盟的事业。他留下遗嘱,不必按照东正教的仪式埋葬,而希望建造一座中国式的地宫,为自己也为工匠联盟营造一尊镇墓兽。于是,工匠联盟在圣彼得堡附近的森林深处,建造了一座陵墓,同时建造镇墓兽。我也参与了进来,因为我擅长的捕兽工具,恰是原本那尊中国镇墓兽的武器。”
秦北洋大声道:“老爹,我会为你的瓦洛佳报仇,亲手杀了刀疤脸的刺客,我发誓!”
秦北洋感到一阵头晕:“你们不可能成功的。”
秦北洋不晓得自己的这句话,到底是安慰老工匠,还是一句至http://www.hetushu.com理名言?
“我知道。”
“工匠联盟一旦仿造镇墓兽成功,便是刺客联盟的灭顶之灾。我听说,刺客联盟一直也在搜集镇墓兽,他们发展出了一套神秘的技巧,可以打开许多古墓,制服可怕的镇墓兽。为了阻止工匠联盟的镇墓兽计划,刺客联盟派遣多名顶尖刺客,我亲眼看到了他们的脸——有三个欧洲人,一个黑人,一个阿拉伯人,还有两个中国人。”
“独眼金字塔?”
“你认识他?”
“没关系,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老工匠注视九色的眼睛,喃喃着说,“我的儿子,为了制造镇墓兽,而被刺客联盟杀死。十年后,真正的中国镇墓兽,却自动来到我的眼前!格奥尔基,既然你是工匠联盟的成员,我就把你当作儿子,这把十字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说来话长!我姓安德烈耶夫,是俄国最古老的捕猎工匠世家,专门制造捕兽夹、套索、陷阱甚至围猎机械……我的祖先曾经为彼得大帝建造过一座移动的围猎机械城,可在一天内捕猎几十头熊,上百条狼,不计其数的鹿和狐狸。”
“您也知道镇墓兽?”
秦北洋愤怒地跳起来,九色的双眼发出凶光。
亚历山大什么也没说,低头走出小木屋,门外响起呼啸的风雪声。
“仿造镇墓兽?”
“一切的手艺迟早将灭亡!”
“中国人?”
“亚http://m•hetushu.com历山大,我不该让你回忆这些,很抱歉。”
老工匠的眼角发红:“你既是工匠联盟的成员,自然应当知道,六百多年来,我们的死对头,就是刺客联盟!”
“你参加过工匠联盟世界大会?”
“于是,这尊镇墓兽的残骸,被秘密运到了欧洲?就像圆明园被抢劫的文物!”
“1890年,工匠联盟买下这个残骸,集中当时全欧洲最好的工匠,群策群力研究如何仿制镇墓兽。”
“但欧洲并无你们家族,而有人送来了镇墓兽的残骸。据说是1860年,英法联军攻克北京,火烧圆明园时,盗掘了中国的一座古墓,挖出一尊活生生的镇墓兽。至少有五十名士兵被这尊镇墓兽杀死,英法联军派出炮兵,才摧毁了这头杀人机械。”
“请继续说。”
“有人突袭了陵墓工地。”亚历山大抓着十字弓说,“刺客联盟。”
“我就是工匠联盟的成员。”
虽然,初阶会员没有十字弓或独眼金字塔之类信物,但眼前这尊幼麒麟镇墓兽,却能证明他是秦氏墓匠族的传人,也是工匠联盟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族人。
“半人半兽的镇墓兽,据说墓主人是一千年前的一位中国霸主。”
“嗯,工匠联盟的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工匠联盟的第一代大尊者,来自中国的秦大师未能在欧洲传下的手艺,只有在中国才能找到真正的镇墓兽,也只有镇墓兽m.hetushu.com的手艺,才是全世界所有工匠手艺之巅峰。”
老工匠亚历山大送来一锅热气腾腾的罗宋汤,就像老父亲对待儿子。秦北洋大口喝汤,后背心冒出热汗,想起死在巴黎的老爹,尽在不言中。老工匠背在肩上的十字弓,钢铁弩机上有个奇怪的符号,秦北洋这才仔细看清楚——金字塔里藏着一只眼睛。
九色拱了拱主人,秦北洋头脑一昏,倒在床上睡着了……
“我奇迹般地活下来,但镇墓兽的半成品不见了,连同原来的样品残骸,所有努力前功尽弃……”亚历山大抹去眼泪,抓着十字弓,“我的儿子死了,我很绝望,安德烈耶夫家族的捕兽工具手艺,注定就此失传。而我那嫁给贵族的女儿,是不可能继承手艺的。”
“同一年,我爹带着我在中国的皇陵地宫里造镇墓兽。”
这天晚上,全村人早早睡下。秦北洋感觉自己生病了,头痛脑热地躺在床上。不知是昨晚在雪夜折腾着了凉,还是肺里的癌细胞复发了?九色守候在主人的床脚,寸步不离。
亚历山大摸了摸秦北洋的头发:“这是我十五年来,第一次碰到工匠联盟的成员。”
第二天,人们在村子旁边的墓地,举行了老村长的葬礼。
“这头镇墓兽是你造的?”
“您是说——唯有最伟大的工匠,才能制造出中国的镇墓兽?”
“嗯,这是第一代大尊者未能传下的手艺,天下最复杂的工匠机械。若hetushu.com能把镇墓兽造出来,便是工匠联盟登峰造极的成就,也是历代大尊者未能实现的心愿。”
没有东正教祭司的摇铃祈祷,也没有圣像和十字架,大家按照无神论的新礼仪,草草将老村长埋入地下。秦北洋亲自做了一块墓碑,刻下俄语名字和生卒年月,甚至打上一颗代表苏维埃的红星。
秦北洋瞪大了眼睛,爬起来说:“亚历山大老爹,你是工匠联盟的成员?”
“七个刺客袭击了陵墓,当场杀死十二名工匠大师。而我唯一的儿子,最爱的瓦洛佳,他被脸上有刀疤的中国刺客,用匕首割断了喉咙!这时候,我已身受重伤陷入昏迷。”
“镇墓兽,对于工匠联盟来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伟大的工匠大师们,却始终无法仿制成功,造了几个半成品都失败了,甚至发生严重的事故,牺牲了好些人的生命。”
“格奥尔基,你是怎么知道工匠联盟的?”
“我们也发现了那块石头的重要性——它会缩短活人的寿命,而在俄国的北冰洋沿岸,恰恰出产这种石头。”亚历山大开始变得悲伤,“我有一对儿女。我的女儿叫卡特琳娜,她嫁给了一个男爵。我的儿子叫瓦洛佳,从小跟着我学习手艺。我把瓦洛佳带在身边,协助我制造镇墓兽。那是1910年,整整十年前,眼看镇墓兽已完成大半,就连那块致命的石头也安装好了。”
“因为缺乏墓主人的魂魄!也缺乏镇墓兽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