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十章 地狱谷

“北洋!不要再找了!”一个时辰后,已是黎明时分,李隆盛规劝了一句,他仰望太白山的峭壁悬崖,如同刀削般垂直落下,断无中途逃生之可能,“阿幽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何况她的胸口中了阿海的匕首,又被高丽参里藏的剧毒所害,恐怕还未落地便已……”
至于奇袭太白山的滑翔机,以及身着毛皮军装的士兵们,显然来自奉天的张大帅。阿海果然是通天的人物,也许他放出了太白山上五百吨黄金的诱饵?如今北伐军咄咄逼人,奉军节节败退,急需军费购买武器,便与阿海做了这个交易。
秦北洋想到了一个人——小木。
他们走出天上地宫,回到太白山绝顶的拔仙台上,看着云海间沉浮的太阳。
还有第五个,一条赤色鬃毛的大狗,更像高原上的藏獒,凶猛地跟在主人后头,胸口发出滚滚热流。
远远望见两座乳峰般的山丘,中间一条司马道,矗立着高宗李治的述圣记碑与武则天的无字碑。安娜下马,大胆地爬上乾陵的坟冢之巅。数年前,齐远山曾在此驻扎,女儿九色就是在乾陵丢失的。
三天前,他们离开了被毁灭的太白山。钱科从秦岭南麓折返汉中,带走折翼受伤的四翼天使,乘坐卡普罗尼的飞机回上海。他将在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修复这尊飞行镇墓兽。
阿幽死了?还是羽化飞升了?
虽然,太白山毁灭了,但刺客联盟依然活着。秦北洋的腰间,仍然藏着六百年前阿萨辛的金匕首,可以号令天下的刺客。
李隆盛叹息道:“北洋,太白山已经彻底毁灭,不要再想着重建天国了。太平天国能在太白山上苟延残喘了六十年,活到天崩地裂的二十世纪,便是个奇迹了。”
他们搬走了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吊装上工匠联盟的飞艇,不知飞去了何处?白鹿原唐朝大墓的小皇子啊,生前英年早逝,死后也多灾多难,先是坟墓被军阀盗掘,棺椁和_图_书又几经辗转,无数人为争他而命丧黄泉。
阿海选择突袭的时间点,恰是太白山六十年甲子庆典前夜。这一夜,必是山上戒备最松之日。山上传来消息,孟婆最近刚刚升天,所有人都目睹遗体被抛下拔仙台的悬崖。上次阿海叛乱失败,最致命的失误,便是没能找到孟婆。如今老天爷帮忙除去孟婆,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秦北洋决定上山再查看一番。钱科与马队留守在半山腰,还要看护和修复受伤的四翼天使。李隆盛、小郡王、欧阳安娜还有九色,陪伴秦北洋登上太白山。他们在隐秘的山间小径走了数个小时,方才走到太白山的悬崖对面。
秦北洋在地狱谷中下跪,将阿幽残留下的一绺头发,用绸缎包好塞入怀中。
小镇墓兽走到主人身边,先用鼻尖蹭了蹭阿幽的脸,再用一双琉璃色眼睛盯着秦北洋。九色的眼里竟也滚出一行泪水,这可不是秦氏墓匠族建造镇墓兽时的设计,而是上古神鹿的眼泪。幼麒麟镇墓兽的泪水发出晶莹的反光,仿佛南海鲛人的眼泪。九色用眼泪说话,用泪水的反光与折射,告诉主人——阿幽死了。
“九色,我知道,只有你才能劝说北洋。”欧阳安娜凑着九色的鬃毛说。
钱科望向太白山的高空,月光下依稀有几艘飞艇的影子。
阿海并不擅于掘墓,老金又已死于雪崩,普天之下,唯有小木有能力进入白鹿原唐朝大墓的核心区域,其余任何闯入者都可能在魔方般移动的地宫中困死。
小郡王猛然捶了李隆盛胸口一拳,骂他为何在汉中不辞而别,怎又会在这里见到他?李隆盛无法解释,他喘息着说:“各位,我们必须尽快撤离,万一阿海与工匠联盟又找下来!”
拂晓天明,太白山上的众兄弟,想来已全军覆没。谢天谢地,工匠联盟的飞艇并没有飞下来。秦北洋倒是盼望着再见到阿海,亲手杀他复仇和图书
小郡王与钱科劝他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欧阳安娜沉默地退到一边,却撞上了九色。
“你说啥?”小郡王惊诧道,“阿海在上头?工匠联盟也在上头?太白山上的这把火是他们放的?”
阿海偷袭太白山,除了要活捉秦北洋,也是为了获得这副棺椁,以及其中的终南郡王李隆麒的真身。
第三个却身着西洋女装,戴着一顶女士遮阳帽,同样蒙着面纱,下半身一条英姿飒爽的骑马皮裤,足蹬乌黑的马靴,胯下全身雪白的母马,她是欧阳安娜。
时隔七年,欧阳安娜再次见到了秦北洋。
谢天谢地,乾陵安然无恙。这座一千三百年的大墓,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挖开的。她跪在无字碑前,祈求武则天保佑,必要夺回女皇小孙子的棺椁,杀死恶人阿海,才能确保唐朝唯一没有被盗掘过的陵寝安全。
过去多年以来,太白山的刺客们拥有了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却未能越雷池一步,因为缺乏两个关键人物:一是秦北洋,二便是小木。
钱科与小郡王异口同声地叹息:“不想北洋竟是如此痴情之男子。”
小郡王与钱科也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帮助秦北洋一同寻找。然而,他们哪怕掘地三尺,将几百千年前古人的遗骸都翻出来了,也未曾发现阿幽的丝毫痕迹。
数个月前,身在英国剑桥的李隆盛,与工匠联盟的执事施密特秘密联络——关东大地震后,工匠联盟大尊者之位空缺,其下三大执事,分别是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各自争权夺利,谁都互相不买账。而工匠联盟与刺客联盟的大战,不亚于异常隐蔽的世界大战,数年来已牺牲成千上万的生命,有些小国家的刺客组织甚至已全灭,背后必有凡尔赛体系英美法意日五强之因素。
离开乾陵,渡过渭水,绕过西安城墙,来到白鹿原。秦北洋再次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唐朝小皇子的大墓前,依和图书旧荒烟蔓草。秦北洋找到那株老槐树,往下挖三尺就是墓道口。他仔细检查一番,包括底下回填的泥土,确认最近并未有人闯入。尽管坟冢附近仍有几处新鲜的盗洞,但如果没从墓道口闯入,要么徒劳无功,要么已命丧地下。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九色疯狂奔向秦始皇地宫的赝品,面对黄肠题凑巨棺,九色发出悲惨的哀鸣。秦北洋钻进去一看,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已不见了。
李隆盛说罢,将跪地不起的秦北洋搀扶起来,眺望高天上的星辰。
第二个是匹枣红马,骑手是脸上蒙着黑布的李隆盛,西北人在风沙天常见的装扮。
九色再次与小皇子分离。秦北洋搂着它的鬃毛,自己是丧妻之痛,九色却是丧主之灾。
李隆盛判断,阿海和飞艇同样元气大伤,损折绝大部分兵力,无力再下山来搜索秦北洋,多半已飞离了太白山。
秦北洋疯狂地在骨骸堆里寻找阿幽,哪怕只是破碎的身体,哪怕只是一段段的手指头。小镇墓兽九色也在帮助主人寻找,它的感官异常灵敏,绝对不会漏过阿幽的气味。
存放在地宫深处的灵石却还在。阿海也知道这东西的厉害,或者说是个祸害,不敢轻易接触,只能任由其留在山上。
秦北洋、李隆盛、小郡王与安娜决定同行,帮助秦北洋为阿幽与太白山复仇。阿海既已得到唐朝小皇子的棺椁,武则天的乾陵恐怕就危险了。他们四人带着九色,星夜赶往乾陵。
“住嘴!”秦北洋疯狂地叫喊,双手插入地狱谷的骨头堆里,“阿幽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四骑一兽,涉过浑浊的渭水,奔向西北方向的乾县——女皇武则天与高宗李治的合葬地乾陵。
难道她已变成无数细小的尘埃碎片?抑或追随数日前升天的孟婆去了另一个世界?
昨晚的变乱已毁灭了吊桥,李隆盛却知道堡垒中藏着备用的吊索。他按和-图-书下机关,便有一条带着抓钩的钢铁吊索,牢牢搭在对面的乱石上。大家用绳索绑在腰间,抓着吊索爬到悬崖对面,一时惊险不已。九色虽然沉重,但它的四蹄长出爪子,猴子般灵敏地爬过了吊索。
“是,我余下的一辈子,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秦北洋抽出三尺唐刀,披在黄肠题凑的柏木黄心上,“一是为阿幽复仇,杀死阿海、中山等叛徒;二是夺回唐朝小皇子的棺椁,为了九色。”
关中平原的春天,风沙从长城外黄河边阴山下吹来,夹着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故乡的气味。已届而立之年的小郡王,一套蒙古王爷的装束,骑着黑骏马冲在最前头。
秦北洋面对突如其来的他们,尤其是琉璃色眼球的欧阳安娜,一时间仿佛如在梦中?
最近有个中国男子拜访了工匠联盟欧洲大圣殿——来人右脸有道刀疤,自称刺客联盟中国分支的死敌,愿与工匠联盟携手攻克太白山,俘获秦北洋与阿幽。这送上门来的大礼,工匠联盟焉有不纳之理?
太白山上已狼藉一片。清晨的太阳出来,积雪放射着阳光,泥石流的碎石到处都是,还有滑翔机的钢铁残骸。山上依旧飘着一阵浓烈的焦味,格物致知大殿已烧成了白地。至于被烧死、杀死以及雪崩压死的尸体,更是触目惊心遍地皆是。
第四个全身工匠装扮,膝盖甚至打着补丁,就像大西北走村串乡的木匠或石匠,背后插着伪装成长柄伞的三尺唐刀,胸口挎着俄国十字弓,骑着一匹杂色的公马。他的长发如同马鬃飞舞,数夜之间,两鬓竟已变得灰白,容貌似乎也沧桑了十岁,不再是当年鲜衣怒马纵横四海的翩翩少年。而他的双眼里没有别的,只有两个字——复仇。
他的一生送别过三个女人:一是九岁那年养母被杀,那是痛彻心扉;二是白俄美人卡特琳娜·沃尔夫娜,可说是追悔莫及;三是妻子阿幽,却是百般滋味,难以言说和*图*书……
但他使劲揉了揉双眼,再看着手指尖上的一绺乌黑发丝,便转身冲向地狱谷底。除了李隆盛与九色,其余人不明就里,只能跟着他穿过荆棘的密林,又跳下陡峭的岩石斜坡,来到一片光秃秃的乱石谷底。
扫开表层的积雪,地面到处都是白骨,主要是各种动物的残骸,有华南虎、金钱豹、金丝猴、梅花鹿……甚至大熊猫。间或夹杂着人类的骨骸,有的只剩下残骨碎片,有的还有完整的头骨与肋骨,甚至有太平天国特有的服饰与武器。
星空似乎坠落了无数颗。
※※※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绝不会放弃阿幽的。”
李隆盛却看了一眼退到侧旁的安娜,双眼闪烁道:“天底下,最难以捉摸的,莫过于男女之间的情事,我等岂能随意揣测?”
刚刚看到秦北洋,安娜准备了千言万语,此刻全被自己活活咽了回去。她没想到这番上太白山,竟会看到这样凄惨景象。想起十年前在北京城里,百花深处胡同,安娜与阿幽姐妹相称,每每抵足而眠,真个希望一辈子都在一起啊。几年前,阿幽以“秦夫人”的身份造访广州越秀山下,安娜心中有过瞬间的怨恨。但她并不怨恨阿幽。安娜怨恨的是自己,怨恨的是命。
太白山腰的峡谷之中,她的双眼滚动着泪花,却发现秦北洋双眼通红,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她还看到了小镇墓兽九色与折断了一支翅膀的四翼天使。九色怎会不认得她?它用脑袋蹭着安娜的裤腿,她发觉这尊镇墓兽长大了,不再是当年大狗的模样。
秦北洋闯入天上地宫,闻到一股浓烈的火药味。天王陵墓已被阿海炸开,“洪秀全”的棺材被撬开,当然空空如也,没有任何陪葬品。李隆盛见到这番凄惨景象,不禁跪下磕了三个头。秦北洋相信阿海一无所获,本来就是空棺,什么幼天王什么天王灵柩全是谎言。六十多年前,洪秀全已在沦陷的天京灰飞烟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