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二十二章 永隔一江水

欧阳安娜并不理会他,自顾自调整望远镜焦距,对准那艘招商局的轮船。
客人似乎很懂得女人的心,欲擒故纵。保姆笑而不语,却给他点上一支烟,火柴的焰头几乎烧着他的头发。他有些烟瘾,深深地吸了一口,吞云吐雾,却注意到窗外的黑猫。
保姆厌烦地打开门,看到一个肤色白净的客人,年纪不过三十岁上下,身着大衣,头戴礼貌,就像昨晚的那位“常先生”,但显得更年轻更有精神也更帅气。
常凯申早就注意到了小九色,伸手逗弄小姑娘说:“这是令千金吧?真是漂亮啊!长大后,必是跟妈妈一样的绝代佳人。”
一路上分外紧张,齐远山始终把手放在枪伤,以免阿海再度出现。
她瞪大了眼睛,嘴里蹦出个“辣块……”便不再有后半句话,气管和颈动脉都断了,整个人抽搐着倒地……
“阿姐,给个方便吧,我是齐先生的好朋友,他见到我必定会很开心的。”
“她叫九色?”
打情骂俏之间,楼上响起了小孩的哭声,保姆尴尬地一笑:“是我家的小主人醒了,我去哄一哄。”
黄金荣对这位青帮老大的关门徒弟颇为赞赏,直夸欧阳安娜没有选错夫婿,他又给通缉令补充了一句话:刀疤脸善于化妆,必须用手检查嫌疑对象的面孔。
安娜跨过保姆的尸体,抱住她的心肝宝贝儿,亲着小九色的小脸蛋。又发现女儿的衣服已被换过,立即警觉地检查一遍:“九色,坏人有没有碰过你?”
临行前,他们带上了那只黑猫——救过九色的命,哪怕是从坟墓里出来的怪物,也必须带着它。
齐远山电话订了一辆出租汽车,他和安娜坐在后排。九色挤在父母当中,隔着车窗,张望圣诞节的上海,外国人家门口的圣诞树。小女孩的脚边,还趴着那只古老的黑猫。
“嗯……夫人从西北带回来的,半野半家的,经常从外面抓老鼠回来,龊气死了!”
欧阳安娜不想暴露正在逃难的实情,既然自己是对方的债主,就得把姿态放得更高。
地板上躺着保姆的尸体,不消说,必是被割喉所杀。
他叫秦北洋。
他操着一口北方话:“阿姐,请问齐先生和夫人在家吗?”
“这年头,哪里是朗朗乾坤?分明是礼崩乐坏,草菅人命,国之将亡!”
她亲眼目睹过活着的大天使!
他与她之间,相隔半条黄浦江。
客人继续盯着小女孩的双眼,几乎要盯出个洞来。
就在齐远山掏出手枪的刹那,阿海已腾身跳出窗外,子弹擦着他的耳边飞过。齐远山追到窗外,只见阿海已跳出院墙,第二枪打断了梧桐树的枯枝。
“他?”齐远山的脑筋转得飞快,“我们借给常凯申六万块银元,对他实有救命之恩,这笔投资,立刻就能有回报了?”
“你要我去广州投奔中山先生?”
当阿海把手伸到床底下去捞九色时,黑猫突然从阴影中窜出来,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
“有一个婴孩为我们诞生了,有一个儿子赐给了我们;他肩上担负着王权,他的名字要称为神奇的谋士、强有力的天主、永远之父、和平之王。”
“哎……又不值几个铜钿,常先生见笑了。”
此人五短身材,圆脸光头,瞪着一对水泡眼和-图-书,穿着长衫马褂,带领一群头戴斗笠的越南巡捕,气场不像警察,更像黑社会老大。
保姆将信将疑,看了看窗外圣诞节的飘雪。
安娜看着小木床上熟睡的女儿。小九色已经十八个月了,又长大了一圈,无病无灾,壮得像头小野兽,果然是吃过几个月鹿奶的。
难以置信,她竟在圣诞节的自己家里,看到了刺客阿海的脸。原本以为,这个人早已从世界上消失,被名侦探叶克难绳之以法,甚至碎尸万段,腐烂为蛆虫。
“你知道吗?你就跟你爸爸一样倔强!跟另一个九色一样讨厌!”
会不会,圣经故事里被屠杀的龙或兽,就是上古镇墓兽的原型?
一刀封喉。
刹那间,客人手中多了一把匕首,保姆还没反应过来,脖颈已多了一道细细的红线。
欧阳安娜先是紧张,又松了一口气,搂着女儿发抖。
“嗯,先生,您懂得真多,我听您的。”
“不错,十二年前,刺客们袭击了天津徳租界,杀死了秦北洋的养父母。次日一早,叶克难就带着九岁的秦北洋逃离天津,前往清朝皇陵地宫避难。如果我们晚走一天,阿海就有可能卷土重来,我不能再让九色收到一点点的威胁!”
“安娜,我俩不必争论,我一切都听你的。”齐远山无奈地两手一摊,“我们要逃往哪里?”
欧阳安娜仿佛已深思熟虑,脱口而出。
即便如此,欧阳安娜还是决定马上离开上海。
又一声惨叫,阿海拼命将猫甩开,捂着鲜血淋淋的右手退出来。他心想,自己乃是全世界超一流的刺客,暗杀过无数达官贵人与军阀政要,居然连一个还没断奶的小女孩与一只老黑猫都对付不了,岂不是刺客行莫大的羞辱?
九色再如何胆大,也被这一幕给吓傻了。客人却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脸,将象牙柄匕首擦干净,重新藏在怀中,身上不留一滴血丝。
唱诗班的孩子们继续歌唱,每每听到“请看请看小圣婴……”令她越发想念女儿,着急地左顾右盼,又不好意思提前退场,等到中午才走出教堂。
“呵呵,我无亲无故,孤身一人。”
客人的目光很有魅力,欠身靠近保姆,简直温柔客人,往她手心里塞了一块银元。这位保姆也不过三十来岁,男人还在乡下种田,平时也爱打扮,哪经得起这样的殷勤?顿觉受宠若惊。她再看这位客人,文质彬彬,一看就是个读书人,原本的冷面孔给了一丝笑脸,开门将他放进来。
她看到阿海的右手流着鲜血,脸上还有猫爪的印子,想来是这只老猫保护小主人的战绩。
“可惜什么?”
客人微微一笑,掐灭手中的烟头,便从保姆手中接过九色,却抱得颇为笨拙。九色怒目圆睁,对他并没有好脾气,再次大哭起来。
阿海又是怪叫一声,头皮一炸,害怕会不会砸死了小女孩?他急忙将大衣柜抬起,结果却只有九色换下来的衣服。
“就是她!”
唱诗班歌罢,本堂神父开始侃侃而谈。安娜似懂非懂,但是目光虔诚,不断为另一个人而祈祷。齐远山坐在这氛围当中,有些局促不安,只能忍耐下来。祭坛上的油画,描绘着大天使圣弥额尔,美少年手执宝剑,屠杀撒旦化作的和图书恶龙——安娜想起四年前,东海达摩山,十七岁的少年秦北洋,骑在恶龙镇墓兽上,手执三叉戟将之屠杀。
“这孩子,真没礼貌,平常可不认生的!”保姆只能伸出手指头逗弄她,“怎么啦?九色?”
“我才不想让女儿做花木兰代父从军呢!”
保姆吃吃地笑着,拍打他的肩膀,用半生的上海话说:“哎呦,先生,你真结棍呢!”
黑猫盯着他的眼睛。
谢天谢地,九色还在,被掀开的床下角落里,来自永泰公主墓的黑猫正在保护她。
齐远山忿忿地踢了一脚死去的保姆:“没用的东西,还是把外人放进来了!”
“北洋军阀已无药可救,迟早会被革命党取代,你何必抱着那棵必倒的老树,不另攀高枝呢?”
黄浦江上的风雪,吹乱他的披肩长发,面孔似乎晒黑了些,依旧穿着朴素的工匠服。
随着黑猫的一声惨叫,大衣柜压在了床上——刚才九色趴在的位置。
“哪怕我们在上海另外寻找一个住处?再请法租界的巡捕日夜守护?”
小女孩的脖颈后方,长着一对赤色胎记,形如鹿角,烈焰冲天。
刺客阿海已告逃脱,无影无踪……
保姆觉得有些不对劲:“先生,这是要?”
齐远山接过九色抱着,安娜回到另一间卧房收拾起行李。
一小时前,有人敲响了法租界亨利路的洋房大门。
“安娜小姐,放下吧!放下吧!”
“昨晚,常凯申!”
背后响起一个声音:“安娜小姐?”
很难得的一场中文弥撒,本堂神父是位中国人,操着一口上海话。安娜坐在人群中间,紧握双手,仰望祭坛上的拉丁文“Quisut Deus”,意为“谁如天主”。
“不必,远山,你天生是个军人的料,我怎能断送你的梦想。”
她换上一身肃穆的褂子,齐远山没穿军装,而是一身黑绸长衫。他俩吩咐保姆照顾好九色,最晚中午就回家。
黄金荣查看了命案现场,勃然大怒,谁敢在法租界不打招呼就随便杀人,等于不给他黄某人面子,而且是杀到了青帮老大之女的家里!
忽然,客人咧开嘴巴,发出野兽般的声音,那只黑猫被吓得跳上院墙了。
突然,床脚下又出现了一双眼睛。
客人出现在了卧房门口,直勾勾地注视着九色。
“远山,你就那么留恋这个北洋政府?这个腐败无能、草菅人命、卖国求荣的政府?好,那我一个人带着九色去广州,你回北京做你的军阀梦去吧。”
“哎呀,先生,你怎么上来了呢?”
客人在门口拽住小九色,保姆说:“太好了!帮我压住她的手脚呢。”
阿海。
十八个月大的孩子,只会说些简单的话,九色点头说:“是,但宝宝没事。”
“让我来哄哄她吧!”
登上轮船,居然还是羽田汽船公司的。齐远山去找舱位,安娜抱着女儿看黄浦江上的风景,冬天水面上的风雪虽大,小九色却并怕冷,还伸出小手来接雪花儿。
“不!”
但在这张脸的底下,还有另一张脸,虽然还是同样的轮廓,却多了一道蜈蚣般的伤疤。
“广州!”
“这只猫?”
时间正好,管风琴响起,唱诗班的孩子们高歌“进堂咏”——
说到秦北洋的名字,齐远山hetushu•com又无语了,但他不再犹豫了,立即收拾行装。
“对不起,我下午还有事儿,我能客厅里等他们回家吗?”
保姆笑盈盈地解开九色的衣服,这小孩居然犟头倔脑,拼命地蹬腿反抗,下地要往外跑。
安娜伸手就来抢齐远山怀中的女儿,他后退一步说:“我跟你走!”
欧阳安娜是去教堂做弥撒。自从婚礼之后,她再也没去过教堂。从前住在虹口的海上达摩山,每年圣诞节弥撒都是雷打不动。昨晚常凯申来借钱,她已错过了子夜弥撒,早上又错过了黎明弥撒。圣诞节上午的天明弥撒,绝对不能再错过了。
他划过妆,右半边脸贴着假皮,掩盖住那道丑陋的伤疤,重新变成俊朗的面孔。十二年来,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脸,可惜被秦北洋毁灭了。
九色摇摇头,对他做了个鬼脸般的表情。
最后恭领圣体,安娜让神父亲手把圣体饼送入她的口中,以表这些年没来教堂的愧疚。
他暴怒地掀开整张床,露出蜷缩在角落里的九色与黑猫。正当他要用匕首先解决那只猫时,房门打开了。
“人都死了!就不要怪她了,阿海若想要进来,无论有没有人开门,岂不是易如反掌?”还是安娜冷静,阻止了丈夫的怒火,“要怪就怪浪得虚名的京城名侦探,叶探长答应过我的,不会再让阿海跑了!真是个酒囊饭袋!”
常凯申乘势抱起九色,笑着说:“我只有儿子,没有女儿,让她做我的干女儿如何?”
“冬天冷不?”
圣诞节的雪继续下,台阶前有白茫茫的积雪,仿佛回到北极冰海孤岛,左手中指上的玉指环隐隐发热……
“你不要低估了阿海,他都能从叶探长的手中逃跑,说明他不是一个人。”还是安娜看得透彻,“而且他又会化妆术,别指望巡捕房或青帮能逮住他。只要他在上海,必然还能找到我们。”
片刻之后,法租界巡捕房来人了。法国探长回国度圣诞节了,办案的是华人总探长——黄金荣。
保姆不耐烦地塞给九色一个奶嘴,只想让她快点安静下来,好再下楼去陪客人。
“不错,那才是大有可为呢!也是四年前的东海夜航船,我跟叶克难与秦北洋的约定。”
“不好意思,失礼了!不过,我带孩子可是有经验的。阿姐,我想来帮你嘛。”
阿海用这辈子最温柔的话说:“九色乖,叔叔是你爸爸的好朋友,自己爬出来吧,我带你去找爸爸!”
“那么远?我这辈子还去过岭南呢!可是,我们人生地不熟,广州是革命党的地盘,我们若是去了,就等于背叛了北洋政府。”
齐远山虽然不是教徒,却坚持要陪伴妻子同去,似乎想要取代那个人,尽管那永远都是徒劳的。安娜并未拒绝,他们叫了两辆人力车,来到高耸的教堂门口。
“很遥远的地方呢。”
野猫飞进来了!
于是,他俩一起将小女孩压在床上,正要更换贴身衣服时,客人特意看了看九色的后背。
黑色的野猫,如同黑色闪电,从窗台飞向客人的面孔。他能从容地躲避人的攻击,却无法逃脱飞快的猫爪。
“对啊,这小姑娘,长大后不得了呢!”保姆捏了捏九色粗壮的胳膊,“听说周岁时候给她抓周,结果抓出来个木匠hetushu•com用的墨斗!真是不像话!”
“当真!大不了脱下北洋的蓝军装,做个平民百姓罢了!”
“当真?”
安娜又说,凶手便是四年前,杀害父亲欧阳思聪,制造了海上达摩山灭门案的刺客。黄金荣命令法租界悬赏缉拿刀疤脸逃犯,同时通知公共租界与华界,以及全上海的青帮弟兄。
“他们去教堂了,下午再来吧。”
“阿姐,她这么哭,是不是热了?生痱子了?”客人把手伸到小女孩的衣服里,“你看穿太厚了吧。冬天啊,小孩不要捂。”
“今天吗?”
“夫人吩咐过,家里没人时,不准外人进来。”
“那你的意思是……”
次日清晨,1921年12月25日,圣诞节。
齐远山却在地上捡到一块假皮,正好贴在自己右脸,足够以假乱真。北洋军阀的少校也是个聪明人,代替探长分析——如果有哪个客人暴露一张刀疤脸登门拜访,保姆是绝对不敢让他进来的,更何况给他沏茶敬烟?极有可能,阿海是经过了化妆,掩盖了自己的疤痕,才能骗过保姆。
不错,她认得这位总探长,欧阳思聪的拜把子兄弟,同为上海滩青帮老大,安娜从小就管他叫黄伯伯。
常凯申已在旁边提醒了好几句,在他怀里抱着的小九色,却向对面的轮船挥手告别,仿佛看到了她认得的人。
“安娜小姐,如果您来广州,请务必通知我,凯申定效犬马之劳!”常凯申的脖颈上裹着她送的围巾呢,不免摸了摸脖子说,“这条围巾真舒服啊。”
他笑了,笑起来很帅,如果忽略蜈蚣般的刀疤的话。
“九色!”
客人伸出细长有力的手指,滑过九色的后脖子。
“冷。”
以上整个过程,不过都在一两秒间。
“那么冷的天,也会生痱子?”
此刻,十八个月大的小姑娘,早已经躲到了床底下,小身体瑟瑟发抖,盯着地板上死去的保姆,女人的鲜血正汨汨地蔓延而来……
那只黑猫,似乎火眼金睛,早已看出他来者不善,特意跳到二楼窗外观察。而他杀死保姆的过程,全被这只猫看在眼里。为了保护小主人,它奋不顾身地撞破窗户,冲进来与阿海决斗。幸好阿海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刺客,动作反应超乎寻常地灵敏,否则抓破的不但是贴在脸上的假皮,恐怕眼珠子也难保。
“要我帮忙吗?”
“齐九色?”
阿海一声暴喝,掏出匕首,向黑猫的脖子捅去。但要杀一只猫,其实要比杀一个人难多了。何况它不是一般的猫。这只不知多少岁的黑猫,把身体蜷缩成弓形,仿佛把自己变成利箭射了出去,一下子就跳到了靠近天花板的衣柜顶上。阿海知道不能爬上去,这简直就变成了刚被割喉的保姆,扫尽了刺客的威风。但他明白,如果要抓一只爬到树上的动物,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树砍倒!别看他貌似书生相,臂力却是惊人,居然将整个大衣柜扯倒。
“好巧!好巧!”
当他要抱起九色之时,窗户突然开了,风雪钻进房间同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猫叫。
黑猫匍匐着爬过来,就像一个黑衣蒙面的侍卫。它的蓝宝石般的目光,似乎天生让人镇定,九色不再发出哭声,瞪着双眼,严阵以待。
常凯申从包里掏出个军用望和*图*书远镜,大概是眺望码头上有没有来追杀他的债主。然后,他又把望远镜给小九色玩耍。没想到十八个月大的小女孩,居然用两只小手把望远镜调节地很好,常凯申夸奖这孩子未来有戎马之才。
下午三点,抵达十六铺码头。欧阳安娜抱着女儿,黑猫寸步不离地跟在左右,齐远山提着两个大行李箱,买了去广州的一等舱位。
齐远山盯着怀中九色的双眼:“朗朗乾坤,岂有好人被坏人撵着跑的?”
原本干净白皙的皮肤,竟然整个掉落,趴在床上的九色都看呆了——他的脸掉下来了。
“给她换一件贴身点的小衣服吧。”客人把手搭在保姆肩头,“换好了,小孩就不哭了,我们继续下楼聊天。”
不过,安娜发现九色抓着望远镜不放,似乎在盯着一艘正在靠岸的轮船。欧阳安娜隐隐有些不安,便夺过女儿手里的望远镜,自己举起来观望那艘船。
永泰公主地宫里的黑猫,也跳上常凯申的肩头,同样望向那艘船上的男人。
一艘船靠近码头,从长江顺流而下到上海;一艘船离开码头,即将从长江口前往珠江口。
欧阳安娜一声尖叫……
“常先生,您也太会说话了,不做政治家真是可惜了。”
这座魔兽般巨大的都市,忽地变得如此不真实……
她一回头,果然见到了常凯申,淡然笑道:“常先生,好巧啊!”
“不,我们先去香港收购一家酒店。”
坐在客厅里,沏上一杯茶,保姆还帮他脱下大衣,掸去雪花儿。一边等候主人回家,保姆还跟他聊天,说起江北农村的家常,说起上海的生活,又问客人老家在哪儿?
“那真是可惜了啊。”
“嗯,奇怪的名字吧?这可不是小名。”
保姆急冲冲地上楼,果然小九色睁开眼睛,自己爬下了床铺。十八个月的小女孩,两条粗壮的小腿儿,在地板上健步如飞,正在满口喊妈妈呢。九色已留足了头发,乌黑乌黑的,绝无半点黄毛,说明这孩子颇为健康。
于是,他的右脸被重重地挠了一下。
两人相对一笑,这时候,轮船鸣响汽笛,船工解开缆绳,缓缓离开码头。冰冷的黄浦江,浊浪滔天,外滩那些欧美风格的大楼,正在薄雾中漂浮不定,宛如海市蜃楼一般。
神父开始讲忏悔和赎罪了。欧阳安娜低下头,泪水涟涟,不知该为谁而忏悔?为不知在天涯何处的秦北洋?为此刻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丈夫?
正午时分,她刚从教堂做完圣诞弥撒回到家,发现客厅里又温热的茶叶与烟灰。立时引发了她的警觉,毕竟孩子丢失过一次,已让她变得处处疑神疑鬼杯弓蛇影。
保姆也是闲得发慌,自说自话拉着吧椅子,靠在他的身边问:“先生,您在上海可有夫人相随?”
她在对面船头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哎呀,我的小乖乖,不要吵啦,你妈妈去辣块了?我也不晓得啊。”
雪,越下越大了。
她没有选择去拥有哥特式双塔的上海教区主座教堂的徐家汇天主堂,而是去了法租界内的一家小教堂,专门供奉天使弥额尔——她曾带秦北洋一起去过那座教堂。
“您也去广州吗?”
欧阳安娜还没放下望远镜,她希望那艘船再开得慢一点,哪怕他与她再次擦肩而过,永隔一江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