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一章 永泰公主

秦北洋拍了拍九色的脑袋,抽出唐刀,放慢脚步,小心翼翼。他能看到前头影影绰绰的灯火,必是前面那一批土夫子。
渭河南岸有片平地凸起的黄土塬子,秦北洋发现一座诸葛亮庙,才知这是五丈原。《三国演义》第一百零四回,他不知读过多少遍。渭河对岸那座山,应是司马懿驻军之地,与诸葛亮的五丈原隔河对峙。丞相禳星续命,竟被魏延破坏,由此星辰陨落。
永泰公主?
她们已寂寞了一千两百年,难得见着异性,春心荡漾,极尽诱惑亡命之徒。盗墓贼们彻底懵圈,陷入活色生香的幻景,宁愿沉溺而不可自拔,就如《红楼梦》里照着风月宝鉴而亡的贾瑞。
然后,半人半鸟的怪物看到了秦北洋。
这座唐朝大墓之中,有着结构复杂的天井、甬道、便房、墓室,象征墓主人生前居住的重重宫殿。到处是鲜艳夺目的壁画,似乎一千两百年来从未褪色——硕大的青龙、白虎,身穿明光铠战袍,腰佩宝剑,手执斧钺的武士,想必是武则天年代的宫廷仪仗队。
民国十年,1921年,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年。
乾陵前方有一排围墙和营房,高高飘扬的五色旗,仿佛是一座军营。
地宫后室。
九色不想放过她,恐怕因为某些镇墓兽具备自我修复功能,错过这个时机就会遭到惩罚。当它要往墓主人所在的后室追去,却被秦北洋一把叫住:“等一等!”
汉字隶书镌刻在正方形的石碑上,开头两行大字——
秦北洋想起自己身患绝症,必须频频深入墓穴才能活命,不也是另一种“禳星”?
秦北洋喘息着抓起身边的唐刀,他再一次梦到白鹿原,梦到九色守护的地宫,梦到棺椁里的唐朝小皇子。
终于,侍女与盗墓贼们的联谊晚会告终,接下来是风月宝鉴的杀戮场。
也许是——镇墓兽?
秦北洋发现头顶有个盗洞,土里埋着一具早已朽烂的直立枯骨,旁边有把铁斧,四周散落金银珠玉。从死者残留的衣物来看,也许是五代十国时期,也许是宋朝初年。
永泰公主,李仙蕙,也是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女,墓志提到的“皇上”应是唐中宗李显,著名的韦皇后和_图_书所生。她跟白鹿原唐朝大墓里的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属于堂姐弟的关系,都是武则天的孙子辈。
秦北洋与九色潜伏在墓室门口的阴影中,凝神观察墓室深处,渐渐飞来一个影子……
这个除夕夜,终于有了放鞭炮过年的气氛。
白雪皑皑的黄土高原心脏,秦北洋从一座古墓中醒来。漆黑了两千年的汉墓地宫,亮起一双琉璃色目光。接着是九色的脑袋,雪白鹿角,金色鳞甲,它用鼻头撞了撞主人的额头,让他从漫长的梦中还魂。
太常少卿兼修国史臣徐彦伯奉勅撰
不,她就是镇墓兽,岂有镇墓兽怀胎生子之理?
像一只扑扇翅膀的大鸟,却没有尖嘴的鸟头,倒是披散满头长发,还有一具女人的胴体。幽冥般的鬼火穿梭,照出胸口一对巨乳,比之文艺复兴大师笔下的欧洲女性人体不遑多让。但她只有丰乳肥臀,而无蜂腰与曼妙的身材,肚子鼓胀,宛如怀胎十月的孕妇。
过了五丈原,关中雪野,白鹿原不远了。
他在丝绸之路上继续行走,汗血马迎着风雪东行,离开兰州,经过古时的陇西郡,路过祁山、街亭、天水等等《三国演义》里常见的地名,看到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大散关,终于来到八百里秦川。
《新唐书》说永泰公主与驸马是被祖母武则天缢杀的,《旧唐书》记载更狠,女皇将三个孙辈交给他们的父亲李显处置。曾做过大唐皇帝的李显,在老娘的淫威下胆战心惊,居然咬牙将儿子、女儿、女婿一并勒死,以保全自己性命!
她开始狂暴地飞翔,不断扑扇两扇翅膀,地宫前室壁画上的侍女们,纷纷为她露出悲戚的神色。她也无法理解,为何这座坟墓之中,竟会出现一头外来的镇墓兽。
他不可能钻入武则天的乾陵,一千两百年来谁都没能钻进去过。传说中的镇墓天子,就埋在眼前的大地下。
几年后,神龙政变,中宗李显复位,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被处死。当年枉死的李重润被追封“懿德太子”,李仙蕙被追封“永泰公主”,死后极尽哀荣,她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坟墓被冠之为“陵”的公主,规格等同于帝王。
此起彼伏的m.hetushu.com惨叫声中,盗墓贼用铁锹与棍子招呼到她身上。但这半人半鸟的怪物,犹如铜墙铁骨,丝毫都没有受伤,轻描淡写地抬起胳膊,就敲碎了几个人的天灵盖。少顷之间,地上全是鲜血与尸体,还有段落的胳膊与肢体。
九色毫不留情地用鹿角向她刺去,而她在半空中左右翱翔飞舞,既像鸟儿,又像蝙蝠,还像蝴蝶。她能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甚至躲避琉璃火球,让人联想起四翼天使镇墓兽。
农历辛酉年除夕,大雪覆盖的田野一片萧瑟。这年又闹了大饥荒,沿途村庄添了座座新坟,遗体弃于荒野,与其说是辞旧迎新的春节,不如说更像清明节。
终于,秦北洋穿过刚被打开墓室门,来到宽阔的墓前室。一片火光照亮之际,不计其数的人影,有公元二十世纪的盗墓贼,也有公元八世纪的唐朝侍女。这些男男女女,全都惊骇地彼此看着对方,仿佛各自见到了鬼魂。
她有一张少女的脸,十七八岁的颜,苍白如死人的面色,目光微微发绿。她的背后有一双翅膀,像是老鹰也像水鸟,背后与腿上布满羽毛,究竟是人?还是鸟?
半人半鸟的怪物,胸口多了三个洞眼。她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发出愤怒的咆哮。少女的尖叫,几乎震碎秦北洋的耳膜。中国旧火器的毛病是装填太慢,老盗墓贼手忙脚乱地往三眼铳里撞火药和铁砂,还没来得及点火,脖子已被怪物的双手拧断了。
在二十世纪的文明入侵中国古墓之前,镇墓兽的唯一天敌,还是镇墓兽。
似有音乐响起,侍女们从壁画中下来,上着披贴、下穿长裙,腰束锦带,缀有荷包,脚穿如意鞋,或捧壶,或托盘,或弄花,或拱手,或对话。她们翩翩起舞,回到墓主人生前的夜宴,体态丰盈,酥胸半裸,玉体横陈。
和田暖血玉又热了,秦北洋翻身下马,捂着胸口,翻腾灼热,癌细胞卷土重来。
秦北洋发现了墓志铭。
他想顺道先去一个地方——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合葬的乾陵,白鹿原唐朝小皇子,正是这两位墓主人的小孙子。
不过,这墓志里却是这样写的——
剩下最后一个盗墓贼,白胡子的老家和图书伙,这辈子挖过的墓比吃过的馒头还多,他从袖子管里掏出一支三眼铳——晚明流传下来的北方骑兵火器,如今在农村用来放鞭炮驱鬼魅。
严格来说,这不是永泰公主墓,而是永泰公主陵。
大唐永泰公主墓志铭
他跟小镇墓兽九色探入墓道,灼烧疼痛的胸口有了反应,仿佛浸泡在王母娘娘的瑶池,闻到坟墓里的朽烂味,如沐春风……
掠过前几行的繁文缛句,直接看墓主人的身份——
秦北洋发现被挖开的墓道口。这伙盗墓贼有些经验,没从封土堆直接往下打入地宫,而像考古队那样顺着墓道进去,会得到更多的金银财宝,这可是一项技术活。
1921年,除夕夜,乾陵东南十里外,无名唐朝大墓。
必须找个墓。
幼麒麟镇墓兽吐出琉璃火球,如同流星飞弹,击中了她的肚子。秦北洋看着有些心疼,仿佛打中其腹中的胎儿。
日暮时分,遥遥可见两座乳头般的山丘,中间一条司马道,通往金字塔形的高大山峰。
他又长了一岁,二十一岁的年纪,霍去病早已马踏匈奴攻略河西,李世民亲临战阵统一天下,再不济做个小农民,也已是几个娃娃的爹了。
永泰公主十五岁时,嫁给武承嗣之子武延基。而这武承嗣是武则天的侄子,公主与驸马也是远房表兄妹的关系。此时,武则天宠幸高颜值的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权倾朝野,秽乱纲纪。中宗长子李重润,永泰公主驸马武延基,私下发了几句牢骚。谁知这私人谈话,竟被密探报告给张易之兄弟,又传到女皇的耳中。
怀着这样的复杂情绪,秦北洋一步步走向后室,就像走向自己的家。里面有许多哥哥、姐姐、嫂嫂、姐夫,还有叔伯、舅父,甚至爸爸与妈妈……
“公主讳仙蕙,字秾辉,高祖神尧皇帝之玄孙,太宗文武圣皇帝之曾孙,高宗天皇大帝之孙,皇上之第七女也。”
壁画恢复原貌,原来真是幻景,经验丰富的土夫子们,纷纷互相抽打耳光,如何会中了这种障眼法?眼前那半人半鸟的怪物,也被他们认为是幻觉,便大摇大摆往前走去,结果正好撞在半人半鸟的乳房上。
殊不知,镜子正面是美艳动人的王熙凤和图书,镜子背面却是夺命的骷髅。
这伙经验丰富的盗墓贼全灭。
年老色衰的老奶奶,竟是对花样美男无解的颜控,丝毫不顾祖孙情分,将孙子李重润,孙女永泰公主,孙女婿武延基,三个少男少女召入宫中,当场毙于杖下!呜呼哀哉!
她伸出纤细的双手,轻松地抓住一个盗墓贼的脖子,手指头微微收缩,便拧断了颈椎骨,整个脑袋耷拉下来,当场气绝身亡。
一声少女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巨大的地宫,犹如卸掉了她的一条胳膊。她坠落在墓室地砖上,翻滚挣扎,躲过九色的琉璃火球与鹿角,飞快地退入地宫后室。
意思大概是驸马先行遇害,永泰公主受到惊吓,悲伤欲绝而早产,“珠胎毁月”而死,芳龄十七岁!
老盗墓贼抓着木柄,铳管内早已加了火药,装填钢球和碎铁砂。猛烈敲击火帽,三个铳管轮流射出铁砂,犹如最原始的加特林机关枪。
她来了。
少女的容颜变得无比凶恶,犹如尸变的厉鬼,盗墓贼们吓得魂飞魄散,才晓得她可不是幻觉,而是古墓里真正的怪物。
天刚擦黑,秦北洋无意掘墓,只想找到盗洞钻进去。不过碰巧,封土堆前,有人打着马灯,影影绰绰的。这大年三十,除夕之夜,半夜跑到古墓上来的,不是盗墓贼又是什么?
她再次发出恐吓的咆哮,伸出指甲锋利的双手,就要刺破他的颈动脉。这时候,九色的鹿角飞速生长,正好挡住她的双手,并发出金属碰撞的火星。
※※※
她还不失时机地攻击九色,用羽翼的锋利边缘,也用尖刀般的手指甲,几乎剥落幼麒麟镇墓兽的青铜鳞甲。
秦北洋喘息着蹲在地上,反手握着唐刀,锋刃上充满热流。再抚摸那半块翅膀,表面都是鸟羽,内里骨架却是钢铁,似乎还是中空结构的钢管,因此份量不重,否则很难飞起来。
三声巨响过后,一片刺鼻的火药味……
就当兽与兽的决战同时,秦北洋觑准时机,挥舞唐刀,飞身跃起,使出“五禽戏”绝学——其中有一“鸟戏”,模仿鸟类的动作,轻盈飘逸,犹如苍鹰击于殿上,直接击破半人半鸟的防线,一道劈下半边翅膀。
他悄然走入斜坡墓道,九色变身为幼麒麟镇和-图-书墓兽,吐出琉璃火球照明探路。白天疼痛欲绝的秦北洋,已恢复八成体力。他发现排水的雨道,说明此墓的结构精良。进入地下天井,两侧有八个便房。秦北洋一一探望,放满各种唐三彩马、骑马俑、胡骑俑、武士俑等等,保存相当完整,其色彩之鲜艳,造型之精巧,叹为观止。盗墓贼没有破坏或盗取,说明是老道的土夫子,耐得住性子,务必先破棺材,再依次往回取走财物。否则带着财宝往里走,反而是个累赘,逃命都走不快。
九色的琉璃火球,率先照出墓室上方的穹顶。秦北洋揉了揉眼睛,惊觉怎么看到了满天星斗,难道地宫敞开成了露天深井?
她还是唐朝小皇子李隆麒的堂姐,几乎同样年龄——她就是上辈子的小姐姐?
他躺在硕大的梓木棺材里,身边睡着唐朝小皇子。他是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睿宗李旦的第六子,少年夭折的李隆麒。两个少年,睡在同一副棺椁,脸对着脸。他看着他,就像照一面镜子。他看到自己的皮肤白皙细腻,缀满珠光宝气的陪葬品。他睁开双眼,放射出刺穿棺椁的耀眼光芒……
“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槐火未移,柏舟空泛,珠胎毁月,怨十里之无香;琼萼凋春,忿双童之秘药。女娥篪曲,乘碧烟而忽去;弄玉箫声,入彩云而不返。呜呼哀哉!以大足元年九月四日薨,春秋十有七。”
也许,这伙盗墓贼闯入地宫,结果分赃不均而内讧。
秦北洋让汗血马在外围候着,他跟九色无声地摸过去。两个穿着棉袄头戴瓜皮帽的男人,正在坟冢前抽烟袋,脚边放着好多掘墓的工具,显然是在外头望风的,大队人马已下去了。他飞身而起,以掌为刀,左右手同时击中两人脖颈——他的动作干脆利落,不给对方任何反抗之机,又不会致人于死命,只是短暂昏迷过去。
不过,乾陵周围有许多陪葬墓,两个太子,三个亲王,四个公主,八个大臣。九色自然明白主人心思,带着秦北洋来到茫茫野地。一座破败荒冢,前头列着一对石狮,两对石人,还有一对几近坍塌的华表,显然有王家陵墓的规模,设计与雕工都是盛唐的风格。
也许,他们撞上了镇墓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