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镇墓兽

作者:蔡骏
镇墓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四十章 夺棺

梓木棺椁的盖子敞开,暴露出灿烂夺目的金光。秦北洋看到了他,沉睡在万世荣耀中的少年,也看到了曾经自己的脸。
秦北洋趴在棺椁上,无从躲避逃跑。他转身坦然面对镇墓天子,背后的三尺唐刀,腰间的俄国十字弓,在这尊镇墓兽最高帝王面前,不过都是小儿的玩物罢了。
秦北洋认出了被镇墓天子抱在怀中的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少女武则天的右手中指,首先触及到秦北洋的钢铁胸口,这根手指可轻易戳穿任何金属,掏出秦北洋的活体心脏与灵石。
这粒尘埃爬到了镇墓天子的黄金裙摆上。
秦北洋已看出端倪,阿海与齐远山将这具棺椁奉献给镇墓天子,否则他们不可能还活着,十角七头镇墓兽也会打成齑粉。
一旁还有个穿着军装的高大男子。他是齐远山。这片土地的藩镇诸侯,却在乾陵的地下成了光杆司令。他看到了镇墓兽秦北洋,也看到了镇墓兽九色,更看到了欧阳安娜与秦九色——曾经是他的妻子与女儿,这让他极度惊恐,为何她们也来到这里?
传说中唐朝小皇子是打开乾陵的钥匙——武则天的小孙子就是她最爱的人啊。
他的身后跟着已成为大怪物的镇墓兽九色,京城名侦探叶克难,还有此生最重要的三个女子——十七岁的女和图书儿九色,为他生了女儿的欧阳安娜,以及结发妻子阿幽。
泪水混合血水,从少女武则天的眼角缓缓滑落。
这些血如赤色喷泉,汹涌澎湃地向上喷溅数十尺,直达少女武则天金色的脸庞上。
他本以为会看到一尊集合了所有镇墓兽的丑陋、雄壮、暴力以及鬼魅的超级怪物,却没想到是一张美少女的面孔。
暴怒的镇墓天子,嗔怒的武氏才人,发出一声少女尖叫,伸来五根纤细又硕大的手指,要将镇墓兽秦北洋一举捏成粉末。
这头兽,看到一片尘土飞扬的荒野……前方捷报,说已攻克洛阳,又打破了潼关,最后杀进长安。皇帝仓皇出逃,马嵬坡上,三尺白绫赐死杨贵妃。武士们的矛尖上挑着无数人头。还有挖掘墓穴的汉人,也有骑马的胡人。骑在马上的大胖子,全身披挂铁甲,满脸虬髯,嘴里嚼着生肉。所有人向他跪拜磕头,三呼万岁,“大燕皇帝”。他张开血盆大口,发出野兽的咆哮。他的犬齿变成獠牙,眉弓高高鼓起,整张脸生出皮毛。从他的背后与肩膀,长出几根裸露的骨头与尖刺。双手变成虎豹般的利爪,骑马的下半身化作四条粗壮的兽腿。而它胯下的战马,长出七个脑袋,分别是猛虎、鳄鱼、豺狼、羚牛、黑熊、和-图-书蟒蛇、雄狮。七个头,总共十只角,每个角上挂着僭越的皇冠,每个头上刻画无法理解的文字与咒语。它骑着这头怪兽,践踏入膏腴的中原大地,杀死它所见到的每一个人,烧掉它所路过的一座村庄,铲平它所听说过的每一座城池……直到睢阳的城头。
小姑娘秦九色的肩头还趴着一只黑色蛇猫。这只一千多岁的畜生似乎认得这里,从主人身上跳到地砖上,每走一步都是轻车熟路,仿佛回到唐朝永泰公主的地宫。
从白鹿原到北京城,从太白山到长白山,秦北洋追了它整整二十年。这具棺椁中的少年还是少年,秦北洋却从少年变成了男人,又从男人变成了镇墓兽。
他们走了漫长的三天三夜,穿越墓道、地宫与金井,坠入魔方大墓的核心。秦北洋看到了封印之门,唐朝李淳风留下的五芒星,曾让他不得越雷池一步的封印,如今已烟消云散。敞开的千年大门之后,便是无边无际的甬道。
秦北洋的血玉坠子碎了,代替他的心脏与灵石,被镇墓天子的手指尖儿刺碎。
这是女人的弱点,再强大的女人总有弱点,盗墓者已总结出这个弱点,却没有能力拿到唐朝小皇子这把打开弱点的钥匙。
血。
镇墓兽秦北洋,他看到无边无尽的乾陵地宫,穹www.hetushu.com顶的日月光华,浩浩汤汤的唐三彩军阵,汇集天下文章的白瓷瓮缸,还有高台上的巨型棺椁。最扎眼的,自然是巍峨的镇墓天子……
十角七头与九色势均力敌,尽管镇墓兽九色的级别已跳出三界外,但十角七头却经过无数次机械化改造,既带着安禄山的邪灵,也拥有万字旗赋予的力量。
温暖的血,冰冷地血,沸腾的血,尖利的血,浓稠的血……
但她注意到了秦北洋。本质上来说,镇墓天子也是一尊活人镇墓兽。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同类。相比较乾陵地宫的女主人,大唐帝国的女皇,三千年来至高无上的镇墓兽,秦北洋不过是一粒卑微的尘埃。
乾陵地宫再次巨响,穹顶上的日月星辰纷纷坠跌,地面裂开巨大缝隙,唐三彩军阵与白瓷瓮缸粉身碎骨,本该下沉的历史继续下沉,带着一个繁华绚烂的古老年代,带着镇墓天子的少女心,带着不朽的唐朝小皇子,带着镇墓兽秦北洋。
秦北洋不是一个人。
他是阿海。
残缺不全的肉身包裹在坚硬的钢铁、青铜之间,肋骨与胸腔之中填充着齿轮、发条、弹簧、擒纵器……以及一枚热流滚滚的灵石。他的背后插着安禄山的三尺唐刀,腰间挎着俄国十字弓,这是女儿还给他的武器。
下沉…和*图*书
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
镇墓兽秦北洋,从镇墓天子的胸脯上纵身一跃,宛如太白山上“刺客道”,飞身到唐朝小皇子的棺椁上。
十角七头镇墓兽,冲下巍峨的高台,向着镇墓兽九色猛扑而去。它记得十八年前,巴黎凡尔赛宫的火海,是这尊唐朝小皇子的镇墓兽阻拦了它。尽管九色再也不是当年的幼麒麟镇墓兽,面目全非地变成一个大怪物。但那对参天大树般的鹿角并未改变——十角七头不会忘记这头兽。
镇墓天子并不在意。就像在神的眼中,牺牲了三千万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过是蝼蚁们之间的搏斗罢了。
秦北洋手脚并用,就像攀援悬崖的运动员。而从镇墓天子的视角来看,就像一只爬上大腿的蟑螂。她稍微抖动双腿,秦北洋仿佛遭遇九级台风。但他牢牢抓住武则天的黄金衣,哪怕被晃得七荤八素,眼看要被甩出百步开外,却惊险万分地攀上少女武才人的腰带。
但她首先触及的是和田暖血玉。
刹那间,镇墓天子的眼球与睫毛皆被涂抹成血红色。但她认出了这些血,也认出了这块破碎的玉。她看着自己怀中的唐朝小皇子,趴在棺椁上无所畏惧的活人镇墓兽……
十七岁的武则天有些羞涩,这个部位只有唐太宗李世民才有资格触碰,哪能容得和*图*书二十世纪的活人镇墓兽亵渎?她愤怒地拍打秦北洋,却又被他迅速移动而扑了个空。
镇墓兽秦北洋顺着镇墓天子的衣襟,已然爬到她微微隆起的胸脯。但他绝无轻薄的意图——就像一只蚂蚁哪能对人类女性动了淫心?他的目标是被捧在镇墓天子怀中的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镇墓兽九色冲发出呦呦鹿鸣。它走了那么长的路,环绕了地球一圈,又环绕了中国不知多少圈,甚至环绕了日本一圈,都在寻找它的唐朝小皇子。
阿海与齐远山带着这具棺椁来到乾陵的地下,便是准备好了克制镇墓天子的武器,就如同齐远山播放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来克制镇墓兽秦北洋。
倏忽间,数百丈外的一个男人发出长啸一声。
齐中山抽出一把匕首,逼迫小木一同逃窜,不要被秦北洋等人抓到。而在他们的头顶,乾陵地宫的高台上,唐高宗李治的棺椁旁,十角七头镇墓兽已跃跃欲试。
男人的右脸上有一道丑陋的刀疤,如同缓缓爬行的八脚,反射着穹顶上的光芒。
这块玉里蕴藏着无尽的鲜血,历史之血,黎民之血,少年之血。
十角七头喷出暴风雨般的机关炮弹药,打到镇墓兽九色的表面。九色高高跃起,只在后背上留下几个冒着黑烟的弹坑。九色半空吐出琉璃火球,瞬间烧到了十角七头的皇冠。