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七十五章 姑获鸟之夏

安娜亲吻襁褓中的孩子,跪在唐朝小皇子的坟冢前。这里还埋葬着秦北洋的妈妈,九色的奶奶呢。她看着左手中指上的玉指环,同样来自这座坟墓下的地宫。女儿瞪着琉璃色的眼睛,小脑袋瓜子里若有所思。
齐远山说工兵已经选定营房基址,就在乾陵正南一里外,紧挨着奶头山。安娜看了一眼乾陵坟冢,巍峨的石头大山,遍布青青陵上柏,白云飘到山巅,仿佛戴上一顶白帽,苏东坡曾用“岭上晴云披絮帽”形容过。
已逾子夜,欧阳安娜听到孩子的哭声。
她们睡在营帐里间,工兵给她支起一张行军床,还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摇篮床,甚至有一个行军马桶,用屏风跟齐远山的卧室隔开。
无字碑上的字!
“我们心想这回出来干活,总不能空手而会吧?便又挖了乾陵附近的几个墓。唐朝的帝王陵周围啊,必定有给皇帝老儿陪葬的王公大臣与皇亲国戚。我们在一个月内,翻了方圆二十里内的百十来座墓。有的没能挖到墓道口,有的早就被盗了,还有的是骗人的空冢。真正挖出宝贝的,也就十来个墓吧。”
安娜喊出了他的名字。这个年轻的盗墓贼,这才认出安娜的琉璃色眼球,好像又回到达摩山上,禁闭他的山洞地窖之中。
她们这样子也不像盗墓贼,农夫指出方向,经过西汉薄太后的南陵,正对后方的终南山,一片荒野簇拥的高坡,便是白鹿原唐朝大墓。
“有没有盗掘过乾陵?”
当晚,欧阳安娜住在临时搭建的营房内。
两座高大的土阙跟前,并排列着两块气势恢宏的石碑——左边是高宗李治的述圣纪碑,刻着武则天亲自撰写的五千字碑文。右边那块则是女皇帝自己的无字碑。
“七月的雹子,砸得我们头破血流,咋们的大哥当场被砸碎脑壳。”说话的盗墓贼不过二十来岁,死到临头却无所谓,大概这行业就是高风险,早已做惯了亡命徒,“但我们不信邪,等到冰雹过去,又挖了一整宿,才掏出个碗口大的洞眼。突然,地下响起轰隆隆的声音。再一抬头,我们当中几个人就没了,泥土里只留下一滩水,我们吓得转头就跑了。”
落日照射坟冢荒草,关中平原与秦岭山脉历历在目,墓里的亡魂似在耳边呢喃,欧阳安娜抱着九色,念诵李商隐的绝句“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中元节的月光又出来了,欧阳安娜挣脱开丈夫,跌跌撞撞地穿过无字碑与翁仲,中间还摔了两跤,一口气爬上乾陵坟冢的山顶,就像爬上武则天的头顶心。
海女的两个小男孩,早就忘了同父异母姐姐欧阳安娜,却关心襁褓里的小婴儿——九色也看到了这两兄弟,咧开小嘴儿笑了,这两个男孩跟她可是有血缘关系的,按辈分算起来是她的舅舅呢。
齐远山并不怯场,他是经历过战场杀戮的男人,亲眼目睹几十名盗墓贼被乱枪打死,鲜血横流在唐朝无头石像面前。为了确保没有幸存者,士兵们再用刺刀戳入尸体后背心,才将死人拖走,扔到奶头山背后的乱葬岗,算是给女皇武则天殉葬了。
※※※
但对欧阳安娜与九色母女而言,来到乾陵的第一夜,注定将要改变各自的命运。
乾陵朱雀门外,矗立数十尊石人像,身着西域胡服,一律没有人头,这便是“六十一蕃臣像”。这些无头骑士面前,跪着几十个男人,五花大绑,鼻青脸肿。原来是一群盗墓贼,趁着兵和_图_书荒马乱,疯狂盗掘古墓。正好一支陕西本地的步兵团路过,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俘获。
“显而易见,但会是鬼吗?”
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一碑功成也是万骨枯。
齐远山身上藏着一支手枪,但在人群密集的场所不敢用,抓着安娜说:“别追了!”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马车艰难地爬上白鹿原,烈日下麦浪滚滚,晒得齐远山几乎要中暑。安娜兴致高昂,抱着闺女下车,向田里劳作的农夫打听,唐朝小皇子的坟冢在何方?
九色的外公是达摩山海盗头子,杀人无数的上海青帮老大。二十岁的欧阳安娜,深得乃父遗风,毫不畏惧中国空前绝后的女皇帝,反而骑到头上明目张胆地威胁。
庚子年,八国联军打破北京,慈禧太后逃亡到西安,什么大明宫、含元殿、兴庆宫、曲江池荡然无存,只见玄奘译经的大雁塔。齐远山与安娜在城里住了一夜,在北院门吃了回民的羊肉泡馍,次日便出了西安城墙。
怪不得,武则天的乾陵是唯一历经千年而未被挖开过的唐朝帝王陵。
整整二十年前的庚子年,二十世纪的头一年,秦北洋在这座大墓里出生。刚刚满月,他就离开白鹿原,走了一辈子的路,几乎环游了地球,终究没能再回到这里。而他撒播的种子,以这座大墓里的小镇墓兽命名的九色,刚满两个月的小女儿,却代替他回家了。
欧阳安娜怀抱着两个月大的女儿,仔细端详这座给女人歌功颂德的伟大石碑,似乎触摸到了一个伟大女人的体温。阳光洒在光滑的石板表面,显出金光闪闪的文字……
齐远山自言自语:“独乾陵可不近,近之辄有风雨。”
骑兵与工兵穿过两座山丘之间,踏上笔直的南北向神道。安娜和九色刚在白鹿原祭拜过唐朝小皇子,如今又来看他的爷爷奶奶了。八月盛夏,从上海到陕西,两千多里路,从二十世纪走到一千二百年前的唐朝,不虚此行。
安娜提着马灯,直接奔向乾陵神道,想到武则天的坟冢上去寻找女儿。齐远山紧跟在她旁边,让她稍安勿躁。但她不可能冷静下来,就像失去幼崽的母狼,如果现在给她一把刀,谁都可能被她砍死。
“她不是人。”
第一感觉是做梦?在一对奶头山下,女人的坟墓前,梦见女人的裸体?
盗墓贼哭丧着脸摇头,不是没想过挖乾陵,但无论用何种风水堪舆的方法,都无法判断墓道口位置。他们用了直接挖洞的土办法,没想到铲子刚落到土里,就感觉撞上了金刚钻,不是虎口震裂就是铲柄折断。
但在民国时代,司法反而退化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许多地方官与军阀,想杀就杀,毫无审判制度。眼前的盗墓贼们,昨晚刚被抓,今天就要插标游街,公开枪毙。无论主犯从犯,挖墓的还是放风的,一个活口都不留。起获的盗墓赃物,已被军官们私分了。刑场设在乾陵“六十一蕃臣像”跟前,要用盗墓贼的血祈求武则天原谅。这也是当地的传说,怕是乾陵一旦被挖开,便会有大灾祸降临。
武则天在无字碑里暗藏的天书?唯独向名为九色的小女孩开启?女儿伸出小手,指示妈妈去看看。安娜吃力地踮起脚尖,终于看清其中一行字——
“他们居然还活着!”安娜一边哄着孩子边说,“必须要除掉小木,他是个大灾祸。”
过了潼关隘口,便是关中的八百里秦川。四处盗匪横行,齐远山务必时时警www•hetushu•com惕。经过华山、渭南与临潼,平地上凸起一个覆斗状的金字塔——秦始皇陵,背后便是黑色的骊山。
惊慌地翻身起来,只见黑漆漆的营帐深处,亮起一对幽绿色的目光。来不及点亮煤油了,她打开放在床头的手电筒,竟照出个全身赤裸的女人。
骑兵下马,工兵安营扎寨,穿过这片血气冲天乱蝇飞舞的刑场,经过神道两边的石马、驼马、翁仲。但见那石马雕刻有翅膀,安娜想起女儿诞生前夜的梦,从戈壁月光下插翅飞来的小镇墓兽。
大伙儿面有难色,这可是中元节之夜,在武则天的陵墓周围找妖怪,可得有盗墓贼的心理素质。
喂完最后一顿奶,安娜将女儿放到摇床中。宝宝的小脚踝上,拴着个纯金的小猴子铃铛。这孩子属猴,据说能驱邪避灾。九色长得结实,从没生过病,比绝大多数男孩都壮。她是夏至日出生的,今天是阳历8月28日,农历七月半,满打满算也才67天。
安娜跌跌撞撞地爬下床,要把九色从怀孕少女的手里抢回来。但对方转身抱着孩子,直接撞破木板加固的营帐冲了出去。
两个小男孩,赫然是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弟,欧阳思聪的私生子,安娜记得他俩的名字:老大叫欧阳樯橹,老二叫欧阳连帆。
齐远山摘下北洋军官大盖帽,满头汗珠:“为什么他们也出现在这里?”
她跟着丈夫回到营地,工兵们已丈量出了大致范围。原本就是枯草乱石的荒野,北靠乾陵,南望开阔的麦田,风水学来说是块旺地,占有山川形胜之利。
最后,天上下了冰雹。
他拜访当地军政长官,带来直系大佬吴佩孚的亲笔信。陕西军阀混战多年,早已民穷财尽,只能向北京俯首称臣。没想到,军阀建议联络处设在西安城西北一百多里的乾县。齐远山问为何不在西安城内?军阀推说乾县形势险要,是控扼西北的要地。其实,军阀就是不想轻易交出权力,自然要将齐远山打发到穷乡僻壤,免得天天在卧榻旁打小报告。
他强行抓住妻子的肩膀:“你到底看清楚了吗?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安娜探出车厢说:“白鹿原!”
一个月后,盛夏的尾巴,欧阳安娜抱着两个月大的女儿,跟随齐远山乘火车去西安。
好像是秦北洋的声音诶?
齐远山无奈道:“北方话怎么说来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第一次到河南,在这武则天的神都,想必小镇墓兽九色的墓主人,终南郡王李隆麒也是在武周的洛阳宫里长大的。如今洛阳,早已不是唐朝景象,不过是座破败不堪的晚清旧城。
那个女人披散乌黑长发,肚子鼓胀,胸口有一对硕大乳房,一看就是孕妇,但容貌很年轻,甚至比安娜更小,也许只有十八九岁,面色煞白,目光是绿色的,仿佛是个死人。她从摇篮床里抱起小婴儿。九色虽小,但很聪明,知道什么是危险,立时哇哇啼哭。
极目远望关中平原的黑夜,山脚下的田野里,亮起星星点点的灯火,犹如夏夜墓地闪烁的鬼火,必是在四处搜索姑获鸟和小婴儿的骑兵和工兵们。
不可思议,抱着九色的孕妇,背后竟有一双翅膀,浑身长出灰色羽毛……却仍然保持少女容颜,乱发披在脑后,小婴儿的啼哭声中,她对安娜发出冷冷的微笑,扑扇羽翼,腾空而去。
字儿写得歪歪扭扭,一看就是没读过几年书,欧阳安娜哑然失笑。无字碑上原来有字,http://m.hetushu.com但并非唐朝人所写,而是后世的文人墨客与贩夫走卒来刷存在感的,想让自己的名字刻在武则天的纪念碑上,本意是想流芳百世,却一不留神遗臭万年了。
路过白鹿原,拜祭过唐朝小皇子的大墓,齐远山带着妻女进了西安城。
车夫遥指南方,不过几里地外,升起高旷的黄土台塬,左右环绕浐灞二水,犹如一个巨型坟冢,自秦岭与终南山北上,匕首般插入关中平原,黄天厚土,气势非凡。
海女身边的男子,白净削瘦的面孔,像农村戏班子里演小生的,唯唯诺诺的闪烁眼神……
八月末的烈日下,中原洛阳的火车站前,欧阳安娜、齐远山、小木、海女,四双眼睛彼此对望,都不敢相信会在这里相遇。
“乾陵?”车马颠簸的安娜脸上蒙着尘土,保护襁褓中的闺女,“可是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合葬的乾陵?”
欧阳安娜就要去追小木,差点忘了怀里还抱着女儿呢。小九色被这一声暴喝惊吓,当场哭了起来。海女羞愧地低头逃窜,带着两个娃儿,一眨眼没了影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士兵们摩拳擦掌,散开队形,但谁都不敢落单,以班为单位分头行动,荷枪实弹,以免遇上什么邪乎东西,比如白天刚被处决的那些死鬼。
齐远山仓惶地对天射出信号弹,想要照亮夜空,却是无济于事。七月半的夜,月光重新隐入浓云。
暗夜苍茫,脚底下的乾陵坟冢,隐隐发出某种奇怪的震动。地宫中的帝王亡灵,感受到了欧阳安娜的愤怒,胜过古往今来一切乱臣贼子与摸金校尉。苍穹刮起强劲的西北风,夹带大漠黄沙,似乎糅杂某个人的声音,从几千里外遥遥而来,飞虫鸣叫般模糊,又在耳边挥之不去。
齐远山不敢想象——万一这可怜的小女儿,秦北洋的遗腹子真的丢了,安娜会不会自寻短见还是彻底疯了?
“违令者当场枪毙!”齐远山掏出手枪,“找到孩子,全体人员奖励一万块大洋。”
古时候有个小伙子,在田野里看到六七个姑娘,各自脱下毛衣。他把毛衣都藏起来,但又被姑娘们找回来,穿上毛衣变成羽毛飞走了。但有一个姑娘,没能找到毛衣,便被小伙子娶为妻,还给他生了三个女儿。后来啊,她让女儿偷偷问孩子爹,才知毛衣藏在哪里?她穿上毛衣就飞走了。不久啊,她偷偷地飞回来,带着三件毛衣,分别让三个女儿穿上,结果她们都长出翅膀,跟着妈妈一起飞走,这就是姑获鸟的故事……
安娜抱着女儿躲回马车里,听到集体处决盗墓贼的枪声,惊得九色当场啼哭。她只能解开衣襟,将奶头塞入宝宝口中。
渡过几近干涸的灞河,灞桥早已无觅影踪,唯剩河边一排垂杨柳,便是古人临别相赠的“灞桥折柳”。齐远山已望见西安的东门城楼,一面硕大的五色旗迎风招展。
不必齐远山解释,正前方耸立两座小山头,形似少妇双乳,俗称奶头山。
当他放弃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中途退学,留在国内照顾妻儿,人人都说齐远山的前途被自己葬送了。但是权倾朝野皖系垮台,老段和小徐下野,突然给了他莫大良机。“北洋之龙”王士珍写信给吴佩孚,举荐干儿子齐远山,认为此子可堪大任。齐远山被任命为陆军部联络专员,军衔晋升为少校,赶赴西安筹建联络处,正是仕途飞黄腾达的重要一步
小木认定安娜怀抱里的孩子,必是齐远山的种。和_图_书他一句话都没说,拽住海女的胳膊,转身就往人群里钻。
齐远山不再说话,他也不便干涉当地民政。但他读过大清律例,“凡发掘坟,见棺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已开棺见尸者,绞”,老规矩,盗墓轻则流放天涯海角,重则处死,但可留全尸,毕竟盗墓侵犯的是死人而不是活人。但前清执行死刑有繁复手续,要经州县行省乃至朝廷层层审批,最后由皇帝御笔钩决,才能秋后问斩或绞杀。
齐远山最后一次看到小木是在日本,吉野古坟的徐福地宫里,所有人都认为这个胆大包天的小盗墓贼,在杀死长生不老的秦朝人徐福以后,被河童拖到水里溺死了。
“则天大圣皇帝!小女子欧阳安娜得罪了,请你听我一言——安娜熟读史书,对你了如指掌,钦佩仰慕有加。你是女人,你嫁给过两个男人,还跟别的男人上过床。你生过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你比谁都知道,宝宝就是妈妈的心头肉。今夜七月半,这孩子千里迢迢从上海来到乾陵,不是来给你做祭祀的牺牲品的,更不会惦记埋在你地宫里的镇墓天子。一千二百年来,无数人为你陵墓里的所谓秘密而灭亡,你的殉葬品多到连整座大山都埋不下,还不满足吗?姑获鸟是死去产妇怨念所化,我敢说跟你肯定有关系。请你救救我们母女俩,将九色还给我吧。我虽无以为报,但会发誓毕生给你守陵,让盗墓贼绝不敢近你一步。若你不把闺女还给我,我必动用西洋科学,用诺贝尔的炸药和推土机挖开坟墓,打开你的重重棺椁,将你死后的腐朽丑态,暴露于光天化日下,再砍下你的骷髅头。是时候让考古学家见识皇帝与女皇的真面目了。”
空中传来刺耳的哭声,那么大的声量不可能来自小婴儿,很快变成类似猫头鹰的哀嚎,闻之令人胆寒。
王小二到此一游
“好像小木就是洛阳人,世代盗墓为生,他必是带着海女回老家来的。海女也就罢了,干嘛要带着我的两个弟弟呢?”她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女儿,“算了,孩子离不开亲娘,我不计较了。”
“姑获鸟?!”
颠簸的软卧包厢,如在海上行舟,她给女儿喂着奶,遥望车窗外的风景。离开八月江南,水田里的晚稻像海浪连接天边,牧童骑在水牛背上吹笛子。经过南京、徐州,稻田渐渐变成麦田,金灿灿地要在毒日头下燃烧,小九色看得入了迷,就像看到一幅梵·高的油画。穿越大半个中原,在洛阳下车,陇海线暂时修到这里为止。他们准备雇佣一辆马车进陕西。
走出洛阳火车站,欧阳安娜看到个背影,瘦瘦小小的年轻男子,穿着灰扑扑的平民小褂,似乎在哪里见过?旁边跟着个少妇,夏天穿的衣服少,从背后就能看出迷人的身段,手里拽着两个剃光头的小男孩,大的四五岁,小的三岁左右。他们像一家四口,背着大包小包,刚下火车。
欧阳安娜追了出去,难道撞上了人贩子?可九色是个女孩啊,这年头谁来偷女孩呢?
“远山!远山!”安娜绝望地叫着丈夫的名字,“来人啊!”
不同于给丈夫树立的七节石碑,武则天给了自己一块完整的巨石,高若悬天,重达百吨。石料开凿已如蜀道难于登天,经过石匠简单加工,再要运下陡峭的山谷,穿过白鹿原之类黄土塬,再渡渭水,山川颠簸,将牺牲多少生命?
无字碑,不着一字。到底是功过留待后人评说?还是武则天自觉功德赫赫,已非任何文字所hetushu.com能言尽?
投鼠忌器。欧阳安娜恨不得自己也长出翅膀,变成怀孕少女那样的怪物。
军阀圈定的联络处,并不在县城之内,却是在城北的乾陵。
安娜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中元节。
安娜跪在六十一尊无头骑士面前,擦去脸颊上的泪珠:“姑……获……鸟……”
“小木?”
安娜抱着女儿加快脚步,绕到他们前面,先是认出少妇的面孔——东海达摩山的海女。
小九色爱看中原的风景,哪怕童山濯濯,黄沙遍野,黄土高坡上的窑洞里,衣不蔽体的饥民们奄奄一息。安娜把身上的粮食分给行将饿死的母亲和孩子们。自从民国建立,白朗义军杀得赤地千里,如今是旱灾、蝗灾与黄河水灾接二连三,更可怕的是北洋军阀的兵灾。
齐远山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回来,学会了日本军人的雷厉风行,抓着工兵连长彻夜开会,商讨营地工程方案,计划建设一座要塞。他预计在冬天前完工,北洋政府在乾陵驻军,下至西安,上至宁夏,西上兰州,东进陕北,足以监视西北军阀。至于他齐远山嘛,或许就能立足陕西,培养自己的势力,成为一方诸侯。
安娜重新泪流满面,以掌捶地数次,犹如击打武则天的头皮,口不择言地高声说——
※※※
无字碑首刻八条螭龙,动静相宜,鳞甲鲜明,错落缠绕。石碑两侧有升龙线刻。碑座阳面,线刻狮马相斗图,屈蹄俯首之马,昂首威武之狮——狮与马,欧洲常用的族徽。
“还给我!”
这不是梦!孩子的哭声连着母亲的心,揪心地疼啊。
齐远山想起秦北洋口中的乾陵秘密,传说中的镇墓天子以及无尽宝藏,就埋在眼前这座硕大无朋的陵墓下?
“站住!”
安娜已经抓狂,哭得呼天抢地。齐远山命令全体士兵集合,在方圆十里地内,搜索任何可疑的飞行物或女人,遇到农户就破门而入,把所有婴儿都抓回来。
在洛阳打尖盘桓了一日,齐远山雇到一辆大马车。妻女坐在车厢,他与车夫坐在车头,走上满是车辙印子的官道。翻过崤山的古战场,从新安到渑池,都是古书上的地名,直到气势磅礴的三门峡,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怪不得一路上不少人家在上坟烧纸钱,枪毙盗墓贼也选在今天,大概今天投胎转世更方便吧。睡在武则天的乾陵大门口,安娜整夜惴惴不安,害怕又会梦见谁?但一路舟车劳顿,她经不住疲倦,听着女儿的呼吸声昏昏睡去……
“传说为死去产妇执念所化,常在夏夜出没,抱着婴儿在夜里行走,婴儿哭声化成姑获鸟的叫声。古书上说,姑获鸟昼伏夜出,衣毛为飞鸟,脱毛为女人,喜取人子养之。一名天帝少女,一名夜行游女,一名钩星,一名隐飞。凡有小儿家,不可夜露衣物。”
齐远山虽年轻,但毕竟是北京特派的联络员,军阀派遣一支骑兵连警卫,加上工兵连,准备建造联络处的营房。渡过渭河,人马在烈日下走了三天三夜,才到了乾县。路上处处可见龟裂的田野,沟壑交错的黄土地,万里无云,水土流失。
小九色伸出萝卜似的小手儿,也向塬上指着,好像那里才是自己的故乡。
中元节的月光,照射着乾陵的奶头山,营地里的战马纷纷惊慌地嘶鸣,仿佛看见什么猛兽或怪物。
终于,齐远山冲出隔壁营帐,看到夜空中飞过一只大鸟。九色在天上啼哭,几个士兵正准备开枪射击,被他阻拦下来:“别开枪!你们会伤到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