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三十七章 封印之门

小木当即喘不过气了,不知是故意装死还是天生孱弱,已然翻白眼了。
“一二八事变”的上海。因为齐远山提供的精准情报,墨者天工遭到了日本轰炸机的空袭。镇墓兽九色正在进行摘取灵石的外科手术,它没有任何反抗与逃亡的能力,被按在解剖台上坐以待毙。齐远山还得带着安娜同时出现在墨者天工,冒着死于空袭的危险,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他泄密了。然而,九色竟从废墟中崛起,变成了一只大怪物。紧接着,日本人还有第二波空袭,目的是杀死秦北洋。
“小木,当年在日本吉野古坟,徐福地宫,你吃下了长生不老之药!”齐远山心想老天爷真不公平,永生的机会竟留给一个无耻的盗墓贼。他用一把三棱刺刀顶在小木的喉咙口,“你承认吧!”
唯独小木下过这个金井,但他已是噤若寒蝉,怎敢再出一口大气?
地宫内还有一个人,便是小木。
他用了一辈子等待这一天。
他的身后,躺着一尊硕大的唐朝棺椁。梓木棺材板上有五彩斑斓的图画,船型巨棺仿佛潜入冥河。棺椁正下方安装四个轮子,如同一辆运送煤炭的矿车,以便被人推动前进。
它是十角七头,中国历史上最邪恶的镇墓兽之一。
几十名幸存的士兵爬上去,一齐用力推开秦北洋栖身了五年的棺椁。来自江南的棺木碎片纷纷坠落,破碎的漆皮掉了士兵们一脸。整个棺材被推下棺床,暴露出底下的金井。
齐远山从没想过要将秦北洋置于死地,但他已骑虎难下,明知前头就是地狱。他愤怒,也恐惧。他愤怒阿海欺骗了他,日本人的每一步都要斩尽杀绝;他恐惧安娜彻底离开他,带走被他视若己出的秦九色,他有多么爱这个小姑娘呢。何况她是常凯申夫妇的干女儿,对于齐远山的仕途多有帮助。不久后,欧阳安娜和秦北洋都不见了,女儿九色也音讯渺茫。
作为交易的回报,阿海帮助齐远山疏通了代先生。有了这层关系,齐远山步步高升,越发接近权力中枢。三年前,齐远山奉命去德国采购军火,学习纳粹党制度,并为中国组建德械师。他得到隆美尔、古德里安、曼施泰因等名将接见,并与希姆莱一见如故。就在柏林的实验室,他见到了阔别已久的霍尔施泰因博士。
阿海代替中山回答:“正是今夜,命定之刻。和图书
它的墓主人是安禄山,在白鹿原大墓落成五十多年后,几乎推翻了终南郡王李隆麒的哥哥——唐玄宗李隆基的天下。
他已别无选择。小木往前跨出一步,直勾勾盯着五芒星,盯着石门上两头神鹿,仿佛看到门缝后边闪起幽暗的光。
地宫内怦然巨响,一阵烟雾翻腾,犹如壁画里所有幽灵释放出来。齐远山戴上口罩,第一个闯入地宫,用强光照亮破碎的棺床。
阿海回过头,贴着棺椁正前方的木板说:“我送你回家来了。”
深坑底部传来猛烈的撞击声,齐远山与士兵们面面相觑,担心中山是否粉身碎骨?底下传来十角七头的咆哮声,接着是中山的声音:“哥,下来吧!”
“全部的……全部的仙丹……都已经被我吃了!”
“金井?不……不……我怎么可能下去过呢?我……”
正是今夜,命定之刻。
门上雕着一对神鹿,门缝贴着一道封条。齐远山看得真切,这道麻纸做成的封条已逾千年,丝毫没有腐烂痕迹。
阿海从唐朝小皇子的棺椁跟前走到地宫中心,注视着唐朝棺床上极其违和的明朝棺椁。
齐远山意识到了危险,他命令贴身侍卫去揭封条。侍卫不敢怠慢,刚一抬手触到五芒星封印,整个人便如羊癫疯似的,发出惨绝人寰的吼叫声。无数金光穿透侍卫的手掌,顺着全身经络流动,宛如被人揭开头皮,灌入金汁银水。
说罢,他正要伸手去揭封条,却被阿海扼住手腕,在他耳边低声说:“不要冒险,让手下人去试试。”
有胆儿肥的伸手救人,结果一搭上胳膊,同样发抖惨叫,接着一同被弹飞。齐远山扶起两人一看,都已瞳孔放大,裤子里全是屎尿。
“哥,至少我们回来了。”
阿海带来的交易条件,便是帮助齐远山挖掘乾陵——普天下盗墓贼与英雄好汉垂涎欲滴了一千两百年的镇墓天子。
说到安娜,齐远山脸色又难看起来。
阿海却站到最前面,盯着五芒星封印说:“在我们当中,唯有一个人可以打破它,那就是小木。”
十角七头镇墓兽向着光而去,众人小心翼翼地鱼贯而行,眼前出现了一扇门。
刺刀尖几乎要扎破小木的喉咙。他用眼角余光瞥着阿海,祈求他来救命。阿海出手了,他扼住齐远山的手腕,宛如铁箍让人无法动弹。
它在阿尔卑m.hetushu.com斯雪山的洞窟中沉睡了十多年,几年前被人盗走。它被送到柏林的工厂,进行了艰巨而又完美的修复。
博士衰老了许多,坐在轮椅上,面色苍白,说话声音尖利,像北平中官村的前清老太监。霍尔施泰因告诉齐远山,安娜跟他潜入巴黎圣母院塔楼,打开了工匠联盟第一代大尊者秦晋的棺椁,并用断子绝孙的狠毒方法伤害了他……齐远山相信这是安娜做得出来的,想想都觉得下半身疼痛。
魔方大墓的心脏。
壁画布满弹孔,千年前的侍女、武士、宦官们仍然栩栩如生,惊恐地注视这群不速之客。
“这不是李淳风与袁天罡的《推背图》的第一象!”齐中山从十角七头镇墓兽身边走来,“第一行为谶,第二行为颂。”
阿海却淡淡一笑:“你忘了我们的交易了吗?”
它有着森严的钢铁外壳,四条野兽的腿,七个奇形怪状各不相同的脑袋。每个头上都有犄角,三个头各有一对角,四个头各有一只角,七个头上顶着十个角,而每个角上都挂着一顶小小的王冠。它的后背有个半圆形的凸起,犹如顶着一具龟壳,又像一具移动的棺椁。它浑身散发着腐烂臭味,体内滚动着热流,仿佛刚从乱葬岗万人坑中爬出来。
十角七头后背的盖头打开,一个青年跳下,落到满地尸体堆中。他是齐中山。天国学堂最后一位毕业生,如今已长成七尺男儿,相貌堂堂,器宇轩昂,跟齐远山站在一块儿,果然是上阵亲兄弟。
中山急忙冲上去,确认十角七头镇墓兽并无大碍。这头怪物瞪着双眼,嘴角淌下恶臭的唾液,面对封印之门连连后退,躲藏到唐朝小皇子的棺椁背后。
所有人都下来了,无论活人或死人,人类或怪物。十角七头镇墓兽在最前头,双眼如同探照灯,将地宫下的幽冥世界照得犹如白昼。接着是齐远山和小木,数十名亡命之徒的军人。阿海与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在最后,他和数名黑衣男子推动着棺椁底下的轮子前进。
齐远山斜睨着阿海脸上的刀疤,内心翻腾不已,真想即刻在他的眉心开个枪眼儿,然后把这具肮脏的肉体拖出去喂狗……
齐远山走近几步,便感到强大的吸力,仿佛金井洞口便是磁极,而自己变成一整块磁铁,阴极与阳极互相吸引,就要把他吸入金井。阿海与中山及http://www.hetushu.com时冲上来,死命保住他的腰腹,几乎把他拦腰截成两段,犹如“腰斩”酷刑。齐远山倒在地宫壁画下,满头皆是豆大汗珠。他想起十七岁那年,跟着秦海关与秦北洋父子在太行山修建袁世凯陵墓,也曾因好奇而坠入金井,那滋味绝不好受呢。
中山点头说:“哥,秦北洋已被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克制住了,我看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齐远山看着恶鬼般的十角七头镇墓兽,后背心汗毛凛凛:“中山,你们决定好了吗?”
自从盘古迄希夷,虎斗龙争事正奇。悟得循环真谛在,试于唐后论元机。
这场交易从六年前的上海滩开始。
封条上还有两行蝇头小楷——
金井已被炸开,棺床全部坍塌,穹顶大半震得脱落。仿佛面对《地心游记》中的冰岛火山口,齐远山只见一个硕大深坑——深不可测,宽度达到十米左右,恰好可以放下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混账!”齐远山将小木推倒在地,“我要把你送到德国的实验室,让霍尔施泰因博士把你磨成粉,提炼出长生不死的生物成分。”
齐远山瞪着血红的双眼,仿佛要把小木一口吞了:“你还有长生不老之药吗?”
“我……我承认!”
小皇子棺椁正后方,还有一个怪物——
他明白了——唐朝武则天时代,人们修建魔方大墓时,便已在金井位置掘出一口宽阔的深坑,运入民伕、牲畜、各种工程设备,才能在地宫下建造起机械运动的核心,或许还有更为宏伟深远的建筑物。待到完工,人们再填入泥土砖瓦,使之恢复到狭窄如深井的模样。金井狭窄,因而能量聚集,而今被炸开拓宽,便稀释掉了。
女皇武则天与高宗李治的孙子,睿宗李旦的第六子,终南郡王李隆麒的棺椁,便是打开乾陵的钥匙。此番阿海前来开门,必得随身携带钥匙。
阿海伸出钢铁般的手指,掐着小木的脖子。
封条上有一道五芒星形状的封印,发出灿烂炫目的光芒。
“别让他死了!”齐远山提醒一声,“你没看出来吗?小木本身就是无价之宝。”
他是阿海。
一道光射来了。
听到这里,小木已面如灰土。两名强壮的士兵架着他,让他无处可逃。
如今,齐远山成为关中的诸侯,统辖境内数百万人民,拥有数万精锐兵马,依然时常从噩梦中醒来hetushu.com。而出现在他的梦中最多的人,便是秦北洋。
三个月前,阿海与中山远渡重洋到柏林。他们学会了如何操纵这台杀人猛兽,并将它从第三帝国带回东方——这也是一场交易:一个小胡子与另一个小胡子的交易。
阿海松开手指:“我明白,那么多年,他仍是二十岁的模样……”
“开始吧!”
“远山,没有小木,我们便不能打开乾陵。”
众人纷纷退散,唯有十角七头镇墓兽大胆靠近。它还没摸到封印的一根毛,便仿佛脑袋上中了一拳,轰隆巨响着弹开,顺便撞死两个士兵。
齐远山蹲下来,抚平一个死不瞑目的卫士双眼,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死士,但在镇墓兽秦北洋面前不堪一击。
众人纷纷撤退到地宫外,中山计算好了距离与时间,熟练地按下起爆键。
当齐远山与小木双脚触及深坑底部,头顶慢慢垂下巨大的棺椁。阿海对于运送唐朝小皇子的棺椁颇有经验,早已备好铁索与绞盘等工具,固定在地宫以柴油机与机械控制,确保棺椁平稳下降,而不碰擦到深坑四壁。
三天前,阿海与中山来到西安,带来一辆卡车,装着唐朝小皇子的棺椁。他们走了两千多公里,从伪满洲国的长白山天池,跨越烽火绵延的华北平原,直达白鹿原。
阿海的命令让人无从抗拒。齐远山颓然坐倒。阿海迅速接管了局面,中山随身携带了几根雷管,小心安放在棺床上,炽热的金井周围。
此刻,阿海将小木强推到封印跟前,就像三千年前被推到万人坑前献祭的奴隶。
※※※
齐远山长出一口气,小木的面色愈加苍白。士兵们放下绳索垂下。齐远山将小木跟自己绑在一块儿,决不能让这个长生不老之人跑了。
十六年前,他初次来到此地,刚入金井,便撞见秦北洋与阿幽,又将他俩带出地宫。他并没有见到这扇门,更别提五芒星的封印了。
小木的嘴唇皮瑟瑟发抖,他虽能长生不老,却无法不死。就像徐福在棺材里活了两千多年,到头来还是被自己一刀结果了性命。
热气腾腾的金井,宛如大地的眼睛,怒目圆睁,洞若观火……
日寇大举入侵,齐远山已接到出关抗战的调令。他却与阿海达成交易,待到遭遇日军前锋,他将故意放水,装作奋死抗战,实则保存实力,让日军沿着平汉线长驱直入。许多诸侯都这么干,割据和*图*书山东的韩复榘便是此中高手,只是做得太过分,后被委员长一怒之下枪毙了。
阿海一声令下,中山带着十角七头镇墓兽,跳入由金井而来的深坑。这头怪物的钢铁外壳经过德国人的加固,能够经受数百公斤重击。
茫茫天地,不知所止。日月循环,周而复始。
躯壳似已不属于自己,像根丝线纠缠在无名指上,牵着小木抬起手,慢慢触摸到封印……
小木跟齐远山如同大闸蟹一起绑着,顺着绳索深入坑底。热流已然衰退,不知残留的是否爆炸的温度?十多年前,深入金井的幻觉也消失了。身为盗墓之王的男人,小木观察到深坑四壁,呈现光滑的人工打磨迹象。
阿海轻拍他的肩膀:“远山,你我都是同一类人。我早就跟你说过,若要成就大事,便不能拘泥于儿女情长。”
白鹿原唐朝小皇子大墓,这具梓木巨棺的真正归宿。
“不,他已经不是秦北洋了,他是一个怪物。”齐远山的语调低沉,神情没落,“谁曾想到?他消失了五年,安娜没跟我透露过一个字,竟然藏在这里!”
钟摆般飞过的机械体,恰好砸在一名士兵头上,当场脑浆迸裂。有个士兵不慎坠入热气喷涌的活塞口,瞬间化作烤肉。齐远山和阿海都没有恐惧,反而是发现新大陆般的兴奋。
幽冥世界并不安静,齐远山听到各种机器轰鸣声,喷射滚滚热流,也许布满强大的灵石。士兵们打出火把,照亮四周布满齿轮、发条、弹簧与皮革的机械,就像齐远山在德国狼堡参观过的大众汽车的工厂。
“你在撒谎!”
齐远山厉声问道:“喂!你下去过吗?”
仍然保持青春容颜的小木,正被五花大绑的盗墓村首领。
小木也是惊魂未定,刚才亲眼目睹了活人镇墓兽大开杀戒,他怕自己被秦北洋误杀了。
齐远山点头道:“此乃唐朝大墓之下,如同五行八卦之阵,难道这封条上的是李淳风的手迹?”
齐远山出卖的是灵魂。
地宫深处,地砖上布满四分五裂的尸体……
得到镇墓天子,便可得到天下,这才是齐远山要的。
右侧脸颊上的刀疤,犹如恶鬼触须从嘴角爬到耳根。他不年轻了,岁月在额头刻画出几道皱纹,鬓角有了些许白发。唯独一双目光,仍是三十年前,跳下天津德租界四合院的刺客少年。他的腰间插着一支象牙柄匕首,螺钿镶嵌白虹贯日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