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八十三章 欢迎来到修罗场

欢迎来到修罗场。
阿尔斯兰镇墓兽第一次被子弹击退,全身弹痕累累。马克沁机关枪的弹雨是一堵不可逾越的墙。倔强的狮子无奈地咆哮,唏嘘无法战胜二十世纪。它转身投入黑暗,地宫下敞开一个陷坑,将这尊镇墓兽整个吞没。
沃尔夫娜抓住秦北洋的胳膊:“秦,千万不要进去,伊万诺夫会杀了你的。这里又不是中国的古墓,对你来说一文不值。”
马克沁终结一切英雄。
真正的杀戮很短暂,不到一分钟,火光重新点亮,对面已竖起白旗。地上横七竖八着尸体,伊万诺夫奇迹般地毫发无伤,但手下的白俄人已损失过半,只剩下二十来人,还有不少挂了彩。中国士兵将他们缴械,五花大绑起来。
团长开了第一枪,地宫中枪声四起。死神的程序一旦启动,任何人都无法按下中止键。狮子的身躯虽然庞大,行动却如兔子般灵活,依次咬断人们的脖子。子弹打在身上,却仿佛击中坦克钢板,弹回去反而打死士兵。骑兵团携带了一架马克沁机关枪,但狮子的动作太过迅捷,还没来得及装弹,士兵就被爪子撕成碎片。无人能阻止这头狮子,它的牙齿与爪子如同绞肉机,眨眼将上百命士兵送入地狱……
秦北洋感觉蹊跷,看到一副巨大的铅皮棺材,酷似中国的帝王棺椁。士兵们撬开棺材板,用火光往下一照,却发现根本没有尸体。
话音未落,九色的鹿角迅猛分叉长大,变为一株张牙舞爪的参天大树,仿佛同时产生上百只爪子,让掠食动物无从下手。
九色准备再跟阿尔斯兰镇墓兽决一雌雄。
而在她的名字之前,就是这座坟墓的主人,俄国大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
阿尔斯兰开始咆哮,几乎震破活人与死人的耳膜。森林与草原之王的怒吼。沃尔夫娜缩在秦北洋怀里颤抖。九色毫不畏惧,面对狮吼,它发出了鹿鸣……
白俄上校吐出一口血丝,冷笑着说:“原来你们也是强盗。”
镇墓兽。
九色安然无恙,秦北洋盯着机关枪背后的伊万诺夫,不知该立刻跟他火并,还是感谢他击退了镇墓兽?
秦北洋感到一阵晕眩,急着要进入墓穴,缓解胸口燃烧的癌细胞。不晓得,这座三十多年前的俄国墓穴,是否具有中国古墓的气场?但也只得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话音未落,狮子的杀戮已近尾声,一口咬下团长的头。战斗告终,干脆利落。没有战马的骑兵团,全灭和-图-书于阿尔斯兰镇墓兽。
“是,卡佳。”
钻入地下之前,他仔细端详大理石墓碑——
“哎呀,你们已在俄国境内,不怕闯祸?”
秦北洋暮地惊出一身冷汗,团长命令往棺材里放下软梯,大队人马进入深井,只留几个人在此看守俘虏。
没有看到狮子,却有一座金字塔。
“只有你们两个知道这秘密,所以勾搭到了一起。”
狮子睁开了眼睛。
一座由人骨堆成的金字塔。
就像捕猎雄鹿、公羊、公牛之类的动物,狮子更喜欢于从背后袭击,这样可以避开可怕的尖角。食物链顶端的阿尔斯兰绕到九色身后,幼麒麟镇墓兽吐出琉璃火球……
“阿尔斯兰!”在新疆挖了十几年的老金识货,“这是本地人对狮子的称呼。”
犹如两只探照灯,放射炫目的赤色光芒。脖子开始转动,每根鬃毛都活起来,身体内发出轰隆隆的声响,犹如一架开足马力的蒸汽机,让整个地宫都传遍震动。
不是一根骨骸,而是不计其数的头骨、股骨、胫腓骨、手臂骨、肋骨……
墓碑上刻着普热瓦尔斯基的名言——“我要重新奔向荒漠,在那里,有绝对的自由和我热爱的事业,在那里比结婚住在华丽的殿堂里要幸福一百倍。”
枪声停息,空气中洋溢浓烈的硝烟味。
士兵们大多是文盲,搞不清文物价值,脑子里只想着两个字——黄金。
“但没人会想到去中亚,更不会想到人迹罕至的伊塞克湖畔,普热瓦尔斯基的坟墓。”
时间停止了,世界安静了,安静得只剩弹头爆破与弹壳坠地的清脆声响。
镇墓兽与镇墓兽的对视。
“好,我们暂时达成停战协议。”虽然秦北洋极不情愿,但他不想让小郡王和沃尔夫娜,还有无辜的老金白白送命,“卡佳,你可以回到他的身边去了。”
这是一个更大的地宫,黑魆魆地看不清底细。
“卡佳,我在西伯利亚,贝加尔湖畔,见到过一个穿着白色海军制服的男人,他在临终前说过一串名字——普热瓦尔斯基……卡捷琳娜……安德烈耶夫娜……沃尔夫娜……”
灯火通明之下,谁都看不清地宫究竟有多高?也许紧挨着伊塞克湖底?或者雪山已被挖空?究竟是什么墓主人,才能拥有如此宏伟的地宫?
“在坟墓里,所有人类必须互相帮助,而不是自相残杀。”
棺材不但是空的,而且是一口长方形深井,不知通往地狱何和-图-书处?火把投入下去,照出下面更大的洞窟。
九色的琉璃火球里吐出的军阵,不就是怛逻斯之战中的大唐精锐吗?
“妈呀,小鹿碰到狮子,这不是送死吗?”
驻扎伊宁的边防军,军官是个骑兵团长,率领三百骑兵越过边境,奉命前来保护国会议员小郡王。
操纵马克沁机关枪的是伊万诺夫上校。
他又对老金说:“多谢一路向导,但接下来会有危险,请你回新疆去吧。”
它惊讶于竟还有人活着?镇墓兽向前走了几步,见着九色的鹿角。
但阿尔斯兰从未见识过这种武器的厉害,依然勇猛地冲向喷出火舌的机关枪。
白俄美人低头啜泣,羞愧地坐倒在棺椁旁,捂着脸:“对不起,秦。但我对黄金不感兴趣。我的孩子,小康斯坦丁死后,我就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像随波逐流的浮萍,大雁身上坠落的羽毛……”
吃过许多个镇墓兽灵石,加上大量吞食有毒化学物质,九色的力量有了成倍增长,琉璃火球不断升级,喷射出一支唐朝火焰军队,与盘踞地宫的阿尔斯兰镇墓兽发生一场血战。
狮子看到了秦北洋。
二十世纪的死神在怒吼,子弹如暴风骤雨倾泻到镇墓兽身上。
沃尔夫娜高喊一声:“彼得!”
团长抽了伊万诺夫两个耳光,并用俄语提问,边防军长期与俄国人打交道,也学会了简单的俄语。
伊万诺夫冠冕堂皇地说了句理由,免得再跟秦北洋等人火并。
小郡王当即下令:“团长阁下,请率军进入墓穴,伊万诺夫匪帮就在里面,务必将其剿灭或俘虏。”
正恍惚间,身后响起一片嘈杂的马蹄声。小郡王与老金惊觉地举起枪,只见数百名蓝色北洋军装的士兵,打着中华民国的五色旗,难道是来收复失地的?
普热瓦尔斯基……卡捷琳娜……安德烈耶夫娜……沃尔夫娜……
幽光闪烁的深井洞窟之中,枪声仿佛鞭炮声。秦北洋决定去看看,攀着软梯爬下去。接着是小郡王与老金,沃尔夫娜也跟下来了。
九色警觉地竖着鹿角,如有必要,可以立即烧死这个白俄男人。但后面有人操纵马克沁机关枪,就像五十年后各自手执核武库的两个超级大国,无论谁先动手,结果都是全体毁灭。
墓室门并没有关死,秦北洋推开石门,只见一条宽阔的甬道,几乎可以并排奔驰几匹骏马,深入地狱般的世界。
这些年的风霜下来,他变得皮糙肉厚,纹丝不hetushu.com动地站着:“你是高尔察克的情人吧?他在临死前才会惦记你的名字。”
阿尔斯兰镇墓兽逃入了第三层地宫。
白俄美妇人的脸色一变,蹙起娥眉,后退两步:“你在说什么?”
沃尔夫娜尖叫一声,她触摸到金字塔底座,却不是石头,也不是夯土,而是骨骸。
秦北洋踩到地砖上,进入棺椁下的地宫。前方已乱作一团,到处是枪声与呼喊声,火光忽明忽暗,不时有流弹从头顶飞过。
“嗯,我承认。在西伯利亚,我带着可怜的儿子,无依无靠。我认识了高尔察克将军,念在我是沃尔夫男爵夫人的面子上,他给了我们母子许多帮助。为了报答他的情义,也为了我和儿子能在乱世中活下去,我成了海军上将的情人。”
※※※
幽冥般的光影浮动,血肉与肢体横飞的缝隙间,他看到了那张怪物的脸……
大家围拢过到地宫中心,火光照亮一尊硕大的狮子雕像。不知历经千百年,狮子金光灿灿,表面贴着金箔——就像紫禁城里的鎏金铜狮子。士兵们拔出刺刀,刮削狮子的金箔,甚至粗暴地用枪托敲击,发出清脆的金属回音。
沃尔夫娜的眼眶在发抖,看了一眼伊万诺夫,却选择留在秦北洋身边:“不,我跟着你。”
秦北洋拽着她卧倒,小郡王与老金也应声倒地,又吩咐九色不要变身。头顶已是枪林弹雨,耳膜几乎被枪声震碎,到处是中弹的惨叫声,血滴溅落在头上,地宫成了人间屠宰场……
正当幼麒麟镇墓兽与阿尔斯兰镇墓兽斗得两败俱伤,马克沁机关枪响了……
白俄人都是亡命之徒,他们原本被捆绑在上层地宫,悄悄弄断绳索,趁着看守士兵不备,夺取武器,将其全部杀死。伊万诺夫爬下软梯,看到镇墓兽之间的决战。他发现一台马克沁机枪,迅速完成装填,瞄准骇人的狮子,射出死神镰刀般的子弹……
他抽出十字弓,按住沃尔夫娜的后背,再次让大伙儿原地趴下。九色长出雪白鹿角和青铜鳞甲,变身为幼麒麟镇墓兽。
“不错,海军上将年轻时也是探险家,曾经横穿过北极。他知道普热瓦尔斯基墓里别有洞天,据说有魔鬼的保护,把黄金藏在这里才最安全。”
伊万诺夫喊出沃尔夫娜的名字,但她拧起眉毛不想再靠近。
突然,棺椁底下传来密集的枪声……
“错了,对白俄人来说,这座坟墓价值黄金万两。”
甬道很深,难道已是伊www•hetushu.com塞克湖底?越走越冷,犹如数九寒天,秦北洋胸膛里的癌细胞,仿佛被兜头浇了盆冷水,瞬间熄灭大半,只剩下烟雾腾腾。
事到如今,秦北洋索性说出了那个秘密。
李卫公西伐吐谷浑,李勣大破东突厥,薛仁贵东征高句丽,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
这一回的火球不同以往,不断喷发膨胀,岩浆沸腾般的爆裂声,炸出一团赤金色的蘑菇云,紧接着幻化出千军万马——身着明光铠的唐朝武士,步兵挥舞长柄陌刀,骑兵手执马槊圆盾,背后有弓弩手仰射,山呼海啸般地冲向阿尔斯兰……
秦北洋回头瞪了沃尔夫娜一眼,她摇头故作愤怒:“看我干嘛?”
“卡佳。”
“所以,你知道了五百吨沙俄黄金的秘密。”
小郡王困惑地问了一句:“他们说黄金是什么意思?”
沃尔夫娜当即抽了秦北洋一个耳光:“无耻。”
火把点亮整个地宫,在九色指引下,发现极其隐蔽的墓室门,建筑结构却是中国风格,很可能是汉人工匠所造。
团长也不含糊,全体士兵下马,子弹上膛,在甬道前头列队。还是小镇墓兽九色开道,秦北洋与小郡王一前一后,踏入墓道。老金与沃尔夫娜走在中间。
秦北洋重新上马,赶往伊塞克湖畔的普热瓦尔斯基墓,吩咐九色与小郡王做好战斗准备。
小郡王突然想起:“哎呀,我父王说过——当年普热瓦尔斯基路经鄂尔多斯,父王亲自接待,却认为此人是来猎杀中国的宝物,将他驱逐出了蒙古。”
秦北洋不知如何回答?伊万诺夫却是一脸无所谓,他的眼里只剩下五百吨黄金。
狮子吃掉无数个唐朝骑兵,大唐军阵岿然不动,以刀为墙,人马俱碎,前赴后继地冲击阵线。铁与火的较量,看得秦北洋血脉贲张,想起唐玄宗天宝十年,距此不过百里的怛逻斯城,发生过一场改变世界命运的战争——名将高仙芝率军七万与大食帝国远征军相遇,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帝国交锋,大战持续五天五夜,因葛逻禄部临阵倒戈,唐军受到重甲骑兵冲击而撤退。几年后的安史之乱,唐朝由盛转衰,西域渐次丢失。
“黄金在哪里?”
大家惊慌失措地后退时,狮子突如其来地袭击,张开血盆大口,咬下一个士兵的脑袋。
民国九年,1920年,十月。
匍匐在地宫角落的秦北洋,认出这尊金光闪闪的狮子镇墓兽。
小郡王在耳边絮叨了一嘴,秦北和_图_书洋想要揍他了:“可别小看了九色。”
沃尔夫娜咬着嘴唇,不知该作答?被绳索捆绑的伊万诺夫大声说:“我代替卡佳回答!沙皇俄国的五百吨黄金储备,掌管在海军上将手中,眼看白俄就要失败,他命人将黄金秘密运往中亚。他知道,西伯利亚铁路的那一头,有日本人和捷克斯洛伐克军团,都是些贪婪的豺狼虎豹,早就觊觎这笔价值连城的财宝。”
缓过劲来的秦北洋,仔细观察墙壁——并非古墓,用的是洋灰材料。一步步迈下台阶,前头有个宽阔的地宫,亮着几十个火把,传来嘈杂的俄语。
“这里有金子!”
十分钟前,骑兵团长下令点亮火把,就地搜索五百吨黄金。他不相信那么多的黄金,十几间屋子都堆不下,怎么可能找不到?
九色再度前驱,来到伊塞克湖畔,散落几十匹俄国马。还有两个白俄人在望风,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小郡王与老金已经开火,迅雷不及掩耳地将其消灭。
“什么话?你们若有危险,老金怎能临阵逃脱?”掘金大叔骑在骟马上,举起一支俄国快枪,“我在山里挖金子,也是打猎的好手,你用得着我。”
陡峭险峻的岸边,矗立一尊俄国军人的半身铜像。墓穴已被炸药打开,露出长长的甬道,伊万诺夫上校那帮人都进去了。
秦北洋同时指着伊万诺夫与沃尔夫娜的鼻子,真心为沃尔夫而感到悲哀。
尼科莱·米哈伊洛维奇·普热瓦尔斯基,曾多次进入中国探险,发现过消失的罗布泊,世界上一切野马之母,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普热瓦尔斯基野马”,简称“普氏野马”。他的探险成就在十九世纪是空前的,纠正了许多地图错误,搜集到大量兽皮和动植物标本。1888年,他在探险中病死于伊塞克湖畔,沙皇将这座小城改名为普热瓦尔斯基。
她在呼唤伊万诺夫的名字,白俄人慌张地回过头,北洋军已开了第一枪。
三年前,九色在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曾经被机关枪打成了筛子,吃一堑,长一智,它迅猛躲藏到角落,避开这些子弹。
大胡子团长哈哈大笑,操着甘肃河州口音说:“白俄盗匪流窜入中国境内的多如牛毛,来而不往非礼也!”
卡捷琳娜·安德烈耶夫娜·沃尔夫娜的嘴唇在颤抖:“你是故意跟着我来的吧?”
普热瓦尔斯基。
地宫中有许多破烂的古物,明显不属于普热瓦尔斯基的时代。原来这空空的棺椁底下,是一座真正的古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