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二十九章 洛阳亲友如相问

“小……木……”
阔别数年,盗墓村已旧貌换新颜,建造了一座座坚固宅邸。村中戒备森严,安娜说要来拜访盗墓村的大首领小木。村民们说小木和海女已搬到了洛阳城北的北邙山。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她知道如何拯救秦北洋了。
但真正不老的不是安娜,而是海女的丈夫——小木。
到了镇江,也是王昌龄写《芙蓉楼送辛渐》之地,木帆船从运河转入长江。欧阳安娜与女儿护送棺椁里的秦北洋逆流而上。经过武汉三镇,龟蛇二山,溯汉水而行。到了襄阳,棺椁卸下船来,装上牛车,碾过泥泞秋雨的大地,穿过南阳地界与伏牛山,蹒跚北上到洛阳。
小木还没说下半句,秦北洋已微笑道:“谢谢你。”
小木穿着一身读书人的长衫,那张脸却让安娜震惊。仿佛时间凝固,停留在十五年前的秋夜,上海虹口海上达摩山初见的小盗贼——二十岁的容颜,皮肤白净光洁,没有任何变化,哪怕眼角与脖子。
棺椁抵http://m.hetushu.com达了盗墓村。
秦北洋还是工匠联盟追杀的对象。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假扮成返乡归葬的队伍。安娜如小寡妇穿着麻布白袍,女儿九色也是一身重孝。毕竟是十二岁的姑娘,欢天喜地坐在船头,眺望江南秋日风光。毛皮乌黑的蛇猫,始终盘踞在九色身边,似是踏上回家的路。
载着明朝棺椁的牛车,停在学堂后院。安娜掌着马灯,打开棺材盖,露出秦北洋的面孔。长途远行十多天,秦北洋第一次看到北邙山上的星空,便道出《古诗十九首》中的:“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太久没说话,秦北洋的喉咙仿佛喷出小镇墓兽九色般的琉璃火球。小米伸出他的左手,露出被烧断的那根手指。
但唯独无解地是镇墓兽——盗墓时若是遇到镇墓兽,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几秒钟的犹疑后,秦北洋认出了这张脸——小木。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和_图_书五年前,秦北洋与安娜来到盗墓村,帮助海女救回了小木。海女把欧阳安娜当作恩人,她领着安娜母女参观“盗墓学堂”。每间课堂都如上海与北平的中学,甚至还有两间像模像样的化学实验室。
十五年来,没有变化的小木。
五年前,欧阳安娜看到小木就起疑心:一个盗墓贼,土夫子之王,风里来雨里去,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掘墓,必然比常人更显操劳。为何他反而青春永驻,简直比清宫里的妃子都懂驻颜之术。隔了五年,小木依然不变,绝对就是“妖孽”了。
一千两百年前,王昌龄前头望着吴越,后头望着楚天,一片冰心却还牵挂着洛阳。
欧阳安娜想起多年前在日本奈良,吉野古坟发现徐福地宫之事。尽管没有亲眼目睹,但她听秦北洋、齐远山都说起过——小木撬开秦朝棺椁,杀死了存活两千多年前的徐福,得到了长生不老之药。
这些年,小木减少了外出盗墓。他在中国古墓最集中的北邙山,建造起这座盗墓学和*图*书堂。他打破了盗墓村的血统论,向全国各地有志于盗墓事业的后生开放大门,条件是毕业后留在盗墓村。小木高薪聘请了许多老师,教授古文、数学、物理、化学。他有感于过去盗墓,往往对墓葬以及宝贝造成很大破坏,甚至用炸药这种野蛮方式。如果用科学的手段,一能减少盗墓过程中的危险和伤亡,二是尽可能保护墓里头的宝贝完整,将来卖出更好的价钱。盗墓学堂地下还有一座人造古墓,仿造春秋战国、两汉、魏晋、隋唐、两宋、元明、清朝的形制特点挖了七座地宫,用以培训学员们如何挖墓,如何打开墓室门,又如何规避可能的危险。
欧阳安娜再看一眼青春无敌的小木,再回头看牛车上的棺椁,藏着活死人般的秦北洋。
每次看到秦北洋,都让小木害怕,好像又要把他关进古墓。但这一次,看到秦北洋身受重伤,仿佛一堆被敲碎掉的骨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躺在棺椁中,便让小木的心底生出某种怜悯。
若说小木有什和_图_书么变了?那就是他的眼神,不再唯唯诺诺,眼球滴溜溜转,而是平和了许多,更像是个普通的乡村农夫或匠人。
一千两百年后,欧阳安娜自姑苏城外出发,运送秦北洋的明朝棺椁,在枫桥古渡上了木帆船,沿着京杭大运河西上。
如果徐福活了两千多年,不是秦北洋与齐远山的幻觉?如果长生不老之药是真的?如果……
五年来,小木的学员们桃李满天下,北邙山盗墓学堂,成为中国盗墓界的黄埔军校,培养了后世闻名的多位盗墓贼,甚至一部分早期的考古工作者,此为后话不表。
牛车停在北邙山腰,一座西洋式三层楼房下。大门口悬挂匾额,上书四个古朴苍凉的汉隶大字——“盗墓学堂”。
“北洋,安娜都跟我说过了——她要我陪你去白鹿原。”
安娜与九色驱着牛车,穿过伊水和洛水,绕过洛阳城西北,遥遥望见布满帝王陵冢的北邙山。这座山并不高大,童山濯濯的衰败感,却是从《古诗十九首》的年代便适合做阴宅的风水宝地,葬着从和*图*书东周到五代的二十四座帝王陵墓,这一密度超过了中国任何一座山。
“嗯,我会陪你去的。你不止一次救过我的命。”小木说罢,便将手伸到秦北洋的脸上,轻轻触摸他的嘴唇,“你可一定要活下去啊!”
他就像吃了长生不老之药。
当晚,欧阳安娜与女儿下榻盗墓学堂。
见到欧阳安娜与十二岁的九色,小木与海女都很愕然。海女的两个儿子——欧阳樯橹与欧阳连帆,都已长成十几岁的少年。他们是欧阳思聪的儿子,安娜的弟弟,九色的舅舅。
洛阳,北邙山,盗墓学堂。一条灿烂的银河铺满棺椁上空。西风烈。
欧阳安娜的面孔旁边,多出来一张年轻的脸。秦北洋有些疑惑,也有些恐惧,担心棺椁是否落入坏人之手?比如阿海?比如中山?比如……
欧阳安娜看到了海女。其实只比她大两三岁,却因为盗墓村操劳的生活,加上北方的风沙磨人,海女显得苍老许多,不再是当年出没在东海波涛中的美人儿。安娜跟海女站在一块儿,仿佛一个闺女一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