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十九章 香妃

秦北洋说:“无论如何,去跟慈禧太后打个招呼吧。”
秦北洋摸着小镇墓兽的脑袋说:“是九色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找你们的。”
“远山?”
欧阳安娜看到了秦北洋和李隆盛,也看到了自己的丈夫。
一支军阀的巡逻队绕行宝顶一圈,正准备从侧面爬上来。齐远山知道危险,他又不能大声呼叫,怕引来更多士兵。他急中生智地操起一块小石头,用力砸向宝顶正上方的盗洞。齐远山是神枪手,投掷石头也是准得很,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小郡王的后脑勺。
十分钟前,叶克难、小郡王、欧阳安娜遇到士兵巡逻,他们被迫放弃盗洞,慌不择路地逃亡,却闻到一股异香。她在广州相夫教子的几年,闲来学会了香道,可以分辨出不同的熏香原料,唯独此刻的异香不知何物?安娜循着香味而走,翻墙来到隔壁的陵寝。
齐远山躲过巡逻队,大胆地跳下山坡,爬上月牙城与宝顶。他想要看看刚才安娜和叶克难、小郡王围着的盗洞里究竟有何宝物?
齐远山再揉了揉眼睛,惊觉那女人分外眼熟,不就是http://www.hetushu.com欧阳安娜吗?
叶克难在地宫角落发现了墓志,掏出手电细细观看道:“她是香妃!”
回到光天化日之下,幼麒麟镇墓兽变成了灰白色被毛赤色鬃毛的大狗。秦北洋痴痴地看着齐远山的面孔,怕是在心里叹息命运的神奇。他们彼此记得对方的脸,哪怕化作枯骨,烧成灰。
忽然,墓道口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安娜!”
欧阳安娜一阵诧异,又一阵心悸,慌张地冲出去。宝顶外的阳光下,三个男人并排站立,前头还有装扮成獒犬的九色。
墓道很短,墓室门早被炸开,里头是个小小的地宫,棺材板也被盗墓士兵们打碎了,地上零散着珠串等不值钱的陪葬品。那股沁人心脾的异香,正是从棺椁里散发而出的。
此处同样被盗墓的士兵们洗劫一空,许多宝顶被炸开和挖开。看来军阀们满载而归,地上布满破碎的砖瓦、木头与瓷片。他们就像一群蝗虫,毁灭了一片庄稼又去下一片祸害。
安娜忍不住闯入地宫,叶克难在旁边保护她。据说清朝http://m.hetushu.com陵墓只有皇帝能用镇墓兽——慈禧太后是个例外,这些小宝顶坟冢之内,是不会有镇墓兽的。
他不晓得,阿海为何要放他逃生?也许因为中山?也许别有企图?欲擒故纵?无论如何,此番与失散十多年的弟弟中山重逢,是绝境中的一大收获。
“容妃一生备受乾隆恩宠,五十五岁逝于圆明园,葬入裕陵妃园寝。传说容妃天生异香,没想到至今暗香犹存。”叶克难颓然道,“可惜还是被这群军阀盗墓贼侵扰了。”
“这宝月搂便是如今的新华门吧。”小郡王插了一嘴,“袁世凯把它改成了总统府的大门,我还经常出入这道大门呢,原来是乾隆爷为香妃所造啊。”
不曾想到,在这长城脚下,乾隆皇帝的陵墓之中,竟然见到了自己的妻子。
这下提醒颇为关键,叶克难发现了巡逻队即将上来,他拽着安娜与小郡王爬下宝顶,借着围墙与树丛的掩护,躲过士兵们的视线。他们三个闯入隔壁另一座陵寝,几乎已成一片废墟。齐远山很想追上去保护安娜,不巧又一和图书队士兵经过陵墓围墙。欧阳安娜算是运气好,前后脚擦肩而过,再晚几秒钟会被发现。
这里不同于帝王陵墓,除了一座大宝顶,两座小宝顶,还整齐分布着三十来座小宝顶,就像佛寺的塔林。
“安娜。”
按理说,古墓中只会发出腐臭,何来异香?难道是防腐的香料?但闻起来却有一股活人的味道。
齐远山已在东陵背后的山上躲藏了一天一夜。
他来到半山腰,居高临下俯瞰,只见乾隆皇帝的宝顶正上方,裂开一个大豁口的盗洞。还有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守在这个盗洞跟前。但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又绝非是盗墓贼。
欧阳安娜颇感意外,但这异香扑鼻,恐怕就是出自棺椁中的墓主人。
齐远山无路可逃,山上是唯一安全的。口渴至极时,恰好发现一眼山泉给自己续命。等到下午,他听到山下发出轰隆隆的爆破声。不消说,孙大麻子开始挖墓了。
“八成已经被翻了吧?我们来晚了一天,怕是要无功而返了。”小郡王义愤填膺道,“是可忍孰不可忍!”
忽然,秦北洋抓着齐远山的胳膊问:“安m.hetushu.com娜呢?”
两百多年前,鄂尔多斯差点被准噶尔大汗噶尔丹攻占,幸亏得康熙大帝御驾亲征,击败乱臣贼子,才保住郡王世袭领地。小郡王帖木儿的高祖父作为蒙古诸侯,又曾跟随乾隆皇帝的西征大军,一路打到伊犁草原,天山南北,在帕米尔高原接受阿富汗大酋长的臣服。康熙、乾隆两位皇帝都葬在这东陵,遭到军阀的这番侮辱,小郡王感觉愧对列祖列宗。
这喊声惊得小郡王差点心脏碎裂,这并非秦北洋的嗓音,而是另一个男人。
此时,乾陵皇帝的宝顶上空无一人。士兵们都聚集在底下的墓道口,似乎出了什么变故?
还有九色。
小郡王抓耳挠腮道:“看来他们是要把东陵每个墓都要挖一遍啊,忒狠了啊!”
“香妃?”
这是个新鲜的盗洞,还有某种坚硬物体挖掘过的痕迹,底下竟然传来说话声,仿佛有人在喊救命。正好宝顶上有被工兵丢弃的绳索。齐远山抓着一端,又将另一端扔下去,如同钓鱼一般,竟然钓上了秦北洋与李隆盛这两条大雨。
安娜怎会来到这里?
安娜在香妃的地宫中。
“香妃和-图-书——便是乾隆帝的容妃。”叶克难看着墓志说,“容妃为和卓氏,世居叶尔羌。乾隆二十四年,平定回疆之后,容妃亲族被召进京,封官晋爵,定居回子营。容妃被送入皇宫,册封为贵人。乾隆皇帝宠爱容妃,为她请了回民厨子,为她在中南海建造宝月搂,登楼便可见长安街对面的回子营。”
小郡王也感到新奇,这里毫无污秽腐臭之气,仿佛身处百花盛开的山谷,竟有几只蝴蝶蹁跹飞来。
齐远山挺直胸膛走近妻子,却没有伸手或拥抱,而是保持一尺距离,看似相敬如宾,其实敬而远之。
还有另外两人,齐远山也认出来了——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与京城名侦探叶克难,他们跟安娜一起聚在盗洞前,叶探长还将耳朵贴着盗洞,似乎下面还有什么人?
安娜在几十座小宝顶间搜索,走到东端第一排第一座,已经完整暴露出墓道口——异香是从这里发出的。
众人聚齐,来不及叙述各自经历,叶克难说:“诸位,我们此行是来保护皇家陵寝,不是为了清室,而是为了中国。我们无力保护乾隆皇帝的陵墓,那么去看看慈禧太后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