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 上海古墓

没有惨叫声,只有匕首与脖子的摩擦声,气管与颈动脉的断裂声,甚至皮肉外翻鲜血喷溅之声。
上海豫园,原是明朝的私家园林,毗邻城隍庙,晚清时为上海多家行业公会所有。小刀会起义,曾在点春堂办公,想必也曾出入“擅使一百来斤大刀的美少女”周秀英。
他轻轻按了个机关,墓室门自动敞开。
到了湖心亭茶馆坐下,芥川先生凭栏叹息:“面对耸立在冰冷天空下的中国亭子,一泓布满病态绿色的池水,不仅是一幅爱好忧郁作家所追求的风景画,同时也是对这个又老又大的国家可怕且具有辛辣讽刺意味的象征。”
光撒娇地说:“芥川先生,不要这么说嘛!”
“棺材?棺材在哪儿呢?捣鼓了那么久,还不能打开这道门吗?”这伙人正在想方法打开下一道墓室门,却发现一堆破烂的纸张,“什么垃圾玩意儿?哎呀!我要拉屎了!这几张麻纸的手感正合适啊!”
“在你眼里,这些人命都不如这些纸?”
刹那间,一支左轮手枪顶住了他的太阳穴。
“看来我们又许多相同爱好。”“海先生”靠近光的头发嗅了嗅,“你用的肥皂香味很独特。”
一、二、三、四、五……
秦北洋心中暗暗罗列,只想到《海上花列传》、《孽海花》、《官场现形记》、《老残游记》云云……
“当然,我姓海。”他的日语相当流利,这让光感觉很亲切,“前天晚上,天蟾舞台,我也在呢。他有重要的事情找你,但一时脱不开身,便委托我来接光公主。”
“您是中国人?”
“海先生,我这就跟你走!”
明摆着阿海是在套她的话,光却憋不住:“九色啊!它可是一只中国神兽,会用鹿角把你捅成马蜂窝,再用琉璃火球将你烧成灰烬,尸骨无存……”
走过九曲桥,来到湖心亭,芥川先生前头,有个身穿浅葱色棉衣,脑后拖着长辫子的中国男子,正悠悠然地向池子m•hetushu•com撒尿……
秦北洋一时语塞,不敢看九曲桥下一泓绿水,最好来一股寒流,彻底把水面结冰了吧。
终于,这些人的鬼魂看清楚了——这张被刀疤装饰的右脸,然后在古墓中下地狱。
“对!我喜欢一切神秘的事情!”
“愿遂您心愿,公主殿下!”
“无知愚昧的盗墓贼!”
“你也知道安禄山的唐刀?你还知道多少?”
离开豫园与老城厢,秦北洋将芥川与光送到饭店门口。十五岁的女孩对他依依不舍,把眼泪水都洒在九色的鬃毛上。秦北洋跟她相约,在她回日本之前,还可以再见一次面。
秦北洋感觉无从反驳,作为一个中国人,亦是爱之深!恨之切!甚至嫌恶至极。
“海先生,秦北洋找我有什么事?”
“古墓?”
“公主殿下,我保证,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的哥哥了!”
嵯峨光想起奈良吉野古坟——深入徐福地宫,精通镇墓兽之道的秦北洋,似乎有这可能。
阿海做了个禁声手势。前方升腾起一团烟雾,有人举着火把与马灯,正在洗劫古墓之中的坛坛罐罐。那些家伙似是流窜的盗匪,身着厚厚的棉袄,腰上别着大刀与手枪。
“秦先生,难道您也见过辜先生?”
“是的,光公主。但你有所不知,秦北洋有个怪癖,喜欢住在古墓之中,否则便会生病。”
光看到一道白虹贯日般的光。
“他没告诉我,但你知道的,他总是……很神秘!”
她已在心底将阿海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刺客阿海。
坐在马车厢里,看着对面的男人。他不像是坏人,甚至有一种跟芥川先生类似的气质。“海先生”说自己是个围棋手,也是一位水墨画家,最擅长的是画兰花。他经常去日本卖画与比赛,因此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日语。
嵯峨光略一迟疑,“海先生”闪电般地单手夺过左轮枪,同时将她牢牢压倒。他看似书生的身体内,http://www.hetushu.com有着远远超乎常人的力量。就像一头野兽。
马车飞奔出城区,沿途有西洋人的别墅,大片开阔的江南田野,纵横的阡陌铺一层冬小麦,等到来年开春收获,再播种一季稻子。过了虹桥,一路坦荡西行,进入青浦县的地界,也是小刀会周秀英的老家。
“我爱我从书本中读到的那个中国,我爱活在唐诗宋词八大山人画中的中国,但当我真的来到了中国,看到活生生的二十世纪的中国,那就只剩下‘苍茫万古意’了!”
她不知道,那是钱科与卡普罗尼在操控四翼天使镇墓兽的实验。
光已察觉到了问题,“海先生”却摇头道:“马车就如弓箭,离了弦,哪能再回头呢?”
“你是……”
“海先生,秦北洋现在哪个古墓呢?”
“嗯,一位日本外交官从瑞士带给我的生日礼物,只供应给欧洲的贵族。”
有个人端着咖啡坐到她面前,用日语问她:“光公主!”
“我是秦北洋的朋友。”
芥川先生起身,一场本应愉快的旅行,就此草草收场。
阿海用麻绳捆紧她的双手,进入弯弯曲曲的墓道,阴森的气息渗透到脚底板。墓道两边的壁画都已褪色,只剩灰暗的痕迹,似乎朱雀玄武之类。
光迅速吃完早餐,跟着陌生人走出饭店。
昨日,扬威跑马厅,大闹天蟾舞台,收还汗血马,拯救孟晓冬,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跟嵯峨光的重逢!何况还有救命恩人陈公哲,两人已相约不日再聚。
光被他拽下马车,任凭女孩使出柔道剑道空手道,一切都是徒劳。草木萧瑟的田野之中,匍匐着一座低矮的小山丘,高度还不及白鹿原的古墓坟冢呢。
“稍后便知。”
对方穿着笔挺的西装,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体面人,年纪跟芥川先生差不多,中分的头发打着发蜡,缺乏血色的面孔白得有些不自然。
元旦次日,秦北洋陪同光与芥川先生游览豫园。hetushu.com
至于光,过几日就要随父回日本,秦北洋还想好好陪陪她呢。
说罢,嵯峨光有些惴惴不安,故意把身体往后缩了缩。但她不想就这么回国,东京的寄宿制皇族学校,在她眼中就是一所监狱。她还想再跟秦北洋多说几句话。
盗墓贼只要金银财宝,看到灰扑扑的陶罐,干脆砸得粉碎。这伙人骂骂咧咧,好不容易发现几块金属物件,早就已氧化生锈,如果不能修复原貌的话,只能当作废铜烂铁来卖。
“海先生,我要下车!”
嘘!
“不不不,只是早有耳闻。”
光的胸中小鹿跳着,想起当年跟秦北洋在日本流浪冒险,不晓得又会有啥“神秘”经历?
秦北洋想起三年半前,北京房山石经山金仙洞,那位拖着长辫子侃侃而谈的满清遗老。
“芥……”
(以上两章,部分文字参考芥川龙之介《中国游记》)
当时的上海盗匪横行,经常当街枪战与暗杀。她并非懵懂的傻白甜小绵羊,曾经冒充妓院长大的不良女孩,跟秦北洋一起流浪。最近两年,她拜大师学过空手道与剑道,还跟父亲学过骑马与射击,自诩可以对付得了几条大汉。前几日,父亲给她一支手枪防身。
芥川颇为形象地以手指蘸茶水,在桌面上写了一连串“老”字。
阿海又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下一道墓室门尚未被打开,笑了笑说:“果然是些蠢贼!如果我不杀他们,再等片刻,破门而入,他们会死得更难看!这些人在地狱里会感谢我的。”
“对不起,原本我是多么热爱中国!”芥川书生意气,直抒胸襟,倒是有些像秦北洋,“但如今,我已不爱中国了!即使想爱也爱不成了。当目睹全中国的腐败堕落,仍能爱中国的人,恐怕要么是颓唐至极沉迷于犬马声色之徒,要么是憧憬中国趣味的浅薄之人。唉,即便是中国人自己,只要还没有心灵昏聩,想必比起我一介游客,怕是更要嫌恶的吧。”
光的心和-图-书里一万个后悔,要是早点看穿他脸上的刀疤,那是打死都不会上车的!
搏斗的瞬间,光的指甲抓到“海先生”脸上,瞬间撕掉他的半张脸皮,露出一条蜈蚣般的伤疤。
被捆绑的嵯峨光冷冷地问道,阿海将她拖到墓室之中,低声说:“我说我是个围棋手,我也是个画兰花的高手,我没有骗你。我最厌恶的,便是焚琴煮鹤。我最喜欢的,则是让人血溅五步。”
是夜,光又想溜出饭店客房,却被父亲牢牢看管住了。她扒在窗口,眺望外滩对岸,昏暗的浦东田野,有个光点从地面起飞……
地上多了五具尸体,齐刷刷被匕首割喉而亡,几乎每个盗墓贼都死不瞑目,疑惑于为何没有看清凶手的脸。
经过镇园之宝“玉玲珑”,乃是一块硕大的太湖石。重新穿上的工匠袍子的秦北洋,细细观之,据说是宋朝“花石纲”留在江南的遗珠,犹如浓缩的太白山悬崖顶峰。
“几个月前,我在北京拜访过辜鸿铭先生,他是中国最著名的学问家。他看到我穿了一身中山装,竟说‘不穿西服,令人钦佩。可惜还缺条辫子!’他为我谈论段祺瑞、吴佩孚,又追忆往事说曾经与托尔斯泰通信。辜先生说的意气风发,目光如炬,脸庞竟然像一只蝙蝠!”
一夜难眠,光红着眼圈爬起来。嵯峨侯爵还在处理公务,她到楼下大堂吃英式早餐,盼望能见到芥川先生,但这位文人喜欢睡懒觉,不到十点钟是看不到的。
阿海全不在意,将她带到墓道尽头,却听到坟墓深处传来某种声音……
光看到了一尊镇墓兽。
登上明代叠山大家张南阳所叠的大假山,明知是一堆石头罢了,却给人峰峦叠嶂,涧壑谷邃,林木幽深的错觉,宛如在万山丛中,又有袖里乾坤的古意。
“光公主,嵯峨侯爵有没有教导过您,贵族家的女孩子不要随便玩枪?”面对顶着脑门的手枪,男人镇定自若,“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请把枪放下,否则http://www.hetushu.com……”
光刚抬起头就后悔了,父亲说过出门在外,不要轻易暴露自己身份,这下已经露馅了。
“生动!不愧为大小说家。”
象牙柄的匕首,螺钿图案的白虹贯日,刀锋仿佛飞行的子弹,阿海就像骑弹飞行的死神。
“八嘎!”嵯峨光还嘴硬,“我哥哥是个盖世英雄!他会用安禄山的唐刀把你碎尸万段!”
这句话,似乎彻底惹恼了阿海。他先捆住嵯峨光,让她无法逃脱,便纵身飞入人群。
秦北洋看了羞愧难当,蒙住光的眼睛,不让她看到这丢人的一幕。
马车横穿公共租界,过了静安寺大门口,光看到对面的外国坟山与火葬场问:“海先生,哥哥说他住在老城区,好像不是这里吧?”
阿海将她拖入密布荆棘的山丘,残存破败的古庙,山坡有个大洞,貌似古墓的盗洞。
“我对辜先生说,为何感慨于时事而不参与时事?老先生便似有所恨地在粗纸上大书曰:‘老、老、老、老、老……’”
阿海将地上的纸张重新收拢好,只是要么腐烂要么破碎,让他连连摇头又心疼。
“秦先生,我来中国游历了几个月,有令我兴奋激动的发现,但更多的是失望!现代中国有什么?政治、学问、经济、艺术,不是全在堕落吗?说到艺术。嘉庆与道光朝以来,有一部可以引以自豪的作品吗?”
“对了,你的姓氏——嵯峨,其实也跟唐朝陵墓有关呢?”阿海娓娓道来,“嵯峨的姓氏来自嵯峨天皇,这位仰慕中国文化的天皇,派人到唐朝学习典章制度,参与过唐德宗崇陵的建造。崇陵位于关中北部的嵯峨山,这才有了京都的嵯峨山,有了葬在嵯峨野的嵯峨天皇。”
“海先生”抬头看了一眼楼上。有扇窗户打开,芥川先生刚刚起床,伸懒腰打哈欠的同时,看到光上了一辆四轮马车,沿着南京路向西而去。
李白的《侠客行》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阿海这才走完了五步,就已正好杀死了五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