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三十四章 秦北洋

“不要啊!”
秦北洋犹如立地金刚,每块皮肤与肌肉都是唐朝的明光铠。身上唯一可见的兵刃,便是腰间的一把金色匕首——七百年前阿萨辛祖师爷的宝物,谁拥有这把匕首,谁便是普天下刺客的最高领袖。
倏忽间,他想起当年在日本吉野古坟,发现徐福的地下宫殿,那棺材里的老家伙不是还活着吗?自称是沉睡了两千多年的徐福,结果被盗墓贼小木一刀捅死。难道徐福的长生不老之药是真的?
然而,秦北洋纹丝不动地站着,胸口暴露出乌黑发亮的金属,子弹如同打中钢板,反弹到对面的唐朝壁画,打瞎一匹战马的眼睛。
身着明光铠的恶魔,秦北洋大开杀戒。绝望的士兵们纷纷开枪,子弹如雨点喷射到他身上,却如蚊子叮咬一般,无法阻拦镇墓兽的杀戮。流星般的铁拳捣破一颗颗人头,疾风似的飞腿踩碎一个个胸膛……
警卫兵奉上一只箱子,齐远山小心打开,取出一本皱巴巴的古书,封面上赫然写着《和_图_书秦氏墓匠鉴》。
他看到了秦北洋。
一千二百年前的小皇子地宫,顿时成了二十世纪的修罗场。
齐远山匆匆翻开《秦氏墓匠鉴》。这本书他看过无数遍,虽然有许多地方看不懂,但有一处记在了心头。
对啊,还有小木,他为何至今还像个二十岁后生?小木应该接近四十岁了吧,在中华民国的苦难农村,这个年纪早该被岁月摧残得苍老颓败,怎么可能保养得如此逆天?
可是活人镇墓兽又如何能在地下存活呢?毕竟齐远山过去所见的镇墓兽,全是机械加上灵石的“灵魂机械体”。
唐朝小皇子的地宫内,他慢慢转回头来。身边的侍卫们纷纷面露惊恐之色,仿佛看到了这辈子最可怕的东西。
齐远山得出一个惊骇无比的结论——小木吃过徐福的长生不老之药,并且获得了长生的能力。
士兵们从脚底到头顶都在颤抖,最年轻的后生手指头微微一抖,汉阳造步枪便走火了,撞针击中子弹,旋转着飞和-图-书出枪膛,正好射中秦北洋的心口。
齐远山的手下们训练有素,即便个个股栗,依然排成整齐队形,牢牢保护在主人身前,用黑洞洞的枪口、明晃晃的刺刀对准棺椁。
他是镇墓兽秦北洋。
活人镇墓兽彻底醒了。
不是躺在棺椁里沉睡的活死人,而是双腿站立于棺椁之中,挺胸抬头的活人镇墓兽。热流从他的胸口传来,让整个地宫从寒秋转入盛夏,让人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
刚才消逝无踪的蛇猫,正好盘踞在这尊活人镇墓兽的肩头。
除了回音,齐远山似乎听到了什么?
齐远山大喝一声。地宫内的士兵们,全都蹑手蹑脚,不敢喘大气,唯恐惊醒了这唐朝大墓里的魂魄。但这齐远山的大吼,如同平地惊雷,在地宫深处回响碰撞。穹顶上的日月星辰,壁画里的侍女随从,乃至于飞禽走兽,似乎全都被他喊醒了,一个个耸动着耳朵,睁大了双眼,蠕动着嘴唇……
躺在明朝棺椁里的男人,同样和*图*书耸动耳朵,睁开双眼,蠕动嘴唇。胸口的和田暖血玉炽热起来。
齐远山后退两步,面色大变道:“把我的手提箱拿来!”
齐远山缩成一团,退出地宫的墓室门。活人镇墓兽秦北洋收不住了,将闯入地宫的士兵们斩尽杀绝,追出去继续杀戮。齐远山命令士兵们拼死抵抗,亲信们架着欧阳安娜与小木一同退却。齐远山善养死士,侍卫们明知这活人镇墓兽厉害,佛挡杀佛,神挡杀神,仍然奋不顾身地开火阻击,保护主人且战且退。
他看到胸口被子弹打中的痕迹,原本无表情的沉睡面孔,骤然暴怒起来。他往前迈出一大步,超出常人两步的步幅,飞速挥出铁拳,砸中开枪的士兵脑袋。就像子弹击中西瓜,鲜红的瓜瓤,黑色的瓜子,四散喷溅到周遭的人们脸上。
秦北洋还活着吗?齐远山把手伸到他的鼻孔前,似乎感受不到呼吸,但脸上皮肤是柔软的。齐远山更大胆地托起秦北洋的后脑勺,发现脖颈背后一对赤色鹿http://m.hetushu.com角胎记——这才是秦北洋真正的肉身。
他的双腿轻而易举地跨出棺椁,重重踩在唐朝地砖上,犹如穿了一双钢铁靴子,地砖瞬间裂开几道缝隙,如同分岔的闪电,蔓延到齐远山脚下,整个地宫震动起来。
齐远山再度高呼,眼见得秦北洋心脏的位置多了个枪眼。
镇墓兽毫不留情地追击,除恶务尽。从地宫通向墓道口的一路上,留下不计其数的尸体与残肢,腰间的金匕首还没用过呢。
“小木!”
所谓的镇墓兽兵马俑,大概便是吃下过长生不老之药的活人镇墓兽?
五年来,他第一次呼吸到地球表面的氧气。
他翻到那一页——秦始皇时代,营造皇陵同时,亦把活人与活马制造成镇墓兽,也就是兵马俑镇墓兽。秦氏祖先奉命建造了一支地下镇墓兽军团,采用上万名活人殉葬,全部造成披甲战士与战马的外形。
吞入一大口古墓空气,齐远山回想九年前——1928年,当他跟随北伐大军来到北平,心想此生再也见不到秦http://www.hetushu.com北洋了。齐远山重游北平监狱故地,想起张勋复辟时期,自己与秦海关、秦北洋父子都被关在大牢,听到老秦所说“京西骆驼村的地下,埋着的那几口瓮缸里,藏着老秦家的宝贝”——这宝贝大概就是秦海关心心念念的《秦氏墓匠鉴》。不晓得被秦北洋挖出来了没有?齐远山忍不住去了趟骆驼村,他带了军队,将骆驼村里的居民赶了个精光,又挖遍了每栋房子的门前屋后。掘地三尺,终于在山神庙后挖出一个瓮缸,藏着一本泛黄发臭的手抄本古书。齐远山知道这是无价之宝,便把《秦氏墓匠鉴》带走,藏在北平银行的保险箱里。不久后,齐远山在清东陵重逢秦北洋。他犹豫了好几天,却没把这秘密说出口。回到上海,他也没告诉过欧阳安娜。这本秦氏墓匠族祖传的古书,始终被他秘藏……
终于,穿过弯弯曲曲的墓道,秦北洋冲出唐朝大墓,浑身鲜血淋漓,如同刚刚爬出娘胎的婴儿,瞬间长成参天巨人,来到盛夏白鹿原的星空下。
秦北洋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