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三十五章 人生天地间

九色向棺椁下跪,对着爹爹磕头,目光肃穆:“今日起,你不但是我的爹爹,也是我的师父。”
这是命运,谁都无法抗拒,自己不能,女儿也不能。
“若是九色心意已决,我只能同意她的抉择。”
小小年纪的九色,学会了使用安禄山的唐刀与俄国十字弓的技艺。虽然没有小木带路,蛇猫却始终陪伴秦北洋与九色父女。只要有这只猫,白鹿原大墓的迷宫便不会开启,安娜与九色就能自由出入地宫。
欧阳安娜将女儿扶起来:“你的老师不但是爹爹,还有这本《秦氏墓匠鉴》。有了这本书,你就能事半功倍地学习三千年来的手艺。”
陪伴他的唯有欧阳安娜、十二岁的女儿九色,黑色的千年蛇猫。安娜从怀里掏出铁匣子,打开六百多年前《秦氏墓匠族》正本——她从巴黎圣母院塔楼,工匠联盟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棺椁里带出来的。
“十九岁时,我的梦想是成为中国第一个女外交官,第一个女外交总长,甚至第一个女总统……”欧阳安娜苦笑一声,“可惜,我注定无法实现这些梦想了。九色的梦想是什么呢?我曾经以为,也跟我一样是做个伟大女性,完成男人才能完成的伟大事业。但我只猜对了一半,女儿的志向不在于天下,而在于地下。她想成为和图书镇墓兽工匠,继承三千年来的家族技艺。关于这件事,我和她长谈过无数遍。她已有成年人一般的心智,绝非一时冲动的异想天开。”
秦北洋的回答令人动容,十二岁的女儿九色,也扒着棺椁说:“爹,你是在说小镇墓兽九色吗?”
第三宫,选材。欧阳安娜随身携带了大量黄金,自然什么原材料都能买到。至于灵石,她亲自跑了一趟太行山,雇佣数名老镖客,从山洞中运出一小块灵石。
第六宫,雕琢。安娜购买一台冲压机床。秦九色向老师傅学会如何操纵机床,搬运到白鹿原的地宫中,快速完成了这一关。
第五宫,种魂。这一关可以忽略,因为秦北洋还活着,他的魂就在心中。
白鹿原,唐朝大墓,终南郡王李隆麒地宫。
秦北洋想了想,大笑起来:“我从没后悔过……哪怕一命归西。”
从1932年的盛夏,到1933年的早春,秦九色住在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中,跟着秦北洋学习秦氏墓匠族的手艺。
1933年的春天,他躺在棺椁之中,也许醒来就是一百年后,或者天荒地老,或者,永远不再醒来……
人生天地间。
美中不足,秦北洋无法手把手教导女儿。幸好秦九色天资聪颖,短时间内将《秦氏墓匠鉴》吃和*图*书得滚瓜烂熟。她并非天天守在坟墓中闭门造车,而是回到地面,深入白鹿原与关中平原的人间,向乡村的木匠、石匠、铁匠、陶瓷匠、泥瓦匠学习各种手艺。
活人镇墓兽的制兽九宫——第一宫,发愿奏表,秦北洋没有双手,只能由女儿代为撰写。没想到,秦九色写得一手隽秀的好字,既写给还活着的父亲,也写给这座地宫曾经的主人,唐朝小皇子李隆麒。
女儿如是说,终于放下秦北洋心里的包袱。不管未来如何,人生求的就是一个“不悔”。秦北洋这辈子后悔了无数回,留下数不清的遗憾,唯独继承秦氏墓匠族的技艺,进入镇墓兽的世界,与小镇墓兽九色结成伙伴,乃至被灵石辐射罹患癌症,却是他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她隔着棺材低声说:“这本秦氏墓匠族祖传的古书里藏着给你续命的法门。我想把你制作成一尊活人镇墓兽,只有这样你才能一直活下去,并且重新站起来。秦北洋,你愿意吗?”
五年前。
明朝棺椁内沉默半晌,幽幽地响起一个声音:“我们秦氏世代建造镇墓兽,我宁愿自己成为镇墓兽,永生永世代替九色,守护唐朝小皇子的陵墓。”
第八宫,点睛。欧阳安娜从秦岭的猎户手中买来一头猛虎,一只豹子,和图书还有一只狗熊,送入地宫,全被秦北洋轻易地撕成碎片。
“我来做这个匠人!”秦九色把头探入棺椁,“爹爹,刚刚踏入这座大墓,我就觉得分外亲切,这里的每幅壁画,每一丝一毫的空气,都仿佛是我前世经历过的。你刚才说过命,这里也是我的命,是我命中注定之地。”
秦北洋决定向女儿九色传授秦氏墓匠族的全部技艺,打破三千年来传男不传女的老规矩,把自己铸造成为一尊活人镇墓兽。
他睁开眼:“好吧,九色,但愿你不会后悔。”
然后,欧阳安娜和九色封闭了地宫,陪伴他的只有永泰公主墓里的蛇猫。
这姑娘早已跟着妈妈读了《春秋》、《史记》与《资治通鉴》,古文于她而言绝非难事,这本《秦氏墓匠鉴》的正本,将成为她的枕边书。
第二宫,设计图纸。秦北洋与女儿一同商量,由秦北洋口述,九色纸笔画出了活人镇墓兽的图纸。
九色要出师了,父亲传授给她的最重要的一句话,却来自梨园行——不疯魔,不成活。
“你不后悔,九色怎么会后悔呢?”
“不!九色,我不要你继承秦氏墓匠族的技艺,我不要你继承我的命运!”秦北洋决然地别过头去,“我宁愿去死。”
安娜的回答出乎秦北洋的意料。可惜他四肢皆断,否则真和_图_书要从棺材里坐起来了:“你这当妈的怎么不为女儿的性命与未来着想?”
秦北洋不会死,或者说,秦北洋已不再是活人秦北洋,而变成介于活人与死人,灵魂与机械体之间的特殊物种。
秦北洋躺在明朝棺椁中,原本唐朝小皇子棺椁安放之地。他还是人,一个活死人——四肢折断,脊椎重伤瘫痪,只剩脑袋与内脏。
这是二十多年前,秦海关送给少年秦北洋的教诲。那时候,秦北洋跟随父亲建造过两尊镇墓兽:光绪帝的大羿、袁世凯的金蟾。
“北洋,只要你愿意,九色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九色……”秦北洋看着这姑娘倔强的眼神,跟二十年前的自己如出一辙,同样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脾性。他又长叹一声,看着欧阳安娜说,“你这当妈的说说,要不要让女儿身入险境?”
“爹爹,你后悔过吗?学习镇墓兽的技艺。”
第四宫,拼接塑形,设置机关。在秦北洋指导下,十三岁的九色制造出机械手臂与双腿,还有人造的脊椎骨,在关节之中埋入齿轮、传送带、擒纵器……最重要的是,在秦北洋胸口埋入一颗灵石。若在常人体内,恐怕几天内就会命丧黄泉。可在秦北洋病入膏肓的肺叶旁,灵石却几乎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反而大量杀灭癌细胞——或www.hetushu.com许是最早的肿瘤化学疗法。
第七宫,操控。秦北洋不需要任何人来操纵自己,他的灵魂与意念便能操纵这副全新的钢铁之躯。
安娜说这话之前也是心如刀绞,但她决定服从女儿的内心。
这一回,他要给自己建造镇墓兽了。
“爹爹,你若死了,那我也活不长。跟你相处的这些时光,我发觉自己生来便是建造与驾驭镇墓兽之人。若我不能继承你的手艺,我的人生将一无是处。”
“嗯,虽然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已不在了。但这唐朝魔方大墓下,依然藏着莫大的宝藏与秘密,连接武则天的乾陵之谜,我愿意守护自己出身之地,成为一尊活人镇墓兽。这是命,我认命。”
“是的,妈妈,从我出生的那天,我就知道,我注定与古墓有缘。”小姑娘说罢,蛇猫就爬上她的肩头,她俩不像主仆,更像姐妹。也许蛇猫身上就有终南郡王李隆麒的姐姐永泰公主的魂魄,“爹爹,请你答应我。”
安娜点头说:“但必须要有一个匠人。”
秦北洋再次沉默,真如死人一般。他在脑海中回忆一生,从出生在这座唐朝古墓开始,再到天津德租界的童年,目睹养父母被杀的惨案,带着血海深仇来到完璧归秦,又在地宫中禁闭学习秦氏墓匠族的技艺……
第九宫,命名——这尊活人镇墓兽就叫秦北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