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四十八章 日本沉没

他看到一辆汽车坠入地缝,连同车上的人被压成铁饼与肉饼。有的地裂如同喷泉飞溅海啸带来的东京湾海水,将尸体冲入高空再摔得粉碎。海水纷纷涌入街道,路面塌陷变成数十米宽的天坑,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东京西部的丘陵滑向大海,一路裹挟大片废墟与尸体碎片。无数逃命的人互相冲撞,广场上发生了可怕的集体踩踏,成百上千人瞬间被窒息叠压而死。人们在大火中惨叫,烈焰如死神的亲吻,席卷过东京与横滨的闹市。地震的冲击波带来狂暴的风,火势加倍燃烧,商店、民居、学校、工厂……消防队也束手无策,因为消防水管全被地震破坏。为了逃避大火,许多人跳入海水,然而因为燃油泄漏,海面同样燃起大火,无数人在海里被活活烧死。
大地震后的正午,九色也无从变身战斗。秦北洋抓着嵯峨光的手,转身冲入烈焰翻腾的东京街道……
“光,你快点回到爸爸身边吧!嵯峨侯爵肯定担心死你了。”
说罢,她抓着秦北洋的手,飞也似的奔入火海冲天的东京街道……
深呼http://www.hetushu.com吸,重新见到太阳。东京陷入一片火海,耳边充斥惨叫声与哭喊声,热量如火山爆发滚滚而来。脚下裂开缝隙,柏油路面变成蛇形碎片,差点将他吞没入幽冥世界。日本桥居然还没塌,桥头长着翅膀的青铜麒麟,正威严地凝视秦北洋。
从下午直到黄昏,他们救出了至少一百个活人。
1923年9月1日上午11点时58分44秒,相模湾海底百米深处,发生了里氏8.2级的大地震。向日本陆地下方移动的菲律宾海板块,与日本列岛发生碰撞,释放出场长期聚集的巨大能量,相当于引爆八百万吨TNT炸药——二十二年后,投放在广岛的那颗原子弹,仅仅相当于关东大地震的八百分之一。
刚过完十六岁生日的日本女孩,面无惧色地踏过日本桥,向着秦北洋狂奔而来,身后是气喘吁吁的羽田大树。
“爸爸,我会回来的!”
秦北洋与光经过东京车站,大钟定格在11点58分,铁轨与列车早已扭曲变形,站前广场挤满了http://www•hetushu•com逃生的人们。在大地震后的街头穿行,就像走过枪林弹雨的堑壕战场,绕过皇宫的护城河,来到嵯峨侯爵府邸。
地震引发的大火燃烧了三天三夜,无数人在瓦砾堆下被活活烧死。一家工厂里聚集着三万多逃难者,结果被大火包围,竟无一人能幸免。事后统计关东大地震的死难者和失踪者,总计达到十四万两千人,还有数百万人无家可归。
遍地都是尸体,家破人亡的逃难者。许多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变成废墟,用鲜血淋漓的双手挖掘木头砖块下的家人,或者被惊呆了而坐以待毙。地震过后几分钟,东京湾掀起狂澜巨涛,潮水向海岸边的码头与工厂袭来。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这是人间的修罗场,这是二十世纪的炼狱,这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杀人盛宴之间的小甜点。
“哥哥,你已经拯救了他们的生命,我要继续跟你走,我们去拯救更多人!”
东京与横滨所有的建筑物,同一时刻开始摇晃,瓦片坠落,墙壁坍塌,房屋崩裂,仿佛史无前例的大轰炸。十二和图书层的东京塔,火柴棍似地断裂为两截。地面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裂开无数道巨缝,成千上万人掉入无底洞中,又被闭合的地缝所吞噬。人们仿佛置身于一叶小舟之上。正午厨房烹饪的火星飞溅,点燃榻榻米草席与纸板墙,木结构的日式房屋陷入火海。所有高楼消失,东京变成一片空旷的废墟荒野。
二十年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昭和天皇的他还会再目击第二遍。
三十多岁的羽田大树边走边哭……
幸好在地震大爆发前的几分钟,大尊者果断下达撤退令。
秦北洋和光奔向房屋倒塌严重的街区,九色就像一只能够探测生命的猎犬,它知道哪里底下掩埋着活人。小镇墓兽并不惧怕危房,它多次钻入废墟深处,救出奄奄一息的日本人。即便发生二次坍塌,将被救援对象活活压死,九色的钢筋铁骨也能毫发无损的逃出来。
嵯峨光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放的这把火,竟然救了爸爸和这些人的生命。
“光!”侯爵看到女儿还活着,又惊又喜,“快回来!我不骂你了!你救了所有人!你是个好姑娘!”和_图_书
秦北洋的话还没说完,嵯峨光向侯爵挥手高声喊道:“爸爸!光没事儿!请不要担心!”
从东京市到神奈川县,跨越数条河川,沿着东京湾车水马龙。日本桥上人头攒动,人们从东京车站出来,进入银座的商店。家庭主妇点起炭火煮饭,餐馆里生意兴旺,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秦北洋却还活着。
三名白袍大执事都还活着,他们跌跌撞撞,满脸是血,似乎刚刚经历过灭门惨案,正好看到桥对面的秦北洋,发出饿狼般的目光。
一次可笑的世界大会,讨论议题以及谈判内容,皆是如何痛打落水狗,彻底消灭刺客联盟,终结长达六百多年的人类暗战史,结果大会本身却几乎将工匠联盟团灭!
断腿的施密特哼哼唧唧地说:“秦,快点走!他们要来抓你了!”
然后,他看到了嵯峨光。
正午11点58分,东京赤坂离宫,皇太子兼日本帝国摄政的裕仁,正在举行盛大国宴。当他想起昨晚嵯峨侯爵府邸的生日宴会,十六岁的嵯峨光的胡言乱语,脚下传来一阵闷雷般巨响,大地深处的剧烈颤抖,宴会厅的餐具碎裂,www.hetushu.com吊灯坠落,各国使节发出刺耳尖叫。裕仁皇太子踉跄着冲到宫殿外的花园,双眼呆滞地目击到天崩地裂的灭顶之灾……
光用小拳头捶着秦北洋的胸口:“哥哥!我等得你好心慌啊!”
工匠联盟远东大圣殿,日本桥畔的凶宅已彻底坍塌。秦北洋、九色还有守门人施密特,他们在秘道中狂奔数十米,冲出河对岸的第二出口,满身尘土与碎屑,鬓成霜,发成雪。施密特的右腿被石头砸断了,幸好秦北洋及时将他拖走,否则便要永埋地下。
灾难来临时,恰好是星球六的中午。
日本即将沉没。
“你怎么知道我还要去救人呢?难道……”
她远远望见毫发无伤的爸爸,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既然大地震发生了,爸爸就不会把她送去少年管教所了。
日本桥的对岸,数十名狼狈不堪的西洋人,都是工匠联盟的成员,属于跑得快死里逃生的。不少人头破血流,手脚折断,倒在地上呜呜痛呼。剩余的都死在远东大圣殿的废墟下。
侯爵府所有人安然无恙,地震发生之时,大家都在大草坪上,躲在帐篷里休息,躲过了这场巨大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