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一章 太白山

他喷出浓重的声气:“妹妹,三年前,我们说好了的,只要我在山上闭关三年,我便可以下山。”
但九色并不安分,不再是那个被封闭在白鹿原大墓中的唐朝镇墓兽,它已见识过天崩地裂的二十世纪,被照射过X光射线,甚至被机械工程师用科学的方式修复过,也大量吞噬过剧毒重金属化学物质。它的力量不断蕴积增长,像一口蓬勃的活火山,被强行按压在地壳下。原本琉璃色般清澈的双眼,变得越发浑浊暗淡,有时竟会发出赤色目光。秦北洋每每看到它的双眼,抚摸它胸口灼热的力量,便会惴惴不安,仿佛身边沉睡一颗定时炸弹。有时九色还会走到秦始皇地宫赝品周围各个洞窟,观察那些被囚禁的镇墓兽。它对这些帝王将相的守卫者们垂涎欲滴,让人不寒而栗……
《永乐大典》正本仅有一套,传说葬在明十三陵中,究竟是永乐大帝的长陵?还是曾经重修副本的嘉靖皇帝?抑或几十年不上早朝的万历皇帝?无从考证,除非把这些皇帝的陵墓都挖开来。但在这世外桃源的“天国”,怎会有这部早已亡佚的《永乐大典》?据说是在秦北洋出生的那一年,八国联军打入北京,存放唯一副本的翰林院紧挨着东交民巷。太白山派人秘密潜入北京,将《永乐大典》副本抢出,世人却以为这本经典已经毁于庚子年的战火。
天国图书馆,藏有一套《永乐大典》。这是天底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哪怕庚子赔款的四万万五千万两白银,恐怕也抵不上这一套书。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命内阁首辅解缙总编,汇集古代图书七八千种,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百科全书。足以证明中国文明未必最古老,但用汉字书写的文明却最丰富,三千年绵延而不绝,别无分店。
“好,我就给你看看什么是新规矩。”
秦北洋问起孟婆?阿幽说,孟婆年事已高,正在闭关静养。这三年来,太白山的事务,www.hetushu.com全由阿幽一人独断专行,犹如女皇武则天。山上的第二号人物,自是左膀右臂老金。
唯独阿幽颇为冷静,待到秦北洋发泄完了在地下养精蓄锐三年的力量,在夫君耳后柔声道:“哥哥,莫生气。”
秦北洋白天陪伴阿幽住在洞窟闺房,闲来骑着汗血马幽神,奔驰在山巅的积雪之上,冰封的大爷海天池周围,每晚回到天上地宫,陪伴唐朝小皇子与九色睡觉。只有呼吸古墓的空气,才能让他感觉自由。
“主人,您是再造太白山的英雄,刺客联盟的大首领,阿萨辛的继承人,树立起这尊青铜雕像是名至实归!”
“罢了罢了,哥哥别忘了,这工厂也有阿幽的一份呢。”阿幽满心委屈,“若非阿幽雪中送炭,恐怕早已化为废墟。”
民国十六年,1927年,十二月。这一年,在中国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发生了许多翻天覆地的大事儿,本书不复赘述。
“不,我不恨这座山,更不会恨你,妹妹。我只恨生不逢时。”秦北洋沉默许久才说:“禁闭在秦始皇地宫中的三年,我一直在回想,从我俩见面开始的每一日每一夜——从第一天开始,我便将你当作是妹妹。”
正值寒冬,一派银装素裹,北风凛冽,犹如回到西伯利亚甚至北极冰火岛。九色看到天地,到底还是一头幼兽,不禁痛快地撒欢起来。秦北洋背负安禄山的三尺唐刀,斜挎俄国十字弓,贪婪地深呼吸,哪怕这幕天席地大自然的空气,会迅速让肺里的癌细胞死灰复燃。
阿幽用冰凉的手指甲在他的胸膛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圈。
“妹妹,你怎么变了?”
中山已从天国学堂毕业,成为太白山最后一位刺客。他的相貌为之一变,已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留起两撇小胡子。看到中山这番模样,秦北洋想起了另一人——齐远山与齐中山,果然是一对亲兄弟。
秦北洋说远远不够,中华之国宝,m.hetushu•com岂止于棺椁与镇墓兽?更不仅是金银财宝。他从陆机墓中带出来的‘黄耳帖’,不过一张白纸黑字,在盗墓贼眼中分文不值,在读书人眼中却是无价之宝。
“君可思念奴家?”
三年之约已满。
“对不起……”秦北洋冷冷地抬起双眼,“阿幽妹妹,你可别忘了,你第一次陷害我,让我成为海上达摩山灭门案的通缉犯;第二次陷害我,让我做了德胜门内陇西堂灭门案的通缉犯。你的目的是什么?四个字——逼上梁山!不,就是逼上太白山!”
他要在太白山上造起一个中国的卢浮宫。云遮雾绕的秦岭之巅,天上地宫,镇墓兽监狱,恐怕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博物馆。三年来,他不断改造原本为了模拟征服镇墓兽而建造的这座地宫,仍然保留秦始皇的黄肠题凑巨棺,将许多洞窟辟为恒温恒湿的文物库房,存放陆机的《黄耳帖》、“云居四宝”,还有老金从全国各处抢救来的绝世国宝。
阴历的三年,是1080天;公历的三年,则是1095天。
老金、中山带着一众刺客们,皆在山巅跪拜迎接主人出关。还有阔别三年的汗血马幽神,居然在马槽上长出了一层膘。老金越发会说话了,夸赞秦北洋须发飘飘,简直上古圣贤再世;阿幽如古画上的吴带当风,真个是神仙眷侣。
“但我从六岁开始,就不仅仅只把你当作哥哥。”
说得滴水不漏,秦北洋不得不答应。他望向窗外的秦岭群峰,隐隐有白鹤飞过,自己也恨不得插翅飞下云海而去……
阿幽继续牵着他的手,避开老金、中山与众刺客们,进入山岩上的洞窟闺房。九色蹲守在门口,她推开悬崖上的窗格,看着白云慢慢飘入室内,从背后抱紧秦北洋的腰。
秦北洋重新捡起父亲传授的修复文物的技艺。每一次修理文物,便是一次精神的修行。人的生命渺小易逝,多么伟大的帝王,最终不过白骨一堆。更不幸的,将落入和_图_书敌人或盗墓贼手里惨遭侮辱。唯有文物千年不朽,哪怕朽烂了,其存在过的精神与灵魂亦不朽。人类追寻不朽的信仰。文物不朽,信仰亦不朽,人类同不朽。哪怕地球毁灭,宇宙坍塌,但这其中的沧海一粟,每个从未在历史上留名的普通人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炽盛,才是永恒的。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这是秦北洋要用毕生完成的格物致知。
“不疯魔,不成活!”秦北洋想起小时候,父亲在地宫里告诫过自己的话,“哪怕再过十年,二十年,哪怕头发白了,只要还活着,就能看到镇墓兽飞行器翱翔于中国的天空。纵然死了,请将我的人头挂在工厂大门口,日日夜夜,魂兮归来!”
“无论我到哪里,你都会在我的附近出现。整整十年前,民国七年的春天,你又将我绑架到太白山,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修行‘刺客道’与‘地宫道’。但你欲擒故纵,将我送还北京,又在房山唐朝大墓底下,将我救出小徐的追兵围捕,送我上了去日本的轮船。你不是不想得到我,只是时机尚未成熟。关键是,我也尚未成熟,不过是个冲动易怒脑子里少根筋的少年罢了。”
“老金!这是何意?”
“哥哥,你还是要离开阿幽?”
“我只是想去上海看看我的工厂,看看我的朋友钱科、朱塞佩·卡普罗尼还有小郡王。”
如今,一整套《永乐大典》,七八千种几万册,搬到天上地宫,陪伴秦北洋度过漫长的三年。但要全部看完,穷极一生都无法做到。秦北洋只能如一块海绵,从总共三亿七千万字中,挑选最感兴趣的部分吸取。
每一件文物,经历千百年,都有其灵魂,不是文物本身的灵魂,就是建造文物的工匠的灵魂,或者文物曾经的主人的灵魂,或者一尊佛像所蕴含的佛性。
三年……
白雪皑皑的太白山已沉入夜色,茫茫云海簇拥下,犹如没入深海的孤岛。只可惜秦北和*图*书洋看不到。三年来,他被关在秦始皇地宫的赝品之中,从未踏出过墓室门一步,更未曾呼吸过太白山上的空气,未曾见识过秦岭云海上的日出月落。惟其如此,他那充满癌细胞的肉体,才能在古墓之中长久存活下来。仿佛回到十八年前,九岁的他离开天津德租界,被禁闭在清西陵的光绪皇帝地宫。只是父亲老秦早已化为一捧枯骨,埋葬在万里之外的巴黎凡尔赛。当年陪伴他的除了一豆灯芯,便是几十本书册;而今却是鲛人鱼膏的灯火,几百个巨型书架,陈列着数万册古籍,混合着手抄或印刷的油墨气味,以及纸张被蛀虫啃噬的腐烂味……
老金回答,这座天上地宫,一百多个帝王将相的棺椁与镇墓兽,不已经在守护了吗?
至于小镇墓兽九色,多数时候守在秦始皇的黄肠题凑跟前,守护一千三百年前的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的棺椁与不腐真身。
“哥哥太心急了!为何不顾妹妹感受?年关将近,请伴我过完春节吧。外头风声甚紧,工匠联盟重金悬赏你的人头。你若下山,我必将陪你,还要提前命人打探虚实,无论太白山周遭五百里内,还是到上海沿途各处要害,确保万无一失才行呢。”
秦北洋又给老金下了第二道命令——守护中国之文物。
两个月后,太白山下已是春意盎然,山上仍是银装素裹。
阿幽在闺阁中劝阻道:“哥哥,你真的那么见不得阿幽吗?你还恨着太白山?”
“我诞生在唐朝古墓棺椁上,生下来就百无禁忌。”
来到格物致知大殿,秦北洋看到广场上多了一具雕像,高达数丈,青铜铸造,矗立在积雪上分外醒目。他再定睛一看,那身材那脸型那眉眼,赫然是自己的塑像。非但是秦北洋,脚边的小镇墓兽九色,背后的唐刀与十字弓,全被铸造成了青铜。
“不,阿幽妹妹,你的心思缜密,远远超出了年纪。”秦北洋终于说出埋在心底很久的疑惑,“其实,你一直http://www.hetushu.com想要除掉阿海与老爹。因为只要有他们二人——我的杀父杀母仇人,我就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所以,你也恨他们,是吗?”
秦北洋却没心没肺地说:“明日,我可下山否?”
阿幽来了。她穿着汉时女子的衣裙,裹上一件冬天的皮毛袄子,袅袅婷婷地来到地宫之中。不再是当年的小姑娘或新媳妇,她已长成为二十四岁的美少妇。九色蹲立在黄肠题凑之前迎接太白山的女主人。秦北洋盘腿在地宫中央闭目打坐。三年以来,他几乎没修剪过头发与胡须。垂到后背的长发,宛如古时候的男子,其间夹杂几茎白发,更是符合太平天国“长毛”的形象。他的络腮胡须洋洋洒洒垂到胸口,宛如二十世纪最时髦的马克思与恩格斯。他甚至还长出一层薄薄的胸毛,都是来自父亲秦海关的遗传。
最后一句,让人后背心凉飕飕的,阿幽捅捅他的腰:“哥哥,快到腊月过年了,能说些吉利话吗?”
“哥哥,我都早已跟你解释过了,何必再旧事重提?”
“为了这工厂,你就如此疯魔?”
这一日,秦北洋收拾行装,准备下山去上海。
秦北洋命人送来一把大铁锤,抡圆了砸向雕像。太白山上众兄弟,看得目瞪口呆。老金的面色尤其难看,与其说敲碎的是秦北洋的青铜雕像,不如说是把老金的脸面砸碎了。
“我没变!哥哥,从我六岁那年,你认识我的第一天起,我从没变过!”
“主人,如今一切都变了,这可是您说的啊,我们得按照新规矩来。”
“这都是老爹和阿海的注意,那时候,我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
三年来,阿幽一遍遍手抄白行简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春夏秋冬又一春,此夫妇四时之乐也。
她满面绯红,斜倚着秦北洋宽阔的肩膀,牵着他布满老茧的大手,后头跟着小镇墓兽九色,一齐走出地宫,来到太白山的太阳下。
“放肆!”秦北洋几乎要抬手抽他耳光,“这尊雕像违背了天国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