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十三章 从北平到东陵

阿海双手抱拳:“大帅,阿海这厢有礼了。”
阿海掀开第二辆马车帘子,扯下老太监何常在。这阉人已有七十多岁,面色惨白,形同鬼魅,脸上布满褶子,牙齿脱落,脑后竖着雪白发辫,像个掉了头发的北方老太太。何常在抬手挡着烈日,似乎这具僵尸般不完整的身体,转眼会在阳光下灰飞烟灭。当他看到东陵的龙凤门,一座座红墙黄瓦的陵寝殿宇,便惊得跪倒在地磕头。
飞艇离开陕西,向东北方向飞行到一片寒冷地带。小木一路上被蒙着眼睛,不晓得到了哪里?下了飞艇,小木被送上马车。除了阿海,还有个年轻男子同行——他叫中山,相貌让小木想起一个人。
阿海与中山躲藏在隆恩殿的屏风后。小木与老太监何常在,分别关押在东西配殿。尤其是何常在,还得给他嘴巴里塞进破布,免得发出鬼喊鬼叫,提醒地下的慈禧太后。
“大帅,您驻军清东陵,司令部设在慈安太后的隆恩殿,隔壁就是慈禧太后的陵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此谥号之长度为清朝皇后之最,可惜才上了三年,大清就完蛋球了。老太监何常在跪下磕头,阿海却向赑屃脑袋上吐了口浓痰。
何常在早已瘫软在地,磕头如同捣蒜。他并非给眼前的活人磕头,而是给这座陵墓以及隔壁的死人磕头。
士兵们搬来工匠联盟提供的机械设备,将巨大的唐朝棺椁搬出天上地宫,装上齐柏林式飞艇的吊舱,扔下无数镇墓兽与人类的尸体。
“可常凯申早晚要对我动手。”孙殿英走到隆恩殿门口,指着宏伟的陵园建筑,“既然如此,不如干他一票!说不定挖出个金山银山来,也能解俺的燃眉之急!”
阿海带着小木与幸存的士兵闯入天国地宫,炸开天王陵墓,却发现棺材空空如也,传说中的天国宝藏也没能找到。阿海又打开秦始皇陵地宫的赝品,在黄肠题凑巨棺的心脏,找到了白鹿原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阿海低声说:“孙大帅,若有客人来访,我不如退避一番?”
几个月前,孙殿英还是北洋军阀直鲁联军的十四军军长,上个月摇身一变成了国民革命军的十二军军长,全靠麾下这一万多号人马。
大红门外东侧,有一座古朴却破败的陵墓,侧面可见宝顶上的明楼——孝庄皇太后的昭西陵。说起来这位孝庄皇后也是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的同族,都是成吉思汗的黄金家族后裔。她是顺治的母亲,康熙的奶奶,亦是多尔衮的嫂子。这是清朝级别最高的皇后陵墓,亦是东陵辈分最高的一位清室祖先。
老太监说开了:“最后是石绝——老佛爷陵寝一律用最好的汉白玉,石雕更是极品。您看那些石望柱,上头雕刻着凤凰,柱身里内外侧各有一条飞龙,大清朝独一无二的‘一凤压二龙’。这意思啊,就是老佛爷压着同治爷与光绪爷两位皇上。当年和*图*书我曾经代表老佛爷,来监督陵寝工程,亲眼见到一个姓秦的皇家工匠,雕凿出了这些巧夺天工的汉白玉。”
盗掘出土十年后,小皇子的尸身仍然未曾腐烂,栩栩如生。小木当即跪下。
中山厌恶地踹了老太监屁股一脚:“等打开慈禧老妖婆的棺材再磕头吧。”
阿海转身问:“何公公,您可知道秦海关造的镇墓兽什么模样?”
“老佛曰的陵寝啊,豪华程度可是超过了紫禁城,可谓金、木、石三绝。咱先说这‘金’,隆恩殿和东西配殿用的叶子金啊,就有四千五百多两,彩绘两千四百多条金龙,六十四根柱子上是铜鎏金盘龙。定东陵虽不是皇帝陵,耗费却超过了大清朝所有帝王陵,所有原材料都是最好的,京西房山的汉白玉,云南大理的大理石,山东临清的澄浆砖,还有苏州的桐油金砖……”老太监的尖细嗓子说,“再说木绝——整座大殿的梁、枋全都是用海南岛的黄花梨木做成,可谓是寸木寸金啊。”
小木才看到拔仙台绝顶上,站着一个身材巍峨,长发飘飘的男子。他是秦北洋。
孙殿英照例给老太监赏赐了两百大洋,才想起这老家伙下面没有了,便省却了赏赐大姑娘这道流程。
孙殿英哈哈大笑,阿海一下子将他捧到与张大帅吴大帅同等地位,岂不心花怒放?
大殿里的宝座已被撤除,屏风与牌位等一扫而空,倒是架起了电话线,墙上贴了军用地图,俨然是个司令部。坐在正中的将军,穿着国民革命军的军服,年纪在四十岁左右,脑袋半秃,满脸麻子,想是生过天花的斑点,便是乱世枭雄孙殿英。
看到旧友来访,孙殿英起身相迎,亲自搬来太师椅请客人坐下。他又命勤务兵沏茶,对中山、小木与老太监待以贵宾之礼。
孙殿英摸着柱子上的金龙说:“阿海兄弟,难道你见过这种宝物?”
“我正愁如何下手呢?”
三人原本要被枪毙,却因奉军撤出北京,张大帅被炸死在皇姑屯而作罢。国民革命军进入北京之际,阿海趁乱逃出监狱,带走中山与小木。他们在北京盘桓数日,在中官村找到老太监何常在——此刻就被捆在第二辆马车里。
出了慈安陵墓门口的三孔石桥,隔壁便是慈禧陵墓,同样有一路三孔石桥。碑楼里有只大王八般的赑屃,底座石头四角分别刻着螃蟹、乌龟、大虾和鱼。乌龟壳托着个大石碑,用满汉两种文字刻着慈禧太后的谥号——
阿海脸上的刀疤金光闪闪:“当年,慈安太后与慈禧太后的陵墓同时动工兴建,两者紧紧相邻,形制几乎完全相同,就像一对双胞胎姐妹,显示东西两宫垂帘听政之地位平等。但在慈安太后下葬之后,慈禧便不甘于跟‘姐姐’享受同等的死后待遇,便在光绪二十一年,下令把自己修建了二十二年的陵墓——包括方城、明楼、和_图_书宝城、隆恩殿、东西配殿、东西燎炉等等全部拆除重建。故而表面看起来一样,实际上却大不相同。”
两个月前,河南洛阳盗墓村。
阿海带着军队将小木劫走。他被绑到西安的飞机场,再被士兵们塞上一艘飞艇。刷着独眼金字塔标志的巨大气囊,仿佛一具飞行的棺材,穿越关中平原的黑夜。小木看到月夜下覆满白雪的秦岭主峰——拔仙台。
“孝钦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配天兴圣显皇后”
过了石牌坊,便是大红门。三个门洞犹如三口坟墓的眼睛,两侧逶迤绵延着东陵的风水墙,将整个陵园连同昌瑞山牢牢包裹。大红门前有荷枪实弹的士兵驻守,不过衣衫褴褛,跟土匪也没啥区别。
阿海亲手打开棺材盖,小木只看一眼,便确认躺在其中的少年,正是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终南郡王李隆麒。
守卫大红门的士兵看到阿海,便拉动枪栓,准备射击。阿海高声吆喝:“请通报军长阁下,就说海先生从北平来访。”
“嗯,非但见过,还有些缘分呢!”阿海又抓着小木的手,“还有你!”
军官毕恭毕敬地对阿海说:“军长阁下正在慈安太后陵墓隆恩殿里等候。”
“见!”孙殿英抽出手套来抽了抽大腿。
“就在这里见!慈禧太后的金銮殿上!”孙殿英有枭雄之霸气,“若是藏着掖着,此地无银三百两,人家反而要怀疑咱,不如光明正大。大家记着,咱可不是土匪,也不再是北洋军阀了,而是堂堂正正的国民革命军!”
慈安太后才是咸丰皇帝正牌的皇后。慈禧不过是妃子,但她是同治皇帝的娘,母以子贵,才成了太后。慈安与慈禧两宫并尊,共同垂帘听政二十年——中国同时掌握在两个女人手里。只不过慈安太后性情温顺,早早入土为安,因祸得福,逃过了盗墓贼的惦记。
陵区最南端,天台、烟墩两山之间,有个险要山口,一条激流而出,两岸壁立,水势冰冷,又称龙门口。清朝帝后梓宫下葬的必经之道。阿海暴露着脸上刀疤,他与中山各赶一辆马车,遥遥望见巍峨的石牌坊——五间六柱十一楼,中国面阔最宽的大牌坊。
阿海又拽着老太监何常在说:“这位何公公,亲历过慈禧下葬全程,只有他知道墓道口在哪儿,也只有他知道地宫里头藏了多少宝贝。”
穿过隆恩门,便是富丽堂皇的隆恩殿。老太监一路走一路磕头,碰到凤在上龙在下地丹陛石,更是磕得厉害,仿佛老佛爷仍然端坐在隆恩殿里。殿前有鎏金铜鹤与铜鹿,寓意“鹿鹤同春”。阿海与孙殿英走入隆恩殿,满目金碧辉煌,士兵们都流下哈喇子。
孙殿英点头道:“也好,省得惹麻烦,那就委屈一下阿海兄弟了。”
这道劫难是躲不过了,透过窗帘缝隙,小木远远望见马兰关南的昌瑞山,东陵到了。http://m.hetushu.com
中山有些紧张,仿佛要赴一场鸿门宴。阿海面不改色,穿过双下马碑、神道碑亭、三孔石桥与隆恩门,踩着凤在上龙在下的丹陛,便踏上了隆恩殿。
小木行走在烈日下,本已汗流浃背,到了幽暗的大殿中,立时阴凉下来,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等了不久,有个军官走出大红门,请入这伙不速之客。神道两边有许多被砍伐的木桩。陵区内曾有八百万株大树,群松遮蔽山峦。即便酷暑,亦似寒秋,被称“海树”。还有三条防火道,扫除树木杂草,为免山火蔓延焚烧。前清鼎盛时,陵园内有八旗兵丁一千余人,山后马兰关绿营还有三千余人,加上内务府与礼部驻扎人员,总计超过八千人。除了紫禁城,皇家陵园是头号禁区,擅自砍树、打猎者都要斩首或充军。如今所见,一派童山濯濯,陵寝已陷入滥砍滥伐之境。清朝覆灭的十余年间,满清皇室虽然还有守陵大臣,却是个昏聩无能监守自盗的王公贵族,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阿海叛逃出太白山后,结交了不少北洋军阀,其中就有这位外号“孙大麻子”的将军。两年前,孙殿英栖身于张宗昌麾下,寄人篱下,艰难困苦,受到了阿海的资金赞助。有几位孙殿英的政敌,亦是阿海派遣刺客干掉的。
何常在唯唯诺诺道:“名字不记得啦,只知道他的活计是给老佛爷造镇墓兽,在定东陵的地宫里关了五年才造出来。”
“镇墓兽?”孙殿英阴沉下面孔:“阿海兄弟,我听说,帝王陵墓中大多藏有一种守墓冥器。所有见到过这种宝物的盗墓者,全被它给杀了……”
马车无法再过此门,小木被拽下来。阿海吩咐给他松绑,到处都是士兵岗哨,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小木乖乖地守在阿海身边,用眼角余光偷瞄风景——正北方的群山,如同九龙入海。虽是七月盛夏,陵园内却有肃杀之气。
穿过万山丛中的河谷,风景荒凉辽阔,山脊犹如高墙,依稀有残垣断壁。过了将军关,便是黄崖关与马兰关,自先秦以来即为兵家必争之地。农耕民族在群山上筑起高墙,从未真正阻挡过游牧民族的马蹄。长城犹如山脊上起伏的龙脉。烽火敌台,全为戚继光所造,虽大多残破颓倒,但雄立山巅之气势,岂是千百年所能穷尽?
“哪儿的话!阿海兄弟,此番又有什么好事情找老哥我啊?”
“关于挖墓,我倒是有些经验。”阿海望向宫墙的屋檐说,“盗墓不可枉用蛮力,虽说炸药势不可挡,但若运用不当,亦可能将所有宝贝炸成齑粉。必须按照门道来盗墓,这样才能确保自身与宝物安全。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确定盗掘那一座陵墓?东陵坐拥五座皇帝陵墓,无数后妃王公与公主墓,务必一个个来解决。”
孙殿英当场赏给小木两百个大洋,又说晚上要赏两个大姑娘给他,和*图*书小木红着脸谢绝了。
“哈哈哈……知我者,阿海也!”孙殿英字魁元,自幼舞刀弄枪,颇有游侠之气,“实不相瞒,俺老孙也是被逼出来的啊!谁不想风风光光地在战场上一决胜负?谁不想打下北京天津这样的大城市花天酒地?如今形势吃紧,眼瞅着要改朝换代。我这小小的一方诸侯,若是站错了队,跟错了霸主,还不得顷刻间脑袋搬家?”
但他迅速恢复镇定,气定神闲地打量宝座上的孙殿英,行了个标准军礼,微微鞠躬:“本人齐远山,国民政府特派员,奉常先生之命从北平而来,特与军长阁下商讨裁兵事宜。”
有个副官匆匆爬上台阶,在孙殿英耳边通报:“将军,国民革命军的代表从北平到了。”
阿海为孙殿英介绍了小木与老太监何常在,称赞小木是盗墓界的奇才,世上没有他打不开的墓。小木谦虚两句,说武则天的乾陵与秦始皇陵是这辈子都不敢想的。阿海贴着他的脸颊说:“在孙大帅跟前,你就放心大胆地干吧,挖了慈禧太后的陵墓,你便是古今中外最伟大的盗墓英雄,日后盗墓界的徒子徒孙都以你为祖师爷了。”
前两天,老太监何常在已把秘密告诉阿海——顺治帝连同棺材在景山寿皇殿火化,遵循了满人在关外的葬俗。顺治帝与皇后、董鄂妃的三个骨灰盒,安葬于遵化马兰峪的孝陵。以后的康熙、乾隆、咸丰、同治等子孙只能沉睡在其左右。
“我就知道有不少门道,不是行家办不了这个活儿。”孙殿英出自中原草莽,干过土匪,少不了跟盗墓贼打交道,“我孙麻子在此发誓,只要阿海兄弟能帮我打开慈禧太后的陵墓,挖出所有宝物,你可分得二成!”
“在哪里见呢?这里不太妥当吧?”
天国后裔们苦心经营六十年的太白山付之一炬。无数镇墓兽横行,又有数架滑翔机降落。一艘飞艇气囊爆炸,引发太白山雪崩……
穿过顺治皇帝的神功圣德碑楼,两侧华表,遥相辉映。神道两旁遍布着石像生,从狻猊、骆驼到大象、麒麟、卧马,以及清朝服饰的文臣武将。到了六柱三门四壁的龙凤门,镶嵌着琉璃壁,门上盯着火焰柱,跨过此门,即为阴阳两隔。
孙殿英拧起眉毛,用手指关节敲打着汉白玉的石栏杆,身边两个师长问道:“大哥,来者不善,见还是不见?”
小木答应了。
然后,阿幽、秦北洋、李隆盛与四翼天使先后坠入拔仙台。
一驾马车内,小木全身绵软地躺着。他犹如被土匪绑票的小媳妇,即将被送上山做压寨夫人。从东方徐徐吹来的风中,他嗅到某种熟悉的气味——自打出生起就闻着的,离开这味道仿佛就不能苟活。那是陵墓的气味。
“行家在此!”阿海轻舒猿臂,搂着小木与老太监的肩膀,“没有这两位,任谁都打不开慈禧太后的陵墓呢。”
“孙大帅,阿海此番前来东陵,就是想助http://www.hetushu.com您一臂之力!”
孙殿英也不是完全的文盲,知道黄花梨的价值,抬头张望高大的梁柱枋头,果然是贵气逼人。
阿海的下一步行动计划,便是清朝东陵。只要小木一同前往,施展祖传的盗墓技艺,阿海便让他负责看守唐朝小皇子的棺椁。这是小木的软肋,也是他日思夜想无法抑制的欲望。
龙凤门后是顺治帝的孝陵,满清入关以来第一座皇陵,也是东陵的开山祖陵。顺治皇帝幼年即位,痴迷信佛。清初三大疑案,即有顺治帝五台山出家之说,民间传说因为董鄂妃,又以讹传讹为董小宛。老百姓都认为孝陵是一座空冢,并无皇帝棺材埋葬,也无金银财宝,竟然逃过了中华民国年间的种种盗墓劫难。
孙殿英拉着阿海的手走出隆恩殿:“阿海兄弟,你看你脸上有道刀疤,而我满脸都是麻子,咱俩可真是天生一对,命中注定要携手干大事的啊。”
阿海的眉头微微一跳:“何公公,您说的姓秦的工匠,莫不是内务府世袭工匠秦海关?”
阿海强行掰出他的左手,露出十来年前,在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之中,被幼麒麟镇墓兽九色咬掉的半截手指头。
“那可是皇家的绝密,只有工匠本人与陵墓监督知道。老佛爷下葬那日,我虽也下过地宫,却未曾见到过镇墓兽。”
“我倒是觉得,大帅转投国民革命军这招棋不错呢。”
墙上贴着告示,上书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大意是本部正在剿匪,进出陵墓的道路封闭,百姓不得擅闯,违令者,杀无赦。
“这是个黄花梨木大殿?”
数日前,刚到如临大敌的北京城,阿海、中山以及小木,便被投入北洋军阀的监狱。毕竟阿海损折五架滑翔机,他又并未带来承诺的五百吨沙俄黄金。
“自然是慈禧太后的陵墓!”
这气味很新,不像小木从前挖过的战国、两汉与魏晋古墓,气味里夹杂不同年代的土层,早已化为灰烬的墓主人叹息,朽烂的木头与剥落的壁画以及慢慢氧化的青铜器。此刻闻到的气味,像一具新鲜尸体,肌肉关节都是柔软的,残留一点点温度,留待他去打开触摸……
一个青年军官踏入隆恩殿,身材颇为高大,肩膀宽阔,胸膛挺直,穿着朴素的北伐军装。青天白日徽章的大盖帽下,藏着一双冷峻的眼睛,当即被穷奢极侈的黄花梨木大殿震惊。
过了七孔桥,士兵护着他们拐弯,路过乾隆皇帝的神功圣德碑楼,向最西端的定陵而去。明十三陵也有一座定陵,墓主人万历皇帝,几十年后同样惨遭挖墓之祸,是为后话不提。清朝定陵是咸丰皇帝的陵墓。咸丰在位期间多灾多难,太平天国占据半壁江山,英法联军又打进北京城,火烧圆明园,逼得他远遁承德避暑山庄而亡。陪伴他逃亡的一位皇后一位妃子,日后都葬在他的陵墓之旁:一位是慈安太后钮钴禄氏,另一位便是慈禧太后叶赫那拉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