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三十章 忽如远行客

只可惜,小皇子的棺椁,已不知在天涯何处?据说在长白山天池之巅,日本人与阿海的手中。
“什么?”
第一个钻入墓道的是九色的黑猫。小木第一眼看到这只猫,就感觉猫眼里有凌厉杀气。这只猫很喜欢唐朝的空气。它原本就来自武则天时代,永泰公主的墓穴。
“你有的!”安娜继续耳语,“你撒泡尿照照镜子,就知道你一定有的。”
“为何只有一粒?”
安娜拍了拍棺椁:“北洋,我带你回家来了。”
欧阳安娜拦住他说:“小木,感谢你陪我们来白鹿原。我还想问你借一样东西。”
“你想得倒是真长远!”
小姑娘用一根粗壮的麻绳缠在黑猫的脖颈,看起来像要把它吊死。合该是蛇猫陪伴九色长大,彼此完全信任。果不其然,蛇猫小小的身躯力大无穷,一只猫拖着平板车上的棺椁走出了低洼地带。
秦北洋的棺椁来到了他的出生地。初秋时节。这座高大的黄土塬子,仿佛一张桌子摆在关中平原之上,俯瞰浐河与灞河。农人们还在田野上耕作,十二岁的九色手搭凉棚,遥望连绵苍翠的终南山。
大周故终南郡王墓志
欧阳安娜与九色母女齐齐向盗墓贼小木抱拳,他能带来这枚徐福的长生不老仙丹,已是对秦北洋最大的报恩。
十日后。
欧阳安娜向恶狠狠地瞪了小木一眼,便将长生不老药丸送到秦北洋的嘴边。
“我无法证明,我唯一能证明的是我自己服下的那一粒。”
“若你有事,我必定杀了小木!”
看到九色乱了辈分,小木便也顺水推舟道:“妹妹,俺下去过,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的脸……”
西安城外,白鹿原。
姑娘九色嘴甜,照辈分该管小木叫叔叔,但看他长得青春年少,便叫他哥哥了。
小木是一把钥匙。这是他天生的力量。他的身上埋藏着堪比秦氏hetushu.com墓匠族的秘密。
秦北洋的棺椁被送入白鹿原唐朝大墓的心脏——终南郡王李隆麒的地宫。
突然,秦北洋的棺椁里传出声音:“我相信小木,给我服下这粒仙丹吧!”
小木忙活得满头是汗,这才打开秦北洋的棺材盖,让他可以透透气了。
小木当即摔倒,趴在墓室门上说:“这个……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小木啊小木,亏你想得到那么多!还有第三条理由吗?”
小木走的是一条直路,看似弯弯曲曲,但并未发现岔路口。若是其他人闯入这座大墓,则会遇到变幻无穷的岔道,犹如踏进诸葛亮的八阵图,或西洋人的迷宫世界。这迷宫就像秦北洋所说的“魔方”,每当你走到下一个路口,就会再次变幻形状,即便每走一步都插标致都会迷路。这里埋葬着无数个地宫,几乎每个地宫都会有镇墓兽,误入其中必成为镇墓兽的晚餐,或被活活困死成一堆枯骨。
“我只带了一粒。”小木索性道出,“我承认,十三年前,在日本吉野古坟的徐福墓里,我亲手杀了存活两千多年的徐福,还偷吃了他的长生不老之药。如今我是长生不死之身,只要不被杀死,我便不会生病,也不会饿死。我曾多次被困古墓,时间长达数月,没有任何饮食与水,只要还有空气,我便能活下去,就像尘埃中的小虫子。”
欧阳安娜第一次进入这座地宫。她早已心驰神往,从第一次见到小镇墓兽九色开始。但她从未想过这辈子还会进来。她发现壁画底下的落款,竟有“吴道子”的字样。
欧阳安娜与小木从牛车上下来,唐朝小皇子的大墓草木深长,坟冢上布满累累盗洞。
秦北洋张开嘴唇,缓缓吞下这枚仙丹。舌尖渗满古怪的滋味,无需品尝和咀嚼,囫囵吞枣,咽入喉咙,滑入胃囊。
蛇猫m.hetushu.com盯着石门上雕着的一对神鹿,竟然做了两条前腿跪地的动作。
“当你带着秦北洋的棺椁来找我,又要我一同来到白鹿原唐朝大墓。我便猜到了你的心思。而我手中的长生不老之药,便是秦北洋续命的仙丹。”小木翻身坐起,看着秦北洋的棺椁说,“其实,我已决定献出一粒长生不老之药,此番特意随身携带。”
秦九色刚要靠近,便被小木阻拦:“金井之下,乃是另一个世界,切勿!切勿!”
秦北洋深呼吸,这是他此生能呼吸到的最亲切的气息。欧阳安娜、女儿九色,还有小木的三张面孔,全都凑到棺椁正上方。在棺材里呆得久了,双眼许久才能适应光线。
欧阳安娜说了正事儿。小木和九色一齐用力,加上力大无穷的蛇猫,将沉重的棺椁卸下平板车,一齐搬运上棺床。金井口被牢牢压在棺椁下,不必担心小姑娘掉下去了。
十二岁的九色深呼吸,每寸空气都让她兴奋。马灯照亮壁画,唐朝帝王的卤簿车驾,文武百官与侍女太监,仿佛能看到车帘背后的女皇武则天的真容。她可是在永泰公主墓里生活过的孩子,对于武则天的气场绝不陌生。她看到了唐朝小皇子,白马上的翩翩少年,十五六岁,束发金冠,器宇轩昂,胸口挂着块昆仑羊脂玉。
“我明白了……”欧阳安娜皱起眉头,目光里流露轻微的厌恶,“最后一个问题,小木,你如何证明这粒仙丹能让人长生不老,而不是让人一命呜呼的毒药呢?”
小皇子跟秦北洋长得有几分相似,或者说,秦北洋就是长大成人三十而立的小皇子。
这便是唐朝小皇子的地宫——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睿宗李旦的第六子,终南郡王,李隆麒。
小木第三次进入小皇子的大墓。他打着马灯跟在黑猫后面,安娜与九色推动平板车上http://m.hetushu.com的棺椁前进。灯火照亮甬道与壁画,让这黑猫不时将身体拉成蛇形,驻足观望墙上的唐朝侍女。
然后,秦北洋闭上眼睛:“感觉好多了,请把小木放走吧。无论我活着还是死了,都不要为难他了。”
“你还有几粒长生不老之药。”
安娜趴到棺椁边,将仙丹送到秦北洋眼前:“你再仔细看看,是不是这个?”
小木说的有道理,欧阳安娜无法反驳,这里只有一粒仙丹,连找个动物做实验都不行。
“因为……秦北洋的脸,他长得跟唐朝小皇子一样。”
小木看到玉石围棋上的残局,一千多年未曾变化过,这是小镇墓兽九色与小皇子的魂魄对弈的结果。
这里也是三十二年前,天崩地裂的庚子年,秦北洋出生的所在。
小木被这只猫吓到了。它仿佛来过这里,拖着秦北洋的棺椁,径直来到墓道尽头,灯光照出金刚墙上的墓室门。
此行必须拉上小木——这是秦北洋关照过安娜的。这个世界上,除了小镇墓兽九色,除了小盗墓贼小木,没人能真正打开这座坟墓。
他们早已准备一辆平板小车。女儿九色还带了液压的千斤顶,将明朝棺椁顶起,再由小木带来的后生们一起搬上平板车,这样就能不用畜力,而以人力推入墓道。小木遣散了他的后生们,关照他们这辈子都不要再来白鹿原。
“我们就把北洋放在棺床上吧,让这座明朝棺椁代替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小木无法反驳。十五年过去,他的脸毫无变化。有时他都想拿把刀给自己画两道伤疤,可他下不了这个手。海女跟他朝夕相处,反而感受不到他身上诡异的年轻。小木只说自己经常出入古墓,呼吸过上古仙人的真气,因而保持不老之身。但这番鬼话只能骗骗无知少妇与农夫,在欧阳安娜面前自然失效了。
终于回家了……
“王讳隆麒字幼和-图-书明陇西成纪人也昔者龙光柱史弘道德于东周猨臂将军建功名于西汉武昭之经纶霸业奄宅瓜凉神尧之缔构皇基勃兴沃晋地灵钟祕天族蕃昌募瓜瓞于金柯表葭莩于玉茎王即大唐天皇大帝之孙今大周相王之第六子也……”
在秦北洋出生的地宫,小木刚转过身,却被蛇猫咬住了裤脚管。
匕首剖开小佛像,安娜发现一粒锡纸包裹的药丸,鼻息中闻到一股死人般的气味——这是长生不死的徐福棺椁里的气味。
门是虚掩着的,十五年前,还有十一年前,这扇门都被人打开过。第一个人是小木,第二个人是秦北洋,还有阿幽。
小木下意识地抱着自己的脑袋。
不出所料,小木看到水淹的痕迹,还有小孩般的尸骨。黑色蛇猫对其呲牙咧嘴。这便是古时候的罔象。这块通道地势低洼,安娜与九色推不动平板车上的棺椁了。小木也来帮忙推拉,他虽是经验丰富的盗墓之王,却如细胳膊细腿的书生,盗墓只靠智取而非力敌,因而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十二粒,原本全部藏在这个小佛像里。我欺骗了海女,让她帮我保管佛像,说是从大阪四天王寺求来的护身符,保护两个孩子无病无灾。海女把它像命根子一样保护着。那么多年,我没动过这些仙丹。我不知道该如何用它们?也不知该给谁服用?我想到自己能够再活一千年,一万年。未来我还会碰到其他有缘人,遇到风起云涌的天下大势,也许到那时候,这十二粒长生不老之药便能为我所用。”
空空荡荡的硕大棺床之下,只有一口灼热的金井。
停留在墓室门口的小木,对着秦北洋的棺椁下跪磕头,好像面对唐朝小皇子的棺椁:“我走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刚才我走进来,一路上都是这只猫带路。有了它,你们就能自由出入这座大墓,不会在墓道中迷路,也不会被恶人发现。”http://m.hetushu.com
九色读书不错,遗传了乃父的天赋,古文认得颇多,一口气念出那么多字。
跨过许多散乱的书册与卷轴,小姑娘九色发现一块正方形石碑,徐徐念出一行字——
待到天黑,白鹿原上鬼火幽幽,除了秦北洋的棺椁,只剩下欧阳安娜、九色、小木。
突然,汗流浃背的小九色指着黑猫说:“蛇猫可以,它的力道大得惊人。”
欧阳安娜半是惊叹,半是讽刺。
“小木哥哥,你下去过?”
秦北洋闭上眼睛,他太累了,不仅是从苏州到白鹿原的长途跋涉,更是这辈子三十多年来的颠沛流离。
小木找到了那株歪脖子槐树。他清晰记得,往下挖三丈三尺,可见墓道口。小木和安娜母女一起挥舞铁铲,发现了被掩埋的墓道口。小木提着马灯,仔细分析泥土,确认最近几年没人来挖过。
“有何缘故?”
“第一,他不止一次救过我的命。他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应当活下去,无论是人还是镇墓兽。”小木咽了口唾沫,“第二嘛,我可以活到未来,但不能保证未来没有危险。就像徐福在棺材里活了两千多年,最后还是被我杀了。如果我有个好伙伴,像秦北洋这样的英雄,陪伴我一直到未来,那我就等于多了一个保护神。”
安娜咬着盗墓贼的耳朵说:“徐福的长生不老之药!”
“我不确定!”秦北洋的表情平和,“但我跟徐福有过对话,他确实活了两千多年。”
他看到了地宫的穹顶,在数盏灯光照耀下,宇宙星辰的图画,中间最醒目处用金线勾勒出了勺子状的北斗七星。其中还有个破洞,但已被泥土填满。便是三十多年前,秦海关夫妇从坟冢上意外坠入地宫,因而生下秦北洋的那个盗洞。
欧阳安娜掏出匕首来对准小木的脖子,另一只在小木身上乱摸。摸得小木都红了脸,才从裤裆里掏出一尊银质的小佛像,差不多鼻烟壶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