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九章 三刺客

“娇娥专程从暹罗大城府曼陀寺求来的宝物。暹罗南传佛教大师,找到胎死腹中或夭折的婴孩,死后七天用火烤干,符咒锁住三魂七魄,再用七七四十九天念咒开光,一百零八天经文加持,可保大人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阿幽继续用广东话说:“阁下深得人心,众望所归呢!我们三人回去,必将在刺客联盟内广为传播。太白山的新主人,乃是英明神武的奇男子,定当统帅中国的刺客扭转乾坤!”
“是日,娇娥我尚在南洋;阿道夫正被法国占领军通缉,避祸于俄国;迈克尔虽在巴黎,却因受伤而错过了刺客联盟大会。”
林娇娥适时地将阿海的话翻译成英语,秦北洋装作很努力地听懂,却用德语回答:“德国战败以后,成了英法两国的盘中餐,必须打倒凡尔赛体系,让世界重回正义。”
“古曼童?”
“那是当然,差点就让他给溜了,幸好我一箭射中他的大腿。”阿幽拍拍小木的担架,看到他惊恐万分却又无法表达的眼神,“我想,阿海大人,您如此看重这个人,要的恐怕不是一具尸体,也不是一个缺胳膊断腿的残废。我便给他养伤,上了夹板,将这份贺礼完完整整地送到您手中,但愿您喜欢。”
“多谢娇娥姐姐的这份大礼,这个小木——正是阿海梦寐以求之物,也是我们刺客联盟获取镇墓兽,打开女皇武则天乾陵,乃至于秦始皇陵的无价之宝。”
走下狂风乱作的拔仙台,之间一座坚固的城门洞子,门上刻着三个大字:天朝门。
“刺客联盟与工匠联盟乃是一对世仇,两大秘密组织自中世纪起争斗六百年。可惜,如今刺客联盟四分五裂,工匠联盟却是如日中天——他们掌握了天下的财富,又控制了匠人与科技,犹如横行全球的西洋列强。而我们这些刺客,像是被逼到墙角的中国武术家、印度瑜伽高手、美洲印第安人、骆驼上的阿拉伯人。”
宝座上有一男人,年约三十许,身着夏日薄纱襌衣,显出发达的胸肌,右脸有一道蜈蚣般的刀疤。
阿海只是微微点头,也不晓得是否听懂了?
他认出个身着汉服的少年,十五六岁,身材http://www•hetushu•com瘦长,唇上冒出绒毛,肤白俊美,头扎发髻,差不多是棺椁里的唐朝小皇子的年纪——他是少年中山。
太白山中景观,俱以海拔高度呈现垂直变化,自下而上为栓皮栎带、锐齿栎带、辽东栎带、红桦林带、牛皮桦带、巴山冷杉带、太白红杉带、高山灌丛草甸带,直到寸草不生乃至终年积雪的山顶。
阿海面向“阿道夫·卢森堡”抱拳:“好家伙!此物用于刺杀,成功率与逃脱率都会大大增加。多谢德国第一刺客相赠。”
阿海颔首道:“三位请平身!本人早已听闻过三位的大名,俱是刺客联盟的中流砥柱,今日得见,太白山蓬荜生辉,阿海三生有幸!”
“天使”迈克尔用英语说:“美国迈克尔,代表刺客联盟北美众兄弟,恭祝太白山新主人登基!”
小木睁开眼睛,看到阿海右脸上蜈蚣般爬过的刀疤,当场吓得魂飞天外,正要尖叫却发不出声音,果然是“借用你的性命”呢。
天下的争夺,其实是地利的争夺。占据两个地利,便能夺取天下,一是西北关中,二是东北幽燕。五代十国之前,西北占优;之后,东北占优。唯一例外,明太祖朱元璋以江淮为基地,定都南京,统一中国。
这些人都是刺客!
阿幽从包袱里取出个小佛像,颜色颇为鲜艳,却是个孩童的形状,面容与颜色古怪,看着有些诡异,在大殿中散发一股奇异的香味……
秦北洋细细读这两句楹联,觉得不伦不类,更像落草为寇的山大王。
美国第一刺客的扣篮英姿,如黑色闪电掠过太白山,中国刺客们目瞪口呆,却不明白这又算是劳什子的礼物?
话音未落,秦北洋取出一支手枪,惊得刺客们纷纷护卫在主人面前。他摊开双手用德语说:“阿海大人,本人为您带来一份贺礼——无声手枪,德国克虏伯公司最新产品,无声无息之间,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
经过翻译,阿海点头道:“工匠联盟幕后支持着凡尔赛体系。当初在巴黎,我们前去刺杀三巨头——美国总统威尔逊、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法国总理克列孟梭,可惜功和-图-书败垂成。”
太白山,秦岭主峰,海拔3771米,骑在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上。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披着栗色须发,垫高鼻梁,蓝色眼球,眺望云海上的太阳,重返“天国学堂”。他现在不叫秦北洋,而是德国第一刺客——阿道夫·卢森堡。
“镇墓兽?”
“嗯,他自己拼命叫救命闹的,过几天就应该好了吧。阿海大人,依我看,最好让他先休息,别把这盗墓贼的小命给折腾掉了。”
眼见自己成了贺礼,小木挣扎几下,喉咙里还是咕噜咕噜的,阿海看出端倪:“他哑了?”
他为何在宝座之上?阿海的目光扫过秦北洋、阿幽与迈克尔,幸好假扮成南美洲神兽的九色最为抢眼,让阿海饶有兴趣地观赏它的尊荣。
“这家伙很贼,你们能抓住他,也属难能可贵呢。”
秦北洋极目远眺,北望秦川,渭水如带,阡陌纵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历历在目;东西两边,皆是连绵不绝的秦岭,南方却是重峦叠嶂的汉中盆地。
说罢,她牵来那匹白马,担架床上躺着右腿打着夹板的年轻男子。
“阿海大人,林娇娥先代表刺客联盟南洋众兄弟,献上一件小礼物,以示敬意。”
台上有座石头堆砌的古庙,九色第一个跳上石头之巅,宛如一尊吞吐天地日月的羊驼神兽。拔仙台,鹤立鸡群,群山众星捧月,正如杜工部所说“会当临绝顶,一览群山小”。
九色第一次爬上太白山,仿佛秘鲁安第斯雪山上的大羊驼。光秃秃的山脊,到处是棱角状砾块。大爷海又称大太白海,还有二太白海与三太白海,都是水平如镜,清鉴毛发,深不可测。最大的水面是玉皇池,烟波浩渺,不逊于王母娘娘的瑶池,典型的冰斗湖和冰蚀湖,都属于第四纪冰川的遗迹。
“现如今,我既已是太白山的主人,统领中国境内刺客,理所应当,担负起复兴刺客联盟的重任。中国的镇墓神兽,既能守护墓主人的亡魂,也是顶级的‘灵魂机械体’。镇墓兽的秘密,被工匠联盟追寻了数个世纪,若是让他们捷足先登,我们必将重蹈六百多年前阿萨辛的天国花园被蒙古铁骑毁灭的和*图*书覆辙。”
轮到“天使”迈克尔了,他从木箱里取出一只篮球,又取出一个篮筐,走到大殿外的广场,命人支起两个木头柱子,中间一块大木板。他将篮筐装在木板上,成了个简易的篮球架。
秦北洋也单膝跪地,直接说德语:“德国阿道夫·卢森堡,代表刺客联盟欧洲众兄弟,恭祝太白山新主人登基!”
“阿幽遭此意外,实乃太白山之不幸!刺客联盟之不幸!天国家族历经磨难,至此已然断绝,再无一个继承人。阿幽小主生前立下规矩,由我阿海继承主人之位,太白山诸位老兄弟皆可作证!”
“太遗憾了!”
秦北洋已深入虎穴,来到刺客们的老窝。这不正是十二年来,他一直梦想要完成的誓言吗?手刃刺客,直捣黄龙,为养父母报仇雪恨。
对了,秦北洋的杀父仇敌——刺客老爹也不见了……
阿海击掌三响,大殿外响起急促的鼓声,犹如古时六军汇聚,千军万马出征。不断有人进入大殿,有十几岁的少年,也有青壮年,还有五六十岁老者。他们或着宽袍大袖,或一身劲装,或长袍马褂,仿佛唐朝人、明朝人、清朝人、民国人聚集一堂。
“娇娥收到您广发天下的电报,便从南洋万里迢迢而来。阿道夫与迈克尔走过的路比我更长,既为恭祝您的登基,也是来拜谒刺客联盟远东大圣殿,半个世纪以来,在全球刺客界声名显赫的太白山。”
没有发现“天国学堂”的孟婆,也没有“镇墓兽猎人”老金,更没有仙风道骨的“鬼面具”老师——这些人都去哪儿了?
他故意大声用德语回答,让身后监视的刺客们听到。
“三位贵宾,你们是如何得到小木的?”
下面那些刺客纷纷附和:“阿海大人,忠心耿耿!功夫高强!行事果敢!立下大功无数!理当继承主人之位!”
这张眉清目秀的白皙面孔,绝对不会认错——阿海曾为他画过许多张毛笔白描的画像,在刺客联盟内部流传,务必将他捉拿。太白山的刺客们,也去过河南洛阳的盗墓村,却总是与小木擦肩而过。
三名不速之客,自两侧台阶而上。金丝楠木支撑的大殿中心,黄金屏风宝座,上和_图_书方匾额“太平一统”,左右立柱上有两联大字——
“三位有心啦!阿海感激不尽!原本我太白山,乃是天国家族世袭为主人。但在三个月前,发生一场意外,我们的主人阿幽,因为勤于练习刺客之道,不幸坠落悬崖,香消玉殒!”
风云突变,湖心升起一缕青烟雾气,渐渐成为一根上接苍穹下接山顶的雾柱。少顷,雾气已布满湖面,天昏地暗,谷底传来轰隆巨响,仿佛砍伐柏木红松之声……
有人翻译了这段话,将这把枪拆卸成零件,确认并无暗器或炸药,这才交到阿海手中。原来他也懂枪,重新拼装回去。装上一发子弹,对准大殿外面,扣下扳机。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只有子弹飞出枪膛的硝烟。百步之外,击中牌坊上的一块瓦片,坠地砸得粉碎。
这位美国黑人首先表演运球,接着三步上篮、立定罚球、三分线外远投,最后飞身灌篮。
迈克尔胯下运球同时说,美国的刺客们,都是通过打篮球来练习刺杀的速度、协调性以及爆发力,这才是实打实的真功夫,比之中国功夫,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俩的身后是美国第一刺客,肤色黧黑的“天使”迈克尔——唯独他不是山寨的。
“感谢三位美意!”
真正的阿幽伪装成南洋林娇娥,面露悲戚之色。秦北洋心中思量,这小妮子当初以精湛演技欺骗了他和安娜,又在北京房山云居寺欺骗徐树铮,赚得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如今还有这番表演,真是可怕!
装扮成中年贵妇的阿幽,单膝下跪,双手抱拳,说出一串标准的广东话:“南洋槟榔屿林娇娥,代表刺客联盟南洋众兄弟,恭祝太白山新主人登基!”
竟然是阿海!
秦北洋用眼角余光扫射——众人之中,唯有少年中山一声不吭,敢怒不敢言,尚保持孩童的赤子之心,不像大人们做了墙头草的应声虫。
“阿海大人,刚才几件礼物全都不值一提。我们上山之前,总想着要有一件真正有用的贺礼,便想起太白山在外张贴传播的关于小木的画像。我们便去了一趟洛阳,设计将这盗墓贼的首领擒获。”
据说,拔仙台是当年武王伐纣之后,姜子牙封神之地,封神榜就落hetushu•com在这里。秦北洋差点又要屈膝跪拜,阿幽拽住他耳语警告:“别忘了你现在是德国人!”
阿海皱起双眉,凑近细看这位小盗墓贼,当即喊出名字:“小木?”
阿海说到这儿,假惺惺地落下眼泪,眼眶都红肿起来,影帝级的表演。
穿过大门,是山峰环绕的一片小广场,迎面五间石牌坊,上书“圣天门”。
“多谢!刺客的营生,刀口上舔血,今日不知明日,若有此宝物庇佑,必能逢凶化吉。”
“居此可定天下。”
有人说,这是太白山上遇害的冤魂作祟,其实是高山气候的自然现象。大唐天宝年间,关中大旱,京兆尹从大爷海中打了一桶水求雨,果然大雨倾盆。从此只要在深潭敲锣击鼓,就会狂风大作,甚至六月飞雪。古时行军路过山下,必须静悄悄通过,否则惊动太白山神,全军会被泥石流吞没。
她也不再是刺客们的主人,十八岁的阿幽,已用高超的化装术,假扮成年过四十岁的贵妇人,南洋第一女刺客——林娇娥。
这里是中国的地理中心——中国的中国。
阿海走到大殿广场的边缘,再跨一步,万丈深渊:“过去的五六十年,太白山的刺客们执着于推翻清廷的使命。如今,满清皇朝早已覆灭,我们务必寻找新的目标——就是中国的镇墓兽!”
进可下关中沃野,依托汉唐霸业之基地,出潼关争天下。退可取汉中盆地,得陇望蜀,效法诸葛孔明之隆中对,占有四川天府之国,偏安西南,徐图北上。
一座庑殿顶的九间琉璃瓦大殿,立于汉白玉台阶上,并不逊色于紫禁城的太和殿,名曰“荣光大殿”——若在前清,绝对是大逆不道的僭越之制,满门抄斩诛九族。
爬上最高的山梁,三角形的顶峰,便是秦岭最高点——拔仙台。
扮作“林娇娥”的阿幽挑起眉毛说:“阿海大人,还有最后一样贺礼,恐怕是您最最中意的。”
化装成南洋贵妇刺客林娇娥的阿幽,转头看着伪装成德国人的秦北洋,他自然装出听不懂的茫然眼神。
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归化日
忽然,一颗大石头自雪峰之巅砸入水中……
“遵命,林女士!”
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