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三十六章 血战九龙

“那怎么办?”中山到底是个孩子,腿肚子已经打哆嗦了,“既然有人出卖,必然会有内奸,引导英国鬼子来抓我们。”
老金的体重成了大问题,肩上还背着大包袱与矿工镐。香港警察已爬上屋顶,而他就是港英当局悬赏十万英镑的要犯,逼得只能纵身一跃。
中山是少年郎,体态轻盈,练习“刺客道”也不错,如法炮制,施展平地飞升的轻功,加上竹竿撑地的续力,勉强登上城墙。
话音未落,大批港英军警已冲入九龙寨城,将全体中国居民拽出来,收缴武器和违禁品,按照通缉令上的画像,一一甄别清查。
惊魂未定,香港警察发现了城墙上的他们。九色直接用鹿角撞向城墙,竟将九龙寨城撞出个大洞。毕竟这堵墙低矮破旧,二十多年无人维护,许多城砖被拆下造了贫民窟,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怎能弃伙伴而去?”
老金接过这根晾衣服的竹竿,在半空中挥舞比划,长度足有三米以上。
“别犹豫了!九色先跳!”
老金使出浑身解数,晾衣http://www.hetushu.com杆只达到三分之一。九色飞快地冲过去,用自己的后背接住竹竿,再用力往前一甩……
九龙寨城变作人间地狱……
秦北洋指着百步开外的城墙,老金皱起眉头:“主人,你是说要我们跳过去?”
秦北洋与中山一起划船,月光也被乌云吞食。到了维多利亚港的中心,才升起中国式的硬式风帆。九色不知疲倦,绿色的双眼注视维港两岸,只有港岛上太平山的剪影。
秦北洋的亲娘是山东威海人,他从小跟父亲学过山东话,北京西郊骆驼村里也有卖烧饼的山东人,立马听懂了警长喊话——这次行动不是强拆,九龙寨城的全体居民都出来,警方要来搜捕通缉犯,罪犯非常凶恶,包庇者立即捉拿起诉。
“给你们这个!”秦北洋从屋顶拔下三根竹竿,“以此摆渡,分成两次跳跃,可达城墙!”
“‘刺客道’中的轻功,你们都没学过吗?”
秦北洋爬到楼顶。月亮隐入浓云,此岸狮子山与彼岸太平山都陷于黑和_图_书暗,唯独脚下九龙寨城,已被灯火团团包围。数千名香港警察,全副武装的英国驻军,包着大头巾的印度部队,正在攻打九龙寨城。这座城不是中国领土吗?港英当局凭什么要进来?城里的中国居民们取出武器,准备阻挡英国人的进入,害怕自己的贫民窟遭遇强拆。
老金扔给船家五十块大洋。老头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以为天上掉下了财神爷,熟练地操纵风帆,绕过港岛最西端的青洲,穿越南丫岛与大屿山之间的西博寮海峡。
最高的屋顶上,趁着底下大乱,秦北洋施展“刺客道”轻功,手执晾衣竹竿,飞出去数十丈开外。他还背着三尺唐刀、十字弓、洛阳铲。他用竹竿撑在地面,犹如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的撑杆跳,重新续上力量,又往前飞出去数十丈,落到九龙寨城的城墙上。
老金出现了,浑身酒气与脂粉,跌跌撞撞冲到秦北洋身边,跪下来说:“主人,这些王八蛋是来抓我的!”
老金像个汉子那样说:“主人,这是我惹下的祸,让我一人来背和_图_书好了。您和中山、九色先走,我断后,哪怕被乱枪打死,也不会连累主人。”
“但这距离太远了吧?已经超出了轻功极限的两倍!”
秦北洋与小镇墓兽之间无需语言交流,彼此心领神会。化身幼麒麟镇墓兽的九色,当即纵身一跃,从九龙寨城的最高峰,冲向军警密集的地面。
“你怎知道是三合会出卖了你?”
秦北洋豪气干云天的说话间,中山却指了指水边的灯光:“好像有艘船!”
九龙寨城。
三不管的九龙寨城,终于要被港英当局管一次了,还得冒着侵犯中国主权,引发外交争议的危险。英国人如此兴师动众,好像世界大战又爆发了,究竟是什么通缉犯?
火麒麟冲向人头攒动的黑夜。英国军队以为有炮弹来袭,纷纷躲开,城中大乱。九色稳稳降落到地面,仿佛屋顶跳下来的野猫,尾巴尖还带着火苗。
“你们准备好了吗?”
“刚才那两个日本小婊砸,居然在床上给我下迷药!幸亏老金我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悬崖勒马,没有色迷心窍,这和_图_书才杀出了重围!否则啊,小头就要害死大头了!”
警察才注意到这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先是警犬狂吠着冲上来,九色只要瞪着幽绿色双眼,喉咙里滚动某种低沉的咆哮。它体内的数枚灵石,集结了东海恶龙、童男童女、鹰头女神、红山玉龙、汗血宝马等等镇墓兽的力量。德国黑背们发出老鼠般的吱吱叫声,哀嚎着抱头鼠窜,反而把香港警察冲得七零八落。红头巾的印度锡克部队向九色开枪,幼麒麟镇墓兽喷出琉璃火球,飘飘然绕过华人警察,奔着英国与印度士兵而去。
“他娘的!都过去了十一年,这帮英国人还记在心上呢!我以为,三合会的兄弟们都是赤胆忠心,没想到,如今世道变啦!这帮孙子为了赏金,就把俺老金出卖了!”
一艘单桅小帆船,中间有乌篷船舱,船尾高高翘起,船体狭长,适合航海。大伙儿都跳上来了。船上只有一个老头,一个少女,老金抽出匕首,架在老头脖子上,逼令他赶快驾船出海。
大批警犬狼狗也来了。尽管贫民窟的房间与走道密如蛛网www.hetushu.com,又似墓道般的迷宫,但警方每一间都不会放过,眼看要爬上九龙寨城的制高点。
“因为……辛亥年的香港总督府刺杀案?”
城外响起大喇叭,先是华人警长用粤语喊话;英国警长用英语喊话,在日本学会英语的秦北洋也只听懂个大概,其中有“抓捕”“逃犯”等词语;最后来了个华人警长,居然喊起了山东话。原来香港警察有“山东差”,自威海卫殖民地招募而来,后世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便是威海卫警察后裔。
秦北洋反而冷笑两声。天国的纲纪虽然严明,以至于禁欲和苦修,却无法阻止手下人在“走南闯北”之中声色犬马放纵欲望,可见号称“人心坚如磐石”的太白山不过如此。
秦北洋一跃而下,正好骑到九色的后背。才走几步,却发现无路可走。前有黑漆漆的大海,后有港英当局的追兵。他举起十字弓,准备决死一战。
小镇墓兽的力大无穷,竹竿具有柔韧性,犹如弹皮弓,将老金变成弹丸,以抛物线冲向城墙。幸亏秦北洋伸出双臂迎接,否则老金必得在城墙上脑袋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