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五十一章 日本破坏王

头山满在榻榻米上鞠躬,便准备送客了。
秦北洋依然渺无踪迹。
光命令警察把搜索范围扩大,在方圆十公里方位内寻找秦北洋。到处是残垣断壁,人们还在倒塌的建筑上挖掘死人。夜里有许多野狗在啃噬尸体,腐烂的恶臭甚嚣尘上……
回到东京的侯爵府,光请羽田大树给工匠联盟传话——嵯峨侯爵下令保护秦北洋,不管刺客联盟与工匠联盟之间恩怨如何,务必遵守日本帝国法律,不能在日本土地上随意杀人。
嵯峨光绝望地抓住他的双手:“羽田先生,哥哥会不会……”
九色再也感应不到主人的方位了,就像一只无头苍蝇,带着嵯峨光和羽田大树,越过道路毁坏的富士山以北公路,到达群山之间山梨县,战国时代的武田信玄的甲斐国;沿着相模湾穿过箱根与热海,来到风光旖旎的伊豆半岛。九色又北上进入群马县与栃木县,又从茨城县来到太平洋海岸边……
小镇墓兽九色走遍了日本每个县每个市,又回到秦北洋失踪的原点——横滨中华街背后的竹林,曾经的黑龙会道场。
民国十三年,1924年,春。
九月底,不再有余震来袭。东京与横滨的救灾进入尾声,该从废墟里挖出来的都挖出来了,许多尸体残缺不全或高度腐烂,已经无法辨认——而光顽固地相信秦北洋并不在其中。
小镇墓兽再次渡海来到四国岛,在高知县的群山之中,坂本龙马的故乡,它遇到一群凶猛的土佐斗犬。正好在白天的野外,敌人是体型巨大的猛犬,重量在一百斤以上,数十只冲上来围攻九色。它无法变身,只能以大狗的姿态应对。但它没有狗的牙齿,无法反过来撕咬对方。但它坚硬的身体外壳,却崩裂了土佐犬的许多颗www.hetushu•com门牙。颤抖一直等到夜幕降临,它才变身长出鹿角,将这伙土佐犬一个不留地全部捅死,然后用琉璃火球烧成灰烬。
数辆东京警视厅的大型吉普车,呼啸着警笛从东京飞驰到横滨,碾过中华街的瓦砾堆,直达竹林深处的黑龙会关东总部。
而在这辆吉普车跟前,还有一条赤色鬃毛的大狗,它的四条腿跑得比四个轮子还快,这让开车的警察啧啧称奇。
“那就把他找回来!”
秦北洋被绑架的地点,是横滨中华街背后的黑龙会。自然而然,黑龙会是头号嫌疑对象。这让嵯峨侯爵为难,身为日本的公卿贵族,他极端厌恶浪人们的组织黑龙会,不想与之有所瓜葛。但侯爵害怕女儿把重建中的侯爵府又一把火烧了,便透过旧士族的朋友联系了黑龙会。
羽田大树一无所获,不知头山满是否说谎?黑龙会的势力盘根错节,谁都不敢轻易动他们。
数年前,羽田大树的父亲就是被黑龙会的浪人们乱刀砍死,如今再见到头山满,恨不得食之肉,寝之皮……
秦北洋不见了。
羽田大树携带嵯峨侯爵的亲笔信,以及羽田商社提供的昂贵礼物,登门拜访黑龙会的东京总部。那是个戒备森严的道场,虽在地震中损毁严重,却依然有大批身着和服,腰配武士刀的浪人守卫。十八年前,中国同盟会就在此成立。
这位满面白须的老头,生于风起云涌的幕末时代。虽是破落武士之家出身,全日本六万浪人甘愿为他赴汤蹈火。头山满提倡大亚细亚主义,曾是孙中山的密友,全力支持同盟会推翻清廷。大正时代,他甚至干预国政,围绕皇太子裕仁订婚事件,派遣刺客威胁日本陆军巨头山县有朋,又让浪和*图*书人痛殴西园寺公望公爵的养子,竟让山县有朋与西园寺公望这对老冤家互相道歉,共同向天皇请罪,可见头山满势力之强大。
一身干练的西式女装,头戴鸭舌帽,穿着背带工装裤,腰间似乎藏着一把匕首。她转回头,春风吹拂乌黑的发丝,还有乌幽幽的一双眼睛,如同在地宫深处寻觅哥哥。
她是阿幽。
十一月,第二场大雪落下时,九色不见了。
黑龙会的废墟前,后车门打开,跳下四五个警察,还有羽田大树,以及穿着校服的少女——嵯峨光。
九色不会认错地方,黑龙已被埋在地缝深处,除非再发生大灾难,不会有机会跑出来害人了。
但九色感知不到秦北洋在哪里?
至今仍是一片废墟,黑龙会知道地缝里藏着黑龙,故意不修复,而让它永远埋葬。
显而易见,秦北洋已被带出了关东地区,距离九色异常遥远。
六小时后,天黑了。
如今,身在异国他乡,小镇墓兽遍寻不见主人,唯有千里独行。九色相信,只要距离秦北洋在一百公里以内,哪怕四周有千万人,就能嗅到他的气味……
“二十年前,我在满洲旅行时发现的。普天之下,能有几人亲眼见得巨龙?我雇佣了上千名猎人与渔夫,用了几百公斤的火药,甚至用超大电量刺激黑龙江,水面上飘满死鱼,下游许多俄国人都被电死了,方才捕获这条黑龙。我向清国的官吏行贿,将它秘密运送到日本,成为黑龙会的守护神。地图上的日本列岛就是一条龙。有了这条来自亚洲大陆寒冷大江底下的黑龙,镇守帝国的心脏地带,绝对有利于日本的国运!”
“黑龙会横滨会所,听说囚禁着一条来自中国黑龙江的黑龙?”
羽田大树也在侯爵府避难,和*图*书看到它口中衔着三尺唐刀,前腿挎着十字弓,便知秦北洋凶多吉少。
当嵯峨光动员山上所有仆人,四处寻找走失的“猎犬”,九色已穿过积雪的中山道,经过真田家的故乡,来到古时候的信浓国,如今的长野市与善光寺,武田信玄与上杉谦信龙争虎斗的川中岛古战场。
接见羽田大树的是日本的“浪人之王”,黑龙会的创始人——头山满。
警视厅的人马早就撤了,关东大地震造成几十万失踪者,无论还在呼吸或已化为腐尸,大家都在瓦砾堆与难民营里寻找家人。哪怕嵯峨侯爵的势力再大,除非裕仁皇太子摄政降下敕令,不可能将警力消耗在一个中国人身上。
她大声呼唤着“欧尼酱”,九色引颈发出鹿鸣。许多警察打着手电筒照射,期望找到秦北洋的踪迹,却只发现一条深深的地缝,发出黑龙蠕动的热流……
九色充当向导,在数辆警车面前带路。嵯峨光与羽田大树,加上侯爵派遣的保镖,跟随警察一同前往横滨。
“不会!”羽田大树斩钉截铁地回答,“秦北洋是无价之宝,没有人敢轻易杀他。”
羽田将以上警告传达给了守门人施密特,但他认为这只是徒劳——工匠联盟才不管什么法律,他们自认为是正义与秩序的代言人。
秦北洋
“羽田先生,很抱歉,我不知道这个人。”
主人千叮咛万嘱咐过——不要靠近阿幽或者光,因为小镇墓兽体内强大的灵石放射性,会像杀死白俄美人卡佳那样,杀死所有主人心爱的人儿。
终于到了樱花绽放的时节。这一年,日本人不再有赏樱的兴致,而将迅速凋落成泥碾作尘的樱花,当作去年关东大地震的亡魂。而在东京与横滨的每一株樱花树的根须,仿佛都浸泡着遇难者的http://m.hetushu.com鲜血。
它变得越发嗜血,尽管镇墓兽根本不需要吃肉喝血,它只是渴望杀死一切凶猛的动物,挑战任何敢于挑战它的存在。从四国来到九州,在鹿儿岛县的小渔村,它下海杀死许多在海湾里洄游的海豚。它甚至爬上阿苏火山,吞吃大量有毒的硫磺。
它一路向北而去,进入古时的越后国,沿着北陆道的日本海沿岸,踩着厚厚的积雪前行。小镇墓兽不想引人瞩目,它的赤色鬃毛太扎眼了,专挑专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行走。九色穿过了整个本州岛,在青森县的津轻海峡南岸,眺望大雪弥漫的北海道。无需渡船,它钻入冰冷的大海,尽管它的五行属火属金,原本最害怕水,但因为吞食过东海恶龙镇墓兽的灵石,让它也能像条龙似的翻江倒海。它无声无息地渡过海峡,在北海道南部的函馆上岸,爬上五棱郭,深入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
老头捋了捋胡须说:“可惜啊,囚禁黑龙的大殿已毁于一次余震,幸亏黑龙坠入地缝,否则它一旦逃出来,恐怕会造成比关东大地震更大的破坏。”
数小时前,小镇墓兽九色飞奔着完成了横滨到东京的三十公里冲刺。它找到日本皇宫附近的嵯峨侯爵府,撞翻阻拦的保镖与仆人,直到刚过完十六岁生日的光公主面前。
头山满看过嵯峨侯爵的亲笔信,接受了羽田的礼物,最后盯着一张白纸上的姓名——
光跑到父亲跟前苦苦哀求,毕竟是秦北洋以及九色救了侯爵府所有人的生命。羽田大树也请求侯爵出手相助,否则会被说成是忘恩负义之人。嵯峨侯爵犹豫再三,便给东京警视厅打了电话。
嵯峨侯爵府邸重新盖好还要几个月,全家搬离臭气熏天的东京,来到轻井泽高山上的洋房别墅。光从未http://m.hetushu•com放弃过寻找秦北洋,她派遣侯爵府的下人去到日本各地,搜寻关于“中国人秦北洋”的消息。她小心保管着环首唐刀与俄国十字弓,定时请工匠师傅磨刀和养护,免得秦北洋再回来时刀与弓都不堪使用了。
九色躲藏在竹林中,只见春天的艳阳下,出现一张年轻女子的脸。
九色所肢解撕碎的动物尸体,不可避免地被人所注意,日本的农夫或渔民认为出现了一个凶残的史前怪物,并给它起了个外号—〈ジラ。
“但黑龙也是一把双刃剑。”
九色暂时成了光公主的宠物,跟着她终日徜徉在高山草甸之上,仿佛回到云雾缭绕的太白山。这里是日本列岛的屋脊,第一场大雪洋洋洒洒地落下。嵯峨光总是长吁短叹,抱着小镇墓兽眺望浅间火山喷发的烟雾。
羽田大树离家一个月,娇妻与孩子甚为挂念,终于返回大阪。
并不意外,尽管九色不能说话。不管工匠联盟,还是其他什么恶人,都不可能把他留在原地,无论是死是活。
自从六年前,白鹿原唐朝小皇子之墓被打开,幼麒麟镇墓兽来到人间,九色跟随秦北洋环游了世界,甚至穿越过地球的内部。除了主人去“天国学堂”的两个月,以及在日本蹲监狱的一段时光,九色几乎从未与他分离过。
所以,为了保护光的生命,九色必须离开光,独自陷入黑暗。
九色决定踏遍日本列岛。它在北海道的大雪山遇到过凶猛的黑熊,九色用鹿角与熊搏斗,杀死了那头庞然大物。它又沿着太平洋海岸南下,重新经过本州岛的东部,从东海道回到近畿地区。九色忍不住对于有毒物质的欲望,袭击了大阪的化工厂,大快朵颐了足以杀死一半日本人的毒物。它觉得自己越发强壮,没有任何人和动物可以阻挡它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