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地下世界

第九十二章 楼兰古城

两个月前,小木带着洛阳盗墓村的小伙伴们,在关中挖了咸阳唐朝大墓,发现了上官婉儿与鬼子母神镇墓兽。盗墓比武大会,小木大获全胜,战败者狼哥做了镇墓兽的晚餐。
烧成灰,连渣渣都不剩。
他们看到一座活生生的城市,两千年前的西域,丝绸之路上的楼兰。
但他们并不是考古队员,也不是驼夫或武装护卫,更不是剑桥博士、北大教授与国会议员。
但来不及了。卡佳听到一阵清脆的关门声,她再回去敲打大门,铜皮铁钉的门背后,任谁也无法打开。
跨越戈壁而来的侍卫们,用最后的体力疾呼:“大汉使节,假司马,班超,拜谒鄯善王!”
“我们被困住了。”
小木们没得选,慌不择路地逃入黑漆漆的城门洞子。
穿过城门洞的瞬间,迎面而来阴冷的风,夹带腥臭之气。风里有嘈杂的呼号声,在秦北洋耳边嗡嗡直响,想起科拉超深钻井下的地狱之声。
卡佳也是,还有九色、幽神、俄国马,并不为这个时空的人们所见,更无法触摸。
好在这墓道高大,别说并排通行两人两马,就算是个骆驼队乃至大车队也毫无困难。
“九色!回来!”
九色辄然一惊,鹿角如春天的花儿绽开,四周响起胡琴,胡箜篌、琵琶、五弦、忽雷、火不思……无数西域古乐器的声响,就如秦北洋在喀什噶尔或叶尔羌听到过的本地歌舞,热闹、神秘而悠远。
说罢,他带着十二名年轻人,骑上十三匹骡子,暗藏快枪、铁镐、洛阳铲,告别盗墓村。
电影开场了。
胸口的暖血玉坠子又滚烫起来。
小木和他的盗墓贼们,沿着两千年的丝绸之路走到这儿,别无选择,必须横渡荒凉无人的大漠。
经过一道土垠,闯入罗布泊的核心区,一千五百年前的湖盆底部。到处翻翘着盐壳,透着令人心悸的灰褐色,下边是几尺厚的青灰色土层,再往下是洁白的盐花与咸水。
这是异域之人的故事,也会是秦北洋的故事吗?
三年前,白鹿原唐朝大墓的地宫,小镇墓兽曾把小木的手指头烧成了灰。三年后,它盼望着把小木整个人都烧成灰。
与其说是城门,不如说是隧道。
接着人声鼎沸,仿佛置身于一座超级大巴扎,还有骆驼和-图-书与骏马的嘶鸣,不时响起围观表演的掌声,姑娘们唱起各个民族语言的歌谣。
一队身着汉朝衣冠的骑士飞奔而来,几乎直撞到秦北洋胸口。为首的汉人风尘仆仆,貌似书生,腰间却佩着环首刀。
城门口,盘桓着十三峰骆驼,每一峰上都坐着个男人——这就是秦北洋在楼兰佛塔顶上所见的小黑点。
秦北洋茫然地站在两千年前的楼兰街道,看着四周熙熙攘攘,却无一个人注意到他?甚至有人从他的身体中间穿过,彼此却毫发无伤。
于是,他从背后抽出十字弓。
秦北洋很想调转马头,立刻退出这座古城,多年探访古墓的经验告诉他,此城有问题,绝对不可深入,但他不能抛下九色不管啊。
不,此时此刻,在两千年前的楼兰国,自己才是一个鬼魂。
茫茫大漠,一路所见都是雅丹地貌。毫无生命的风蚀土堆群,呈现万千仪态,有的像山丘,有的像古堡,有的像烽火台……
楼兰。
小木的手下都是年轻后生,最小的才十五岁,上面和下面的毛都还没长出来,是亲娘把这孩子交到小木手里,盼望跟老大升棺发财,往后也做个顶天立地腰缠万贯的盗墓英雄。
班超也是个大探险家,派遣甘英出使大秦——此大秦非彼大秦,而是盛极一时的罗马帝国,执政者正是图拉真皇帝。甘英穿过安息帝国,至波斯湾被阻拦而还,也可能到达了美索不达米亚。这是在唐朝以前,中国人走过最远的路,大汉国威已远播于整个欧亚大陆。
忽然,琉璃火球灭了。
秦北洋还记得阿幽的关照——他跟你说的任何话,一个字都不能相信。
西天的落日,犹如刚出炉的大烤馕,金黄色的焦香四溢,撒在所有人的脸庞上。
这是他的命中注定之地。
“真好听。”卡佳也跨上马背,北风吹乱她的金发,肌肤胜雪,“就像吉普赛人的歌谣。”
生在书香门第的班超却说:“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
德国大地理学家李希霍芬考证——洛阳才是丝绸之路真正的起点,经过西安、陇西河谷、河西走廊,过了明长城最西段的嘉峪关,西出玉门关,分为两条道儿。和*图*书一条道往西北,通往哈密与吐鲁番,唐朝以后几乎唯一的通道。另一条道儿,沿着雪山北麓与疏勒河故道,往正西方向而行,便是当年班超前往楼兰的路。
他命令盗墓贼们爬下骆驼,古往今来,没人骑着骆驼钻到墓里去的——骆驼镇墓兽除外。
沙漠中的大湖罗布淖尔,龙鳞状的水波底下,有条长长的尾巴扫过。
从此以后,班超纵横西域万里,据守疏勒国盘橐城,玉门关外一支孤军。他被朝廷任命为西域都护,受封定远侯,食邑千户,后人称为“班定远”。他使西域所有国家归附东汉,实现了投笔从戎立功异域的梦想。
骑在为首的驼峰上,裹着黑布头巾的年轻男子,他的皮肤白皙细腻,眉清目秀,就像唱戏的小生。这人的目光唯唯诺诺,仿佛宇宙天地万物都如此险恶。
班超之父班彪,就是一位历史学家,曾为《史记》写后传。兄长班固,子承父业,奉诏修成《汉书》。妹妹班昭,又在班固死后,奉诏入宫续修《汉书》以至完成。
从墓里带出的古书中,他翻出了班超之名——东汉投笔从戎的大英雄,从洛阳出发远行五千里到西域,第一站便是楼兰所在的鄯善国。
小木宣布了他的计划,招募自愿跟他去楼兰的后生们。有人害怕路远危险望而却步,也有人贪图传说中的无尽宝藏,哭着喊着要跟小木去冒险。
小木颤栗着注视九色琉璃色的眼球,仿佛听到这头“猎犬”心中所想。
但让秦北洋困惑的是——今天早上,明明是斯文·赫定的考古队先走的,而这座楼兰古城也是瑞典人在二十年前率先发现的,为何现在却没有他们的踪影?
攀爬在佛塔顶上的秦北洋,发现正南方有团黑烟笼罩,看起来颇有些诡异。
恰恰相反,或者殊途同归,他们是盗墓贼。
把骡子换成骆驼,备足淡水与干粮,他们在罗布泊的盐泽中跋涉了十来天,远远望见前方有团黑色烟雾。
卡佳慌乱地注视四周,一团漆黑什么都见不到,犹如被关进一座废弃的电影院。
真正的古城废墟,高耸的佛塔残迹。地上是残垣断壁,常年盛行东北风,古城被切割撕扯成一块一块的。卡佳下了马,抚摸徒存四壁的宫殿。她尖叫一声。m.hetushu.com秦北洋和九色都闯过去,只见半敞开的墓穴里,躺着一排乌黑的干尸,面目狰狞却保存完好。近乎木乃伊的古楼兰人,陈列在罗布泊的阳光下。
他看到了九色。小镇墓兽已经变身,黑暗中长出雪白鹿角,青铜鳞甲,吐出琉璃火球照明。
秦北洋原本灼痛的胸口,居然变得清凉下来。癌细胞像被浸入水中的火苗熄灭,再次神清气爽,浑身充满力量——这是他每次进入古墓才有的感觉,恰好跟正常人截然相反。
这倒让他看到了希望——这些天胸口又开始灼烧疼痛,肺癌的老毛病卷土重来,必须找到一座古墓延续生命。
不仅有吐火罗血统的楼兰人,还有峨冠博带的汉人、来自祁连山与青藏高原的羌人、大草原上的匈奴人、信仰拜火教的河中粟特人、传递健陀罗文明的大月氏人、皮肤黝黑的天竺佛教僧人,甚至罗马帝国的战俘奴隶……
海女泪水涟涟,两个原本姓欧阳的孩子,抱着小木的大腿,哭喊着“爸爸!爸爸!”
这回该去哪儿呢?小时候,老爹教会他算卦,这也是土夫子的边缘技能,但对确定古墓方位,墓道口距离,甚至动手的良辰吉时都至关重要。盗墓不止是体力活,更是个技术活,需要上知天文,下通地理,中达人情,乃至于经邦济世的人才,方能操此大业,否则不过是毛头小贼。按照二十世纪文明人的流行话来说,盗墓还得学习“德先生”与“赛先生”呢。
正当小木犹豫不决,骑在汗血马上的秦北洋到了。还有一个陌生的西洋女子,但最不陌生的是小镇墓兽九色。
为什么都要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而不要经验丰富的老土夫子?因为年轻人单纯愿意拼命,老家伙们油滑贪婪而且自私,做得出落井下石卸磨杀驴的恶心事,要是盗墓团伙里出了这种内奸,很容易同归于尽。
汗血马似乎不听使唤,向着大漠狂奔而去。
这些人都是鬼魂?
他点起火种,纵马向前奔去,连续走了好几里地,还是没有走出隧道,仿佛来到巴黎的下水道。
秦北洋看到了楼兰遗址。
光的另一头,是小木。
小木的爷爷年轻时,曾经跟在左宗棠西征大军屁股后头,出了玉门关,在西域流窜盗墓,险些在楼兰古国的hetushu.com罗布淖尔丧命。
不,这分明是墓道!
她叫英卡。
班超?
临行那日,亲娘送别儿郎,小媳妇送别新郎官,全村哭声一片。
这个彪炳青史的名字,秦北洋怎会陌生?“鄯善王”便是楼兰王。西汉时叫楼兰,东汉改名鄯善。
片刻后,汗血马与俄国马奔到目的地,再也看不到笼罩大地的烟雾,却平地生出一座巍峨的古城。
跨过孔雀河干涸的故道,不见一只飞鸟。低头看地,寸草不生。这才是真正的罗布泊,死亡之地。罗布人生活的世外桃源,不过是罗布泊在千年之后苟延残喘甚至回光返照的一小部分——用不了半个世纪,也会变成相同的荒原。
班超的梦想是丝绸之路。
忽然,楼兰古城中所有的光,灭了。
雅丹,由风塑造,铭刻着风的形状与尊严。
他爬上最高的佛塔,俯视整个楼兰古城,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也是残缺的美。
经过武则天的乾陵,他们带着上官婉儿墓里的金银财宝,回到洛阳。小木成了盗墓村的大首领,天下七大盗墓流派之一中原派的领袖,便是俗话说的“扛把子”。
秦北洋看到了小木。
如果说,刚才路过的楼兰古城是一具千年干尸,那么眼前这座城池就是一具新鲜出炉的死尸,并且即将变为行动的僵尸。
不仅算出时间、地点、吉凶,甚至还能算出人名儿,最后得出两个字:班超。
她在迎风高歌,面色苍白,泪痕已被风干……
此行万里迢迢,小木知道未必能活着回来。他将海女和两个孩子留下,代替自己统领盗墓村老小。
秦北洋呼喊几声没用,只得紧着马刺,催促幽神进入古城。俄国马上的卡佳,跟着他鱼贯而入。
最可怕的不是关门,而是城门洞子里根本看不到出口。
小木亲吻了海女的额头:“俺会活着回来的。”
难道考古队迷路了?
秦北洋闭上双眼,仿佛在汉代楼兰的水底世界,鱼虾在四周嬉戏,水鸟冲入湖中捕食,淤泥里浮起溺死者的骨骸……
这一晚,楼兰城里,将要发生一件大事儿,也将是班超伟大事业的起点。
原本的墓道两边,犹如拉开两道银幕。不知从什么角落,投射来电影放映般的光束。
即便是猎犬的形态,九色依然紧追不舍,跟着冲入城门http://m•hetushu•com洞子。
他随军出征西域,仅率三十六人抵达楼兰。他发现了匈奴使节,鄯善王可能背叛汉朝,班超召集三十六名勇士,饮酒高歌,夜袭匈奴营地斩杀使节,并将首级献给鄯善王,迫使其重新归附汉朝。
有人说,只有残缺的美,才是永恒的。楼兰是残缺的,所以,楼兰是永恒的。
他催促骆驼全速前进。来到近前,大伙儿都傻眼了,没想到是一座崭新的城市,好像城门洞里还会钻出荷枪实弹的军队将他们一网打尽。
“进城!”
秦北洋与卡佳都下了马,挽着缰绳而行。这一路经历无数古墓,白俄美人的胆量也被历练了出来。
秦北洋看到了几乎是活着的汉朝和楼兰。
爬下佛塔,秦北洋和卡佳骑上马背,带着九色前往黑烟之地。
小木是天生的盗墓贼,一天不掘墓就心里发慌,决定再干一桩大事儿。
秦北洋、卡佳、九色、幽神,刚刚穿越了丝绸之路南道,沿着车尔臣河而下,发现烟波浩渺的罗布淖尔,还有划着独木舟捕鱼的罗布人。
小木一声令下,带着他的盗墓贼团伙,驱赶骆驼闯入敞开的城门口。他已别无选择,趁着天还没黑,小镇墓兽无法吐出能烧死人的琉璃火球。
小木想起老爹的话——罗布泊有黑烟者有古墓。
他俩互相都是烧成灰都认得的,更别说九色了。
秦北洋看到独木舟上的楼兰女郎——十八九岁模样,双眼里有混血风情。
有支骆驼队刚刚离开,向着大漠而去,看背影像是考古探险队。秦北洋正要上马追赶,耳边响起悠扬的楼兰古歌。是个揪人心魄的女生,如泣如诉,仿佛在你的心窝子里凿了个洞。
小木用周易算了一卦,结果竟在洛阳以西五千里……
久居西域的班超,年老后思念家乡,妹妹班昭也给皇帝上书请求召还哥哥。班超在西域三十一年,等他回到京城洛阳,却在故乡被当作胡人——据说大漠的风沙改变了他的皮肤和眼睛的颜色。
最后,他集齐了十二个小盗墓贼。
而在那团黑烟附近,还有一个个蚂蚁般的黑点……那是考古探险队的骆驼与人。
天敌与克星来了!
小木也看到突如其来的两匹骏马,以及马背上的秦北洋。
秦北洋大喝一声,乌黑的汗血马高高抬起前蹄,连续嘶鸣数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