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四十七章 两个联盟的谈判

秦北洋沉默几秒,仰起头来:“是,我是工匠联盟的领袖。”
“大尊者,可为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秦北洋拧起浓眉,后退一步,“我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成为刺客联盟的叛徒,阿萨辛的不肖传人,太白山的刘阿斗败家子,成为人人得而诛之,钉死在耻辱柱上的犹大?”
施密特拽着秦北洋一起单膝跪地,低声说:“工匠联盟的低阶会员,本来是没有资格面见大尊者的,这是给你的破例。”
“不错,这虽然违背了秦氏墓匠族的祖训,但我想这反而是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心愿,让镇墓兽的技术发扬光大,不但为陵墓里的死人所用,还将服务于现在所有活着的人。”
“我不是巫师,但我相信镇墓兽的感知力。古墓连接着大地的脉动,尤其是同时拥有数尊镇墓兽灵石力量的九色。”秦北洋竭尽全力要说服施密特,“在大自然的灾难面前,任何强大的力量,上到皇帝老子,下到工匠联盟,根本微不足道,蚂蚁般渺小!”
工匠联盟第二十四代大尊者,正端坐在靠背椅上,欢迎秦北洋的到来。
“不要再纠缠了,我的时间不多了!在我病死以前,在我立下大尊者的遗嘱以前,请你给我一个回答。”
“日本列岛,处于欧亚板块与太平洋板块的结合部,地址结构极其不稳定,富士山就是一座休眠的火山,尤其是关东地带,发生大地震的概率很高。”
细思极恐啊,难道阿幽早就策划好了,通过越南志士阮志明,将秦北洋引入巴黎地下墓穴,帮助他成为阿萨辛的继承人?
秦北洋的脚底板一凉,想起光绪皇帝驾崩前,慈禧太后为何不选择光绪帝的弟弟载沣,而选择载沣的三岁儿子溥仪?因为小皇帝好控制在女人手里啊!
“China ch'in pei yang!”
“你无法囚禁我……因为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
“秦,你应该知道,越庞大而复杂的工厂,越容易因为某个微不足道的细节毁于一旦!”
“你是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后代,中国最伟大的工匠家族的传人,只要能消灭刺客联盟,立下六百年来最伟大的功绩,自然有资格成为工匠联盟的第二十五代大尊者!”
这一刻,日本帝国大正十二年,公元1923年9月1日,中午11点58分。
“因为……我最弱小?”
“你懂就好!”
沉默半晌的大尊者再度发声:和_图_书“根据工匠联盟的惯例,一年一度的世界大会,将要在地下圣殿召开一个昼夜,盛会才刚刚开始。”
不错,四年前在纽约曼哈顿的工匠联盟世界大会上,九色展示过作为幼麒麟镇墓兽的强大威力。
显然大尊者深谙此道,他剧烈咳嗽一番,施密特赶忙给他吃下几枚药片。
电光火石之间,秦北洋已如围棋手的思考,想出了上百手可能性的棋局变化。
“不错,若不是我违背了她的命令,今天又怎能来到这里?”
秦北洋此时的身份是工匠联盟成员,用德语谦卑地说:“大尊者在上,请受中国秦北洋一拜。”
施密特还想尝试把他背起来,但是大尊者的身高在两米以上,体重超过一百公斤,要想背着他快速出逃是不可能的事儿。
“你说的发明创造,是指在上海的镇墓兽飞行器工厂?”
大尊者的声音异常虚弱,他的形象第一次完整地暴露在灯光下。灰白须髯掩盖一张衰老的脸,沟壑纵横的皱纹,浑浊发黄的眼角膜,不时垂下涎液的嘴角,看来已病入膏肓。
“利益!总有利益会把他们邀请到一起。”
“我所说的中国秦北洋,是刺耳联盟的领袖,阿萨辛的继承人,太白山刺客们的主人,就是你!”
他也是头一回听说刺客联盟还有北美大圣殿:旧金山唐人街,远东大圣殿则是太白山,那么欧洲大圣殿又在哪里?
秦北洋心头一颤,这是要把自己当作特洛伊木马,名副其实的混入刺客队伍的内奸。
分散于各国的刺客组织,依然过着独立王国的逍遥日子,不必服从联盟管束,干着职业杀手的生意,数着钞票受雇杀人,再也不必冒着身家性命与政府死磕,岂不威风快活?若是选出一个强有力的领袖,能以铁与血将一盘散沙的刺客联盟重新统一起来,对于据地称雄的各路刺客诸侯们来说,反而是最大的一个威胁,甚至远远超过来自工匠联盟的威胁。
九色、安禄山的唐刀、俄国工匠的十字弓,全都留在花岗岩客厅。施密特打开铁门,引着秦北洋进入一间密室。
“因为这是你的命!刺客联盟不能给你任何未来,你只是一个女人的傀儡。”
“撤退!全部撤退!我才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工匠大师还是流浪汉或乞丐?我也不管什么刺客联盟与工匠联盟的六百年战争,全是毫无意义的小孩子吵架和流氓打群架!我只要m.hetushu.com你们赶快撤出地下!该死的!”秦北洋注视着密室墙上的挂钟,“现在是日本时间1923年9月1日上午11点50分,就在我们的头顶,东京的街头,日本桥上,人来人往,他们都将逃过一劫,而我们却要被送入地狱。”
大尊者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带有奥地利口音的德语。
守门人施密特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工匠联盟果然是有备而来,早已把秦北洋的底细都摸透了。
施密特目光阴沉地回答,他明白密室之外的花岗岩客厅中,那三个人究竟是何等货色。
上一回在京都,施密特用弹珠打中了秦北洋的额头,这一回却是足够穿心的钢箭。
“大尊者,您的担忧,我懂了!工匠联盟属于全天下的工匠大师,而不属于任何一个国王或者总统。”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话题。”
“您是在威胁我?”
“大尊者,我保护你撤退!”
“我知道,请把它留下,它才是你身上最危险的武器。”
“幼稚!或者……你是故意在激怒我?秦,请记住——你只是刺客联盟的摆设,一个漂亮的花瓶,杀你无用!”
刺客大佬们宁愿选出一位最弱小的乳臭未干的继承人,没有任何势力基础的孤家寡人,只能是刺客联盟名义上的领袖。就如春秋战国徒有其名的周天子,三国时候被曹操控制的汉献帝,日本幕府时期的傀儡天皇,中国北洋军阀拥立的“大总统”……
“工匠联盟若是落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手中,都可能沦为某个大国的工具。六百多年前,第一代大尊者秦晋,因为身怀工匠绝技,又不想受到罗马教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法兰西国王中的任何一个摆布,因而创立工匠联盟。”
看到大尊者的面色不太好,用手帕捂住嘴巴咳嗽,守门人施密特举起十字弓,顶在秦北洋的后心。
“立刻撤退!”
“不。”
“也许吧。”
九色将唐刀与十字弓还给主人,飞快地窜出了密室的另一道门。头顶的石条已纷纷坠落,眼看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就要塌了。秦北洋强行拽着施密特冲出密室,只留下靠背椅上的大尊者,平静地等待末日审判来临。
“我老了,四年前就患上了癌症,时日无多。”大尊者又开始咳嗽,生命正从他的眼里溜走,“外面三位大执事——美国人约翰逊、英国人谢林汉、法国人马克龙,只等着我立下遗嘱,hetushu.com从他们中挑选一人继承我的位置……不过,施密特,你说吧!”
面对大尊者的犹疑,施密特对他耳语道:“别中了中国小子的阴谋诡计,他只是不想被我们关起来,突然编出一个可笑的理由……”
“嗯,我注意到了。”
“你们没有发现异常吗?昨晚开始,乌鸦黑夜起飞,老鼠夺路而逃,井水往上翻涌……你们看,地下泛起一股奇怪的雾气,还有诡异的光亮,这就是地震预兆的地气与地光。”
“要杀我?”
话音未落,脚底板下传来微微的颤抖。
“上天眷顾工匠联盟,邪恶的刺客们并不知晓一个秘密——你也是工匠联盟的成员。”大尊者微微欠身,靠近秦北洋的耳朵说,“如果,你能召集一次刺客联盟世界大会,将全世界各地的刺客首领,集中到某个地方,比如——刺客联盟的北美大圣殿:旧金山唐人街。”
大尊者脸上的老人斑在颤抖,桌上的水杯里荡漾起一圈圈涟漪,甚至有水底飞溅出来……
“我不这么觉得,我不认为女人低于男人。”
秦北洋已听出了大尊者的恶意,只要派遣一两名技艺高超的工匠,就能毁灭他的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
守门人施密特无法抗命,他打开密室大门,面对花岗岩客厅里的三大执事吼叫道:“大尊者有令,全体人员疏散,立刻撤退到地面!”
“六百年来,工匠联盟与刺客联盟的领袖,第一次面对面的密会。”
1923年9月1日,上午十点。日本帝国东京市,日本桥地下二十米,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
“大尊者,如果你们要消灭刺客联盟,现在把我杀了,不久可以实现了吗?”
秦北洋吼了一嗓子,施密特停止脚步,大尊者回过头:“什么?”
施密特换成英语和法语怒吼的同时,九色用嘴巴叼起唐刀,前腿挎住十字弓,飞也似的从守门人的裆下窜过去,正好奔入密室之中。
因此,当初在巴黎召开的刺客联盟世界大会,除了中国派遣了太白山刺客教团的最强力量,欧美各国并未倾尽全力,许多顶级刺客也未能与会,比如美国排名第一的刺客“天使”迈克尔,德国人阿道夫·卢森堡。既是在拆刺客联盟的台脚,也是为了保存实力——顶级刺客们都知道争夺阿萨辛的继承人的“考试”极其凶险残酷。于是乎,真正在巴黎和会期间损兵折将,以至于为了行刺三巨头而覆灭的,基本都www.hetushu.com是来自殖民地与弱小国家的刺客们。
“大尊者,请您告诉我,在你们的口中——何为正义?何为邪恶?标准又是什么?”
守门人施密特低吼了一声,显然这次对话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讨论这个!”大尊者的精气神缓过来几分,“只有工匠联盟,才能给你未来。如果,你能协助我们消灭刺客联盟,你将是六百多年来,工匠联盟最伟大的英雄。我甚至会考虑,将大尊者的位置,传给你!”
施密特点头说:“为了大尊者的安全,请把它留下!第一代大尊者秦晋,就是被刺客联盟派遣的刺客所害。六百多年来,我们对于刺客联盟百般提防,务必保护好大尊者。”
他感觉到了大尊者与施密特对自己深深的蔑视。
秦北洋警觉地按住九色的脑袋:“它不是狗,而是镇墓兽。”
“执行命令!施密特!”
“我是被人用担架抬进来的,你们要是再把我抬出去,恐怕要一起葬身在地下了!我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两个月,提早结束也是一种解脱,而你却是工匠联盟的希望,快点走!还有施密特,你要保护他出去!”
工匠联盟第二十四代大尊者用权杖敲打地面,这是今天他说的最有力的一句话。
“您这是先让我交出上梁山的投名状,再把大当家的宝座让给我?”秦北洋说了句中国话,苦笑着再说德语,“大尊者,很抱歉,我无法完成这项任务!我对于您的宝座毫无欲望。而我成为阿萨辛的继承人,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并非自己本意。我只是个工匠的儿子,我宁愿一辈子做个工匠,顺便发明创造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秦,你是一个男人!工匠联盟鄙视女人,禁止女人加入联盟,我对于你被女人所摆布,感到无限的同情。”
关东大地震爆发了。
“你确定?”
大尊者按下一个机关,密室另一头的房门敞开了,他咳嗽着说:“秦,你快点走吧!从这条路出去会更快一点!”
大尊者始终坐在这张靠背椅上,刚才那番话已耗尽了他的体力,以至于接近昏厥了过去。
三大执事面露不解之色,但他们也感受到了脚下的异动。
“不是的,那是他们骗你的!”工匠联盟大尊者说出真相,“当今世上至少有十位大刺客,他们都有能力有资格成为刺客联盟的领袖,但为何偏偏选出了你?”
施密特不言语,手上力道千钧,拽着秦北洋离开密室——另一道门可以出hetushu.com去,就不会被九色发现。
“完美的计划!只要把这些刺客首领们汇聚到一起,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一劳永逸地解决刺客联盟与工匠联盟的六百年秘密战争。剩余的刺客们不过是散兵游勇,永远满足于职业杀手的生意,沦为鸡鸣狗盗之徒,再也不敢与工匠联盟相抗衡。”
“你在说什么?我们都会在地震中死亡?”
阿幽为何要首当其冲?率领老爹、阿海、脱欢、鬼面具冲锋陷阵?难道是为了重整太白山的权威,在刺客联盟内部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这三个人都是野心家,各自在工匠联盟内部培植派息,背后也都有各自国家的势力。”
“大尊者!”
“因为我在巴黎地下墓穴通过了考试,拯救了大家的生命,得到阿拉伯老阿萨辛的认可。”
秦北洋诚惶诚恐地摇头:“我只是一介小小工匠,着实承受不起!请大尊者另请高明!”
“秦,你知道为什么吗?小小年纪,你就能成为阿萨辛的继承人?”
“通知所有人——紧急撤退!”
“是的,从今天凌晨开始,我来参加工匠联盟世界大会的目的,已经不是来商量什么要事了,既不是工匠联盟初阶会员,也不是刺客联盟的傀儡领袖,而是来警告你们,请尽快逃离这个地下!撤退到地面的开阔处,否则全都会被震死的!”
秦北洋蹲下来凝视九色的双眼,这是日本桥地下的密室,它随时可以变身,它在吞吃过那么多镇墓兽的灵石之后,早已拥有比四年前强大得多的力量,应能独自应付各种局面。
“大尊者,既然您说——我在刺客联盟之中,不过是个傀儡领袖,又如何能把这些刺客首领们,召集到一起开会呢?”
他说得没错,这股翻腾的地气,从地砖的缝隙间涌出,渐渐淹没了他们的脚踝。
“大尊者!”
秦北洋明白大尊者所说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天王洪秀全的曾孙女——洪天幽。
“秦,你太让我失望了!在伟大的工匠联盟与阴暗的刺客联盟之间,你竟然选择了邪恶的那一边!选择了曾经杀害过你的养父母的刺客!你愿意做邪恶的代言人?玷污你那伟大的秦氏祖先的荣耀?”
施密特却以德国人特有的严谨态度反驳道:“地震预测是世界性的难题,任何科学家或仪器都无法准确预测地震。许多声称大地震即将来临的人,多数是算命的占星的,或自称拥有未卜先知能力的巫师。”
还是……为了秦北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