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四十五章 一级警告

“哦……”
一路上,不时有老鼠大军在街上横冲直撞,飞鸟与蝙蝠们纷纷逃离城市,月夜下不断掠过黑压压的飞行生物。奇怪的雾气在地面升腾,有时甚至有干冰的效果,加上诡异瑰丽的地光。秦北洋相信九色的判断没错——毁灭性的大地震近在眼前,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是不晓得何时劈下来?
电工已紧急修复了所有的电路,却搞不清原因为何?
秦北洋翻身跃起:“我确定!”
“疯了!”嵯峨侯爵简直要被气晕过去,女儿在生日宴会上说这种晦气话,“恶作剧开得太过分了!”
“我……不知道!”
侯爵大发雷霆地咆哮:“光!我要把你送到少年管教所去!”
“父亲大人,如果我不放这把火,全家几十口人都会在大地震中死无葬身之地。我不想让你死!我想拯救所有人的生命!”
“八嘎!”羽田大树真想抽她一耳光,“公主殿下,地震还没来,东京大火灾就会烧死几十万人了。”
光抓着他的胳膊:“你确定?”
“我没骗你!”光的眼泪水又下来了,哀求旁边的羽田大树,“羽田先生和*图*书,求求你们,带着我走吧!”
秦北洋趴在大草坪上,让耳朵与心脏紧贴大地,感受地壳内部的脉动……
自从进入过白鹿原魔方大墓,揭取封印时遭受电击,他便能感知到天地万物各种细小的变化,无论眼耳口鼻舌等各种感觉器官。某种程度来说,秦北洋也拥有了近似于镇墓兽的敏感度,也像老鼠、蟾蜍、小猫小狗们那样。
事已至此,这场生日宴会不欢而散,宾客们纷纷告辞离去,包括众星捧月的裕仁皇太子,日本帝国未来的天皇。
秦北洋茫然地低头看着九色,问出同样的问题。
秦北洋回想起四年前在京都的冬天,就是着了这小姑娘的道儿。
今晚的女一号,嵯峨光提着裙摆,回到舞池中央,夺过司仪的麦克风大声说:“诸位!很高兴大家来给我庆贺生日,但我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事关到你们每个人的生命!”
胸口的和田暖血玉坠子都亮了。
“冤家!”
侯爵狂怒已极,他决定将女儿送去警察局,哪怕以纵火罪惩罚这个疯狂的公主,但他一回头,光已经消逝了。
“光!”
他们不敢hetushu.com再回旅馆,只能在东京的街头流浪,并且避开各种建筑物,只见河边的开阔地而行。羽田大树打电话给报社、电台、气象局甚至警察局……可惜子夜时分,谁都找不到。若是后半夜发生地震,便会造成毁灭性的灾难。
穿着烧焦的晚礼服的嵯峨光,坐在日本桥川的水岸边,托着下巴说:“我再去把这些房子烧了吧?把睡觉的人们赶出来!”
光弱弱地缩回去,抱着九色相依为命的可怜模样。秦北洋摘下她胸口的卡地亚钻石项链,戴着这个值钱的家伙走在夜里,要是没有他的保护,下一分钟就被人抢劫甚至绑架了。
“光公主,今天是您的生日,可不能哭呦!”羽田大树还是把光的小手交到秦北洋的手中,“北洋,你是甩不掉她了!”
数百米外,十六岁的嵯峨光已逃到幽暗的街道上,冲入秦北洋的怀中,回头遥望着火光冲天的侯爵府邸,大声说:“我是光!”
光又对跑到大草坪上避难的管家、女佣、仆役们关照,让他们哪里也不要去,就在草坪上原地休息过夜,反正今晚天气炎热不会冻着,千万www.hetushu.com不要再去找房子住宿!
小镇墓兽点头,眼神明白无误地确定——地震即将来袭。
“我在京都第三高等学校读书时,专门看过地震学方面的书。今晚这些异常现象说明,很可能会有破坏性极强的大地震!”
“有你这么一个邪乎的闺女!我现在开始理解嵯峨侯爵的痛苦了。”秦北洋抓着她细细的胳膊,“快点回到你爸爸身边去吧。”
要知道,它在白鹿原魔方大墓地宫被关了一千二百年,对于地下世界的每个细微变化都极为敏感。
“哥哥,你在说这些都是地震前兆吗?”
秦北洋还想去找芳子,却发现她早已无影无踪。羽田大树拽着他迅速离开,刚才那出戏已让嵯峨侯爵勃然大怒,免得侯爵编个理由把他们都抓起来。九色却站住不动,秦北洋一回头,才发觉府邸洋楼闪起火光。
今晚是周末,接近子夜,那么多人不可能再找到旅馆了。嵯峨侯爵被逼无奈,只得下令在大草坪上搭建帐篷过夜,同时尽量抢救火灾废墟里的财产。
宾客们纷纷摇头,虽然大家都目睹了电灯事故、老鼠横行、草坪上的地光与www.hetushu.com地气等等诡异的地震预兆,但没人相信这个十六岁小姑娘的警告。有人说,日本自古以来多地震,就算有这种前兆也没关系,早就习以为常。
1923年8月31日,深夜,嵯峨侯爵公主的生日舞会刚到高潮。
女儿又从父亲手中抢回麦克风,脱掉高跟鞋,爬到乐队的钢琴上说:“今晚的种种异常现象表明,东京即将要爆发大地震!请各位速速离开室内,在开阔地上避灾,否则你们每个人都会死!都会死的!”
“可我不烧房子,怎么把那伙人赶出来呢?”
“别骗我了!”
嵯峨光和父亲都逃出来了,侯爵被烧掉半边头发,狼狈不堪;公主的裙摆上还烧着火,管家好不容易帮她扑灭,结果晚礼服被烧成了小礼服,小腿肚子还被浅浅地灼伤了几块。
原来啊,这把大火,竟是嵯峨光自己放的。
三人一兽,没入东京的黑夜。
嵯峨侯爵气势汹汹地上来,夺过女儿的麦克风,将她拖下去,并向宾客们道歉。这个女儿向来任性,毫无宫廷贵族淑女风范,平时总做些出格的事儿,爱幻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胡说八道,有时说自己家是开妓和*图*书院的,又说日本帝国将在下一次世界大战中败亡,让他这个朝廷重臣丢尽了颜面。
闭上眼睛,眼前掠过一片天崩地裂,高楼广厦千万间的东京,顷刻间陷入熊熊火海,数百万人的阿鼻地狱,被毁灭的索多玛城。
“你这把光也忒亮了点!”秦北洋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句中国话,又跟出一句日本话,“公主殿下,你可太任性了!我只说发现大地震的预兆,可没叫你把自家房子给烧了啊!”
“以诶!”光摇着头,咬着嘴唇,“我不能回去,爸爸说我犯了严重的纵火罪,要把我送到少年管教所去。”
这时候,消防车已呼啸着开进来,水枪已无法挽救这栋豪华的大厦,房梁轰鸣着坍塌,烈焰冲上高天,火星仿佛飞溅到月亮上,附近的日本皇宫都被照得通亮……真个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乐队、仆役、保镖们纷纷逃出来,大火迅速从厨房蔓延到宴会厅,又窜上了楼上的各个房间。有人打开大草坪上的消防水龙头,却无法控制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秦北洋拍了拍额头,再看光又抱着九色的脑袋,好像这尊小镇墓兽成为她的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