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十六章 秦北洋与小皇子

“哥哥,请记住,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我想嫁给你!”
“若我记得没错,很快就要看到一座石头大殿了。”
阿幽拽着他离开危险的悬崖,回到绿草芬芳的山顶高原,双手从背后环抱秦北洋,下巴磕在他肩上:“哥!你答应过我的,无论我提出任何请求,你都会无条件地满足。”
“多谢!”
身处一千二百年前的棺椁之中,像在北极冰海深处憋气潜水,秦北洋的肺叶快要爆炸了!
“暴殄天物!为了这座秦始皇地宫的复制品,你们要砍掉上千棵古柏木啊?”
阿幽低沉地吐出两个字,
“洪秀全?”
“我想要见一个人。”
小镇墓兽微微点头确认,蹲伏跪膝在君主跟前。这是唐朝小皇子的棺椁,不是阿幽用来糊弄人的假货。这是九色誓死守护的家园,也是秦北洋的产房。
他不可抗拒地躺下,迷迷糊糊睡着了……
他看到了自己,少年时代的自己,十五岁,最多十六岁。
四年前起,秦北洋从上海返回北京,就是要找到躺在棺椁中的那个人。
“尽管说。”
“大周汝南郡王在上,晚生秦北洋得罪啦!”
其实,跨越万水千山乃至整个世界,他要找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啊!
告辞!
走上山顶,绕过大爷海,来到西侧山峰之巅,茂盛的野花深处,隐藏着墓道口。阿幽按下一个机关,类似现代的密码锁,秦北洋将之记在心中。
秦北洋的后脑勺靠着唐朝棺椁的木板,竟有一种家的感觉!自从九岁离开天津,进入地宫颠沛流离,他已不知道家为何物?但在小皇子的棺椁前,黄肠题凑环绕之中,心里分外舒服,甚至不肯离去。
唯有在这太白山顶,人迹罕至的天上墓穴,秦始皇地宫的复制品,银行保险箱般的黄肠题凑之中才是安全的。敬请小皇子殿下避祸于高山,犹如建文帝避难于海岛,暂且将此作为行宫,耐心等候数年。
这张脸,以往只在盗墓贼小木的描述中。这一回却是面对面,光子在时间与空间中来回穿梭,穿透他的瞳孔和大脑。
阿幽牵住他的手说:“小皇子没有腐烂的尸身中,藏着打开乾陵的秘密。但是,谁都不知道如何打开这个秘密?也许,哥哥,你才是这把钥匙的钥匙,还有九色哦!”
“妹妹……你说什么?”
“阿幽妹妹,你让唐朝小皇子享受了秦始皇的待遇?”
秦北洋下跪默默祈祷,祈求hetushu.com唐朝小皇子原谅。此行别无目的,只想确认墓主人的安危。
“好,一言为定。”
“阿幽妹妹,我们究竟是推动了历史,还是让历史在倒退呢?”
“在一起的时光?”
“皇天后土在上,秦北洋立此存照——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舍生忘死,驱逐外侮,复兴中华。待到天下太平,四海晏然,百姓安居乐业,再无窃国窃民之大盗横行,地下古人皆可高枕无忧,我定会送你还家乡!”
阿幽为他拉开门环,指着黑漆漆的空间:“你要见的那个人就在里头。”
小镇墓兽收起鹿角与鳞甲,变成柔软的猎犬身体,钻入棺椁——这是属于他俩的秘密,九色与小皇子的两人世界。
“终南郡王李隆麒,他是打开乾陵的钥匙,普天下最重要的宝物,自然要存放在秦始皇棺椁的复制品中。哥哥,你也要享受这个待遇吗?”
“等你看过棺椁,我再说,但你务必无条件满足我!”
二人一兽,穿过镇墓兽大角斗场,经过绵长的甬道,终于回到太白山顶的西峰之上。
话虽如此,秦北洋心中却是忐忑,若是阿幽命他自杀,岂不也得从命?不过,阿幽又怎么舍得让他去死呢?
“天王。”
“阿幽没有唱戏,阿幽也没有阴谋诡计,这是阿幽掏心窝子的话——我要做你的女人。”
“嗯,君子一诺千金,尽管说吧!”
“六岁。”阿幽让秦北洋无处可退,背后是万丈深渊,“当你从老太监手里救了我。否则,我就要给光绪帝殉葬,变成千年不腐的童男童女。那一夜,我已暗暗打定主意,长大后必要嫁给你。”
“不准说出天王名讳!”
“可……”秦北洋的嘴唇皮在发抖,“阿幽,你可要想清楚了!我秦北洋在地宫里出生的那天起,就克死了亲娘,九岁又克死了养父母,注定要孤苦伶仃,天煞孤星,任何人跟我在一起,都会遭遇厄运,不是死于非命,就是生不如死。”
“历史书上不是说,清兵在天王府中掘出天王遗骸,曾国藩下令剁成肉泥,放入炮口发射,挫骨扬灰……”
“唐朝小皇子。”
船型棺椁的一头,类似于船尾的位置,有个被斧头劈开的洞口,安上两块木板,虚弱地保护里头的主人。
寂静的天上宫殿,秦北洋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难道是……替身?”
秦北洋忍不住,人与兽抱头痛哭,一千二m.hetushu.com百年的悲戚……“九色啊九色,早晚有一天,我会送你们回家的!”
“安娜已是齐远山的媳妇,还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哥哥你早该知道了吧?”
“正解!幼天王有替身,老天王当然也有替身。活着时有替身,升天后也有替身。”阿幽面对汉白玉大殿的三个拱券门,跪拜叩首,“自有忠臣护送天王灵柩出城,怎能落到清妖手中?灵柩被秘密运到太白山,并与脱险的幼天王汇合,建造了这座天王陵墓。十二年前,清廷攻上太白山,也没发现这个秘密,或许是天父的庇佑。”
手提马灯,秦北洋与九色小心翼翼钻入模拟秦始皇的棺椁之中。也许在未来某个日子,他们也会钻入真正的秦始皇的棺椁。
秦北洋打开两扇木板,摄手摄脚地钻入唐朝棺椁内部。
果然,地下豁然开朗,到处是鲜花与香烛,一座汉白玉雕砌的大殿,如同浮雕镶嵌在石壁之中,只见三孔高大的拱券门。
“墓主人是谁?”
九色与秦北洋回家了。
她斩钉截铁地回答,秦北洋张口结舌不知如何是好?太平天国并不讲究寡妇守节,但他相信阿幽真做的出这种事儿!
某种错觉,仿佛小皇子轻启红唇,用盛唐的音韵吐出这三个字,从耳膜从手心从膝盖传递到秦北洋的五脏六肺……他不敢呼吸,害怕口中呼出的热气与湿气,改变棺椁内冰凉干燥的环境,让唐朝小皇子的尸身瞬间变质——原本饱满紧致的少年皮肤会起满褶子,嘴唇如耄耋老人收缩乃至剥落。从前盗墓贼打开保存完好的棺椁,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儿,墓主人从栩栩如生到化为腐朽不过顷刻间。
“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仰望太白山上的月亮,秦北洋抓了抓九色的鬃毛,盯着她乌幽幽的双眼,“阿幽妹妹,我答应你,我们做夫妻。”
金灿灿的罗衾下,两只鞋尖卷起的高头履鞋。李后主说“罗衾不耐五更寒”,在这西伯利亚冰窟般的环境之中,难为了少年夭亡的小皇子。原本丰富的陪葬品,当年被小木一扫而空。他沿着棺椁边缘往前爬行,尽量不要压着罗衾下的尸身……秦北洋看到了他。
“哥哥,阿幽的心愿是——嫁给你。”
中国三千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唯有一个女人,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便是女皇武则天。
秦北洋闭上双眼:“我对安娜已无所想,都是过去的事了。”
和-图-书“身体健康的小伙子有的是,你不在乎嫁给一个活死人?”
后半夜,月光清冽,阿幽面朝狂野的山风说:“哥哥!我可以说出我的心愿了吗?”
事已至此,别无选择,既是男人的“信”,也是他的“命”。
唐朝的棺椁。
当年,妈妈在这副棺椁上生他出来,连农村最忌讳的血光之灾,墓主人和镇墓兽都没计较,又怎会计较这孩子回家呢?
“不对,哥哥,这只是你的借口。你还在想着安娜姐姐?”
鲛人明媚的灯光下,清晰可辨每根大木的枋头,秦汉时期帝王墓葬的标配。巨大的框形结构,上盖屋顶般的顶板。内部结构复杂,更像一座迷宫般的箱式宫殿。
面对苍穹流转的日月星辰,和田暖血玉坠子又发热了,九色也越发激动,就差每走一步都要磕个头。
苍白的肤色底下,可见青色的毛细孔,仿佛一片枯叶的茎脉,在脸上若有若无地生长和流动。没有冠冕,只有一头茂盛的黑发,在头顶束着发髻,一根锋利的金簪子穿过。少年的眉眼、睫毛、鼻梁,还有嘴唇,都是如此完好,没有一丝一毫的腐烂迹象。尤其嘴唇,还有几分鲜艳,恍若刚刚睡去……这是秦北洋第一次看到唐朝小皇子的真容。
“因为哥哥在我身边啊。从前不开心的事,一件件都会慢慢淡忘,剩下的就是跟哥哥在一起的时光了。”
“冤家。”秦北洋叹出一口气,低头撞上九色的琉璃色目光,仿佛欧阳安娜的双眼,“你也是冤家。”
她也搂着九色的鬃毛,小镇墓兽却厌恶地走开了。
肺叶中最后一口气耗尽时,秦北洋退出棺椁,坐倒在黄心柏木枋头间喘息,仿佛刚从深海底浮出水面,等着进入高压氧舱减压。
月光下,阿幽掌着烛台回答:“哥哥,若我答应你这个请求,你能否答应我另一个请求?”
“哥哥,乱世之中,身不由己,你我谁都逃不了!”
民国十年,1921年,夏天。
“哥哥,我不避你,我走过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出入自由。”
“这个……哎呀……你从何时起有了这念头?”
“这里是太白山的圣地。”
怪不得远看犹如木头堡垒,拉到古代战场上,也是一座坚固要塞。先秦时候,北方到处是繁茂森林,气候湿润,各种动物出没。大为了营造陵墓,古人砍伐大量木材,化为荒山野岭,直到今日的风沙遍地,比如黄土高原。
钻出黄肠题凑和图书棺椁,阿幽仍在等待他俩,给了一个灿烂的笑:“嘿!哥哥,我还以为你睡在棺材里了呢!”
仿佛屠宰场的冰柜,每寸肌肤都起鸡皮疙瘩,干冰般的烟雾升腾到胸口。如果手里有个温度计,绝对在零度以下。
我很好!
阿幽瞪着一双乌幽幽的大眼睛,像个布偶娃娃,仿佛在十二年前的光绪地宫。
阿幽的手指向地宫中心,层层石头台阶之上——秦始皇的黄肠题凑巨棺。
黄肠题凑内部,犹如木头宫殿的甬道,除了四壁的黄心柏木枋头,还能见到许多小隔间,不知里头摆放着什么陪葬品?也不晓得,秦始皇的镇墓兽究竟长什么样?因为两千多年前,秦始皇地宫的营造,使得墓匠族拥有了一个伟大的姓氏——秦。
冷。
太白山上,秦北洋负责重建被烧毁的荣光大殿,亦是刺客联盟远东大圣殿。当年在北京德胜门内陇西堂,他默默记下皇家建筑师样式雷的烫样,也在日本学过建筑学的皮毛。大伙从半山腰的森林中,砍伐粗壮的千年神木,再用铁环索道运上山顶。如此绝险的山道,单靠人力或畜力难以胜任。
好似一艘紧凑的大木船,两头高高翘起。千年梓木上的朱漆仍然保持鲜艳,描绘珍禽异兽、日月星辰、风卷流云……二十一年前,秦海关夫妇坠入白鹿原大墓的盗洞,摔在唐朝小皇子棺椁上所见的景象。
如今,秦北洋的最后一个心愿,也只有太白山上的这个女人才能帮他实现。
“不错!”秦北洋鼻头酸涩,必须换个话题,“两年前,我身患绝症,华佗再世,扁鹊重生,也无法治愈顽疾。若非我接连不断深入古墓,呼吸吐纳幽冥世界的气场,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但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癌细胞从未真正消失,只要我脱离古墓,早晚必死无疑。”
阿幽伸手抓住他鼓鼓的胸大肌:“我不在乎。”
秦北洋带着九色转入地道。胸口舒服了许多,原本重新爆发的癌细胞枯萎收缩,唯有墓道的空气是自由的。
马灯照出了一双鞋子。
秦北洋不敢靠近:“这是个墓室门?”
“你若今夜死,我从明日起为你守节!”
阿海叛乱之后,太白山元气大伤,幸存者不过六七十人。太白山人丁最兴旺时,将近千人之众,整个山崖布满洞窟,犹如一个庞大的隐修僧团。城头变幻大王旗,大伙儿向阿幽山呼万岁,就差举出一块“泽被苍生”的牌匾。
“谁?”和*图*书
“天使”迈克尔身受重伤,好在有超乎常人的身体素质,日夜饮用山泉甘露,加上孟婆的疗伤草药,脱离了生命危险。他常常拄着拐杖,裹着绷带,唱着美国黑人小曲,表演魔术助兴……还有一个养伤的人是小木。阿幽下令将他囚禁在天上地宫的监狱里——能被关在秦始皇地宫的赝品之中,也算是盗墓贼的无上荣耀了。
秦北洋点评一句:“它不愿被当作一把钥匙。”
就像一场盗墓或考古演习,秦北洋钻入黄肠题凑的核心,本应是始皇帝嬴政棺材的位置,他看到了一具梓木棺椁。
阿幽拉着他滚烫的手,穿过镇墓兽大斗兽场,便来到秦始皇地宫的复制品。
“那就好!你也见过棺椁了,还进去摸了他的真身,心满意足了吧?为何不能满足阿幽的心愿呢?你可不要做言而无信的男人。”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秦北洋绝不抵赖!”
秦北洋站立不稳,差点从悬崖掉下去:“你这唱的是哪出戏啊……”
这具一千二百年前的棺椁,正是秦北洋的出生地……秦北洋凝神静气观察,低头问九色:“君可知,此乃终南郡王梓宫?”
九色出来了,它用脑袋将秦北洋拱醒。小镇墓兽放射琉璃色目光,有些哀伤,也有些感激,感激秦北洋给自己与主人久别重逢的机会。
九色把脑袋凑过来,琉璃色的眼眶中有些浑浊。秦北洋搂着赤色鬃毛说:“去吧!你的主人在等着你!”
秦北洋尴尬地皱起眉头:“阿幽妹妹,你都会开玩笑了。”
仿佛照着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只存在于梦幻中。
小皇子殿下,你必定很想回到白鹿原,回到唐朝地宫之中,与镇墓兽九色永远在一起,共享万年之安宁。但这一日,绝不在如今之乱世!二十世纪,任何陵墓,哪怕秦始皇与武则天的陵寝,都未必能逃脱诺贝尔发明的炸药、全副武装的工程兵,西洋与东洋的列强,甚至挖掘机与推土机的魔掌……不能让小皇子殿下再遭受第二次磨难甚至羞辱。
秦北洋对自己说,也是对他说。
阿幽在秦北洋身后吹气如兰:“这座黄肠题凑,总共用了15880根柏木枋头。”
这话说得秦北洋后背心发凉,赶紧带着镇墓兽九色,向地宫中心的棺椁冲去。
你好吗?
秦北洋忍不住闲话两句,来到“黄肠题凑”木椁边上,正方形柏木横截面,如同城墙砖头层层叠叠。绕到木头背后,方才看到一间小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