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七十二章 红山玉龙

玉龙发出惨叫声……
地宫后室,契丹越国公主与驸马躺在大床上,帷幔挡不住二十世纪的空气了。
秦北洋拽着沃尔夫娜往外跑去。伊万诺夫招呼所有人马逃出后室。逃命时才嫌墓室门不够宽,还有三个白俄没能冲出来。后室里传来人的惨叫声,呼天唤娘的俄语声。
相比旁边朽烂的驸马,越国公主却面色如生,丝毫没有腐烂迹象。三千青丝完整,皮肤发出金属光亮,也许体内灌有大量水银防腐?
但看不到脸,只看到两副金面具,一股针刺般的寒意,从面具的双眼之间袭来。
仿佛打断了龙的脊椎骨,剖开一块坚硬滚烫的石头。还好是安禄山的唐刀,若是普通兵刃早就折成几段了。
她看到了秦北洋,也看到一对俄国男女,她才是真正的俄语中的“契丹”。
伊万诺夫揭开金面具,驸马已变成骷髅,银丝网格下全部腐烂,骨头也只剩渣渣了。
胸中充满契丹古墓气场的秦北洋,犹如无数个古人灵魂附体,精气神十足地走出墓道口,又重新封闭起来。再次见到草原上的蓝天白云,九百年前契丹皇帝的宫帐斡鲁朵仿佛近在眼前。
玉龙镇墓兽的残骸留在前室,它的灵石已被九色吞噬,已不可能再被修复或改造。
于是,他掏出雕着交颈鸳鸯图案的绿色玉佩,在十八岁的木乃伊公主面前晃悠。
“дракон?”
她很漂亮,鼻梁、眉毛还有嘴角……仿佛刚刚入睡,挟带万世荣耀,归于亘古幽冥。她是睡美人?等待某个王子回来吻醒她吗?
九色吐出杀手锏——琉璃火球。
他看到了墓主人。
这就是墓室悬挂玉龙的意义——营造陵墓的秦氏祖先断定,一旦有盗墓贼入侵,必会对这枚玉龙感兴趣。一旦触摸玉龙,自然会引发机关,沉睡在墙里的镇墓兽就被激活启动。
骇人的指甲停止生长,恢复为纤纤玉手,甚至接过这枚玉佩——这是她最爱的鸳鸯纹饰,从小挂在身边,亲手送给初恋的少年,皇帝宫帐前的汉人侍卫。但她是大辽皇帝的女儿,按照契丹皇室规矩,耶律氏只能与萧氏通婚。位极人臣的汉人韩德让,也只能做太后萧燕燕的秘密情人。鸳鸯也有分飞日,韩行德受帝命去北极探险,而她嫁给了皇后的侄子。她尽快成了寡妇,病入膏肓。而他毫无音讯,死在冰天雪地的驯鹿之邦。公主死了。十八岁,带着对人生的怨念,对汉人韩行德的想念。躺在她身边的男人,早已化为枯骨。和图书唯独她保持青春容颜,在地宫中坚守千年,与驸马同床异梦,等待另一个魂兮归来……
秦北洋把帷幔挂在床架子的勾环上,想起在巴黎卢浮宫见过古埃及木乃伊,法老脸上也覆盖金面具,异曲同工之妙。两个墓主人的面具,明显可分男女。左边的驸马粗犷而狭长,似有小胡子。右边的公主面具圆润清秀,多半根据真人相貌而来。驸马戴着银冠,公主戴着金冠。正中有一火焰宝珠,两侧是展翅欲飞的凤凰,珠光宝气,精美绝伦。他俩脑袋下面是银枕头,脚底蹬着银靴子,全身穿着银丝网格,根据人体各部位精细编织。驸马身佩银刀与铁刀,公主佩着琥珀璎珞,腰束玉带。金面具上银丝裹着乌黑云鬓,插满珍珠琥珀头饰。面具下的头颈,挂着琥珀珍珠项链。两腕各戴一双金手镯,所有手指都戴金戒指。公主一条胳膊挂在驸马手上,符合墓志所说的驸马葬于前,十八岁的公主葬于后。
坟墓归于沉寂。
秦北洋紧握着唐刀,伊万诺夫拔出手枪,准备好手榴弹,其他白俄也各自掏出武器。
他将那枚玉龙藏在身上,决不能被俄国人拿走。伊万诺夫也明白他的心思,摆摆手说:“秦,你是个勇敢的战士,屠龙的圣格奥尔基。”
尸变者目露凶光,她已看到所有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物。她伸出锋利的指甲,穿破银丝网格,仿佛十根匕首,直刺向秦北洋的咽喉。
“秦,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的。我需要的不是一尊镇墓兽,而是很多镇墓兽组成的军团。九色在你身边帮助你,就等于帮助我。我想再去墓室里面看看。”
秦北洋回头看一眼沃尔夫娜,淡然一笑:“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走吧。”
连沃尔夫娜都看出端倪,念了个俄语单词,就是“龙”,相当于英语的“dragon”。
也许是过于靠近尸体?秦北洋口中的气息,轻轻喷到公主脸上。
至于它是如何落到契丹手里,又为何成为公主的陪葬品,不得而知……秦北洋诚惶诚恐地跪下,向这尊被九色杀死的镇墓兽磕头,若不是自己身患癌症,想要快点躲入古墓续命,玉龙镇墓兽也不会有如此下场。
他摘下了挂在玉龙镇墓兽胸口的真正玉龙——这是中国的瑰宝,怕是有五千年以上历史,很可能是中国的第一条龙。
第一次亲眼看到凶险的尸变,而不是吃了长生不老之药醒来的活人。公主的上半身抬起来了,无需借助双hetushu•com手支撑,脊椎骨自动就有力量,完全违背了人体力学。
守护契丹公主驸马的玉龙镇墓兽,没想到“盗墓贼”的阵营中竟然也有镇墓兽。它的外壳也由青铜铸造,涂抹特制的颜料,做成类似高古玉器包浆的效果,在墓室中辗转腾挪。
秦北洋绕过玻璃器皿,跟九色慢慢靠近两个墓主人——越国公主与驸马头东脚西,仰身直肢,躺在褥垫上。他不想让白俄人触碰这些宝贝,颤抖着伸出手,挑起九百年前的帷幔,就像掀开新娘子的红盖头,扑面而来一股腐烂的气味……
说罢,白俄上校丢下满地的同伴尸体,再次走进地宫后室。
秦北洋想起小时候看过古书——契丹富贵之家,死后以刀破腹,取其肠胃洗涤,用尖笔刺皮肤,沥其膏血殆尽,再填充香药盐矾,再缝合。用金银为面具,锦络其手足。有人目睹过耶律德光就是这样下葬的,简直一块过冬的腊肉——辽太宗是中国历史上唯一被做成木乃伊的皇帝。
失之毫厘,那只毛熊般的大手已触到了玉龙。
墓室门闪过一道红光,热流再次扑面而来。他看到一个墨绿色的龙头,蛇一般龙身,不过却无龙爪,依靠龙鳞蜿蜒而行,背后有一撮粗壮的“鬣”,就是放大无数倍的玉龙。刚才所见的上古玉龙,则挂在这尊龙的胸口。
“有意思,我的俄语名字就叫格奥尔基。”
他从这玉龙身上发现了鹿眼、蛇身、猪鼻、马鬃……再低头看小镇墓兽九色,同样具备多种动物之相,如麒麟的四不相,因此才是上古神兽。
公主睁开了眼睛。
公主认得它。
玉龙镇墓兽。
这块玉龙以整块玉料雕琢染成,匠人技艺高超,细部用了浮雕与浅浮雕,通体琢磨光洁,圆润流利。秦北洋在北京德胜门内陇西堂打工时,偷师过鉴玉的常识,看出这玉料多半是辽东的岫岩玉,距离契丹草原倒是不远。
“它就是你们日思夜想的镇墓兽。”秦北洋再也藏不住了,“但九色只属于我,没人能指挥它,不要指望它跟你们去俄国打仗。”
整个地宫发出轰鸣巨响,眼前的赤柏木齐刷刷折断破裂,潜入古墓九百年的玉龙,已是飞龙在天。触摸玉龙的白俄人,脖颈上的头颅已经不见,只剩一个喷血的腔子,人头骨碌碌滚落在地,惊恐地睁大双眼……
上校指了指九色,幼麒麟镇墓兽还顶着鹿角呢。
但有一张床,帷幔中躺着两个人,仿佛在地下的幽冥世界,hetushu.com延续小夫妻的新婚卧房。
但他没有后退,反而阻止了九色的战斗企图。他不想让琉璃火球烧死公主的木乃伊,也不想让鹿角刺穿她的身体。
秦北洋发觉玉龙的动作灵敏,首尾呼应,即便火球也无法打破外壳。但它有个弱点,就是中段。早期的玉龙更近似乎于蛇。人说打蛇要打七寸,而龙的七寸也在这里,就是龙心所在——如果是镇墓兽,那还有一枚灵石呢!
眼前的大床上,躺着被做成木乃伊的公主。他看到公主的腰带旁,有个八曲连弧形金盒,刻着一对鸳鸯浮雕,衬着水纹与萱草……
其实,他是想在古墓里多呆一会儿,尽可能多地灭癌细胞,出去以后活动也能久一点。
秦北洋埋下的这枚玉龙,在内蒙古草原沉睡了五十年。1971年,它被一个农民挖掘出土上缴国家。考古学家的鉴定,玉龙属于五千年前的红山文化,中国北方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的结合体。红山玉龙被公认为中华第一龙,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堪称镇馆之宝,国之重器。
只羡鸳鸯不羡仙——这是中国人的童话,俄国人哪能理解?
“这是什么?”
难道龙也是一种四不相神兽?
一阵干冰般的寒气,从她的瞳孔内逼出。伊万诺夫惊慌地摔倒,沃尔夫娜吓得动弹不得,唯有九色顶着雪白鹿角前去,镇墓兽最不怕的就是尸体。
秦北洋想起裤兜里那枚玉佩——外兴安岭的冰窟里,九百年前的契丹汉人韩行德,委托他将这枚玉佩转交给越国公主的亡魂。
秦北洋下过许多古墓,却从未见过这种器形——墨绿色的玉龙一条,龙体蜷曲,呈C字形,高与宽各约一尺,横截面为椭圆形,直径约一寸,相对近世玉器而言相当霸气。玉龙吻部前伸,龙口紧闭,对称的一双鼻孔,棱形突起双眼,眼尾细长上翘。颈背有一大块凸起的长毛,弯曲上卷,又称为“鬣”,占整个龙体三分之一。龙背上有钻孔,金丝贯穿此孔,将玉龙悬吊在木护壁上。龙头与龙尾两端垂下,恰好处于同一水平线,证明工匠有过精心设计。
越想越远,秦北洋的心思都乱了,没注意到有个白俄人,竟伸手摸了玉龙一把。
火球猛烈撞击到玉龙身上,引起地震般的晃动。九色并不惧怕龙,麒麟也有龙相,何况在东海达摩山,秦北洋就屠杀过恶龙镇墓兽。
不过,秦北洋也注意到,这条玉龙无足、无爪、无角、无鳞、无鳍,不同于任何朝代所见的龙。应是上www•hetushu.com古中国龙的形象,因为秦汉时期的龙就至少已经有爪了。而从玉龙身上的包浆来看,厚厚的自然光泽,浸透人体与泥土的润泽。原则上玉生包浆,年代越久,包浆越厚,入土之后,反而不易形成包浆,因为没有活人佩戴,玉器无法与人的灵魂感应。但在这古墓之中,应当处处飘着两个墓主人的亡魂……
没有棺材的地宫。
秦北洋没有后退,他也无路可退,一旦古墓发生尸变,任何活人都会很快变成死人。
夺路而逃的上校与沃尔夫娜更为惊骇,这头号称杂交獒犬的大狗,怎地长出雪白鹿角,又浑身长满青铜鳞甲,化作幼麒麟镇墓兽。
这一晚,探险队夜宿土丘。秦北洋将从契丹古墓里带出来的玉龙,悄悄埋在地下。越国公主墓已被挖开,将来再被盗掘的可能性很大。而这枚古玉的文物价值,远远超过公主墓里的所有宝贝。若将玉龙带在自己身边,或者流传到世面上,恐怕又要引来血雨腥风,甚至贪婪的外国人。还是将它换一个地方埋葬,留待后人发现吧……
前室地砖上布满白俄强盗的尸体残肢。壁画中手执骨朵的武士们,彼此交换眼神,发出会心的微笑。
秦北洋和九色守了一天一夜,就算是为公主站岗放哨。直到伊万诺夫回来通知他,沙尘暴已经过去,探险队重新补充了马匹,又能启程上路了。
“天注定呢,你杀死这条龙,拯救了我们的生命,理所应当享有战利品。何况俄国人更喜欢黄金和琥珀,而不是中国的玉器。现在让我最不理解的是……”
若是两年前的九色,绝非眼前玉龙的对手。以这头幼兽的弱小身板,恐怕一上来就被秒杀了,犹如关公温酒斩华雄。但九色吃过几枚不同的灵石,吸取了许多镇墓兽的能量。上个月,它又袭击了哈尔滨发电厂,吞吃大量有毒化学品,浑身聚集毒素与放射性,使它的力量成倍增长。即便如此,九色也堪堪跟玉龙镇墓兽打个平手。
秦北洋看着都有些害怕,对九色说一句:“悠着点,别噎着!”
到了墓室门口,秦北洋让伊万诺夫外出看看,估计沙尘暴还没结束。
这才是真龙天子。
有个白俄人叫唤一声,众人把目光集结到圆形墓室侧面,赤柏木的护壁接缝处,悬挂一枚弯曲的玉器,矿灯照射下发出温润反光。
闯入者们屏着呼吸,注视这张大床并无床脚,而是直接在地上拼接柏木板。更像日本人的榻榻米,只不过没有席子,而是金灿灿的锦缎褥http://www•hetushu.com垫。唐朝以前的中国人也是这样睡的,那时只有卧榻。床板上铺着褐紫色织金褥垫,七个木支架撑起丝制帷幔,挂有金银勾环。就像隔着一堵半透明的墙,反而比棺椁更为诡异。
“住手!”
九色的琉璃火球洞穿玉龙的脖子,鹿角顺势刺入,将这尊镇墓兽高高挑起。玉龙已被秦北洋砍作两段,暴露出两瓣被切碎的灵石。
胳膊似已不属于自己,被寒光闪闪的唐刀拽着,劈向玉龙镇墓兽的七寸。
忽然,九色长出鹿角,凶猛地玉龙缠斗在一块儿。
接着是金面具下的公主,露出十八岁的容颜。
二十岁小伙儿的阳气旺盛,正好与九百年木乃伊公主的至阴之气融合,触动了某个致命的开关。
无论如何,这玉器并非契丹当时的产物,恐怕在这座大墓营造之时,玉龙早已传世上千年,远在春秋战国以前的上古?
公主安静了,她将这枚韩行德还给她的玉佩——辗转九百年光阴,到过万里之外的北极见过白熊又陷落在史前怪兽猛犸象的冰窟里的玉佩,轻轻吞入自己口中。
秦北洋在面色苍白的沃尔夫娜的耳边说:“刚才所见秘密,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不待秦北洋阻止,九色再次疯狂,就像爱吃猎物心脏的野兽,吞下玉龙镇墓兽的灵石。
他不动声色地靠近,等到玉龙镇墓兽明白回来,想要回头再来咬他,却被九色的鹿角死死纠缠。秦北洋亮出三尺唐刀,汇聚大唐恶魔安禄山之邪力,狠狠劈向玉龙七寸……
席地帷幔也是契丹人在草原上的生活习惯,进而带到另一个世界。
秦北洋第二次听到龙的惨叫,这是更古老的龙,北方草原的龙,始祖之龙。
秦北洋看着公主的金面具,想象面具底下的真容究竟如何?
她闭上眼,重新悠悠地躺在大床上,陷入万年的沉睡。原本搭在驸马身上的胳膊,放到了自己胸口。只有秦北洋明白,她吞入腹中的不仅是玉佩,而是初恋少年的魂魄,终于永生永世不分离,在另一个世界做一对交颈鸳鸯。
这条玉龙不单会在地上蛇形,还会腾跃到半空,张开血盆大口。白俄的子弹对它根本无用,伊万诺夫不敢投出手榴弹,地方狭窄怕伤到自己人。玉龙镇墓兽毫不留情地咬去哥萨克们的脑袋,它的尾巴也能轻易将人拍死。
伊万诺夫被尸变震慑住了,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尽管也垂涎于这满满一屋子的宝贝。三个人速速离开墓室,顺便拖走白俄人的尸体,怎能让这些强盗与公主共处一室?
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